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污的文案句子(王秀琴)最新章节目录列表

“我要是李浪,肯定见好就收,没有必要拿鸡蛋去碰石头。”在很多人眼里,吴兴依旧是那个玩牌的高手,李浪就是打肿脸充胖子的傻子,毕竟现在吴兴已经把气势拿了出来,一千多万的限量版手表都压上去了,在别人眼里这是有必胜的信心才会去做的事情。“你们两个这么愿意帮他,要不估个价,也当筹码压上去算了。”吴兴得意的笑着说道,他虽然身边不缺美女,可是从来就没有碰到章筱筱和刘诗静这样水准的极品美女,身材好颜值高,关键还是有气质。“你还真是长得丑想得美。”章筱筱冷笑着说道:“谁说我们没有筹码了,你哪只眼睛看到了?”在章筱筱说话的同时,她从喝醉的金静音手上摘下了一款里查德米尔女士系列rm26-01腕表放在了桌子上,这是一款价值两千万的手表,周围围观的人,大多数都是识货的,在看到理查德米尔系列的腕表之后,有些的女的忍不住尖叫了起来。“天啊。竟然是理查德米尔rm2626-01。”“我做梦都想要这款手表,这款手表可是限量版的,现在已经买不到新的,二手的手表比新表价格都要贵。”“这金静音什么来头,怎么带这么贵的手表,穷玩车富玩表,这一块手表,能买好几辆跑车了。”“是啊,这种两千万级别的手表,可不是一般人能带的起的。”周围围观的人都能够看出这款手表的价值,吴兴当然也清楚,这是一款价值一千九百多万接近两千万的限量版手表,他的那一款手表也才一千多万出头而已,如果章筱筱拿这一块手表当筹码,他还真是找不到相对应价值的筹码。“这块手表下注不开,我看你有没有相对应的东西压上去,你如果没有的话,我也没有什么好主意,毕竟你长的也不帅,当筹码也不值钱,搞不好还是个负的筹码。”章筱筱仰着头冷冷的说道,她原本只是想帮李浪表现一下,可是吴兴用戏谑的眼神看着她,还想让她当做筹码压上去,这让她一下子就来气了,她原本还想在李浪面前淑女一下,现在也顾不得这么多了。周围人听了章筱筱的话,一个个都是忍不住笑了起来。虽然吴兴长的不帅,可是还没有人敢当着吴兴的面这么说,毕竟吴兴再怎么说也是吴氏集团的金事长。李浪也被章筱筱这一顿操作给看呆了,他没有想到,这个章筱筱的攻击性这么强,说话如此的直接果断。而李浪旁边的刘诗静,这次也没有觉得章筱筱说话难听,她也觉得吴兴这个人实在是过分,居然还想让她当筹码压上去,简直就不是东西,对付这种人,就不能有仁慈之心。吴兴气的嘴角抽搐,脸上的表情也变的有些狰狞,可是他心里清楚,这个时候生气就显得没有风度了,而且他也的确是已经拿不出什么值钱的筹码了,车子和手表这两样最值钱的东西都压上去了,已经没有东西可以下注。他虽然长得丑可是他还是不可能把自己当筹码压上去,因为那么做的话,传出去还不被人笑话死。“你还有没有可以跟的筹码?”章筱筱大声说道:“快下注,别磨磨唧唧浪费时间。”这一刻章筱筱简直就是咄咄逼人,不过这股子霸气侧漏的感觉,李浪还是非常的喜欢,毕竟进攻型的极品美女,都有这疯狂的一面,一旦情绪被带动起来,还是非常的有魅力。原本嚣张无比的吴兴,此时沉默不语,额头上布满了汗水,他抬起头环顾了一下四周,看了一眼周围的人,其中有几个面熟的人,发现他的目光之后,瞬间把头转了过去。吴兴清楚,没有人喜欢雪中送炭,更多的是落井下石,这些平时酒吧喝过酒的人,一起喝酒玩还行,关键的时候想要他们仗义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我说姓吴的,你这堂堂一个吴氏集团的金事长,出门和人玩牌,就带这么一点筹码,你好意思吗?”章筱筱得意洋洋的笑着道:“你刚才不是很神气很得意,怎么现在成这幅模样了?”这一刻章筱筱就好像数落张子一样数落吴兴,吴兴虽然生气,可是也是没有一点脾气,他拿着手机开始给关系不错的朋友发消息,他需要有人过来救急,可是发过去的消息,基本上都没有回复。因为这个时间点,大家都在各种娱乐场所活动,很多人都已经带着妹子去酒店了,这个时候手机很难找到人。“你是不是哑巴了?”章筱筱指着吴兴大声说道:“又不下注又不说话,你是不是被吓傻了?没有钱你来这里玩什么牌,你要是再不说话,这局就算是你输了,你这算是有自知之明,默认投降了对不对?”此时此刻的章筱筱,把女魔头咄咄逼人的一面表现的淋漓尽致,她的话绵里藏刀,每句话都让吴兴显得十分难看。周围的人也还是头一次看到吴兴玩牌的时候,出现这样窘迫的一面,不过没有人愿意出手帮忙,毕竟两千万的筹码可不是开玩笑的。“等一下。”吴兴举起手尴尬的说道:“我身上没有什么可以下注的筹码了,不过我可以找朋友借一下。”说话的同时,吴兴转过身,走到张亚军的身边,拍了拍张亚军的肩笑着道:“老张,咱们也算是老朋友了,把你那辆车借我用一下。”“别闹。我那辆车是我爸的,压上去输了怎么办,再说了,那辆迈巴赫也才值一千万,人家那手表可价值两千万,算下来也不对等。”张亚军一本正经的说道,他虽然和吴兴关系还算不错,可是充其量也就是酒友,喝过几次酒,本来他也想巴结吴兴赚点钱,可惜吴兴没有给他赚钱的机会,两个人也算是君子之交淡如水,没有利益往来。“这样,我写个欠条,车子如果输了,我赔你钱,还给你百分之二十的利息,如果赢了给你百分之五十的利息,你看怎么样?”吴兴小声在张亚军耳边说道,他清楚和张亚军这种人谈感情那都是面子工程,给张亚军一些实际利益这件事才能成。“那敢情好啊,咱们是兄弟,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张亚军的脸上露出一抹奸诈的笑容,随后压低声音笑道:“车我可以压给你,不过你得先给我写欠条。”吴兴是放高利贷的,对于打欠条这种事情,也是轻车熟路,他从兜里掏出纸和笔,写完欠条之后,总算是拿到了一把车钥匙,随后他又找了两个还算脸熟的朋友,用同样的方法,弄到了两把跑车的车钥匙,加上手里张亚军的车钥匙,一共三把车钥匙。

有肉多的粗粮中国人吗

这三把车钥匙,可是他用三张欠条换来的,这对他来说是莫大的耻辱,他家是放高利贷出身,所以从小训诫他,不能借钱,欠条更是不能写,现在他不但写了欠条,还一下子写了三张,还在上面盖了他自己的印章,这件事情如果让他死去的老爹知道了,恐怕会气的直接从棺材里面跳出来大骂逆子。“你总算回来了,我还以为你害怕不敢玩了。”章筱筱冲着吴兴毫不客气的说道:“怎么样,找朋友借钱借到了没有?”“我朋友多,这点小事还是难不倒我的。”吴兴脸上挤出一丝微笑,努力的保持镇定,同时扬了扬手里的三把车钥匙,直接放在了桌子上。“你这三把车钥匙看上去有些年头了,算上折旧费,估计加起来也就一千万不到,你不是朋友多吗,弄辆法拉利拉法车钥匙破一点还说得过去,这些车都是低端品牌的车,没有什么升值空间。”章筱筱有些蔑视的看着桌子上的车钥匙说道:“我压上去的手表可是限量版的,升值空间可比你这些破铜烂铁强多了,下注也总要拿相应的筹码才行。”要说豪车名表这些东西,别人可能不太在行,可是章筱筱绝对是个行家,她这个人对于限量版的跑车名表包括包包非常的研究,所以对于这些东西的股价也是非常的专业。吴兴也不是傻子,他家做高利贷抵押的,手里的名车名表多了去了,什么值钱不值钱,他都一清二楚,本来他就是想要找人借点东西糊弄一下,想不到这章筱筱这么的精明,他看糊弄不过去,只好又把写好的第四张欠条拿出去,兑换了一辆法拉利车钥匙放在了桌子上。“这四把车钥匙,总应该值两千万了吧?”吴兴说话的时候,看了一眼身边穿着性感的美女吴囃。他和吴囃见过几次面,说不上太熟,要说吴囃也是他喜欢的类型,只可惜吴囃这个女人,眼光高,一般的男人根本看不上。这次吴囃之所以把车钥匙拿出来给吴兴,是因为吴兴给了她一个不错的价格,不管输赢都给她百分之五十的利息,也就是说她只要把车拿出来就有钱赚,她当然不会傻到拒绝,当然她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因为只有帮了吴兴下注,李浪在需要筹码的时候,才能够用得上她。“我这台法拉利昨天刚刚从国外运过来的,新车才跑了几十公里。”吴囃柔声说道,她说话的同时看向坐在对面的李浪,那双眸子之中闪烁着火热的光芒,她也是酒吧的常客,可以说阅人无数,可是从来没有见过像李浪这样处事不惊如此淡定的男人。不但高大威猛长得帅,而且坐在桌子前很有范,她帮助吴兴只是因为利益,所以在介绍过她的跑车之后,她就主动走到了李浪旁边,笑着抬起雪白的手腕在李浪耳边柔声说道:“如果吴兴不开牌的话,我这块手表可以给你当筹码开牌。”“哦?”李浪笑着看了一眼吴囃,这个女人身材和颜值都不错,最关键的是非常有气质,她的出现瞬间就让周围的女人黯淡了一些。吴囃手上戴着的手表也是一款价值两千万的手表,和桌子上的是同款,一般戴这种名表的人,都是家里特别有钱,毕竟两千万可不是小数目,一般的有钱人即便是能够买得起,也很少去买。“咱们两个非亲非故,你为什么要帮我?”李浪笑着问道,他不是傻子,所以他清楚这个吴囃肯定不是省油的灯。“因为我想跟你谈一笔生意,我的手表可以给你当筹码,我也不要你的钱,我也不管你是输是赢,无论最后结果如何,我只要你的人。”吴囃笑着眨了眨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她从小做事情干脆利索不喜欢拖泥带水,这一次也是一样的。要说钱她根本不在乎,她父亲是搞房地产的,母亲是做金融股票公司的,家里就她这么一个女儿,从小含着金汤匙出生,几千万对别人来说或许是天文数字,对她来说不过就是一些零花钱而已。“这笔生意听上去,好像怎么算我都不赔本。”李浪笑着打量起吴囃,这个女人的名字带着春天的气息,性格却火辣的好像夏天,穿着性感妖娆,一看就是那种激情四射的女人。被李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原本还带着几分玩味的吴囃,逐渐的心跳加速面红耳赤,她虽然想镇定,可是被这么帅这么心动的男人看,她还是抵挡不住。原本心情刚刚平静下来的吴兴,看到吴囃在李浪耳边笑着说悄悄话,最后说的面红耳赤,心里也是十分的不爽。这个酒吧里面,能够被他看上眼的女人并不多,能够被他仰望的唯独吴囃一个。吴囃和章筱筱虽然都属于性感火辣的美女,可是两个人很不一样,章筱筱属于真正的狂野。吴囃狂野之中带着那一股子贵族的气质,虽然章筱筱长的漂亮家里也有钱,可是跟吴囃顶多平分秋色,比起身份来,还是差了一些。吴囃是魔都本地人,真要说起来,祖上就是阔绰人,她们吴家是最早做海上贸易的,七八十年代的时候,她爷爷就是魔都有名的绅士,奶奶也是大家闺秀,后来到了她父亲这一代,转做房地产,家族依旧在魔都属于名门望族。可以说吴囃是纯正的贵族血统,她祖上三代都是魔都有名的绅士。现在魔都这些贵族圈里面,大多数祖上都不是做什么体面工作的,有很多都是泥腿子出身,唯独吴囃祖上往上查,几乎都出身高贵,有不少人的父母和爷爷都是受了吴囃家族的照顾,才有了今天的。吴兴家就是如此,而吴兴的爷爷吴丰收,当年来魔都闯荡的时候,就是给吴家做下人的,后来被吴囃的爷爷照顾,还赏赐了姓氏,这才有了今天的吴氏集团。虽然吴兴的爷爷后来和吴家分开另立门户,可依旧使用吴家赐予的姓氏,这份恩情一辈子也都没有忘记。吴兴爷爷临死之前就跟吴兴的父亲交代,知恩图报,倘若吴家以后有什么困难,就算是倾家荡产也要帮助吴家。而这些话,吴兴的父亲翘辫子之前,也同样跟吴兴说过。在别人眼里,吴兴是魔都有名的吴氏集团金事长,可是吴兴心里清楚,自己祖上就是吴家的一个下人。虽然这些都是陈年往事,可是吴兴的心中,吴囃那绝对是贵族血统,所以每次见到吴囃,他都会忍不住多看几眼。当然他都是偷偷的看,甚至内心会有自卑,看到吴囃本能的都把自己想象成一个奴才。吴囃并不是经常来酒吧,因为她现在也在逐渐的一点一点的了解家里的公司,努力尝试去接手家里的生意。主要是家里太有钱了,她父母也没有给她什么任务,所以偶尔懒散下来,不想逛街购物的时候,才会来酒吧消遣。虽然吴囃穿着性感火辣,可是没有几个男的敢打吴囃的主意,主要是吴囃的身份太高贵了。当然吴囃来酒吧玩,也从来没有看上什么男的,可以说今天这种主动跟一个男的说悄悄话,还说得面红耳赤,还是破天荒的第一次。“这吴大小姐竟然都跟他说上话了,还说的脸都红起来了,这哥们恐怕来头不小吧。”“不清楚,吴大小姐那可是咱们魔都上流圈子里面的人,人家可是名门望族,绝对纯正的贵族血统。”“难得看到吴大小姐来酒吧玩,要是能够跟吴大小姐拉上关系,在魔都赚钱就容易多了。”“这吴大小姐不会是动了凡心吧,她可是号称单身贵族,一个纯粹的不婚主义者。”“你小子吃醋了吧,人家单身贵族不结婚,不代表就不能谈恋爱。”周围那些平时高傲的富二代,嗓门一个比一个大,此刻一个个就跟小粉丝一样,小声议论,都不敢大声喧哗。“你这人胆子可真大。”吴囃在李浪耳边柔声说道,同时她笑着白了李浪一眼,李浪的话着实让她感到意外,原本她是想逗李浪玩,没有想到,李浪居然反客为主。要知道在这个酒吧,知道她身份的男的,哪一个不是老老实实规规矩矩的,一句越界的话都不敢说,李浪却表现的一点都不一样。也正是因为李浪的胆大妄为,让吴囃的心里无比的激动,她最讨厌的就是那些男的在自己面前惺惺作态,假装正经的样子。“你这丫头胆子才叫大,明明是一只小绵羊,还要在我面前装大灰狼。”李浪冲着吴囃笑了笑,他又不是傻瓜,吴囃虽然穿着性感火辣,可是从那对分布均匀的眉毛就能够看得出来,这吴囃虽然说话听上去是个老司机,可是看样子就知道没有真正的开过一次车。“丫头。小绵羊。……”吴囃瞪大了眼睛看着李浪,从来没有人对她使用过这样的称呼,不过想到这些奇怪的称呼,下一秒她就咯咯笑了起来。她觉得李浪实在太有趣,太厉害了,刚才她的演技到位,几乎是影后级别的存在,可是还是被李浪发现了破绽,她到现在都不知道什么地方出现了问题。“你的手表我恐怕是用不上了,你看对面那哥们,紧张的满头大汗,这把估计他就要直接开牌了。”李浪笑着用手敲了敲桌子,把目光从吴囃身上收回来,放到了吴兴的身上。李浪收回目光之后,吴囃的心里有些失落,她同样转过头顺着李浪的方向看了过去。此时此刻的吴兴,的确非常紧张,一方面是因为他并不清楚李浪的底牌,也不知道自己的底牌,另一方面他如果这次下注不开,李浪再跟着下注的话,他已经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再弄筹码了。“吴兴不会这么没用吧。”吴囃有些不爽的说道,她是打算让吴兴下注之后,好让李浪求自己,可是现在吴兴的样子,显得十分颓废。周围的人也都把目光放在吴兴身上,现在吴兴的车钥匙已经可以当做筹码,可是放在桌子上之后,吴兴就沉默了下来,没有说开牌也没有说不开。“吴先生,你已经下注了,是开牌还是不开呢?”囃英娅冲着吴兴不冷不热的说道,她作为酒吧的负责人,还是要把这件事情负责下去,现在桌子上的筹码加起来几千万了,这让她也是稍微有些紧张,毕竟她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大场面,以前顶多有人玩嗨了把车压上去,现在桌子上好几把车钥匙和名表简直可以用玩疯了来形容。吴兴打心眼里面不想开牌,虽然开牌不代表输掉比赛,可是给人的感觉就是认怂。作为吴氏集团最年轻的金事长,他在酒吧里面玩牌,可从来都没有怂过,只要是跟他玩过牌的对手,要么对他佩服的五体投地,要么见到了他就跟老鼠见了猫一样躲的远远地,从来没有一个人像李浪今天这么硬气,简直就是吃了秤砣铁了心,要和他死磕到底。可是如果不开牌,李浪身边有吴囃可以接着下注,而吴兴很难再找到筹码,毕竟这一次他可是写了好几个欠条,才把筹码弄到手,这样的事情他不想再经历第二次。“怕什么吴总,肯定是不开,实在不行我打电话让我哥们开他那辆法拉利拉法过来给你当筹码。”张亚军站在吴兴身边大声说道,他作为一个吃瓜群众,看的也是热血沸腾,他也希望这场较量不要这么快结束。“对,吴总从小玩牌,在酒吧没有输过,干嘛要开牌。”“就是,吴总不用怕,你要是有需要,我这一千多万的手表可以借给你当筹码。”“我这块手表虽然不算太值钱,可是也值五百万,也可以给你当筹码。”周围那些平时和吴兴关系好的人,此时此刻纷纷站了出来,表现的那叫相当积极。吴兴不是傻子,这帮狗东西,是看他打了欠条,所以才主动站出来,刚才他想找人帮忙的时候,这帮人可都藏在人堆里面,没一个吭声的。“小赌怡情,大赌伤身,咱们今天就是随便玩玩而已,没有必要拼的头破血流。”吴兴面露微笑的说道:“这把就到这里吧,我给你开牌,你做庄你先开牌。”原本热血沸腾的一群人,听到吴兴开牌之后,一个个都是惊讶的瞪大了眼睛看着吴兴。“吴总,你别闹了好不好,怎么这么快就开牌。”“就是,怎么也得让对方知道一下你的实力,你可是咱们酒吧里面的赌神,这把稳赢。”“我的吴大哥,我刚才都给我哥们打电话说借车的事情了,你这怎么还不下注了,你放心吧筹码这些东西,我帮你弄,我朋友多,上千万的豪车还是能找上几辆的。”周围的人根本不想让这场比赛结束,因为他们还想把朋友的东西拿过来给吴兴作抵押打欠条。“都给我闭嘴,老子玩牌用得着你们指指点点。”吴兴冲着身边的张亚军大声说道,他的眼神里面都是杀气,因为张亚军一直在发消息打电话找朋友借东西,还给对方承诺是高利息,一会结束就有钱赚,甚至还从里面拿提成,这种行为,让吴兴已经忍无可忍。张亚军尴尬的笑了笑,他也清楚吴兴这是生气了,紧忙把手机放到了兜里。“这么快就开牌了,你这是没自信了吗?”李浪冲着吴兴笑着道:“我还想跟你多来几把呢,你这开牌了,那我就没有办法下注了。”李浪说完摊开双手,表情略微显得无奈,他看着站在一旁的吴囃笑着道:“你看我说的没错吧,他已经不敢玩下去了。”“还真被你说中了。”吴囃冲着李浪点了点头,她原本以为李浪只是随便说的,想不到吴兴还真就不敢下注,直接选择开牌了。现在的李浪在吴囃的心中简直太神了,就好像能够看穿吴兴的心思一样。一般了解吴兴的人,都觉得吴兴不会开牌的,从周围人惊讶的表情就能够看的出来。玩扑克吴兴就没有输过,一次都没有,所以这种百战百胜的人,一般玩牌从来都是死磕到底,对方不开牌,吴兴绝对不会先开。“这只不过是刚刚开始,一下子赢你太多钱,把你吓跑了怎么办,玩牌讲究的是细水长流。”吴兴得意的笑着说道,他虽然选择开牌,可是气势上还是不能输,所以表情和动作,也就非常的高傲,看上去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说的没错,细水长流才能够不把人吓跑。”李浪笑着点了点头说道:“这么说来,这把结束之后,咱们还要继续对不对?”“没错。这把你如果输了,你可千万不能跑啊。”吴兴笑着搓了搓手掌,那样子很是神气。“你如果输了,也不能跑路,咱们谁输了不玩谁就是张子。”李浪笑着说道:“咱们可是提前说好了。”“好,一言为定。开牌见我。”吴兴说完哈哈大笑起来,站在吴兴身后的一群人,也都嘿嘿笑了起来,他们也希望这场比赛结束之后还能够继续,毕竟无论吴兴是输是赢他们拿了欠条都能够拿到高额的利息。“李浪,我来帮你开牌吧。”章筱筱凑到李浪身边柔声说道:“我运气特别好,帮你开牌肯定能给你带来好运。”说完章筱筱冲着李浪眨了眨眼睛,那动作非常的妩媚妖娆,就跟狐狸精释放妖法一般,很难让人拒绝。刚才章筱筱就见到吴囃走到了李浪身边说悄悄话,她也知道吴囃这个女人身份背景不简单。可是她不觉得自己哪里比吴囃差,所以她主动上来和李浪搭话,帮李浪开牌。看到章筱筱凑过来之后,吴囃也把目光放在了章筱筱的身上,她和章筱筱也算是见过几面,算是认识,不过关系一般,她清楚章筱筱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不过她也没有理由要怕章筱筱,所以她依旧站在李浪旁边,没有离开。“我看你的运气未必有多好,让你开牌要是输了怎么办?”吴囃冲着章筱筱冷冷的说道。“如果我开牌输了,任由李浪处置,这样总行了吧?”章筱筱毫不客气的冲着吴囃回击。吴囃淡淡一笑,对于章筱筱的回答,她也是无可奈何。此时此刻章筱筱伸出雪白的小手,放到了桌子上,那青葱一般的手指抓住一张扑克牌掀开了。一张红桃2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紧接着章筱筱又抓住另一张牌掀开,这张牌面同样是红桃只不过是一张红桃3。看到桌子上的牌面都是红桃并且是2和3之后,章筱筱本能的露出一抹微笑,在她看来最后一张牌很有可能是个4,如果是234那就是顺子,如果这个4是红桃的话,那就是同花顺无敌的牌面,就算不是4那也应该是个红桃。而周围的人看到这一幕之后,也都倒吸了一口凉气,毕竟桌面上的两张牌给人的压力和冲击实在是太大了,就算不是同花顺是个普通的顺子,那也是很强的牌。此时此刻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盯着章筱筱的手,而章筱筱略微显得有些得意,她并没有急着开牌,而是转过头把目光放在了吴囃的身上,她轻声说道:“我刚才怎么说来着,我的手气好,这次你总该相信了吧。”“最后一张牌还不知道是什么呢,你现在把话说的这么满,小心一会闪了舌头。”吴囃不冷不热的说道,她也没有想到,章筱筱的手气这么好,前两张的牌面容错率很高,无论是同花还是顺子都能成牌。“最后一张牌肯定是个红桃4,相信我准没错,我的手气怎么也得来个同花顺。”章筱筱十分得意的说道,她现在非常的兴奋,因为她觉得此刻如同神助,她咯咯笑着站起来,抓住最后一张牌,在掀开的一瞬间大声说道:“同花顺来了。”一瞬间周围所有人都把眼睛瞪大了许多,而坐在对面的吴兴额头上也是冒出一层冷汗,他并不知道李浪的底牌,也不清楚自己的牌面如何,可是看到章筱筱胸有成竹的样子,他也害怕最后一张牌是同花或者顺子,这一刻他甚至都把目光转到别的地方去了,他害怕看到不想看的一幕。章筱筱把最后一张牌重重的摔在了桌子上,牌面出现的一瞬间,黑桃让三张牌失去了同花的可能,一个5也让顺子无法组合到一起去,这最后一张黑桃5可以说一下子把这三张牌打入了万丈深渊。这三张牌原本可能成为顺子或者同花,可是现在,什么也没有成为,而是成为了传说中垫底的牌,再也找不到比这副牌更差的牌了,要知道这既不是同花也不是顺子,那就比大小,而最大的牌面只有一个5,也就是说这是最小的牌,没有再比这三张牌再小的牌了。看到这第三张牌出现的一瞬间,原本十分淡定的刘诗静,也是不由的瞪大了眼睛,她没有想到章筱筱的手气会这么差,直接掀出了最小的牌,这绝对是稳输的牌。“不……不是吧。”章筱筱看着桌子上的最后一张黑桃5,她整个人石化了好久结结巴巴的说出一句话。这一刻的章筱筱感觉丢人丢到家了,她很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因为周围已经传来刺耳的嘲笑声了,那声音让她无地自容。“我的那个天啊。吓死老子了。我还以为是同花或者顺子,居然是一张黑桃5,这牌也太吓人了,把我的心脏病都快要吓出来了。”张亚军哈哈大笑道,他甚至都笑出了猪脚声,虽然输赢他都赚钱,可是吴兴如果赢了钱,给的利息就会高,他自然是希望吴兴赢。“老张你这也太没出息了,咱们吴总玩牌什么时候输过,只要和吴总玩牌,那就是找死,兄弟们你们说对不对?”“那必须的,要我说这扑克牌是怕咱们吴总的,对面就算想成同花顺,见了咱们吴总那也得掉头跑路。”“对面那姓林的这把可是玩大发了,弄了一个必输无疑的牌,235的牌怎么赢,要是235能赢,我直播吃翔,还倒立吃。”站在吴兴周围拿了欠条的人,一个个都跟打了鸡血一样兴奋不已,在他们看来,这把牌吴兴已经赢了,那绝对是稳赢,因为李浪的牌是最小的牌,再也找不到比李浪那三张牌更小的牌了。“哎呀林兄,你这牌也太不给力了,你说就你这样的牌,我就算是想要输给你,都不知道怎么输啊。”吴兴得意的嘿嘿笑了起来,他现在压抑的感觉逐渐的消失了,原本失去的自信再一次找了回来。“你这都要输了,你怎么还能笑得出来?”吴囃疑惑的看向李浪,这一把吴兴赢了,她也能够分到更多的钱,可是她一点也不开心,就在她有些失落的时候,她发现李浪原本平静的脸上露出一抹微笑,笑的很帅很阳光。“谁说我输了,我这牌不是挺好的吗?”李浪很是自信的说道。“这李浪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还是不会玩牌,235不是同花这种牌有什么好的地方?”“就是,我看他是故作镇定,还能找出比235不是同花更小的牌吗,谁能找出来,谁要是能找出来,我认他当爹。”“五百万的现金,加上这些豪车名表,一下子全输了,受点刺激很正常。”“就是,不过他输了还不能跑路,因为接下来还要再玩,这把输了这么多,不知道下一次会输多少。”“要我说人家肯定是不在乎输赢,要不然也不可能这么自信,还能笑出来。”“对啊,估计家里有钱,要我看到这样的牌早就崩溃了,他居然还能笑出来,这说明玩得起。”周围的吃瓜群众,对李浪的看法不一,不过所有人都认为李浪的牌是输定了,因为他们谁也找不到赢的办法,在他们看来李浪的牌没办法赢。“林兄,这次多谢承让,你的这些车钥匙还有手表我都收下了。”吴兴冲着李浪笑着说道,说完转过头冲着囃英娅笑道:“囃经理麻烦你把林总的五百万还有我的五百万都转到我的卡里面。”“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搞的你好像真的已经赢了。”李浪冷冷的说道:“你要想赢我,拿真本事赢我,光凭一张嘴说赢就赢,那不就成吹牛皮了吗?”李浪说完,转过头笑着拍了拍章筱筱的肩膀轻声安慰道:“好了好了,别哭了,有什么好哭的,这牌挺好的,我觉得你手气很不错,这牌稳赢。”原本已经打算庆贺的吴兴,在听到李浪的那番话之后,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了。他不知道李浪哪里的勇气,到了这个时候,还觉得有机会能赢。不过他看的出来,李浪的眼神坚定,语气也是非常的强硬,看上去好像真的可以用235这样不

文学

是同花,也不是顺子这种最小的牌能赢一般。“哎,我说你这个李浪,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是不是?”张亚军情绪激动的指着李浪的牌说道:“你说就你的牌235,这种组合是最小的牌你懂吗?你是不是没有玩过牌?”“要我看这八成是受刺激了,如果是我的话,早就投降认输了。”“就是,输给吴总可不丢人,毕竟吴总那可是咱们酒吧玩牌的神,一次都没有输过,也没有谁可以破掉这个记录。”周围拿着欠条的几个人对李浪嗤之以鼻,他们觉得李浪就是不肯认输,死到临头了还嘴硬,简直就是煮熟的鸭子嘴,死了嘴还是硬的,实在是岂有此理。“好了好了,都别吵了,既然林兄想要看我的牌,那我就给他看一下,毕竟我要用牌赢,而不是用嘴赢。”吴兴抬起手说道,周围的人在听到吴兴的话之后,逐渐的安静了下来。这个时候章筱筱惭愧的低着头,显然有些崩溃,她也清楚刚才翻开最后一张牌代表什么。她平时也喜欢玩炸金花,对于规则还是非常清楚,她刚才运气可以说差到极点了,翻开了最小的牌,再也没有比235这种不是同花不是顺子的牌小了,她觉得愧对李浪的信任。只不过李浪处事不惊,到了现在还在安慰她,这让她觉得心里暖暖的,她从来没有遇到过像李浪这样面对大风大浪还能如此自信平静的男人,就好像李浪真的可以用最小的牌赢一般,她心中不知道怎么就升腾出了这么一个感觉,她觉得或许是因为李浪的自信。“林兄我只要掀开一张比5大的牌面,就能把你三张牌秒杀掉。”吴兴得意的笑着说道:“我也不想让你输的这么惨,只可惜你的牌太烂了。”说话的同时吴兴快速的伸出手,闪电一般的手速抓住扑克牌直接掀开,一张红桃5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当中。在看到红桃5的一瞬间,周围的人瞬间尖叫了起来,因为这一张牌已经和李浪最大的牌打平了,而且刚才如果李浪得到了这张红桃5就凑成了同花,这让周围的人稍微有些惋惜。现在吴兴只要在掀开一张牌能够超过3那么就赢了,在周围人看来,这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不好意思,这应该是我手里最小的牌。”吴兴十分得意的说道:“你手里最大的牌和我最小的牌一样,你哪里来的自信赢?”“你怎么就认定这张红桃5是你手里最小的牌,吹牛不上税,你也不可能这样吹。”李浪抬起头笑着说道,他的内心十分淡定,因为他清楚虽然手里的牌是最小的那一种,不过由于他是做庄的原因,所以也并不是没有赢得可能,虽然说那样的机会微乎其微,可是他相信这酒吧体验卡不会让他失望。“我只要在掀开一张牌,就可以秒杀你的三张牌了,就你那最大一个5的烂牌,还想赢我,做梦去吧。”吴兴拿起桌子的一张牌快速的掀开,一张黑桃3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原本站在吴兴身后嘚瑟的一群人,瞬间安静了下来,此时此刻周围的空气都变的安静了下来。现在吴兴已经掀开两张牌,这两张牌已经代表着成不了同花了,而这两张牌和李浪最大的两张牌一样。也就是说,吴兴必须打开第三张牌,才能够分出胜负。“吴总你这两张牌,和我的牌面一样,这两张牌可没有办法秒杀我,如果你第三张牌和我一样也是小2的话,我们两个的牌面就是一样的,因为我做庄,所以即便是平局,也是我比你大,你懂我的意思吗?”李浪笑着说道,他在看到吴兴掀开第二张牌的时候,心里就有一个强烈的念头,他觉得吴兴的牌或许也是这种不是同花不是顺子的最小牌,想要赢只有一种可能,对方也是235的情况下两个人是平局,最后谁做庄谁赢。做庄就是有这么一个好处,平局的情况下也是庄家大。原本低着头哭的章筱筱在听到李浪的话之后,也是悄悄的抬起头,从手指缝隙里面看了过去,当她看到吴兴桌前掀开的两张牌是红桃5和黑桃3之后,她的心情瞬间从谷底开始往上冲刺,因为她听了李浪的话之后这才想起来,235这种最小的牌也并不是没有可能赢,只有一种可能,而这种可能必须要满足两个条件,李浪已经满足了其中一个,那就是做庄。只要吴兴的第三张牌没有超过李浪和李浪一样,那李浪就赢了,现在所有的悬念都落在最后一张牌

我取笑我的母亲,这很有效

上面。原本还十分神奇淡定的吴兴,额头上也逐渐的冒出一层冷汗,他从天堂慢慢的开始往下坠落,他的心跳加速,整个人的情绪瞬间就崩溃了。“平局的情况下做庄的赢,吴总你这最后一张牌,可要给力一点,千万不要是个小2啊。”“只要能够开出比2大的牌就赢定了,吴哥你可以的,我相信你。”周围的人显然也有些紧张起来,因为如果李浪赢了他们拿到手里的利息就会变少,而且让吴兴一下子拿出那么多钱来还债,恐怕也需要一些日子,他们也都希望吴兴可以赢。作为当事人的吴兴,比任何人都着急害怕,他也清楚这最后一张牌一定不能是小2,因为小2就和李浪平局了,平局庄家赢这些他也清楚,所以他压力巨大,因为一旦平局输掉这场比赛,那他的一生都要被钉在耻辱柱上面摘不下来,他将会成为别人口中的笑话,成为输给235这种最小牌面的可怜虫。“老天助我一臂之力。”吴兴咬着牙说道,他用尽全身的力气抓住桌子上的最后一张牌,随后狠狠的掀开摔在了桌子上。一张方片2落在了桌子上,原本屏住呼吸的众人在看到方片2的一瞬间,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尖叫了起来。尤其是张亚军,张大嘴巴,攥紧拳头的动作,原本显得英姿飒爽,可是在方片2出现之后,他如同一只菜鸡一般,傻傻的矗立在原地,颤巍巍的样子,很是滑稽。这个方片2让他拿不到最高的利息了,最关键的是,他刚才十分的嚣张,说了一大堆讽刺李浪的话,现在这张方片2彻底打了他的脸,让他有些无地自容,这个时候他本能的向后退了几步。而刚才叫嚣着李浪的235要是能赢直播倒立吃翔的人,也已经后退着把头转了过去。吴兴身边的人,脸上的表情都不太好,尤其是刚才那几个耀武扬威的人,就跟吃了死老鼠一样,表情十分痛苦。唯独吴兴一直闭着眼睛,不去看最后一张牌,不过他从周围人的尖叫声中,也听不出来,最后一张牌到底是好还是不好,虽然他感觉不太好,可是他依旧认为,要超过小2的几率还是很大的。“我们赢了吗?”刘诗静冲着章筱筱小声问道,她虽然一直不说话,可是心里难免有些紧张,毕竟她把刚刚买的兰博基尼压上去了,虽然她现在依旧不后悔,可是那不代表着她就不心疼。刘诗静对玩牌并不精通,所以也不太明白规则,她发现章筱筱如同石化了一般瞪大眼睛一动不动也不回答,她也转过头看了看周围人的表情,希望能够从周围人的表情上看出端倪。站在李浪旁边的吴囃被桌子上的一幕惊呆了,刚才她也觉得李浪必输无疑,即便是李浪说出平局庄家大之后,她依旧不认为李浪能赢,最后一张牌没有打开之前,吴囃的确这样认为,因为超过小2这样牌面的机会太多了。可是让人万万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吴兴的三张牌也是235同样不是同花不是顺子,是最小的牌。这样的情况下,李浪因为做庄的原因,所以顺理成章的赢得比赛。而这件事情恐怕将会成为酒吧很多人口中的笑料,毕竟李浪用最小的牌都能赢这件事情太过于震撼了。让吴囃感到不可思议的是,李浪自始至终都保持着那份淡定从容。刚才在所有人都不看好他的情况下,他依旧保持微笑,现在赢下比赛之后,他也没有激动的站起来大喊大叫,这种处事不惊临危不乱的态度着实让吴囃喜欢。“吴总怎么还不敢睁开眼睛看牌?”李浪敲了敲桌子冲着吴兴笑着说道,他现在的心情很好,不过并没有得意忘形,他现在最想看的还是吴兴的表情,他是希望吴兴能够尽快的睁开眼睛看看桌子上的牌面。李浪的声音和刚才差不多,所以吴兴也从李浪的语气之中听不出结果,他也好奇到底是输是赢,带着这份疑惑,他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入眼处是一张红色的方片2,是一张他最不想看到的牌,当他看到方片2的一瞬间,那平静的脸,瞬间扭曲了起来,那样子就跟快要死了一般,整个人的精气神一下子就全部消失了,那双眼睛空洞的就好像被人斩杀了灵魂。作为酒吧玩牌的神,吴兴一次都没有输过,他凭借高超的玩牌技术,在酒吧百战百胜,几乎没有敢和他玩牌。如今这场牌终结掉了他的连胜纪录,更把他钉在了耻辱柱上一辈子都摘不下来。因为这场对局,李浪用最小的牌把他赢了,把一个不可能的事情变成了可能,这件事情很快就会被传到很多人的耳朵里面,他注定会成为很多人的笑料,想到这里,吴兴想死的心都有。输不丢人,可是输给最小的牌不但丢人,还是一张耻辱,一种羞辱。“这……这不可能。”吴兴瞪大了眼睛暴躁的很,他不愿意接受这样的局面,更不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幕。“吴总你这没喝多吧?”李浪笑着说道:“怎么睁开眼睛瞪的这么大都看不清楚牌面吗?你最后一张牌是个方片2。”这一刻李浪很是善意的提醒起吴兴,他必须要让吴兴清楚,最后一张牌是什么。“林先生说的没错,吴总你的牌面也是一个235,不是同花不是顺子,这一局牌面平局庄家赢。”囃英娅义正言辞的说道,她作为酒吧里面的经理,又是这一次的担保人,所以还是需要在这个时候主持公道,她刚才也觉得李浪输定了,毕竟她不知道235这种不是同花不是顺子的牌怎么赢,今天她算是长见识了,虽然她表面看上去十分的淡定,可是内心却无比激动,毕竟她也不希望李浪输。“李浪你太厉害了。我爱死你了。”章筱筱在听到囃英娅的那番话之后,这才敢确定是李浪赢了,因为她怕刚才看到的是幻觉,因为她刚才已经绝望到了极点。这一刻她在也忍不住内心的狂热,转过头去抱住李浪,在李浪的脸上亲了好几口。这一幕把周围的那些男人羡慕的都是瞪大了眼睛,仔细的观摩。要知道章筱筱这个女人不但长的漂亮,那身材也是非常的好,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让人着迷的气息。如今对李浪如此的热情,看的周围的那些男的羡慕嫉妒。“别这么激动,这次能赢也是借了你的好运帮我翻到了这么好的牌。”李浪笑了笑说道,他一边说一边轻轻呼吸着周围的空气。章筱筱身上带着一股芳香,靠近之后就能够清楚的嗅到。原本激动万分的章筱筱,在听了李浪的话之后,瞬间有些不好意思的老实了下来,她清楚刚才手气差,帮李浪掀到了最小的牌,这件事情本来是她一生的耻辱,现在却成了骄傲,这让她变的有些得意忘形。“这不可能。我的牌居然也是235。”吴兴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说道,他还是不愿意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幕,他觉得这次只是运气不好。如果单从技术层面来说,李浪根本不是对手,他现在很不甘心。但是他就是如此的吊……:。: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污污的文案句子(王秀琴)最新章节目录列表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