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下边塞水果后吸出来(好深肉污文)全文章节在线阅读

有些人创造历史。有些人传承历史。周宁前世是后者,今生选择了成为前者。三月,非洲、澳洲、南美,文明灯火的相继熄灭,让很多幸存的人类深感悲凉。而比这更让人心寒的是,核武的理论威力、和实际效果间的巨大差距。尽管许多好事者严重怀疑是表演给天夏看的,但至少旗号,是以拯救文明的名义打出的,高卢鸡和约翰牛,分别在非洲和澳洲祭出了大杀器。结果只是再一次的证明,核武就是威力强劲的大炸炸、其粗暴的力量抒泄方式,远不足以满足拯救需要的事实。且不说它后续产生的异变催化效果,就是当时,也只是拖延了一下下官立避难所的陷落时间。对官立避难所发动春季攻势的变异者,并不是随便扔块石头就能砸到好几个的密集尸潮,而更像是散兵线推进+旷日持久的围城。在这样的背景下,真正让守城的人类一方难受的,是以弹药为代表的物资消耗,和感染的威胁。异变者有着远高于人类的奔冲速度、跳跃力和闪避能力。这使得人们有种回到二战时代、子弹整体命中率低的吓人的既视感。郁闷的是,人类一方并不敢玩什么‘一颗子弹消灭一个敌人’,甚至不敢放近了打。毕竟只要有一头冲进来,胡乱咬以及乱蹿,大就是大乱子。而且变异者中的智慧种崭露头角,让人类看到了它们在战略及战术方面的能力。虽然很原始,但有效就是好办法。比如,利用尸骸当踏板,飞跃壁垒。进而围绕这个踏板展开厮杀。人类好不容易毁掉踏板,变异者夜晚会跑来叼走残肢断体开饭。再比如,夜以继日的保持进攻压力,尤其是晚上,消耗比白昼还大,却战果聊聊。又比如,变异者采取巢群轮战制,完成减员定额后,就会退走,新巢群顶上,摆出一副只要能开饭,不介意吃人类或吃同类的架势。在这样的背景下,大炸炸的一炸,实际效果有限,也就不难理解了。有生物学专家在这一系列事件后,发表悲观言论:“由于变异者进化速率太快,而人类始终无法解决感染问题。在不久的将来,人类将彻底失去本世界生命舞台主角的地位,在苟延残喘中,见证变异者的厮杀,以及新霸主的诞生。”当然,也有人指出,人类还有希望,不列颠、高卢、莱茵正在恢复,天夏仍旧闪耀,东瀛也稳住了局势。年轻的联邦虽然崩了,但保护伞不可小窥。保护伞确实不可小窥,三月末,周长超过15公里的巨人堡城墙建成。有心人算了一下,依照当今世界主流的建设能力,在设备人员拉满、二十四小时工作的情况下,仍旧需要三倍于保护伞公司的建造时间,才能完成同等土方量的建筑工程。说起来,这还真就不难算,毕竟天夏那边,有好几个工地,就是人员设备拉满、二十四小时不停的建设方式。国境线太长,又没有不列颠或东瀛那样的全海防优势,天夏面对日益严峻的变异者寇边问题,压力非常大。尤其是这个问题,还跟难民涌入问题交织在一块儿……长墙竣工,生态穹顶开建,不是为了给人类提供舒适的居住环境,而是跟时间赛跑,抢救物种,建立旧世界生物园。周宁前世看过一部并不出名的电影,叫做{进化危机}。在该影片中,搭乘陨石来到地球的外星物种,以几周的速度,走完了地球四十多亿年的进化历史,从而引发了一场危机。周宁总觉得,E病毒虽然不像电影那般夸张,但这种高速进化,同样意味不是什么好事。尤其在经历了维列斯之门之后。他就想,也许荒沙世界的成因,并不是什么外来超凡收割者,而是一场进化毁灭。迅速的消耗星球的某些类别的资源,然后因新陈代谢太快,又不能在有限的时间内完成新一轮的适应,继而崩盘,只留下一派荒芜,就像猛火对密封房间里的氧气的剧烈消耗那般。周宁就在想,如果这样的浩劫,保护伞无力阻止,那么或许让它快速的过去,然后重拾河山也是个选择?而有了生态园,至少还有异变前的原生态物种库可用。他感觉这比种子库更靠谱一些。为了弥补巨人堡建设过程中,将避难所民众驱离家园的亏欠,保护伞公司无偿为其打造了简版的社区大厦。具体简在内部设施上,没有营造虚拟的敞亮环境,而是水泥监狱般的灰色世界,只有普通窗级成像幕,显示相对单调的几类景色,并且是不可自选的。当然,即便如此,杰斐逊堡的难民们也有种‘坚定不移的赖久了,终于被我们蹭到了大好处’的快乐。毕竟这种巨构设施,提供的不仅仅是安全保障,还有就业机会。安全达标,人心思定,社会机能就能一点点的恢复。而这一切,从无土栽培、立体农业开始。其实,相比于这些有面子工程嫌疑的显眼大项目,保护伞公司相对低调的完成的两个项目,更具价值和意义。第一个项目,叫做‘废核’计划。早在联邦全面崩盘之前,这个计划就已经在紧锣密鼓的进行了。只不过由于人手不足等问题,那时候还是以‘阴柔伎俩’为主。具体就是由美娜作为以战略级(例如洲际导弹)核武为主的联邦核打击能力的保险栓。再具体,由无人机投射专门的设备到发射井,该设备会释放微型机器人集群,入侵核武,将之关键的几项功能,比如信号接收等锁死,从而令其无效化。联邦确实有能力解除这种故障,但这需要时间,而周宁的优势之一,就是跟联邦相比较,时间站在他这边。‘废核’从锁核到控核,在联邦崩盘后的岁月里,以本杰明·弗兰科为代表的NT人外派特工,除了掘了一些知名资本的棺材本,再有就是将一处处发射场的武器级核燃料纳入保护伞的公司的掌控。所以,作为曾经全球NO·1的核武大国,联邦的大炸炸最终花落四家。占比最多的就是保护伞公司。第二多的是联邦残余权贵。这帮人并非一伙,而是囊括了陆海空以及国民警卫队,以及与之有密切联系的政治人物,资本人物。他们掌握的基本都是战术核武。其中,由于运行模式的关系,几艘战略核潜艇最为令周宁头疼。毕竟核潜艇一次巡航任务往往就数月之久,而周宁穿越来这世界,也不过半年时间。排第三的是不列颠,资本外逃,联邦大西洋舰队护送,就带了不少联邦的大炸炸。这帮家伙虽然并没有打联邦正朔的旗号,但从分家产的角度看,的确撇走了不少硬货。第四是联邦曾驻军的一些国度,比如莱茵,乃至中东的某国,当地的核武库中,几十枚各色核武还是有的。随着联邦的崩塌,这些遗产被当地势力接管了。而由于保护伞公司搞定了联邦的几个核武库,同时通过秘密战线,阻止了资本出逃时带走更多,因此2、3、4加起来,都不如保护伞公司这个NO·1。再加上保护伞公司展现出来的,疑似(只是看到,尚未获得干货证据)核聚变技术、小型冷核技术……可以说,从力量的角度,保护伞公司已经取代了曾经的联邦,有资格跟任何一个国级势力进行平等对话,而巨构建筑的落成,不过是将这个资格明显化了而已。核,真正的实际效力,并不像过往多年吹嘘的那么给力。但,它仍旧是悬在人类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堪称人类造出来的用于自我毁灭的第一利器。比如说针对经济中心、政治中心、人口稠密地区进行覆盖式打击,又或集中使用……从病毒浩劫开始,他就是随时可能毁灭文明的另一大威胁。截止目前为止,虽然最后可能出问题的联邦这边,以几乎蔫屁的效果解决了。但相关威胁依旧存在。比如毛熊家。这其实也是周宁将保护伞分部开过去的一个原因。给毛子们一些希望,总比他们在绝望中炸北极,又或讹人强。而不列颠、高卢、莱茵,这都是文明支柱。在E病毒肆虐中挺住了,这就是好消息。毕竟这个世界的文明,说白了无非是东西方两大阵营,其他都是枝叶酱油党。两大阵营,就像两张扑克牌,搭成一个‘人’字。任何一张牌可以损失部分,但不能彻底烂,随便断一个,那就没‘人’了。而说到人,保护伞公司的另外一个暗中进行、并成果斐然,价值也超过长墙的项目,就跟人有关。具体是由安娜主导的‘最后方舟’计划。在这个计划实施时,首先要问一个问题:什么人,有更高的概率,在E病毒肆虐的浩劫中幸存到最后?这个问题,周宁当初第一次跟安娜结识那晚,就探讨过了。安娜理论上同意了周宁那套简单概括、可以称之为‘劣币驱逐良币’的说法。当然,那时候也真就是理论上,口说无凭,实践才是检验理论的唯一标准。后来借助美娜,安娜就一直观察。周宁说对了,但并不全对。那些在浩劫前,就将

教练已经迫不及待地想上车了。

自己的生活搞的一团糟,并且习惯了在这种糟糕的生活中当混子滚刀肉的人,的确有更强的适应力和生存力。但胜人易,胜己难,他们的最大问题,就是跳不出自己作出来、并作成了习惯的衰坑。他们能够通过小聪明、以及卑劣等手段,度过一个个难关,甚至掌握令人艳羡的资源,但他们没办法靠着这些资源更进一步,完成蜕变。他们的成功方式、也决定了他们很难扭转运转和经营模式。物以类聚,一帮人渣建立的组织构架,就像个粪坑,够渣才能在这个粪坑里活。这也就意味着,占山为王,成为无法无天的匪头,差不多就是这类人的极限了。什么乱世枭雄呀,这这那那,孵化是需要时间的,更何况安娜关注的某个类别的人,而不是谁能成为传奇。总之,人渣在浩劫初期有优势,但笑到最后的概率却不高。真正能活长久的,是那些适应力强,优秀品质多,头脑灵活却又有自己的原则和底限的人。但这个分析推测结果,对安娜想要完成的拯救目标来说,意义不大。像大多数人一样,安娜也有一颗朴素的爱国心。联邦的权贵、政客,的确一次次刷新了她对黑暗、卑劣、愚蠢的下限认知,让她觉得恶心的同时,恨的牙痒痒,但在她眼中,这个国度,还是有许多美丽的、光明的事物值得去拯救的。更何况E病毒的出现,跟她的研究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这让她有一种赎罪心理。而她想要事先目的的一大难点,就是必须看周宁的脸色。周宁在两人相识时,就告知了其地外来客的身份。再加上周宁表现出的性情,安娜知道,周宁是真的不怎么在乎联邦人的死活。并且周宁有足够高大上的理由,优先其他项目。她对此也是认可的(以周宁为代表的,和以伊丽莎白为代表的路线问题)。因此,她一直告诫自己,一定要注意时机和方式方法的选择。这个时机,在周宁决定于联邦这边也展开精英收割计划时,到来了。安娜就跟周宁商量,她说:“浩劫到现在已经超过了百日,对于那些并不擅长在与怪斗、与人斗中求生存的专业人才来说,百日磨砺,已经足够了,再磨就扭曲了、甚至磨灭了。我们是不是该抄底收割一波了?”周宁当时就明白了、安娜这是要为联邦土地上生存过的三亿多人,保留

文学

最后一点点文明的元气。于是在询问过美娜那边的生产安排后,同意了。保护伞公司的所有生产,都是按照美娜给出的最优解、最效率排序的。比如什么时候自我克隆第二台大型激光打印机,什么时候建立新的改装生产线,什么时候打印建筑用熔铸机等等。周宁在不断的发布新命令,美娜就会依照这些命令,以及现实中的具体情况,对生产计划进行微调。可以说,这是个分秒必争的生产计划。答应了安娜,就涉及一系列的调整。比如,为了养活这些突然多出来的人口,人工合成食品生产线就得再上至少一套。再比如,运载设备也得增加。而这又涉及生产原料的汇拢等顺风车式的效率利用……总之,保护伞虽然庞大,但在美娜的统控下,就像一台堪比钟表运转的机器。安娜虽然在很多事务上能拍板,却是没办法见缝插针干私活的,因为没有那个缝隙,除非周宁说行。于是,周宁的‘精英收割’计划,就夹杂在了‘最后方舟’计划中。因为后者涉及的人员更庞大。而之所以叫‘最后方舟’,是因为这一波收割之后,剩余的联邦地界的人类,保护伞公司就放弃了。以后也许还会有其他拯救,但那绝对是佛系的,看当时有没有那个闲力,而不像这次,这是有目的的割一批。具体落实倒也不复杂,规格类似于支奴干的游隼放大版,有的放矢,自己去接人。肯走,那就上机;不肯,那就放弃。实际上早在浩劫初期,联邦就已经收割了一茬各行业的精英。后来,以州、军方、某公司、某组织势力的名义,也收割过几次,但都不成体系,规模也不如第一次大。从这个角度看,保护伞公司的这波收割,貌似是根本没赶上热乎饭。但保护伞公司有自己的相关逻辑和筛选标准。比如说,周宁就很强调综合素养和创造力这两个概念。用他的话说:“我们不需要什么年富力强,经验丰富、业绩有成的知名专家、学者。毕竟他们再牛哔,也没有我掌握的技术牛哔。而从生理和心理角度讲,人的创造力主要集中在27-37这十年,有干劲,知识积累达标,同时又没有被太多的条条框框束缚……纵观大多数科学界的牛人,都是这个时间段拿出关键理论,或取得关键突破。再后来都是围绕这理论和突破的拓展和补完。这是层级飞跃和台阶式提升的差异……”当然,周宁只是给出了一种论调和说法,美娜在筛选时,可不是为了讨周宁的欢心而定标准,具体要复杂的多。而这一切,自然是建立在以卫星观测体系,配合无人机监控体系所形成的情报网基础上的。无人机,或者说半永久式侦查飞行器,其生产序列还要早于游隼等载人飞行器的建造。现代人对于情报的重视,在周宁的身上得以充分体现。他营建的势力,在刚完成最基本的自保武力获取之后,就着重于让自己变得耳聪目明。不过具体也是有侧重点的,列强的关注度就比较高,像那些殖民地国,所能分配的观察资源就很少了。而看都看不见,支援就更不可能有了。虽然NT悍将能做到冲进变异者群中大杀四方,缠着你保护伞公司的BOW不会那么使用。毕竟在现实中,不是怪物被灭杀,人民就又过上安居乐业的生活那么简单。可以说,病毒浩劫发生后,过去的那种比烂但整体和平的日子,就已经一去不复返了。病毒虽然凶猛,但被诱发出的社会问题,更猛。否则以联邦的物质基础,绝不至于一垮倒底,直接崩盘。而现在,随着‘最后方舟’的完成,联邦人的真自由时代彻底到来。而达成这种大自在的代价之一,就是面对变异者猫冬之后的春季攻势。用某文学家悲天悯人的话说:“地狱在拓张版图,某些人,却只顾着营建他们的小天堂……”小天堂自然是指杰斐逊堡,它如今是整个美洲大陆上最闪亮的星。就冲这里是真的做到了变异者全部灭绝。而且,知晓了植物也必然变异,保护伞也就没有什么‘怜香惜玉,保护自然’的束缚了,植被收割,土地平整……能量充沛且廉价的特点被越来越多的建筑工程设备充分的发挥出来,形成一副移山填海的架势,跟天夏那边可谓一时瑜亮。对这种基建狂魔操作,自然也不乏质疑声,像生命力旺盛、且仍以国际主流自居的欧洲媒体,就表示这么搞,是本末倒置,力量用错了地方,甚至有被害妄想症嫌疑。尤其是不列颠,俨然一副日不落帝国又回归了的做派,站在道义的制高点,各种鼻孔看人,数落保护伞公司的不是。周宁私下跟安娜聊起这事,笑说:“资本为了利润,敢于兜售吊死自己的绞绳。这帮家伙现在这么吼吼,我猜是和平时期将国库储备粮卖掉了,现在急着补充,看中了联邦的那几个粮库。”联邦的诸产业排名,排第一的并非军火生产,而是农业,第二也不是军火,而是服务业。再加上资本调控粮价,赚全球穷人的钱,因此联邦是真不缺粮。而这些储备粮虽然在浩劫后被各种取用乃至浪费,但相对而言,仍旧多到让任何国度眼馋。不列颠有着全海岸线优势,没有变异者寇边之险,但吃喝用度不能自给自足,长期依赖进口,却是其短板。如今青黄不接,馋别家地窖里的粮再正常不过。果然,没过几天,不列颠那边就整了些高大上的名义,号称要拯救联邦人民。具体包括开通海运,适格者,将获得前往不列颠避难的船票。又过了几天,见保护伞公司没什么反应

公共汽车的最后一排是c

,貌似是真的不在乎这些粮食,遂组织了船团,开启了所谓的拯救行动。四月中旬,保护伞公司完成了对巨人堡外围的坚壁清野。以巨人堡外墙为边界,向外辐射型延伸10公里,全部是硬化的类石板平地,寸草不生。这差不多就是最终定型的疆域范畴了。而在这边界的尽头,一座座宛如方尖碑的激光塔,被建立。它们不但充当科幻版的射楼,还兼任栅栏立柱之职。激光栅栏,声波屏障。能源充沛,就是可以这么奢侈。相比于这种引人瞩目的先进武器系统,保护伞公司C社区的三座大厦落成,就显得低调了许多。其实这才是重点。它代表着保护伞公司的营建能力一直在加速度的道路上狂奔。代表着保护伞公司的整体力量,始终在这个方面投入较高比例。于是西方智库不得不去思考,保护伞公司造这么多建筑工程用设备,未来是有多少相关项目?同时,又是何等的急迫心态在作祟?为什么如此重视营建新式建筑,又为什么这么急迫?如果说保护伞公司的掌权者,那对狗男女,尚且能用有钱任性的暴发户心态去解释。那么天夏呢?泱泱大国,人类文明的新灯塔,也陪着一块儿疯?显然不可能。于是,就有人鼓动自家掌权者,虽然我们不明白原因,但或许盲从一回?哪怕是一边准备,一边调查,以防万一呀。然而一国之策,非同小可。治大国如烹小鲜,重点在于慢火稳煎,忌讳急乱翻腾。尤其是国情不同。天夏从很早以前,就借助春运练就了一身强悍的超大规模人员组织调动能力。而近三十年的城市改造及扩建,以及水坝公路等大型基建项目,又使得手中拥有大量的娴熟工程人员,以及基建设备,也积累丰富的策划施建经验。再看看西欧诸国,迈入先进国家行列后,去工业化,越来越多的城市被精心打扮成了集文化遗产与艺术建筑于一身的花园城市、旅游胜地,多少年都没有大兴土木了。这样的国度,从上到下都不适应大建策略。于是时间在观望和扯皮中又过了十几天,五一国际劳动节这天,万一来了,不是从天上,而是地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往下边塞水果后吸出来(好深肉污文)全文章节在线阅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