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到哭不止(王诗瑶)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

“这位道友这句话没错..”也等陈悠话落,两方相视一眼,各取所需的确是最好的事情。不争不吵。如今也只剩熬药炼制,如果这未曾听说过的药方也是真的,那就更好了。可谓是皆大欢喜。但陈悠拿起雪参的时候,又看了看拿珠子的李老板。或许是他接触了这件物品之后,陈悠看到桌子上显示了一行字迹。【触发支线任务:清除】清除:帮助李老板清除大宅恶灵,恢复财运风水。【备注:您完成支线任务后,将在回归结算中获得额外的星河点与船币奖励】看到提示。陈悠想了想,又瞧了瞧珠子,见他们没有这个话语头的时候,也没问,也没说。因为另一边的长老已经让弟子去附近的药方抓药。都是普通的药材,那就现在练。这帝王套房内有的是空地方,架个火炉子是轻轻松松。至于会不会熏黑屋子,烧坏地毯与红木家具,还是什么的。李老板会照价赔偿。毕竟有的人想为鹤门做事,拿着一把钱,还没那个路子。而随着时间的过去。药材被弟子们大包小包的买回来。这炼药就是熬时间。但陈悠也没闲着,而是在一旁看着他们起火架灶,又指挥着一些细微之处,算是买卖间的赠礼指导。也通过这事,陈悠一副年纪轻轻,却炼药行家的样子。长老心里也不止一次想试着邀请陈悠去鹤门坐坐,又想问问陈悠师承何派,是哪位‘陆地神仙’的弟子?筑基、先天,就是陆地神仙!可这话他不敢问,不敢明说。他知道一些真正的高人,都喜欢清修的隐居。鹤门虽然强大,但也得罪不了这些真正的大人物。让他邀请陈悠的心思,被压在了心里。但他现在也突然不急了,反而是想和陈悠吃顿晚饭,再促进促进双方感情。这直到下午五点,第一锅拇指大小、方块状的‘糕点’被从蒸锅内取出。长老等人一品,感受着丹药内所蕴含的灵气,又对陈悠背后有高人的想法给与再次肯定。陈悠则是望着这糕点,觉得没有正规丹炉作为器具,练出的样子倒是不太好看。不过,也能捏。而也在众人试完丹药,又合计着下楼的时候。楼下大厅的沙发位置上。小四正悠闲的靠着,但余光是一直看向了远处的电梯口。包括他来这里的目的就是守着、等着,等鹤门的人离去,然后会和光头,再把李老板手里的东西抢过来。当然,这是最差的主意。最好的还是向鹤门动手。虽然有冒险,更会得罪这个本省的真正大派,但为了雪参可以试试。有雪参,大哥就可能试着踏入后天八层。到时候也是整个世界内有头有脸的高手,相信利是大于弊。毕竟他们又不杀死鹤门的人,主要还是抢。所以他们猜测等大哥功成时,这段不算是很大的恩怨,可以用其余的宝物与方式试着化解。可也在小四正琢磨大哥计划的时候。叮—电梯门打开。隐约在众人前方走着的陈悠,当想着光头所说的话,想着这里会有同伙的时候,目光也下意识扫视大厅。可谓是刹那间。陈悠就注视到了沙发上的小四。他的属性,和平常人明显不同,却又有一点和光头相似。那就是‘盗窃’专精。..【姓名:???】技艺:盗窃75%、格斗69%、枪械51%【威胁程度:低】看完提示。陈悠一边和众人走着,一边也打量了一下小四。他的样子,虽然光头没有形容。可正如自己所猜测,这盗窃技艺的不相上下,且正好出现在了这里。这未免有点太巧。陈悠思索着,也忽然走出众人的周围,拿出了光头的手机,拨打了通讯录中的‘四’。除了这个四以外,还有一个‘一’。通讯录中就这两个号码,包括修改时间也是昨夜,看似是才记。包括这两个号码,估计也是他们临时的号码。同时,也随着电话拨通。陈悠左手拿着手机,向着沙发那边走去。同一刻,沙发上的小四也肩膀动了一下,看着像是从口袋内拿手机。陈悠见到这一幕,又见小四接通电话后说了一声‘喂’,再听到自己手里电话传出回响,就百分百肯定他就是光头的同伙。如今绝对错不了。于是不等他多言什么,也不等他探知什么情报。陈悠就上前几步,在所有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手掌往小四的肩膀上一放,像是熟人打招呼。且手掌落下

文学

的速度对于武者而言也不快,可以轻易避开。但与此同时,小四虽然感受到有人走来,也用眼角余光看到陈悠好似发现了他。可恰恰就在他想躲避陈悠的擒拿,或者想还手的时候,却感受到了离他还有十几公分距离的手掌猛然按下!顿时恐怖的巨力、震碎感,像是侵入了骨髓,让他半边身体一麻。堂堂后天五层的武者,放在大门派内也是中流砥柱的高手,就这样轻易的被陈悠按在了沙发上,想动都动不了。小四发现这个情况,就知道自己遇到了境界远超过他的强大对手!面对这样的对手,小四自知跑不了,便轻叹了一口气,放弃了挣扎。只是这里发生的事情虽然在电光火石之间,旁人没有过多留意。可是长老与刘道长等人却是看的清清楚楚,也见到了陈悠刚才那一举一动的动作,忽然的发力,瞬间的落手,再加上这稀有丹方的赠与,让他们都觉得陈悠绝对不是普通的武者!同样,在酒店外的停车场内。一辆普通的轿车驾驶位上。此刻的中年举着望远镜,当看到小四被一个年轻人轻易制服之后,也知道他不是陈悠的对手!陈悠的境界,最少在八层,或者九层!甚至更可能是后天圆满!中年想到这里,是压根没有救老四的意思,反而是车子倒出一掉头,就向着停车场外走。因为别看他是七层武者。也恰恰正是七层,他才知道往后每一层的进步,其实力都是大幅度的上涨!以至于他知道身为七层武者的他,要是正正方方,不搞任何歪伎俩的情况下面对八层,甚至更往上的武者,这完全没戏。唯一的路,就是先离开是非之地,随后从长计议。可也正是中年的离开,陈悠望着外面的停车场,望着突然行驶过去的轿车,也看到了中年的属性。【姓名:???】技艺:盗窃82%、格斗71%、枪械64%【威胁程度:低】看完属性的这一刻。陈悠把视线望向了旁边走来的刘道长等人,“这人有问题,是准备杀你们与抢雪参的人。”陈悠说着,不等众人有些愣神,就再次道:“看着,外面还有一个。”话落,陈悠径直向着外面走。刘道长等人虽然有点摸不太清楚,但根据之前陈悠的言论,大致也明白什么,就继续防备与看押着小四。陈悠出了门口,是拦着了一辆车子,又指了指前方跑到路口的轿车,向着司机师傅道:“追上他,一千,车费另算。这人欠我钱。”“好嘞!”司机师傅听到前面是个欠账不还的人,好似一时间有了同仇敌忾的怨气,也仿佛是为了这一千的报酬。一脚油门踩开,追!陈悠也没有下车多费体力,而是调理着精气神,准备离得近的时候,向那个中年发动致命一击。可也是这样紧随其后,仅仅相差十几辆车的距离。虽然前面车多,一直跑的不是很快,但就这么黏着。一时间中年看了看倒车

我成了公司的公车

镜,看着阴魂不散的车子,是知道这样追下去,那么等红绿灯路口的时候,基本就要做出了结了。想到这个紧迫的感觉。他上一次体会这种慌不择路的烦躁,还是五年前的一天。那时候因为和光头等人偷盗一个门派的宝物,本来挺成功的,只是出宗时触动了机关,发出了声响,继而才下山还没多久就暴露行踪,被五名后天六层的高手追杀!那样的感觉,密林中东躲西藏的样子,极其狼狈。稍有不慎被这些高手发现,那真是双拳难敌四手,也敌不过随后赶来支援的十几名四五层的武者。下场,只有一个死。生存的几率非常渺茫。要不是他当断则断,把盗来的宝物扔在了一处空地,故意让这些高手发现,吸引他们的主意,给自己等人带来逃生的时机。那么今天就没有这样的事情了。只是相比较上次的还有希望,还有一战之力。这次被陈悠追踪,被这位明显实力强大的武者追杀。中年感觉这次八成要死到这里。因为这位实力强大的武师,好似没有丝毫放过他的意思。他现在只能藏,先找一个安全的藏着。只求陈悠寻找无果后离开,然后他在想办法逃出这个城市,逃出鹤门的势力范围。中年心里想着,望着前方有些拥挤的道路,又瞧了瞧后方跟上来的车子。顿时他没有任何犹豫的靠边下车,混入旁边逛街买小吃的热闹人群,向着另一条街道快步行去。并且路上他没有丝毫耽搁,等来到街道入口以后,他看了看前方的一座三层戏剧院,就从旁边的小道横插。但本来他是准备一口气穿过这条行人不多的小道,达到另一条大街,然后再打一辆车远离。只是等路过戏院的后院门口,大院门没关。他瞧了瞧周围与身后,当看到陈悠没来,又思考了瞬息,便趁着一辆汽车行过的遮挡间,一个闪身进入了大院内。与其接着跑,不如现在就找个地方待到晚上,然后找人想办法。再按照正常人的思维,一个人要是追上来,那肯定是一口气的追,不可能一家一家的搜索。好过白天大摇大摆的穿行摄像头遍地的街道,被鹤门的人追踪。中年确定了计划,也是脚步不停,扫视周围两名打扫的人员,又看了看后院内的戏院大门。当发现清理人员没有注意他以后,就好似来上班,或取物品的人员一样,自然却又低头的走入了大门里面。避开门口的摄像头。他再次抬头,一眼望去,长廊铺着大理石的地板,看似已经被人打扫干净,又拖上了一遍,正想开门吹干。里面也很静,只有明亮的灯光,还有墙角的摄像头,不多,就两个,分别对着拐角。中年看到这一幕,是稍微低着脑袋,避着摄像头,径直向着里面走。等大约走上二十米的距离,拐过另一个小弯。中年看着里侧的更衣室,计上心来,走近,从口袋里拿出一根锡,精巧的稍微用力,门锁打开。他扫视着不大的房间,满屋子的衣架、衣物,飘荡的混合化妆品与香水味道。转身把房门关上,他听着屋里的确没有任何人以后,才从腿侧抽出了一把长匕首,就这样守在门前。到时候不管是里面的工作人员与演员回来,还是那位高手追到这里。他藏在门后,在出其不意之下,说不定就有一些机会。但不同于中年的精神紧绷。另一边,一公里外的之前街道上。陈悠感受到标记点好似不动以后,也没有着急追了,反而是慢悠悠的走着,路过一个鸡蛋饼摊,排队买两张。边走边吃。陈悠两张鸡蛋饼吃完,也来到了这座戏院的门口。大门依然没关,院里的人员依旧在打扫卫生。陈悠自然的走进,路过他们,直到走进长廊里面,也避着摄像头,取出了储物内的苗刀。按照指引中的提示。陈悠倒拖苗刀,落地无声,一步步走过戏剧院的长廊,驻步到了一座更衣室的门口。在标记内,中年是在这家更衣室的门后,就不知道他是否布置了某些陷阱。比如自己打开门搜捕的时候,或者出声的时候,迎面就是一枪。陈悠想到这里,也没有贸然进入,而是仔细倾听,听到了门后传来了

乱翁系列小说

细微的呼吸声音。这道声音大概是在一米六左右的位置,这应该是他的口鼻所在。再按照之前见中年的样子。陈悠望着看下的位置,偏转刀锋,在短顺内透过房门,切开中年的胸前皮肉,半个刀锋涌入他的心口。沙—抽出苗刀。陈悠望着更衣室的房门,轻轻推开。中年心脏被搅碎后,此刻正踉跄的背靠在一面墙壁上,嘴角溢出鲜血。虽然他一只手紧捂着胸前破开的伤口,但丝毫阻拦不住体内涌出的器官血液,浸染了他的白衬衫。陈悠看他一眼,手腕反转,提刀抹过他的脖颈,“记好了,雪参不是你们能惦记的东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c到哭不止(王诗瑶)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