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车上的爱(肉车过程)最新章节列表

拉色夫的神情心态,大一道尊当然十分情楚,以此刻的情形,大一更是对他的心情了若指掌。不过当时的情况,在他不知道还有其他更好的道术的情况下,他不得已选择了用鬼王十三针,其实也不能怪他,他这也算为救少主竭尽了他的所能,算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于是大一道尊决定帮拉色夫解围躲过这一危难,所以大一立即岔开话题对伊凡列奇说道;“少堡主,这时你才恢复,现实和梦境还没完全区分开,你也别多想,现在重伤后你最需要的是好好休息。”基于梦中那个神奇的指点自己行动的声音,伊凡列奇现在十分信任身边这个同龄的异国兄弟,他点了点头;“好!我听你的!赵兄!”伊凡列奇说着,但是他的眼神下意识的移向了左边,很快,他又挣扎着在一只手肘支撑下翻侧了起来。大一道尊和赵凌峰两人的眼睛和在场其他人一道,也顺着伊凡列奇张望的方向看了过去。左边正是淋西娅所在的方向,此时淋西娅仍在痛哭,大一道尊和赵凌峰两人心里一紧,立即回想起自己的计划来:“走去看看淋西娅的母亲究竟是什么病症!”大一道尊说走就走,但是身后传来拉色夫和波特安娜等一干医官的声音;“赵医生这边还有几名昏迷的……。”大一道尊回头一看,是伊凡列奇身边那五名护卫高手,这几个人也中了三长老的移魂术,他们的魂魄也被三长老移进了自己的泥丸宫内。……………… 这几名护卫体质寻常,不是伊凡列奇那种至阳体质,大一料想施救不会有什么难度,于是大一又倒了回来,一一给他们施护魂诀,移魂术,给他们移魂复位。数分钟后大一道尊在狼堡众弟子和医官的感谢欢呼声中到了淋西娅那边。此时淋西娅两手扶在病床扶手上,神情悲伤的看着床上毫无反应的母亲,她的衣裳前襟已经被泪水湿透,湿透的衣襟呈全透明状勾勒出里面那两只白色羔羊,看起来性感到不可方物。赵凌峰看得喉头“咕嗵”了一声,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口水,连大一道尊瞄了一眼胸中也迅速升起了一股热气,这时候这样的环境当然不好,大一道尊镇定了一下情绪,眼神立即移向病床上淋西娅的母亲。根据从伊凡和库得列两人谈话得知,淋西娅的母亲克林娜患了极为罕见的离魂症,而凡是这种魂魄离体的病症,最好尽可能快的找到其病根,再以相应的手段施以救治。而找到病根最快的方法是向其亲近的人了解情况,比如她生病之前去过那些地方,或是见了什么特别的人等等之类,只是她们先前提到什么猫能控制这个病情,听起来似乎猫能阻止克林娜的魂魄离体,这倒让大一道尊有点不敢相信,于是大一道尊向淋西娅公主说道;“淋西娅公主,我是赵凌峰,是一名来自华夏的医生修士,相信你也看到了,刚才我成功救回了伊凡列奇少堡主,我听说令堂患了离魂症,而我在华夏正好学过一点关于离魂症的救治方法,看你们这么着急,所以冒昧的过来,看能不能帮得上忙。”淋西娅对起初几句根本没什么反应,当听到大一道尊说学过一点离魂症的救治方法,她的头立即抬了起来。此时淋西娅公主两眼泪花仍在流转,泪花自眼角沿脸颊流下来,在下巴雪白的肌肤上凝成两滴晶莹惕透的小泪珠,再加上她长长的睫毛,清亮的大眼睛,满头金色的长发,和她此时痛苦无助的悲伤神情,楚楚可怜似若雨后晚霞给人一缕莫名将要逝去般的哀伤。连眼光乘机一通乱瞟的赵凌峰看到她这神情也是心头隐隐一痛,一种甘当护花使者的心态不由自主的便冒了出来。“你……刚说能治我母亲?”声音凄美,婉若银铃。大一道尊此刻也并无百分之百的把握,淋西娅这一问倒似给了他不少压力,只听大一道尊神情带些凝重的说道:“要治你母亲,需要先问你几个问题。”“你问!”淋西娅先前看这个赵凌峰救治三派弟子,本来倒没十分在意,可听说他救了狼堡少主之后,现在他又说有办法能救自己母亲,只这一点她以然无法把他当着一名普通的医者来看待了。所谓急病乱投医,她不能为母亲放过任何一个可能的机会,她不但不能放过,还要替母亲珍惜抓住这每一个机会,不管真与假。大一道尊十分明白淋西娅此刻的心境,这种事作为一名真正的医者亳不鲜见。而大一道尊也急于想了解淋西娅母亲罹患离魂症的始末原由,于是大一道尊没有客套,直接向淋西娅询问道:“令堂罹患这离魂症有多久了?”淋西娅扑闪扑闪她沾有泪花的长睫毛回忆道;“我母亲患这种怪病已经有四年多了。”“四年多了?”大一道尊微微一惊,这种病一拖四年竟然都还没死,的确要算是奇迹了,这时间一长之后,问起事前发生了什么不寻常的事,恐怕就有些难了。但是大一道尊还不准备放弃希望,于是他问道;“那你母亲出事之前,有没有做什么比较出格的事,比如见了某个不常见的人,吃了平时没吃过的东西之类?能回想得

文学

到吗?”淋西娅皱起眉头似乎一通用力回想,然后说道;“我母亲一向都在堡中,几乎从不外出,如果说见了不常见的人,应该就是堡内市场上那些商人吧?”这当然是一个大的范围,再加上时间久远,商人流动大,几乎无法查证,于是大一道尊放弃了从克林娜见的人着手的打算。“那你记得四年前你们家或者说你们堡,有和任何人产生过矛盾吗?”淋西娅摇了摇头;“应该没有吧?”这时赵凌峰插了一句;“大一哥,四年前淋西娅才十五六岁,仅是一个生长学习中的孩子,堡里的那些核心的事她应该接触不到吧?”大一道尊想了想,确实是这样,淋西娅应该知道的事很少,于是大一道尊索性先不问了,“淋西娅公主,让我先看一下令堂病情!”,淋西娅点了点头,站起来让到了一边,大一道尊这才伏下来,扣住克林娜的脉门,一缕神识迅速透进了她的体内。神识所过,可以发现克林娜身体内空空荡荡的,的确没有了她的魂魄的踪迹,但是有一点,克林娜的躯壳保存完好,并没有发生质变,大一道尊琢磨;“这不合理,按理说魂魄离体就算克林娜再有修行,也不可能让一个没有魂魄主宰的身躯长时间保持不变不坏。”大一道尊一时想不出所以然来,这时赵凌峰也有点纳闷了,“事出反常定有蹊跷,大一哥你不想找找原因?”“怎么会不想找?但是现在毫无线索怎么个找法?”“我们现在要找身体在没了魂魄的支持下,相当于是一具死了的空壳子,而这具空壳子还不会坏的原因,对吧?”赵凌峰推演着分析道。“不错!”大一道尊似乎想到了点什么,但是思绪还不够清晰,于是大一继续说道;“小子,你继续。”“好。”赵凌峰应了一声继续分析道;“关于这方面我不是很懂,不过我们换一个角度来看,要是大一哥这事由你来干,要是让一具没有魂的身体不坏,你会怎么做?”大一道尊听到这里莫名的舒了一口气;“小子不错,上路了。”大一微微一顿说道;“要让一具身躯做到不坏,其实办法不多,画符,施咒,设置结境,但是这些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必须要对这身体本身施法念咒,就像我们

妻子却被迫忍辱负重1-9

要房子不垮,只能对屋子加以改造就行,对屋里长两只脚会跑的人随你怎么做都是没有用的。”大一面带赞许;“小王八蛋,这回你立功了。”大一道尊已经找到了关建所在,转而重新放出神识,在克林娜的体内再次搜寻起来。这种类型的法术,只要施展,就会在它还起作用的时候发现其端倪。神识于其中一阵搜索,终于在克林娜的泥丸宫有了发现,神识透过克林娜的丸窍,在泥丸的后方大一找到了一处以灵力浸入克林娜泥丸并在其中布下回魂护身法符咒词的法阵,这个回魂护身

校霸被校霸打败了

法阵对身体有极强的保护作用,大一道尊料想,应该是当时库得列先前所提到的那位华夏高士给她做的法。大一道尊看着那道阵法,不禁有些感慨;“这人修为极高还精通道术,而且救人活命急人之所难,可见他必是一代贤士…………。”大一道尊正在感慨,声音却在感概中转眼间就戛然而止了。赵凌峰莫名其妙,正要问问什么情况。只见大一道尊神识凑近,没一会就惊叹起来。赵凌峰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时更是满脑袋的问号,于是他索性也放出魂识自大一道尊观察的地方望了过去。只见刚才大一道尊观察的回魂护身法阵之下,还有一层微弱的淡紫色莹光,而这莹光又隐含了某种类似符咒的诡异图文。赵凌峰隐隐觉得有些什么不对,于是他转向大一哥问道:“这…………?”“这应该是被半镇压的一道结境灵关。”“半镇压的结境灵关?”赵凌峰的脑回路被这一句全拉直了。这时大一道尊解释道:“这道法咒威力相当惊人,用以镇压它的回魂护身法符仅能克制住它的一半法能,这应该也正是克林娜的魂魄,还是会不时离体的真正原因。”^^………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公交车上的爱(肉车过程)最新章节列表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