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一前一后的上我小说(好紧太爽了)全文章节大结局

强敌来袭!原本一片清明的天空一下子直接乌云密布,鬼煞之气充斥其中,引发一阵天地异象,电闪雷鸣不断,来人除了对封晟发起那道攻击当做是下马威,根本什么都还没有做,但是这个气氛确实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来。“看现在这情况,本王应该是来迟了一步,但是好像又没有迟多少嘛。”浓厚的鬼煞之气形成的乌云一般背后一个声音处处,随即从上面一华美的龙辇驱散乌云,缓缓下降,停在了虚空之中,在龙辇的前方两只妖兽毕恭毕敬般伫立着,其中一只乃是一头大青牛,而另外一只妖兽的本体则没有那么容易辨认的了。“这个声音,这个气势,是他来了没有错!”天空之中来人这般排场,闹出动静之大,一直躲在古树背后的妖月姬等人自然是不可能不察觉得到,赶紧现身出来,而在来人说了一句之后,妖月姬便完全肯定了对方的身份,一脸的愤怒与激动,抢先所有人前面咆哮道:“魔渊,你这乱臣贼子,我知道是你来了,既然来了又何必装神弄鬼,故弄玄虚,还不赶紧现身出来!”那个躲在龙辇之中的人正是魔渊,现在地域之主号称魔族之王的魔王魔渊!妖月姬她忘不了,就是这个卑鄙小人当年趁着她父王天妖狐王渡天劫失败身受重创只是出手偷袭,杀害了父亲,谋权篡位;她忘不了就是这个家伙大肆屠戮她的兄弟姐妹,残杀父王的旧部,虽然他的声音微微有了改变,但是那个气息,那种邪恶的感觉,她一生都不会忘记,绝不会认错!话不多说,杀父仇人,杀害手足血亲 仇人,那个自己日日夜夜都想要灭杀的仇人就在眼前,妖月姬是再也忍不住,直接就是发起一道攻击,想要将之粉身碎骨。妖月姬的攻击来到龙辇跟前,就要击中,龙辇前的青牛想要出手拦截,却为龙辇之中的人所阻止,没有进行任何的动作,妖月姬她

易龙二峰双飞老师

的攻击便已经完全消失不见,根本连近人家的身都做不到,更别提伤到人家丝毫了。“还是这么的弱啊,月儿公主,即使你现在已经步入九阶之列,但是你的实力还是太差。看来这些年来你对我的仇憎恨还是不够深啊!”龙辇里的那个人没有否认自己的身份,没有露面现出真容,仅是从里面往外看了一下,便对地面上众人的情况有了一个非常清晰的认知,从妖月姬刚才那道攻击也是对其实力有了一个很好的把握。“想来你就是玄域封晟的了,就凭这点境界实力就能够将本王手下的两员大将妖风和鬼魔树杀了,确实了不起。只是刚刚经历一场大战,你已经是虚弱得不行,战斗力能有多少,就是没有经过大战,就你那点实力,还不为本王放在心上,但是为了避免夜长梦多,以绝后患,还是现在灭杀的好,虽然有点趁人之危的感觉,但是本王不会在乎…”说着,龙辇里的魔渊想要出手对毫无还手之力的封晟进行绝杀一击,刚刚伸手出来,他就感觉到这附近有一股很是强悍的气息,强得叫他也是不得不忌惮三分,最终灭杀封晟的动作还是作罢,说道:“算了,本王还是更喜欢公平决斗,今天看就饶你一条小命,等着你来日找我决战,今天嘛,我的目标不是你!”随即就见龙辇之中的魔渊将话头一转,从封晟转移到了妖月姬身上,威严说道,眼中中透出的气势根本叫人不可反抗,“月儿公主,你是要主动跟我走呢,还是要我亲自请你走呢,若是要我来请你的话,属下手段粗鲁难免不会让公主殿下你受到一点疼痛,这样我会很心疼的。月儿公主的美貌,自打那次属下无意碰见便已然将我的整颗心俘虏了,甘愿当你的裙下之臣,虽然过去多年,但是月儿公主你的美是丝毫不减,甚至变得比从前更加的迷人了。坦白的说,当年我会做那事,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为了公主殿下你啊,我垂涎你的美色,想要拥有你,独享你,却遭到你和你父王的拒绝,万般无奈之下才会选择动用那种蛮横粗暴的方式,我的一番苦心与无奈,想来月儿公主你能够体谅的吧?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才能够那场变动之中存活下来,这些年为了寻找你,属下真的是煞费苦心,现在你我重逢,来吧,来到我的身旁,回归我的怀抱,让我帮你成为这世上最幸福的女人…”龙辇之中的魔渊不断的怂恿,一口一个属下,还把妖月姬当做公主殿下,自己为其臣子,但是知道其中渊源,知道妖月姬与他的似海深仇,便会觉得他的这话术式恶心,或许在魔渊他看来自己是为妖月姬的绝代美色所征服,成为裙下之臣,这样理解方才顺听得多。“…”对于魔渊这话,妖月姬自然是半个字都听不进去,光是与之见面人就恨得牙痒痒,只恨自己无能为力,无法亲手报仇雪恨,现在只能够静静的傻站着,不然那早就与之拼命了。魔渊这人究竟是怎么样一个情况,以前只闻其名为得一件,没有接触过不知道真假,今天真正交锋过一会,还真的是为他的无耻所折服,就连一旁的小灰灰也是忍不住出手,随手打出几道风刃攻击,只是攻击毫无悬念的被对方挡下,连近身都没有可能,不想做无用功,在攻击了几下之后也就偃旗息鼓了。而一旁的曼珠呢,伤势颇重,一时也是没有多少的战力,就是完好无伤,以刚才魔渊出手攻击的威力来看,自己和他也是相差甚远,根本抵挡不了他什么,只能够在原地无能大骂:“该死!”这个魔渊所选择到来的时机还真的好啊:选择在封晟与鬼魔树、妖风大战一场筋疲力尽,毫无战斗力之后到来,妖月姬她们最大的依靠就是封晟,他现在这个状态根本就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公主殿下,你快逃!”意识到什么,曼珠赶紧示警妖月姬,要她赶紧远离,至少坚持到封晟恢复战力之后,现在对方的目标是她,被抓住肯定免不了一顿伤害,只是曼珠姐她的这一番话妖月姬此时正为仇恨所冲昏头脑,看她双眼熊熊烧起的怒火,还有静立不懂,看起来应该是要留下报仇雪恨与魔渊厮杀无疑的了。给了妖月姬充足的考虑时间,见妖月姬没有拒绝,当然也没有同意照做,龙辇中的魔渊便默认妖月姬公主是想要跟随自己前往享受幸福人生,只不多为这里的某些人某些力量所阻挠,这个决心也就没有那么坚决,便继续下猛药,说道:“多年前的那次变动,让得你们天妖狐族罹难,想来月儿公主你心心念念的就是光复天妖狐族吧,那就俩吧,来到我的身斌,来到我这儿,我会帮你光复天妖狐族的…”魔渊所说会帮助妖月姬光复天妖狐族这话,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地域之主魔渊他的阵容也是清晰展现在了众人的面前,答案昭然若揭了:“魔渊,你这天杀的混蛋,你究竟对狐王大人的遗体做了些什么?!”看到魔渊他现在的真容,曼珠姐她便将一切事情明白过来,为何这魔渊从出现到现在都要躲在那龙辇之中,不让人一睹真容,在他阴谋川篡位夺权之后,却少在天下人前露面,看得她直接破口大骂。“父,父王!”看到那张熟悉的面庞,妖月姬整个人是真的愣住了,直接瘫坐在地上,脑袋中浮现出来的都是往昔其父天妖狐王对自己百般疼爱的画面,却为曼珠姐大喊叫醒,道:“公主殿下快醒醒,他是魔渊,天杀的魔渊,不是狐王大人,当年狐王大人就已经为魔渊这个乱臣贼子偷袭杀害了,他现在不过是利用某种方法占据了狐王大人他的肉身而已…”不仅是妖月姬,就是在场大多数人在看到魔渊的阵容,下意识的以为是狐王大人活过来了,所说的这一切不过是和他们开个玩笑而已,曼珠姐的一番话直接让得大家恢复清醒,顿时变得怒不可遏,却又只能够怒目圆瞪而对对方无可奈何。展现在曼珠等人眼前的还真的就是天妖狐王的肉身:眉目清秀,长得和妖月姬倒是相似,活脱脱一个美男子的形象,而这个形象和曼珠姐她们遭遇那场变故只是狐王大人的形象又有点不同,年轻了许多。现在被魔渊灵魂占据的这副躯壳,面容也是受到其性格的影响,显得有点妖异,隐隐透出一股邪气,看着就叫人浑身不舒服。“占据了月父亲天妖狐王的身躯?是夺舍,当年天妖狐王渡天劫失败,全身包括灵魂遭受重创,给了对方可乘之机?”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岳父天妖狐王,封晟好奇问道一句。灵魂占据其他肉身的方法多种多样,但都是作用于活物身上,称之为夺舍,能不能作用在死物身上,这点封晟还真的不知道,没有研究,人体肉身密藏与灵魂有着诸多的奥秘,谁人能够言说通晓把握,他下意识以为是灵魂夺舍。“不,不是,当年狐王大人渡天劫失败之后确确实实是为魔渊他偷袭杀害,这点是确认无疑的,虽然不知道他是利用的什么方法…”曼珠姐否认一番说道,那场动·乱自己可是亲身经历,就在现场,没有人比他们更加了解当年的惨状,而且如果真的只是魔渊趁着天妖狐王重伤之际灵魂夺舍,那他也不用遮掩自己的真容,只能够说他的这个手段之诡秘…“…”“你的话说得太多了!”有点厌烦曼珠她的聒噪,魔渊直接出手,轻轻松松一道斩击直接重伤于她,让她闭嘴。自己这份惊喜,妖月姬公主殿下虽然一时之间感到莫大的冲击,甚至难以接受,难以置信自己对他的这份真诚,但是日后总会明白的,魔渊继续怂恿道:“来吧,月儿,来到我的身边,现在天妖狐族就剩下你我二人,光复天妖狐族的重任自然落到了我们两个身上,就让我们携手并进,共创美好的明天,向世人,世间所有的种族证明,我们天妖狐族才是这个世上最强大的种族…”“你给我闭嘴,你这个恬不知耻的魔眼,你究竟对我父王的遗体做了些什么?”看到自己的父亲天妖狐王“活”了过来,妖月姬感觉到的冲击还真的是不小,经过冷静思考,她也是终于能够接受眼前这个“天妖狐王”乃是魔渊这个乱臣贼子,当即就是竖起一根手指头破口大骂。“其实也没有做什么,稍稍改造了一点而已。天妖狐王大人被誉为数万年来天妖狐族最强天才,若是随着他的身死,这一份天赋与实力就要被毁灭,那就试着是太过可惜了,虽然这过程对我而言是残忍了点,但是能够保留下来这一份宝贵的财富,做出一点牺牲也不是不可以的…”魔渊侃侃而谈,为了向妖月姬还有在场的众人表明一番他保存这份可贵的财富的巨大功绩,他也是稍微露了那么一手,轻轻的一个挥击就崩山碎石,令得这一片地区地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茂盛的原始森林直接变为了一块荒地。魔渊洋溢着兴奋与喜悦去讨好妖月姬道:“月儿,你看你就连发怒动气都那么的美,一颦一笑都深入人心,叫人神魂颠倒…来吧,回到我的怀中,让我好好疼爱你,补偿你这些年所尝过的辛酸…”“无耻,我就从

公共与休息小说400章

未见过一个像你这个不知廉耻的家伙,你分明就是觊觎我父王那一身强大的力量,想要据为己有,却被你说得这么高尚,为难,真是极品…”妖月姬大骂,也是有点不顾及形象了,直到这一刻,她终于明白当年父王那般看重与他,他却依然是要反叛,想要的就是父王的肉身;若他有了父王的那般无双天资与力量,能够在此基础之上更近一步,剩下的不就唾手可得了吗,称霸天下、无尽的寿元、美色,应有尽有,只怪当年父王他看错了人,还有不顾反对执意去渡天劫。“公主殿下,快逃!”在妖月姬对魔渊骂得有点着迷忘情一般的时候,还是曼珠保持着清醒与理智,知道妖月姬现在最应该要干些什么,口中不断劝她赶紧请离开。虽然曼珠她心中也是明白如果没有一个能够与魔渊匹敌的人出手阻拦,就是妖月逃,她也不可能逃得了魔渊的魔爪,但是能够拖延一点时间算一点,再说了这边闹出那么大的动静,冥王焱在周围应该会尽快赶来,喊得声嘶力竭。妖月姬犹豫了一下,正要扭头往相反的方向逃跑,魔渊就已经下手了:在魔渊周身的鬼煞之气有了意识一般,一股黑气俯冲而下,朝着妖月姬而来,在近到妖月姬身旁的时候化为一囚笼将妖月姬困住。或许是觉得直接拿捏妖月姬公主会伤到她,美人受苦,实在是莫大的罪过,所以魔渊他也就选择了这样的方式,很是绅士,黑气囚笼一点点的收缩,挂在魔渊他的龙辇之下。“罢了,重逢喜事多,月儿公主,我想我们之间会有许多的话要谈,一时半会儿的也是不可能说完,有这么多外人在场更是不便,我们还是换一个地方慢慢说来吧…”说着,妖月姬也已经抓捕成功,魔渊是准备就此离去,却为人所阻止了下来:“慢着,想要带走我的女人,你就先过了我这一关,杀了我再说!”在魔渊降临,封晟就开始不断恢复真气,或者说与鬼魔树战斗结束之后,他就已经开始会反复,只是魔渊到来之时感到莫大的威胁,危机感暴涨,加快恢复的速度,回复力量,但是现在看到妻子妖月姬被抓住,被带走,一点点的远离自己,封晟他终于是忍无可忍,终止了力量恢复,草草要与对方展开殊死一搏。“破魔之戟!星魂长枪!”手上各自拿着一件堪称神器,封晟脚踏神行步,遁空直接杀到魔渊面前。“很不错的速度,只是你现在不过就是强弩之末,全身上下那点少得可怜的力量又能够做得了什么?”大战力竭,封晟仍能够爆发出来那般的速度,确实是不得不叫人佩服,魔渊惊叹了一句,反手操纵鬼煞之气就是一掌将封晟拍沉下去。“碍眼的麻烦解决了,没有人能够阻拦我的步伐了,可以走了。对了,你们两个留下来处理一下现场,拖延一下后面那位…”对自己的实力有着绝对的自信,没有去看封晟被击落后续是生是死,撂下一句话,魔渊乘坐龙辇,带着美人满载而归!“晟!”被囚在这黑气牢笼之中,自己的爱人被奋不顾身相救最后被击杀,这整个过程自然是为妖月姬看在了眼里,大声嘶吼,想要去查看他的情况,最后随着那身影一点点远去,整个人也淹没在泪水之中。“月…”至此,妖月姬被掳走,从封晟他的手中被人生生抢走!…“月!我这是要死了吗,到此为止了吗,我说过要用我的生命护你周全,可是到头来却还是…”被魔渊一掌打了下来,就要身死,临死之前封晟不带你念叨,望着妻子被人抢走远去的方向,封晟他的眼中尽是不敢,只是死神降临,不会给他反抗的余地,生命的体征一多点点的消失,双手无力去握紧武器,径直松开随之掉落。“我不甘心,这样的结局我绝不接受!”魔渊的这一掌看似随意,但是打在封晟他的身体之上的时候确实要命,全身就好像一个瓷娃娃被什么硬物所击溃,只要再来一点真就粉身碎骨。所幸他的肉身足够的强悍才坚持了下来,不甘的咆哮,这个时候身体突然一闪而过一股清凉的感觉,那最后一口气是总算吊住了。封晟他被击落的速度极快,眨眼的功夫就像是一颗炮弹击落到了地面,将原本已经是破烂不堪的地面轰击得更是严重,直径三丈之内爆起一丈高的土石碎块来。“哦,没有想到你竟然这么的顽强,受了那一击还有一息尚存,也罢,就由我们亲自灭杀你,确实予以致命一击!”感知到落地的封晟还没有死去,被留下的青牛护法和北区护法也是想着度封晟发起最后一击,攻击落下,却为一道火焰墙挡下。“不妙,那个家伙来了!”救援感到,青牛护法二人也是当机立盾,知道要不了封晟的性命,选择放弃,赶紧扭身逃跑。冥王焱赶到!红莲业火显化出他整个人来。“看样子我是及时赶上了,还是迟了一步?”看着远遁离去还没有走躲远的青牛护法二人的身影,冥王焱自言自语说道一句,并没有选择追上去,而是先去照看一下这个快被埋进土里的家伙。在看到火焰墙替自己挡下攻击,火焰布满全身为他进行疗伤,不去多看,封晟也知道自己得救,焱赶到了。疗伤进行了一会儿,就算自己这副肉身再强悍,这么短时间之内也不肯痊愈恢复,顶多是恢复一点行动能力,但是这样就够,封晟坐好了起来,反复吩咐曼珠几个道:“把你们身上的真元石全部拿出来,放到我身边,快!”现在封晟最缺的就是时间,他必须尽快恢复力量,追上魔渊,从其手中将妻子妖月姬夺回来了,身上的伤能够恢复到容许自己行动战斗就可以了。知道封晟要干嘛,曼珠等人也是没有犹豫,赶紧拿出真元石按照封晟所划的位置放置上去,抓紧时间。而冥王焱倒是有点不太乐意了,问道:“刚才是发生了些什么,你有什么样的感受?”来之前就感受到魔渊那股邪恶的 气息,到来之后发现妖月姬不见了,这其中具体发生了些什么,冥王焱是不知道,但是要猜出来个大概他还是能够猜得到,并且事实应该就是这样。“…”冥王焱正在用火疗术帮他疗伤,通过阵法,封晟快速蛮横的吸收身体周围这些真元石中蕴含着的天地灵气,恢复体内真气,能够一心多用告诉冥王焱事情发展的整个始终。“所以说,这最后你有什么心得?”冥王焱毫不客气问道一句。“不知道,我现在满脑子想到只有一件事,救人!”“我在问你,你对这一切有什么感悟,你知道错了没有?如果你听我的早一点离去,魔渊他就不会找上你们,你女人也就不会被抓,现在会变成现在这样的局面,那完全就是你一人造成 ,是因为你的任性与固执,愚蠢…”“可是没有如果,就是我现在知道错,可是那又怎么样,挽回过错才是现在最重要的事儿,难道你要我不去救人,不要把我的女人夺回来?”封晟情绪也是激动了起来,反驳冥王焱说道。“是没有如果,可是人不会自我反省,去避免犯同样的错,那他只会吃更大的亏。我就是要你不要去救人,你也与魔渊那家伙斗过了,知道对方实力有多少,知道你们之间的差距,你就是恢复了追上去就能够救得了人?这是魔渊他一个人而已,若是遇上比他更强的,甚至遇到血神那妖怪,你又当怎么办是好?”冥王焱反问。他当然理解封晟对妖月姬的感情,对于妖月姬自己的心中也是怀有不少的情愫,但是经历太多,背负太多人牺牲过来的期望,让得他必须现在天下大局这边考虑。冥王焱这一句不想封晟去救妖月姬公主的话一出,当即是遭到曼珠姐等的侧目,不过也不敢对他发作些什么。“你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吗?你要我对我的妻子见死不救,知道吗,那是我最爱的女人!”“我当然知道,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的人是你!你已经是我们最后的希望了,若是你也玩完了,那整个天下也就完了,清楚了没有,我的傻徒儿?”冥王焱安抚一句,很想直接将封晟敲晕带走,但是看着又是于心不忍,或许他也不知道该不该坚持这个吧,压抑自己,也希望封晟能够压制住内心的冲动,强装镇定说道:“帝释天他们和血神展开决战,拼出个胜负生死,这是他的执念,他坚持认定自己能够获胜,可是雷鸣大哥他不这样认为,他认定那个救世之人是你!之所以率领十万冥族之人前去参战,他也根本没有想着能够击败对方,雷鸣大哥想着的就是重创对手,尽量为你的成长争取多一点的时间,这样才有多一分的希望…不要让他们的牺牲白白浪费,保全你自己,为了这个世界,为了那些英勇牺牲之人

文学

,听我一句劝,好吗?算我求你了!”“…”封晟一时无言,手里头的动作没有半点停顿。“你放心,我自有决断,绝不会出事,若是遇到血神那妖怪,大不了我就跟他来点狠的,我的女人,必须去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上我小说(好紧太爽了)全文章节大结局

赞 (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