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这才几天没做水(太大涨坏了)免费阅读最新章节目录

出金陵,过庐州,河南,陕西,一路西行。越是向西,人烟愈加稀少,初春的暖意也消散无形,寒意越来越重,竟然还飘起了雪花。朔朔冷风,漫天大雪,一片大湖拦住了铁凌霜的去路。湖水浩瀚如海,看不到边际,清澈如碧蓝天空,好似镶嵌在这一片白雪天地中的宝石。两天两夜没有停歇,狂奔千余里,铁凌霜精神依然旺盛,但是肚子不争气的叫了起来:“咕咕~”肚子饿了,它要吃肉。站在大湖前,望着大雪飘转下的波澜湖水,铁凌霜拍了拍咕咕叫的肚子教训道:“忍着,别着急,过了这片大湖,我请你吃老虎!”过了湖有没有老虎还需要验证,但绝对不缺少吃的,刚刚来的路上,就看到一个小女孩赶着几头瘦羊在积雪中翻找杂草。要不是看在那女孩在大雪中冻得通红的脸蛋,铁凌霜就忍不住想抢过来两头羊烤着吃了。“刚刚那个女孩,衣着是破烂的羊皮,眼睛很大,微微泛着蓝色,鼻梁挺直如山,和中原人小女孩差别很大,看来已经到了藏区,那这片大湖,应该就是青海湖了,还好没有

文学

跑歪。”青海湖,在藏区境

缓慢而有力,一劳永逸

内,当地人称之为“蓝色的海洋”,是孕育藏区游牧民族生命的摇篮,也被称为“仙母海”。铁凌霜从腰间解下青铜熏球,放出小骨鸟,指着湖水尽头,“小骨,你一直向西,找到朱雀的气息,给他传信,让他准备好地图,就说是左统领那厮的命令,我到了哈密,就要立刻出发,要是敢懈怠,我拆了哈密隐卫的老巢!”玄武在京,天卫朱雀从南海归来后并没有另派他处,在金陵呆着两天后,就带者手下地卫去了哈密卫。小骨鸟绕着铁凌霜飞转两圈后,一头扎入风雪之中,铁凌霜也不再欣赏这碧绿的湖水,踏水飞奔,向着西方掠去。… …某处,深山,老洞。洞口竖着一块漆黑的石碑,上面四个斑驳古字,黄泉界碑。这里是员峤仙山所藏之处。到了黄泉界,先过奈何桥,奈何桥上,有孟婆当道。她满脸皱纹,身形佝偻,穿着破旧的蓝色碎花布衫,手中拎着勺子,不断搅拌着锅里的汤药。漂浮在周围的幽兰鬼火映在她的笑容怪异的脸上,多了七八分的阴森恐怖,莫名的寒意如刀。“呜呜~”阴森鬼哭声起,一道模糊的白影从虚空中浮现,围着她飘来荡去,还在不停的哭泣。布满皱纹的枯老手掌闪电般探出,插入那道白影的胸膛,随手搅动,白影惨叫着烟消云散。仅剩的小团白色荧光在她的掌心蠕动片刻,化作了一行潦草字迹。“嘿嘿,又出大事了。”放下手中的勺子,翻出锅盖盖住汤药,她背负着双手,走向漆黑昏沉的洞底。员峤仙山的阎罗殿大厅内,聚集了一群妖魔鬼怪。身材粗撞的牛头马面,共有四对八个,个个都裸着上身,筋肉暴起,不停的喘着粗气,好似怒气满胸。黑白无常有四个,两黑两白,呆呆的对面站着,动也不动,死尸一般。只有两个判官还有人样,皆是身穿官服,一红一青,手捧漆黑生死簿,站在桌案前。“孟婆还没到吗?”声音起时,一道身影出现在桌案后,身穿青色道袍,三缕黑须垂在胸前,面如谦谦君子,气似巍峨大山,势如得道神仙,可偏偏出现在这阴森恐怖阎罗殿中。此人正是在南海让钟离九损兵折将,在东海和郑和交手占据上风的员峤仙宗宗主,袁夜峤。他的话音落下,大殿之中静悄悄的,没有半个鬼回应。“来了来了,催命似的,已经到了阴曹地府,还是这么着急。”弓着老腰,慢慢悠悠的从门外走进来,孟婆穿过牛头马面和黑白无常,一直走到两个判官身边,才停了下来。那两个判官齐齐后退一步,像是尊敬,又仿佛畏惧。人已经到了,袁夜峤也不再废话,不带丝毫感情的声音响起:“自前代员峤飞升,我接过传承已有二百三十七年,和诸位在一起打造仙山,戮力同心,若非遇到钟离九,这一代员峤早就飞升天界。”听闻此言,两个判官面色阴沉,黑白无常身上寒意成冰,下方的牛头马面喘息更急,手中兵刃攥的咯吱作响。显然,怒气滔天。六年前,南海之战,隐卫损兵折将,但也将南海的员峤仙山推倒,逼走了袁夜峤一行,仇恨就此结下。“现在想来,我们应该多谢钟离九,若非他逼迫太急,我们不会退到这方禁地,也不会有今日的成果。几天前东海之上小试身手,颇有收获,他们已经不是我们的对手,飞升之日,我们必定药驾临金陵,将隐卫和大明皇城连根拔起。”

他的手在里面移动

“当!当!当!”牛头马面手中粗壮的铁杵敲打着地面,铿然作响。“不过。”冷冷的声音压下莽撞无礼的应和声,袁夜峤身手指着阎罗殿堂的后面。那里没有画着妖魔鬼怪的墙壁,只是漆黑阴森和无底的空荡,仿佛在这阎罗殿堂之后,还有另外一方地狱。“它饿了。”此话一出,牛头马面停止了骚动,阎罗殿内更加冷了,鸦雀无声,没有半点回应。孟婆起身,不再是弯腰塌背的样子,身体挺直,竟有八尺之高,大步走到袁夜峤身后大洞,停在洞口处,凝神感应了一阵,皱着眉头说到,“前一段时间取花的时候,它还没有半点动静,怎么现在开始癫狂起来?”“我也不知。”没有回头,袁夜峤从手下脸上扫过,淡淡的说到,“没有它,长生对我们来说,只是空谈,如今它又饿了,我们这次要一劳永逸,给它找一个完美的补品。”听到这话,孟婆满脸皱纹聚到一起,眼中光芒变幻,走回桌案前,郑重的问到:“你确定了?”袁夜峤点点头。孟婆手竖在胸前,食指翘起,指着正上,不无担忧的说到,“我们闯到此处,已经是犯了他的忌讳,要是在动了他的根本,会不会出事?”嘴角扬起一抹冷笑,袁夜峤站起身来,环视手下,气势冲天,声音冰冷,“凭什么到了天上,我们没有成仙,反倒成了奴才?”这句话仿佛有着怪异的魔力,两个判官对视一眼,顿首到:“谨遵宗主令。”他们两个带头,黑白无常和牛头马面们也收起心中忐忑,齐齐应和。可袁夜峤没有理会他们,只是盯着孟婆,等她的回应。耐心的等待了半炷香时间,孟婆收回思绪,摇了摇头。眼中霎时闪过阴森杀意,袁夜峤就要说话,却被孟婆堵住了在口中,“我可以出手给它找食物,但这样做,我们迟早会对上阴神,你有胜算吗?”袁夜峤仰天大笑,张狂的声音回荡在阎罗殿中,他指着身后的一片漆黑。“我不是对手,但是加上它,有五成胜算!”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宝贝这才几天没做水(太大涨坏了)免费阅读最新章节目录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