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车越往下越疼的那种(乱肥臀老妇)最新章节目录全文阅读

数日行军,于飞率部到达卢氏县,与邢况汇合。至此,平戎军建制归于完整,上万军兵浩浩荡荡,开始向洛阳进发。不过,于飞却是意兴阑珊,这一路,走的是万般不情愿。他心里牵挂种世衡,但韩琦的话,却不能不听。这个时代,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礼法森严。皇家贵胄,不合为臣子戴孝。于飞若贸然前去,种家只怕转眼罹祸。一路走走停停,于飞却越想越是气闷。种世衡收复绥、银、夏三州,一举扭转大宋颓势,这是多大的功劳?如此盖世之功,即便封侯也不为过。但是朝廷有功不赏,却不声不响,将种世衡调任环州,然后大加弹劾。这一番举动,说明了什么?韩琦虽说的隐晦,但于飞听的出来,朝堂上新旧党争,怕是已分外的激烈。种世衡功劳耀眼,太过遭人嫉妒。偏生,他又身处范仲淹阵营,旧党可不得不遗余力,狠狠踩上几脚?前不久,集贤校理王益柔,醉酒一首傲歌,“醉卧北极遣帝扶,周公孔子驱为奴。”被参政贾昌朝抓到把柄,大肆抨击,上下牵连,数十名官员被清出朝堂,新政遭遇重大挫折。如今,范仲淹苦苦支撑,新政奄奄一息。还有件事,韩琦不知,范仲淹也不知,但是,于飞却知道。真正历史上的这个时刻,新政遭遇抨击,被栽以朋党恶名。一代大文豪欧阳修,摇动如椽巨笔,写出了一篇。正是这篇,彻底毁了庆历新政。新政实施,必然触动一部分人利益。利益受损的守旧派,自然不满,于是就造谣诬蔑,说新政拉帮结派,形成“朋党”,想要架空皇帝。话说,皇帝最忌讳的,便是大臣结成“朋党”。大臣结党,以挟制君权,皇帝无法不担心。而就在这个时候,欧阳修一篇上书陈情。在文章中,他没有对诬蔑否认和辩解,而是别出心裁,指出“朋党”也有好坏之分。正人君子抱团,是因为志同道合,所以,“君子之党”是有积极意义和正面作用的。他的本意,是要替新政说话,但是,却坐实了守旧派的诬蔑。这篇文章,非但没有说服皇帝,反而越看疑心越重。对皇帝而言,管你是“君子之党”还是“小人之朋”?只要是结党,那都是对皇权不利,坚决不能允许。于是,新政的官员,纷纷被贬出京城,一场由皇帝亲自主导的改革,便戛然而止。如今韩琦出京,虽说是剿灭叛乱,但未尝不是一个信号。新政遭遇狙击,第一块骨牌已经倒下。若无力挽狂澜的手段,这场轰轰烈烈的变革,必将沿着历史轨迹,固执的行进下去。到了卢氏县,于飞命人找了马车。舍了马匹不肯再骑,每日躺在车里呼呼大睡。这样一来,行军的速度自然快不了。卢氏县已平静下来,百姓安葬亲人,收拾破烂家园,虽说遭了一场大难,但日子总要过下去。只是满城狼藉,不见几个人影。城外的山上,堆起无数新坟,白花花的纸钱,撒满了山坡。大军行进自有规制,每日三十里,安营扎寨。这些事,自有柳十三等人操心,于飞懒得过问。万人的队伍,吃喝拉撒睡,繁杂事务多如牛毛。直到天色大黑,才算安排妥当。于飞溜溜达达,刚走进大帐,未及坐下,身后有军兵禀

文学

报。“禀报都使,纪参军求见。”“哦?请他进来。”于飞略显诧异,吩咐道。不大功夫,纪览走进大帐。一身戎装,分外显的干练。这一段时日,纪览筹备刀剑工坊,千头万绪,忙的脚不沾地。此次,却是押运一批开矿的工具,从洛阳而来。“卑职在洛阳,见到了传旨天使。”纪览坐下,开口说道。“哦?给何人传旨?”于飞不明所以。“卑职听裴知府说,天使要去商洛传旨。”纪览面色凝重,小声说道,“命都使即刻回京,但是平戎军,要归长安大营。”“归长安大营?”于飞闻听,不由苦笑。长安和开封,可是南辕北辙,都快走到了洛阳,现在又得翻回去。他对此,倒是无所谓,只是苦了军兵,一来一回,多出上千里地。“都使,此次回京,怕是要多些小心。”“哦?纪先生此言何意?”于飞一愣,不明白纪览何意。“都使,洛阳城里,到处都在传,平戎军要造反。”“造反?”于飞吓了一跳,腾的站了起来。原来,这件事的根子,在邢况身上。当初,邢况带领大军,日夜兼程向洛阳行军,在尉氏县,遭遇神勇军拦截。但是,平戎军一冲而过,神勇军顷刻间溃散。事后,神勇军添油加醋,将平戎军告上了朝廷。几日前,洛阳不知怎的,突然流言沸腾。街头巷尾,人人都在议论,说是平戎军要造反。裴棐气急败坏,派出大批兵丁,抓捕散布流言之人。人倒是抓了不少,但传的也越发厉害。正这个时候,京城有天使到来。裴棐得知圣旨内容,心里可就翻江倒海了。让主将和大军分离,历来都是倒霉的先兆。以他多年为官经验,已经隐隐觉察到,二皇子要出大事了。——————————————————————第二日,一队禁军护卫着传旨的天使,来到了大营。这队禁军的装束,与普通军武不同。个个都是高大威猛、盔明甲亮,手中的武器一看就是精工细制。即便身上内衬,也是昂贵的锦袍。骑士胯下的坐骑,一水儿的雪白,根本找不出一根杂色。姿态威武、神骏异常,都是千里选一的良驹。十数人好似一人,端坐马上冷峻如铁,腰背挺直、纹丝不动。十数匹战马,也如骑士一般,排列的整整齐齐,不鸣不动威风凛凛。这身打扮,这番配置,这般做派,除了近卫诸班直,还能是谁?一刻钟前,这一队骑兵突然出现,成锋矢阵,直冲营门而来。十数匹战马奔腾起来,踏地轰响,真好似千军万马一般。营门守将,也是久经战场,并未被这阵势吓住。抽出长刀,高声喝令,“马前十步,响箭警告。”箭矢激射而出,骑兵被生生逼停。说实话,马上的骑士,也是吓了一大跳,实未想到,营门守军竟敢射箭阻拦。总算训练有素,收紧缰绳一个回环,离着营门三四十步,战马缓缓停了下来。队列中一人轻抖马缰,踏踏向前而行。离着营门处,尚有二十步,收缰站定,面沉如水。举起马鞭,轻轻向前一指,冷冷的喝道,“尔等好大的狗胆,竟敢阻拦朝廷钦差,莫不是要造反?”“你等何人?何故冲击营门?”守将厉声喝问。营门前,拒马横陈、弓弩齐张,营门守卫攥紧刀枪,冷冷的盯着骑兵阵列,只待一声号令。管他什么来头,敢冲营?问问老子手中的刀枪。面对骑兵,非但无惧色,反而跃跃欲试。骑兵将领脸色铁青,咬牙发狠。这十数骑兵,却是骄横的惯了,身为天子近卫,即便在东京城,也是横着走的主儿。被人几只箭矢阻住去路,对他们来说不啻奇耻大辱。天子近卫的威严,岂容宵小践踏?何况他们此次出京,乃是奉旨护卫天使。他有心发作,下令冲进大营,但是,营门防御法度森严,一个个军兵刀枪斜指,竟无一丝的慌乱。这个发现,让他不由得,有些心头发虚。叶玉田出身将门,自小耳濡目染。自不是不识货的蠢蛋,真要冲过去,胜负恐怕难料。为将者,最根本的一个本事,就是识兵。对方是铁血战兵,还是怂包软蛋,很容易就能分辨出来。他的父兄,都曾不止一次说过。战场上,最可怕的敌人,不是那些哇哇乱叫、气势汹汹,看上去不可一世之辈。真正可怕的敌人,沉默不言、漠视生死。面对万千兵马,也能面不改色,那是战场上,让人肝胆俱裂的杀神。“呜。”突然,示警的号角声响起。叶玉田收回思绪,狠狠地盯了守将一眼。营门前守军,只有两队二十来人。但是这二十来人,竟是一步不退。三人一组,长枪手、刀手、盾牌搭配,隐隐结成了阵势。叶玉田皱了皱眉,这阵势很奇怪,于禁军操练完全不同。但是能看出来,这般配合,倒是颇有章法。略一推演,立时愣住了。若是撒兵如星,散入骑兵阵中,骑兵岂不是只能挨打?叶玉田抽了口冷气,顿时没了轻视之心。暗忖道,别他娘的冲营不成,倒把小命儿丢了,那可太不值得。“朝廷钦差驾临,速令平戎军主将出营迎接。”叶玉田喝道

学长想吃我的小兔子

。值守将领闻听一愣,转瞬就是头皮一紧。这阵势,竟是传旨的天使?心里止不住扑通乱跳,只觉后怕不已。连忙派人,飞速向中军报信。“将军息怒,请稍待片刻。”守将抱拳答道,额头上的汗水,顺着

操别人丰满的老婆

头盔滴滴答答,滴落在胸前甲胄上。朝廷传旨钦差,哪是他一个小小虞候能得罪?但是,营门重地,未得主将军令,不得擅自开启。平戎军军法森严,他岂敢私自放人进入?即便明知对方是天使车驾,未得将令,他也不敢私放骑兵进营。是以此刻,守将浑身都被汗水湿透。但是,营门前,照样弓弩齐张。若骑兵真要冲营,说不得,他只能下令放箭。“好一个平戎军,果然是骄横啊。”骑兵队列之后,跟着一辆精致的马车。此时,车帘挑起,探出一张白净的脸。此人名叫高世泽,以入内内侍省副都知,掌御药苑勾当公事。三十多岁年纪,薄唇鹰鼻、眼神阴戾。高世泽望着对峙的双方,似笑非笑的自语。骑兵冲击营门,自是他的授意。此次出京传旨,明着,受的当然是皇帝的旨意。但是暗中,却是朱国舅运作。同样的圣旨,由不同的人传达,结果自也会迥然不同。早在二皇子失踪之初,高世泽就敏锐的发现,出人头地的机会来了。当机立断,投靠了朱氏。那时的朱氏,还活的战战兢兢。若非有个儿子,恐怕整个皇宫里,都想不起有此人。谨小慎微的朱氏,得了高世泽的指点,才恍然发现,二皇子的失踪,正是她娘俩上位的机遇。如此千载难逢,顿时喜出望外。一时间对高世泽感激不尽,倚为臂助,百般荣宠。朱氏的母亲早亡,也因为朱氏不得宠,所以朱氏的母亲,也从未受到过朝廷追封。于是高世泽献计,让朱氏求告皇帝,只说思念亡母,欲到重阳观做一场法事,以表孝心。皇帝赵祯有一个心结,虽是宫中禁忌,但宫中老人无有不知。皇帝赵祯十三岁登基,一直以来都以为,太后刘娥是自己的亲生母亲。直到刘娥去世,他才得知,自己的生母另有其人。待他找到时,亲生母亲李氏,已经去世多年。此事,是赵祯一生最大憾事,未能生前尽孝,让赵祯耿耿于怀。对生母的家人,厚加封赏,人人得官,而且,坐着火箭一般的升官。李氏的弟弟,原本庸碌无能,却能做到三衙管军的高官。东京城中,无人不识“马帅”,实在是这个马帅,飞扬跋扈、无恶不作,但是谁也动不了他,皇帝的眷顾,由此可见一斑。子欲养而亲不待,同样的境遇,顿时引起皇帝怜惜。皇帝同意了朱氏的请求,并且,加封朱氏为贤妃。没几日,皇帝下诏,诏朱氏的弟弟朱哲进京,加官进爵。朱家从此,青云直上。营门前,未能冲突起来,让高世泽略略失望。若是见了血,平戎军对皇帝大不敬的罪名,可就做实了。试想想,若是天子近卫,被平戎军击杀,那是什么后果?造反的传言,可就有了实证。摇摇头,高世泽下了马车。看着眼见一切,心中冷笑。他在动身之前,亲自去见过朱哲。朱哲的话,犹在耳边。“把他引去绿柳山庄,那里,就是他的埋骨地。”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网址: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开车越往下越疼的那种(乱肥臀老妇)最新章节目录全文阅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