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子里看我怎么进入你(掀起校服揉)全文章节大结局

“怎么拔?”西厂厂公开口了。西厂厂公不老,也不胖。相反,他很年轻,年轻的不可思议,长的很英俊,双目有神,在看人时目光若星辰。他摸着一只白猫,扫了他们一眼。锦衣卫指挥使萧斩咬了咬牙,“当然是把他给杀了。”他在脖子上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西厂公面色平静,不悲不喜,好像怀里的猫才是最重要的,“说的轻巧,他境界现在洞玄境圆满,还不一定在洞玄境圆满,怎么杀,你去,我去,还是我们一起去?”萧斩一惊,“洞玄境以上?半仙境,飞升境,不会吧,他年纪轻轻,怎么可能达到那么高的境界,我觉得这洞玄境圆满就已经是极致了。”“哼。”西厂厂公瞥他一眼。“在他出手对付梨园的两位客卿前,你们还觉得逍遥境圆满就已经是极限了呢。”他又撸了撸怀里的猫,语气悠长慢慢的说:“这位陆大人,可不能用常理度之。”萧斩和胖厂公经细长公这么一说,心里更慌了,“那我们——”他们见西厂公一点儿也不慌,东厂公胖太监提醒他,“陆大人,沈大人,你别忘了,这陆白若要报仇,咱们仨的账可是一块算的。”西厂公不悦的瞥他一眼,“萧大人刚才说的已经够清楚了,杀了他。”“你——”东厂公不高兴了,这说杀不了的是他,说杀的也是他,这不是抬杠么。萧斩忙拦住他们,以免他们吵起来。现在不是他们内部乱起来的时候,把陆白料理了才是关键,不然他们都得死。“怎么杀?”萧斩言简意赅,目光灼灼的看着萧斩,等他答案。西厂公把怀里的猫放了下去,接过手下小太监的茶,漱了漱口后才慢条斯理的反问,“你知道一秋山庄要陆白的命为何屡屡失败吗?”东厂公若有所思,“低估了陆白。”萧斩补充道:“这陆白进步太快,难用常人对待,一秋山庄在这方面吃了亏。”唯一算准,用一境界高的恶鬼困住了他,却想不到陆白身边还有高人。西厂公点下头,“不止。姓陆的还懂得保留,我昨夜想了一夜,发现我们往往以为的陆白境界,其

我的月轮小说集

实是他想要让我们知晓的境界。”胖太监疑惑,“这是何意?”“厂公的意思是陆白每每动手时,只要七分,乃至于五分力,却让我们以为他用尽了全力,从而这样麻痹敌人,让敌人派出的人往往不是他的对手。”萧斩默数一下,“一秋山庄派去的所有人,几乎都中了他的圈套。”西厂公点头,“不错。”一秋山庄其实已经很小心的杀死陆白了。远的有四五个修行境以上的高手,对付刚进入修仙境的陆白,最后却全军覆没。一秋山庄又派了恶鬼这样的高手去杀陆白。好不容易困住了陆白,却不想陆白身旁还有高手。“足见,陆白此人狡猾的很,他现在显露了洞玄境的实力,估计已经突破洞玄境进入半仙境了。再不济,他身边也有同等境界,乃至更高境界的修行者保护。所以想杀他,你不行,我不行,我们都不行,唯一行的人,境界至少要在半仙境圆满,乃至于飞升境。”西厂公娓娓道来,把陆白看的很透彻。“对!半仙境!”萧斩坚定的点头,“厂公所言极是,要想杀陆白,至少得半仙境以上的修行者出手,还不能只来一位,至少得两位才成。”当然,他恨不得更高境界的人来动手,这样就可以让陆白死的不能再死了。唯一的问题是——“咱们去哪儿找半仙境的修行者,而且得两个以上?”胖厂公问,“请老祖宗们出手?”内书堂有许多高手,他们的境界远在两位厂公之上,昔日也是厂公,或干脆在内书堂任职,但在境界提升以后,就身居大内不出了。等到了这个地位,太监和皇帝的关系就变了。皇室供奉这些太监修行,而这些修行的太监则负责庇护和供奉太监们修行,两者相辅相成,在这么多年下来,留下了不少好手。虽然在衣冠南渡时折损了一批,但现在内书堂里,半仙境和飞升境的高手不少。胖厂公觉得,若是这些老祖宗出手,那陆白断无活着的可能。“呵呵——”西厂公不客气的问:“你当你是谁,值得让老祖宗下手?”内书堂的老祖宗们一切一皇室的利益为最大。现在他们害怕陆白,对于老祖宗们而言,陆白却是有利于江山社稷的人,没见皇上都看好他么,再加上有顾太后撑腰,老祖宗们根本不会对陆白下死手的。“那,那咱们请谁出手?”胖厂公问。西厂公悠然一笑,“咱们因为谁得罪的陆大人,就让谁去对付陆大人。”萧斩若有所思,“还是一秋山庄?”“然也。”西厂公坐下,伸出左手晶莹剔透的五指迎着太阳端量着,“陆白境界提升这么快,要说着急,一秋山庄更着急才对。当初的事儿,朔北城是大头,这要被翻了案,身败名裂的可是剑仙大人。我今儿就去一封信催一催他们,让他们快点儿想办法。”胖厂公得到了启发,“对,是得让他们快想办法了。以陆白现在的修行速度,半仙境眨眼的事儿,进入飞升境也很快。”真要等陆白进了飞升境,那恐怕世间无敌手了。西厂公让他们放心,一秋山庄的人应该知晓这其中的厉害,“我估计吕家的人,这会儿已经去信一秋山庄了。”他现在就担心一件事。“什么事?”萧斩问。“酒庐现在不止有陆白,还有一个道士,一个僧人,这俩人的境界同样难以估摸。陆白以前留了厚厚底牌,现在敢当面露出他的境界,估计还有底牌,而且底牌很丰厚。”西厂公担心的是一秋山庄拿不出这么对付陆白的底牌。一秋山庄说白了,就是一个新近崛起的修行门派而已。若无剑仙做后台,又有先皇大力支持,估计现在还小打小闹呢。即便现在快速崛起,足以同八大派相提并论,那也是看在剑仙面子上,真正投向一秋山庄的修行者,鬼和妖,境界高者很少。一秋山庄自己培养出来的半仙境以上的修行者更是没有。说到底,还是一个底蕴问题。像八大派,他们门派里就有不少的半仙境和飞升境的老祖宗。不过,据西厂公所致,一秋山庄倒是有两位半仙境的修行者。一位是一秋山庄庄主吕易行,他从小跟着吕易秋练剑,得了一些真传。还有一位就是太上皇了。本来,圣上作为天之子,在半仙境就可以不经历雷劫而飞升的。谁知道这一顿折腾下来,太上皇现在还没飞升,或许因为飞升不成的缘故影响了心态,现在卡在半仙境,境界迟迟提升不上去。越是如此,太上皇越咬紧牙关,一心一意的闭关修炼,以至于进入一秋山庄后现在还没出过关。这两位半仙境的修行者,想必不可能出来对付陆白,因此想要杀陆白,西厂公觉得一秋山庄得拿出一些压箱底儿的东西,指不定请出剑仙也有可能。若是这压箱底儿的东西拿不出来——西厂公苦笑,“那就只能养虎为患了。”他和东厂公倒不怕,他们身后毕竟站着内书堂,内书堂里那么多半仙境以上高手撑腰,陆白还不敢明目张胆的到大内来杀他们。倒是萧斩——陆白若打定主意杀他,恐怕没有人为他出头。萧斩也知道他的处境,所以他把希望全寄托在了一秋山庄身上,“我相信,剑仙大人不会看着陆白胡作非为的。因为这不止是剑仙的污点,还是武神的污点。”他站起来,“所以一秋山庄肯定有办法!”撂下这句肯定的话后,萧斩就去了面见皇上去了,陆白报上来的伪娘案还是个大案子,得让皇上定夺。**陆白端量着面前这新人盐监司。他姓沈,脸长,体瘦,身高,在看人的时候,双眼犀利的目光会直直的落到人的身上,一副精明干练而又富有城府的样子。“谢监司?”陆白让人给他沏一杯茶,“多有叨扰了,还望见谅。”谢长明笑了笑,身子靠在椅背上,“我见不见谅有什么用呢,不还得被陆大人请来喝茶。”他接过锦衣卫沏的茶,望了一眼茶水,“陆大人这茶也太寒碜了,这么大老远的把人请过来喝这茶不好,改天我给您送一盒好茶叶来。”“嗯,这个可以有。”陆白立刻记在心上了。“不过,让谢大人送多不好啊。”他嘱咐旁边的锦衣卫,“你待会儿同谢大人回去,把好茶叶带过来。”“呃——”锦衣卫一愣。谢长明也意外,一脸吃了屎一样的难受,他本意是揶揄陆白几句而已。“这茶究竟给一壶还是两盒,咱们以后再说,现在说正经事儿要紧。”陆白盯着谢长明,“我有一事儿,得向谢大人请教。”“请教什么?”“你这官儿是找谁买的?”谢长明精明的脸上立刻全是戒备,“陆大人,你这话什么意思,我这官儿怎么是买的呢,你污蔑谁呢,我这是正儿八经考上的。”“考上的?找谁考上的。”陆白直勾勾的看着他,“我可告诉你,科举可都登记在册的,要不咱们去查查?”谢长明怔怔的看着陆白,半晌后说道:“是,我的确没参加科考,监生的资格是我捐银子捐的,但这是皇上都同意的,你凭什么来查我?”的确。捐银子得监生,这不止现在的皇上,以前的皇上缺银子了,也都允许捐银子买监生。等到了现在的皇上,因为皇

文学

上财迷,监生更是卖的低廉,几乎出个上前两银子,都可以换个监生当当,而朝廷在选拔一些不太重要的官吏时,会从监生中选。只不过,这监生多了,就不值钱了,监生想要当官儿,还得花银子。尤其是水关监司这肥差。“我没问你监生,我就问你这监司的官儿,找谁买的?”陆白身子往前一探

东北农村大康肉品持续混乱

,咄咄逼人的看着谢长明,“别告诉我你这官儿是馅饼从天上掉下来,分到你头上的。”谢长明点头,“还真是。”陆白双眼一眯,“我就想知道你找谁买的官儿,别的都不想管你。但你若是不说,就别怪我查你了,别忘了,我可是锦衣卫!”谢长明纠正他,“是南镇抚司锦衣卫。”他一字一顿的对陆白说,“陆大人,南镇抚司没权利查我。”“他娘的。”陆白觉得憋屈死了,没有权利,一个小官儿都威胁不住了。他招手旁边的方千户,“去,找北镇抚司的锦衣卫,让人好好查一查他,他娘的,还真以为现在的南镇抚司是好惹的?”方千户在旁边挤眉弄眼,想要告诉陆白这不大合适。“这挺合适的。”卫二在旁边打断方千户,“北镇抚司那边对于南镇抚司的变革全力配合,方大人,你过去就说要监督锦衣卫查水关贪污的情况,就先从西水关查。”方千户一愣,“这也行?”“当然可以,咱们南镇抚司监督北镇抚司办案尽不尽心,本就是分内的事。”卫二提起了他刚送过去的案子,“我们现在就在督办北镇抚司查此案。”方千户目瞪口呆,这也行,套个娃就有了名义,然后北镇抚司就答应了?他狐疑的往外走。谢长明见卫二说的言之凿凿,心里怯了三分,他的家底儿可经不起查,于是小心翼翼问陆白:“陆大人,我若说了,你们当真不为难我?”“不为难你,谁当这官不是买呢。”陆白笑了笑,“再者说,我以后指不定还指望你关照一二呢。”这是真话。他们干私盐走私这行当的,最烦的就是水关。“行,那我说!”谢长明咬了咬牙,告诉陆白,“在贡院旁边有一家客栈,名为悦来客栈,在这客栈里打听一个磊爷,然后经由他引荐,就能见到买官的门路。”“想买什么官就买什么官?”陆白问。谢长明摇头,“也不尽然,吏的官职还成,再高一些的官儿,普通人就不大好买了。”那得需要科举功名。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镜子里看我怎么进入你(掀起校服揉)全文章节大结局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