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怀孕7个月的同事做了(周梦凡)无删减完整版

众人都大吃一惊,急忙迎上看时,只见一名少年将军一马当先,火急火燎地飞奔而来。一众军马被他远远甩在身后。那将军来到跟前,见到城中一片狼藉,又看到曹元深已经醒来,便已明白了一切。他慌忙滚鞍下马,快步跑到曹元深跟前,拜伏于地说道:“二哥,小弟鲁莽中计,罪该万死!”这少年将军便是曹元深三弟曹元忠,曹元深将他扶起,指向聂远等人道:“皆赖这几位大侠擒拿了匪首,沙州城方才转危为安。”曹元忠便又向聂远等人拜谢,聂远将他扶起。曹元忠连声称谢,又命令兵士道:“押上来!”两名军健押着一人应声而出,那人灰头土脸,披头散发,一脸汗毛倒竖,有如狼鬃毛,相貌倒是甚为骇人。曹元忠对曹元深等人说道:“小弟料想他们早已埋伏在城中,只待迷昏了二哥,然后派这老六鬃狼引我带兵出城,便在城中发难。”曹元深训斥曹元忠道:“你行事鲁莽,虽擒获了一名贼首,功不抵过,日后为兄再做论处。”曹元忠仓皇请罪,曹元深又命令权且将鬃狼押下去关押,改日还要盘问清楚。余下的匪寇或逃或降,曹元深或放、或招、或杀,都处置有度,百姓敬服。不觉之间夜幕降临,风静沙平,全城百姓都点起灯盏祈福,点点灯光照耀在夜空中,一片祥和。这

一部在第二次婚姻后蓬勃发展的小说

一座大漠里的孤城,终于又转危为安,河清海晏。只是当聂远再回头时,那个姓木的姑娘又乘着夜色,消失在了欢腾的人群中、阑珊的灯火里……当晚深夜,曹家兄弟宴请聂远等中原客人,在席上连连称谢。聂远一直神情恍惚,这时想起此行所为之事,应道:“举手之劳,不足挂齿。另外不瞒将军,在下本是为令尊而来。”曹元深听见,愕然失色道:“家父当年身中奇毒,沙州上下束手无策,竟只能眼睁睁看着家父毒发身亡。某至今不解,还望大侠赐教。”聂远便将自己从毒王处逼问所出告知曹氏兄弟,两人得知之后,都切齿欲碎。又得知毒王已死,两人对聂远更是不胜感激。聂远谦让道:“曹将军独守沙州,天下谁不敬仰?在下杀毒王,是为天下人诛之。只恐他还在归义军中留下祸患,故此特来相助。”曹元深听到这时,只觉聂远义气深重,心中已敬佩地五体投地,当即起身行礼道:“大侠之高义,曹某何能及万一?请先受曹某一拜!”聂远将他托住道:“将军勿要多礼,还是救人要紧,军中凡有病症的,可在那部医书上一一查证。只是那医书非在下所有,不敢馈赠,还望见谅。”曹元深大喜道:“若曹某早逢大侠,也不会中贼寇诡计。沙州地僻国穷,唯有葡萄酒乃是一绝,请大侠痛饮勿惜!”众人于是饮下数杯,美酒下肚,聂远愈发心烦意乱。他在宴席

文学

上环顾一周,并没看见柴嫣的面庞,只有李望州和耶律依霜痛饮美酒的景况。看二人时,耶律依霜一边饮酒,一边也在留意自己的动静,显然又有深意。而李望州分明是在借酒浇愁,却不知他又能愁在何处。聂远先举酒寻着耶律依霜,耶律依霜清冷一笑道:“聂大侠终于看见我了。”聂远不和她兜圈子,直接开口问道:“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莫非是契丹人也盯上了沙州?”耶律依霜失望地摇摇头道:“你曾责骂我只以为中原人奸诈狡猾,这么看来,你也只以为契丹人贪得无厌。”“我只知道你的废话变得比以前多了。”聂远道。耶律依霜诡异一笑,低声道:“耳目太多,席下再说。”再看李望州时,只见他正和老卒霍青对饮,喝了半晌,李望州突然跌足长叹,又慷慨流泪道:“我李望州枉活近有三旬,只当自己放荡洒脱,却是蹉跎岁月,有何面目面对先祖?”说罢他竟“刷”一声抽出犬神刀,欲要横刀自刎。众人无不大惊,聂远急忙运轻功飞身上前,一把按住他手道:“大哥何故如此?”霍青也道:“老夫老矣,只望能再拜大唐安西烈士,情愿客死他乡。匡扶社稷的重任,便落在尔等少年英雄身上,怎可如此轻生,罔顾了这九尺之躯?”李望州恍然大悟,于是放下犬神,下厅堂提起陌刀,又举酒洒在其上,随后将酒壶怒而摔碎道:“大丈夫生于乱世,不能建功名而正天下,有如此酒!”他话说罢,归义军兵将都不禁慨然流涕,曹元深向李望州举酒道:“我等久守化外,但从不敢忘大唐。自张将军起归义军为国守土近百年,曹某希望在世之日,能再见王师旌旗!”聂远遥遥想起柴荣,不知他情形如何,对曹元深道:“曹将军保重身体,或二十年、或三十年,王师必将重走河西走廊,或许光复安西四镇,也未可知。”堂上诸多老少兵将虽然无比盼望能回归中原,但对于聂远这一番话,几乎也当做了天方夜谭。只有李望州和耶律依霜心里明白,聂远所说的那个将会统率千军万马、君临大漠的人是谁。……宴席将散,聂远在人群中看见耶律依霜,她正要朝自己走来,却忽地眉头一皱,然后晃晃悠悠地转了身回去,匆匆远离。聂远不知缘由,只想着不能让她走远,便连忙追上前去。但耶律依霜好似躲着什么,一转身往偏僻处走去。聂远快步紧随,见耶律依霜躲到一处屋角之后,聂远稍一犹豫走上跟前,方一转过,耶律依霜忽然毫无征兆地向自己倒来。聂远心中一慌,只好张臂将她接住。此时她锐利的脸庞不见血色,眼皮翻白,竟是昏迷了过去。聂远慢慢将她靠在墙边,一边问道:“耶律姑娘……”同时也已晃见她敞开了半边衣襟。聂远本想避开视线,但见她一边锁骨下血肉淋漓,又不由注目去看。细看之下,才发觉耶律依霜的血肉之中隐隐现出一个箭簇。聂远暗想道:“想来是白日里她与匪首决斗时受的伤,她生性好强,便未肯说。”聂远于是将她上身扶稳,换个方向到她背后为她输送真气。片刻之后,耶律依霜精神恢复,醒转过来。她方一醒来,便本能要伸手去拿伤口里那箭簇。聂远见状阻止她道:“那似乎是倒刺箭簇,你这样拔出伤筋动骨,性命堪忧。”耶律依霜手停在伤口前,说了声:“怪不得,竟然将我疼晕了过去。”说

如果你犯了一个错误,在它下面插一支笔

罢她从身上拿了一柄匕首出来,还扯下一块衣角咬住。聂远本已站起在旁看着,于心不忍,又坐到耶律依霜背后。耶律依霜惊觉道:“你干什么?”聂远手上施起真气,从耶律依霜伤口背后处施展而出,同时应道:“我以寒冰真气透过你血肉,或许能掩盖几分疼痛。”耶律依霜一愣,点了点头,然后拿起匕首将刀尖对准伤口,慢慢划开皮肤。聂远不敢怠慢,寒冰真气源源不断地从掌心流出。冰冷的气息果然降低了几分痛感,那淋漓而出的鲜血仿佛不属于自己。耶律依霜剜开皮肉,挑出箭簇,还半晌回不过神来。聂远见她模样,又听见鲜血仍在汩汩流出,又气又笑,赶忙一手撕了自己身上衣角下来,按在她身前伤口。耶律依霜这才感觉到痛不可当,也咬牙紧按。两人忙了半晌,方才将血止住。聂远舒了口气,忽然见到月光在自己身旁投下一个身影。他心头一惊,当即按剑站起道:“什么人?”那影子也猛然一颤,闪身而去。聂远快步追出,只远远望见一个包裹严实的人,一瘸一拐地竭力离开。聂远哪里肯放?也不顾了身后的耶律依霜,快步朝那身影追了过去。那身影本想钻进人群中,但她走得艰难,聂远步伐又快,顷刻间已经追到了身后。聂远更不犹豫,一把抓住前面那人衣袖,那人愣了一下,随后一个陌生的声音从她口中传出:“大侠,为什么抓着我不放?”聂远从极度欣喜陡而转向诧异,难以置信地问道:“为什么……”又看到她缠紧的腿胫,似乎豁然明白道:“是你……是你……你在怪我对不对?你中箭伤时,我没在你身边……”这人听到微微一笑,对聂远应道:“大侠说什么呢?我与大侠萍水相逢,救命之恩已经无可报答,怎敢奢求更多?”聂远心中思绪万千,但想到自己寻遍青山与荒漠,绝不肯放过一丝丝的希望。便终于抛下顾虑,全心恳求道:“嫣儿,我没关心你、没为你治伤,都是我不好,你打我、骂我……”他话说到一半,这女子忽然转回了身。伴随着炽热的心跳,聂远看着她取下面具,露出了一张同样俏丽、但却和柴嫣全然不同的脸。聂远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这个姑娘,她分明有着和柴嫣全无二致的神韵,可这又分明是另一个人的脸。见到聂远目瞪口呆的模样,木嫣儿嫣然一笑道:“聂大侠,言语难谢大恩。只是天色已晚,恕不奉陪,改日再来谢过。”聂远慢慢放开了手,木嫣儿拖着踉跄的步伐转过身,渐渐走远。聂远看着她的背影,胸膛中的一口气终究无法释怀。待到木嫣儿走到十步开外,她忽地站住了脚步,再一次转回了身。聂远心里又是一颤,却见她语笑嫣然道:“对了,还想要告诉你一件事情。依我看……能做你这样一位大侠眷侣的姑娘,她一定很美丽,很豁然,很大气,所以她一定不会吃这么无聊的醋。你说是吗?”“是……我以前总是把她当作一个不经世事的小姑娘,直到今天我才看见真正的她。”聂远回想起柴嫣,看着眼前这个姑娘,心中五味杂陈。木嫣儿接着说道:“所以,就让这样的她随风去吧。可能在她的眼中,大侠你,也不是她起初想的那个模样呢?”聂远看了看渐渐稀疏的人群和飘散远去的孔明灯,对木嫣儿道:“姑娘,若要在下送最后一程……”“不必了。”木嫣儿摇了摇头,粲然道,“聂少侠,请留步吧。山高水长,我们有缘再会。”聂远站在原地,目送着她的背影远去。与此同时,那些残阳下的断井颓垣、夜色里的潇潇暮雨,还有荆楚潇湘地的秋水长天,终于走到了尽头,化作了泡影。他日相遇时,最好是在一个良辰美景日、千种风情地。而不是那样一个兵荒马乱奈何天。“青山绿水,后会有期。”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网址: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把怀孕7个月的同事做了(周梦凡)无删减完整版

赞 (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