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呲噗呲捣出白沫蜜汁(孙传芳)小说全文无删减

接下来,他便从灭天大刀刀身之中退了出来,并且将石屋之中的所有物品一股脑儿收入囊中,继而隐遁而去。由于石屋位于灰色沙漠底部,所以苏然倒是花了不少时间才回到了地面。幸运的是,到目前为止都没有一只沙怪发现他,而这自然是要归功于他所施展的圣隐之术技能。接下来,苏然更是远离了灰色沙漠,并且寻找了一片并无任何生命气息的空间对所收集到的物品进行炼化。最终,在炼化了不少物品之后,苏然的修为境界也随之提升了少许。对于他来说,这已经算是不小的进步。毕竟,饭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特别是他目前的修为境界本来就极难提升,因而如今能有这样的进步已经算是极为难得了。往后余生,路还很长。不过,苏然倒是充满了信心。如今,他自然是一心想着先将修为境界提升到天圣境初期层次再说。当然,苏然也十分清楚,即使他将修为境界提升到了圣帝境巅峰层次,但在这片近乎浩瀚无垠的域外空间当中由于有太多实力强大的存在,因而他恐怕依然还是沧海一粟罢了。可即使如此,他还是需要砥砺前行。毕竟,唯有他的实力变得更加强大,他才能够更好地生存下来,而不是在危机来临之时只能够遁入到灭天大刀之中。苏然自然不想过分依赖灭天大刀。或许是因为意识到自己所在的空间当中的强者貌似随处可遇,所以苏然可谓分外谨慎。直到某一刻,他的神识视野当中出现了一座古老的城池,而其中的人族修炼者可谓不知凡几,他才稍显宽慰。紧接着,他便直奔城池而去。毕竟在他看来,或许自己身处城池之中才是最为理想的选择,至少但凡城池之中通常都会有维护秩序的城池守卫,且有强者坐镇于其中。另外,城池之中更是明令禁止任何破坏城池以及威胁城池居民生命安全的打斗行为,而若是换作城池以外的其它地方,那么苏然恐怕随时都有可能遭遇不测。不想苏然在接下来退出了隐身状态,并且欣然进入到了城池之中以后,他立马便感受到了许多神识不怀好意地对他进行查看。虽然心中格外不爽,不过苏然可不认为这些神识的主人敢公然对他不利。毕竟,如今城池之中巡逻的守卫可谓随处可见。事实上,苏然因为长期都身处危机之中,所以只要有谁使用神识对他进行探查,那么他基本上都能够判断出对方是否会对他不利。若不是如今身处城池之中,他恐怕会在第一时间内溜之大吉。接下来,苏然便开始在城池之中四处闲逛,而他也始终都小心戒备。毕竟在这座偌大的城池之中可谓鱼龙混杂,若是有谁真的不按常理出牌,那么他岂非危险至极?换而言之,并非他如今身处城池之中便能够确保万无一失。很多突如其来的灾难往往就在不经意间出现,因而苏然不得不小心提防。不知不觉当中,苏然便在城池之中闲逛了三个多月时间。与其说是闲逛,倒不如说他其实只是为了吸收城池之中的能量。毕竟在通常情况下,但凡人族盘踞之地基本上都能够满足绝大部分人族修炼者在其中修炼,而苏然所在的这座城池自然也不例外。当然,他也早就已经查看到这座城池底部有一座聚气法阵。不出意外的话,这座聚气法阵应该连接着某一片虚空。因为苏然能够清楚地感知到周围空间当中的能量虽然已经经过了聚气法阵地转化,但仍然还有一些浊气混杂于其中。另外在通常情况下,这些浊气基本上都存在于虚空之中。不过到了苏然这种修为境界,即使是浊气被他给吸收入体,依然可以转化为能够提升修为境界的圣元能量。某一刻,苏然在城池一个颇为冷清的角落之中停留下来。发现这里的能量似乎异常地稀薄,苏然倒是不由得认为或许是聚气法阵出了什么问题,否则根本不可能导致这种情况发生。当然,他也并不排除有实力强大的人族修炼者将这片区域当中的能量尽数都给吸收,以至于在短时间内,其它地方的能量根本来不及涌入到这里。不过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苏然都觉得此地根本不宜久留。况且,他也并没有查看到在这片区域当中有城池守卫巡逻。只不过就在他准备离开这片区域之时,他的头顶苍穹忽而裂开了一道缝隙,而一名身披白袍,且骑着九角圣鹿的人族老者欣然从狂暴区域当中飞了出来。在他快速进入城池之中以后,裂开的缝隙也随即愈合。显然,人族老者出手将其修复了,只不过苏然并没有查看到他有任何动作罢了。由于无论是九角圣鹿还是人族老者的实力莫不都高深莫测,所以包括苏然在内的所有城池之中的人族修炼者自然也都感到震撼。毕竟,像人族老者这么强大的存在可是并不多见。当然,人族老者其实也只不过是无意之间路过这座城池而已。苏然则感受到这名人族老者以及九角圣鹿的身上莫不都隐隐释放出了一丝天外独有的气息,因而他倒是不免悚然动容。不得不说,天外强者目前可是他仰望不及的恐怖存在。另外,不只是苏然看出人族老者以及他的坐骑乃是处于大能层次。也因此,城池之中被震撼到无以复加的人族修炼者根本不在少数。直到人族老者以及九角圣鹿消失无踪之后,城池之中的所有人族修炼者才渐渐缓过神来。在很多人族修炼者看来,有生之年能够亲眼目睹大能风采可谓不枉此生。苏然则暗暗握紧了拳头。毕竟,他早就已经在心底萌发了成为大能的念头。另外,他也无时不刻都想要进入天外空间当中修炼。毕竟唯有进入天外空间当中,他才能够快速提升修为境界。只不过到目前为止,苏然也都没有碰到一条可以安全进入天外空间当中的位面通道罢了。对此,他也不禁感到遗憾。不过,他相信在未来总有机会进入到天外空间之中修炼。一转眼,三百万年时间便悄然而过。在这三百万年时间内,苏然除了吸

句容核电站

收城池之中的能量以外便是四处查看城池之中的风景以及倾听人族修炼者的交谈。虽然这样的修炼生活枯燥而又乏味,但对于久经世故的苏然来说却是根本不算什么。另外在他看来,这总比在偌大的域外空间当中到处流浪,且每时每刻都提心吊胆地历练不知道要强多少倍。然而,天有不测风云。某一日,城池遭受到了一群巨兽入侵。这些巨兽原本栖息于距离城池并不是很远的山洼之地。正是因为其中一只巨兽最近提升了实力,所以才率领其它巨兽对城池发起了进攻。毕竟在平日里,城池之中的人族修炼者可是没少进入山洼之地骚扰它们,不过因为它们忌惮城池之中实力强大的人族修炼者,所以一直以来都隐忍不发。不过,如今它们可谓是拥有了攻打城池的底气,因而自然也就不再一味忍让了。苏然则在敏锐地察觉到了危机之后便果断逃离了城池。当然,除了他以外,同样也有不少人族修炼者在察觉到巨兽入侵之后便逃之夭夭。苏然则在逃到了距离城池非常遥远的一处高空之中才停下了脚步。与此同时,他还不忘使用神识远远查看城池。此时此刻,万千人族修炼者正在与巨兽展开激烈交锋。不过,城池由于固若金汤,所以迄今为止也都并没有被巨兽给攻破。苏然自然希望城池之中的人族修炼者可以打败巨兽,而他也好重新返回到城池之中继续过着悠闲自得的修炼生活。只不过在某一刻,查看到巨兽将城池给攻破,且即使有实力强大的人族修炼者赶去支援也根

班长,你的比老师的大

本无济于事之后,苏然才颇为无奈地大踏步远去。不过,就在他经过一片距离地面约莫七千五百万亿里之遥的高空之时,一道来自于地面且带有一丝杀气的神识忽而将他给锁定。苏然顿然警觉,而他也在不到刹那功夫便将神识落在了一片草地上。此时此刻,一名躺在草地上的中年男子与他隔空相望。由于察觉到这名中年男子的修为境界与自己处于同一层次,所以苏然倒是不免稍微放下心来。毕竟,在同境层次的人族修炼者面前,他就算是不敌,但要想全身而退却是并没有多大的问题。不过,中年男子倒是并没有对苏然出手,而是马上便收回了神识。毕竟在此时此刻,一只俯冲而下的巨灵圣雀对他构成了莫大地威胁。苏然自然也同样查看到了这只巨灵圣雀,因而他倒是不由得停下了脚步,并且开始坐山观虎斗。接下来,中年男子便与巨灵圣雀大战。苏然查看到这一人一雀可谓势均力敌,顿时便心知中年男子貌似拥有以一当百的实力。另外,他也能够看出若不是这只巨灵圣雀出现,中年男子恐怕极有可能已经对他出手了。当然,这也是他为何选择坐山观虎斗的根本原因。另外,他也对巨灵圣雀非常得感兴趣。毕竟,他相信自己只要获得了这只巨灵圣雀,并且将其体内的能量尽数都给吸收,那么他的修为境界必然可以提升不少。与此同时,他也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如果有其他的人族修炼者或者是异族生物到来的话,那么他便会看情况,并且选择是否继续静观其变。须臾功夫,三百来只巨灵圣雀忽而闯入了苏然的神识视野当中。查看到它们到来,苏然可谓喜不自胜,而中年男子则在骇然大惊之下想要夺路而逃。不过,所有巨灵圣雀却在不到瞬息之间便将他的所有退路全部都给封死。发现自己貌似插翅难逃,而苏然则一直都在袖手旁观,中年男子忽而恶狠狠地朝着他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恰在此时,三只巨灵圣雀骤然对中年男子发难,而他也在不到顷刻之间便身死道消。苏然查看到这一幕之后倒是心无波澜。当然,若是中年男子从始至终都对他颇为友善或者只是把他当作路人来看待,那么他恐怕都不会见死不救。接下来,苏然准备对所有的巨灵圣雀出手。谁知一名人族青年忽而抢先一步到达了巨灵圣雀跟前,并且挥手将其尽数都给抹杀。查看到这名人族青年虽然修为境界与自己一般无二,但其实力貌似远在自己之上,苏然倒是不由得感到震惊。尔后,他便悄然遁逃而去。另外,他倒是认为自己或许唯有在这名人族青年猝不及防之下全力施展神星破空第三式——破碎虚无技能才能够有机会将其斩杀,否则若是正面与他相抗衡,恐怕毫无胜算可言。毕竟,让他在举手投足之间击杀这些巨灵圣雀貌似根本不可能。这个时候,苏然倒是觉得自己虽然历练经验丰富,且经过了多次重修,但似乎还是与那些天赋异禀的人族修炼者之间存在很大的差距。或许唯有他抓紧时间修炼,并且在修为境界方面赶超他们才能够在将来碰到他们之时可以立于不败之地。不过,这可能吗?苏然倒是不由得苦笑。他貌似能够活到现在都算是奇迹了,哪里还敢再奢望更多呢?接下来,他便继续历练。另外,他也变得更加小心翼翼。貌似在这片藏龙卧虎的空间当中,他不得不谨小慎微,且根本不敢存在任何的侥幸心理。时间一点一点过去。苏然也是小有收获。不过,这远远不能够满足他当前的修炼需求。接下来,为了获取到更多的修炼资源,同时也为了保证自己的人身安全,苏然便在一处高空之中停留下来,并且不断扩充自己的神识视野。事实上,他的神识视野所覆盖的范围已经足够辽阔,但相对于偌大的空间来说却是根本不值一提。另外,苏然也从未见过如此浩瀚无垠的空间。他甚至怀疑自己可以在这片空间当中一直历练到修为境界突破到圣帝境初期层次为止恐怕也都没有任何的问题。不久之后,苏然便查看到之前攻破城池的诸多巨兽遭遇到了一群人族修炼者地暗中突袭。接下来,巨兽一方更是伤亡惨重,而人族修炼者一方同样也付出了巨大代价。苏然可谓看得触目惊心。不过想到在这片近乎浩瀚无垠的域外空间当中,可能这样的事情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他很快便释然了。随后,苏然便通过神识探查到了一片呈现完全开启状态的隐秘空间。另外,他也能够看出这片隐秘空间仿佛存在于另一个时空之中。不过,他将神识深入到了隐秘空间之中,却发现里面居住的全部都是神者层次的人族修炼者以后倒是不由得微微动容。遥想当年,苏然还是一名神者的时候,貌似便是在诸如这样的空间当中历练。正是因为想起了往昔那段令人不堪回首的岁月,苏然倒是在接下来不由得感慨万千。貌似在很多时候,因为造化弄人,所以他也是倍感无奈。不过,如今一切也都成为了过往,因而他自然不会再被过去所羁绊。毕竟,唯有向前看,他才会有更好的出路。接下来,苏然便下意识地进入了隐秘空间之中,并且默默地查看着其中的万千人族修炼者。不得不说,这些人族修炼者虽然在苏然的眼中非常地弱小,但他因为当初也是从一名普通人慢慢修炼至今,所以在查看到他们为了修炼而不断奋斗之后自然也是感触颇深。貌似在这片偌大的域外空间当中,无论是人族修炼者还是其它的异族生物莫不都在为生存和修炼而努力进取。毕竟,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貌似无论是谁只要踏上了修炼这条路,那么就算是身处逆境之中恐怕也都只能砥砺前行,否则根本毫无出路可言。苏然则在隐秘空间之中一边极速穿梭一边查看,而他甚至到最后查看到了许多普通人。与此同时,他心知在这片隐秘空间当中,似乎每个人的命运都受到了某种无形规则地制约,而他们也根本无法从这种规则之中跳脱出去。毕竟,当有人认为自己掌控了他人的命运之时,殊不知他的命运也同样被强者所掌控。换而言之,无论是谁都身不由己。苏然最终默默离开了隐秘空间,并且返回到了他之前所在的空间之中。此时此刻,他则在一片贴近地面的半空之中踏步而行。还没有过去半晌功夫,一只展翅翱翔的火灵鹰便落入了他的神识视野当中。发现这只火灵鹰的修为境界处于真圣境初期层次,而它所过之处,空间也仿佛化为了大熔炉,苏然于是便快速祭出了灭天大刀。火灵鹰此时此刻则在一片高空之中极速穿梭。不过,它还没有来得及飞出苏然的神识视野就被一道划破空间的刀光给抹杀了。出手的自然是苏然,而他为了快速抹杀这只火灵鹰,因而施展出了神星破空第一式——凝气式技能。也因此,他的体内可供支配的圣元能量便随之消耗了三成。接下来,苏然便隔空将火灵鹰的尸身给收入囊中。不过还没有过去片刻功夫,又是两只火灵鹰极速穿梭空间而来。发现它们的身上杀气腾腾,苏然唯恐避之不及。与此同时,他也是不由得心思百转。毕竟,这两只火灵鹰的修为境界远远超过了他。另外也不难看出,他刚才所斩杀的火灵鹰八成是这两只火灵鹰的子嗣。于是乎,苏然不仅遁入了灭天大刀刀身之中,而且更是极速遁逃。不过,他还没有逃出八千万亿里地,一名人族老者忽而手拄拐杖踏空而来。原本在盛怒之下想要将苏然给生吞活剥的两只火灵鹰立马便振翅而逃。毕竟,人族老者的修为境界远远超过了它们。苏然则在远远感知到人族老者的修为气息以后,体内的精血仿佛也都随之凝固。他甚至怀疑这名人族老者来自于天外空间当中,否则此刻为何会让他心惊胆寒呢?接下来还不到刹那功夫,人族老者便消失无踪。苏然心知他貌似只不过是刚巧路过而已,不过却替他解决了大麻烦。意识到这一点之后,苏然倒是不由得心生感激。这个时候,一群人族少年乘坐虚空战船进入了苏然的神识视野当中。发现这些人族少年的修为境界均是不低,且莫不都看起来意气风发,苏然顿时便心知他们极有可能是来自于某个大家族的子弟。为了谨慎起见,苏然马上便溜之大吉。毕竟,他并不清楚这些人族少年所乘坐的虚空战船是否具备探查隐秘事物的功能。直到飞出了很长一段时间,而虚空战船也都没有追踪而来,苏然才稍微放下心来。这个时候,他身处一座黑灰色祭坛上空。接下来发现黑灰色祭坛貌似占地范围极其辽阔,不过却破败不堪,苏然便使用神识对其进行探查。尔后,他便感知到黑灰色祭坛中心地带充斥着一股非同寻常的神秘气息,且让他为之心悸。于是乎,他便快速远离了黑灰色祭坛。与此同时,苏然倒是觉得这座黑灰色祭坛恐怕迟早会成为毁灭这片空间的祸源。不过,苏然始终都相信天塌下来会有高个子顶着,因而他根本无需多虑。当然,如果他所在的这片空间真的会在将来某一天因为黑灰色祭坛而彻底毁灭,那么势必也会生灵涂炭。到那个时候,苏然

文学

恐怕也就只能遁入灭天大刀之中避难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噗呲噗呲捣出白沫蜜汁(孙传芳)小说全文无删减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