公交车上班路被顶了(色翁浪妇)全文章节大结局

见以辰停止了自言自语,莫凯泽率先走上前,询问说:“你要走?去哪里?”以辰看向这最早也最是要好的伙伴,摇头说:“还不知道。”本不应该相信起码也要怀疑一下的话莫凯泽却是很痛苦选择了信任,没有再开口。思维灵敏的贝颖则是说:“是那途?”以辰点点头。“你执意要离开,我们会帮你在安德烈他们面前说话的,拜恩托说过,途曾拯救了亚特兰蒂斯,我相信他这次也会拯救情感文明。”晨悦彤说道。“谢谢。”晨悦彤低头又摇头:“不用谢我,我这么做是有私心的,途能拯救情感文明,就有希望救我哥哥,我不是一个识大局的人,有救世能力,我会担起那份责任,可哥哥,我也一定要救,他是唯一的亲人。”贝颖缄默,她了解晨悦彤的遭遇,说实话一个普通女孩能做到这种程度,已经非常令她敬佩。自小便失去父母没有感受过父爱母爱的晨悦彤只有一个哥哥,哥哥把她辛苦养大,她对哥哥的感情自然比一般家庭的兄妹要浓厚。或许正是这种相依为命的境遇,才能培养出更加坚固不受摧残的亲情。莫凯泽也没有说话,他、以辰、晨悦彤情况其实都是相通,不同于亚当和贝颖自幼便成为了俱乐部一员,在二十岁之前他们都是普通人,想让一个普通人能在短短一两年的时间里做到无私奉献已是十分难得。不顾亲情,大义灭亲?或许以后的他们能做到,但现在,真的可笑。正如在七莲塔一次醉酒时迈克尔与他们说过的话:论无情最是安德烈,论有情也最是安德烈,世上不缺安德烈,也唯缺安德烈。这句处处矛盾的话,他们当时听不懂,可慢慢却有那么一知半解了,想要完全弄懂,或许只有真正达到那种大公无私的伟人境界才可以。对晨悦彤的话,以辰却是摇头苦笑:“我做的远不如你,你是一个合格的妹妹,我却不是一个合格的男朋友。”察觉到话题有些沉重,莫凯泽转移话题问:“你什么时候离开?”“与塔主他们说一下,再跟爸妈告个别。”以辰伸懒腰故作轻松,自嘲自弄道,“放心,只是暂时离开,我这种赖皮怎么会一去不复返?”“那个小女孩不会就是七尊王殿合力祭出的毁灭亚特兰蒂斯的可怕力量吧?可不应该啊,如今只有五尊王殿逃脱镇压。”贝颖自问自答。“她是什么,我也不清楚,途没有说,大概觉得我们还不够知道的资格。”以辰说。贝颖颔首,肯定说道:“不管对方是谁,只要威胁到地球和人类,都是我们的敌人。”以辰默默走到桌前,拿起那两本崭新的结婚证,摸着封皮不言,其他人也识趣没有出声打扰。几分钟,以辰才回神,小心收起红本,感知到迈克尔等人到来,他率先朝民政局外走出:“走吧。”将小铁剑收回袖子,莫凯泽跟上,晨悦彤与贝颖对视一眼,也沉默不言走了出去。望着大厅外青色的天空,以辰轻声自语:“艾雪,我一定会救你回来,一定。”…澳大利亚,新秀谷。灯光下七莲塔明亮的客厅,欧式沙发上,迈克尔捏着下巴眉头紧皱默不作声,好似在沉思又似乎在发愁。那颗油亮光头在灯光下晃得人眼睛疼,贝颖安静坐在对面沙发喝着刚榨出来的橙汁,晨悦彤坐在吧台上双手握着水杯发呆,莫凯泽则站在玻璃前,外面是光线昏暗的黑色天空。四人心情各异,却无不是差的情绪。除去大小拇指外的三根手指交替敲打沙发木扶手,最终还是迈克尔率先发声,他叹了口气,起身整理西装和领带。“小女孩已经证实了以辰的话,命轩也接受了还有四个比王殿更可怕的未知存在的事实,接下来的局面不用我多说了,已经不比当初亚特兰蒂斯的境遇糟糕了。”他沉声说。贝颖放下橙汁,声音不算高:“现在的情况恐怕已经比亚特兰蒂斯糟糕透顶了,就算七尊王殿都逃脱道剑镇压,也不会有如今这种局势严重。”这番话令得心情刚自我安慰后稍好一点的迈克尔情绪又低落下来,他原本并不想给这些年轻人太多压力,只有适当的压力才能保证斗志,可没想到他们自己就已经意识到了事情的严峻性。贝颖说得没错,现在的情况确实比亚特兰蒂斯要糟糕透顶,宁愿再多两尊王殿,宁愿七尊王

文学

殿都逃脱道剑镇压,也不会有人想多出四个一无所知且实力比王殿更可怕的存在。身为心理学教授,迈克尔最是清楚人性,贪婪、自私、多疑,人们都以为贪婪和自私是人性最大的弱点,实际上多疑才是。人类不允许有比自身强大的事物存在,纵使是同盟。在强敌面前,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人类会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可一旦强敌被消灭,迎来和平,人类就会怀疑这些昔日并肩作战的同盟,担心害怕同盟有野心,对人类有不轨想法。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这是一句令人深思的警示语,它某些时候似乎就在诉说人性的多疑。不为别的,终归还是因为人类太过弱小。可如果,如果人类变得强大,就如没有外敌下人类已经站在了地球食物链的顶端,那时人类的贪婪和自私又会暴露出来,对地球和地球物种进行剥削。贪婪和自私与多疑,成为了人性最为矛盾的地方,在近些年已经成为了心理学上最大的难题,纵使是心理学教授,纵使在心理学上有着极高的学术造诣,迈克尔仍是没有一点这方面的头绪,毕竟归根到底,他也是一个人。莫凯泽回过头,看迈克尔:“以辰的事情……”迈克尔摇头说:“命轩那边还没有讨论出个结果,不过想来默许的可能性还是极大,能坐上那些位子,都不会是傻子。只是谁也不敢保证那叫‘途’的初剑是不是真正站在我们人类这边,或者说藏了什么目的,这些以辰可能不知道,也可能没有说,我想命轩那边最担心的也是这个。”“有王殿的消息吗?他们近段时间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般。”贝颖问。电梯门这个时候打开,表情凝重的安德烈走出来,他神态有些疲倦,明显没有休息好,替迈克尔回答问题:“到目前为止,没有一点消息,不过目标洲就那么几个,不出意外王殿下一目标就是南美或非洲。”“南极洲也不无可能。”莫凯泽提醒。做事不严谨也无法坐上令行部执行主管位子的安德烈说:“三艘核动力破冰船和五艘核潜艇已经出发,会对南极洲进行半年的全面搜查。”客厅里因为这满意的回答再度陷入诡异的安静,无话可说最能表明他们处境的尴尬,敌人不抛头露面,他们无事可做,如此也就罢了,可还有那未知存在烦扰着他们的心情,就连并肩作战的伙伴都离开了一个,不知去向。确实是不知去向,在迈克尔、安德烈等人的强烈要求下,不放心以辰孤身一人的莫凯泽在其离开时偷偷跟了上去,可刚出了济南,他就把人跟丢了。即使速度不快,可黑暗元素的神秘却很好地弥补了这个弱势,以辰想要甩开他,易如反掌。就是这样,他回去了还免不了被戈尔曼一阵怀疑,怀疑自己因为那所谓的兄弟情帮以辰,故意跟丢的,好在还有一位护犊子的老师,戈尔曼才没有再多说什么。可他觉得,安德烈护犊子的基础应该是看出了他没有说谎,他这位担当令行部主管重任的老师在怀疑人方面才是首屈一指,也正是这样,辨别谎话谎言同样是独占鳌头。真可谓,信者师也,疑者也师也。最后还是忍受不住的迈克尔再次打破沉默:“这段时间大家都很累,好好休息一下吧,一切都等亚当回来了再说。”话刚说完,电梯门就再次打开,一头金色短发状态好了许多的亚当走出来。安德烈、晨悦彤等人齐齐看向迈克尔,眼神怪异。迈克尔神色尴尬,嘴角抽搐:“那个……先休息,先休息。”说完,他便单手捂着嘴快速离开。亚当不解地看着迈克尔从身边走过去乘电梯离开,纳闷问道:“他怎么了?”安德烈耸肩说道:“肾不好。”亚

白洁百部艳情小说全文阅读

当同样眼神怪异起来:“肾不好用嘴做什么?”“你不知道吗?他用肾向来靠嘴。”“……”…格陵兰海。作为北冰洋的边缘海之一,格陵兰海属于亚极地气候,受东格陵兰寒流影响,气温很低,全年盛行北风和东北风。顶着刺骨的冰寒北风,一个身材清瘦的身影在一座不知名的小小冰岛上缓步而行。青年衣服单薄,面对

少妇妻子系列

夹杂着风雪的寒风,除了刺骨却是没有其他不适症状,仔细看就会发现青年全身蒙着一层微弱的黑光,所有光线在进入距离其五米的范围内都受到了削弱。“来这破地方做什么?”青年正是以辰,此时正忍不住抱怨。脑海中,小男孩略显懒散地说道:“闭关修炼总要挑一个环境恶劣的地方,不然选一个鸟语花香、四季如春的地方,你还不度假起来?”“我有你说得那么不堪?”以辰一脸黑线。不想这句话却是刺激了小男孩,只听小男孩嗓音高了不止一个分贝,扯着嗓子说道:“喂,你不会真自我感觉良好吧?这就不堪了?更难听的话我都没有说好吧,就怕打击你的自信心。”以辰有预感接下来这家伙的话将会非常不顺耳,直接说道:“好了,我知道自己不入流了,你就此打住,不要说了。”已经上了脾气的小男孩才不管三七二十一,声音更高地喊道:“你知道自己是怎么领悟奥义的吗?不会真以为靠自己那点三脚猫功夫和老天爷都看不下去的天赋吧?没有本剑大人,你早就死在那座塔里了。”以辰身形矮了一分。“还有,要是没有本剑大人,你能帮你那几个朋友化解王殿制造的元素之灾,湮灭风暴你能行?永冻漩涡你能行?共振雷劫你能行?就是这幽冥灵幕,你敢说全是你自己的功劳?”小男孩颇有大吵大闹的婆子风范。以辰的身形又矮了一分。这一刻的小男孩就好像变成了一个斤斤计较的女朋友,开始翻旧帐,还且一翻就是从女娲补天、盘古开天辟地开始。以辰的身形越来越矮,最后连头也抬不起来,恨不得缩进怀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公交车上班路被顶了(色翁浪妇)全文章节大结局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