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车越往下越疼的那种(王建军)最新全文章节阅读

眼前是群山环绕之中一片肥沃平坦并且极其开阔的土地。一栋栋一座座带着浓郁苗人风味的房屋拔地而起,或依山而建,或紧密相连。还有一道清澈小溪,发源于前方深山,从这片世外桃源一般的土地上,蜿蜒流过。不少苗人的房屋,就建立在溪流两岸。而在水面之上,远远看去,此地苗人建造了三座桥樑,居然都不一样,其中一座乃是木桥,最为简单,两根巨木绑在一块,横倒在两岸之上,就算是一座桥樑了。一座大石所砌,粗糙坚实,在水面不宽的溪流上平摆过去,再用厚重石板往上一搭,便是桥樑,正是南疆最为简单且实用的造桥方式。还有一座,乃是中土桥梁风味的拱桥。三人将这一切尽收眼底,随着往前走去,人群见多,也越发显的热闹。之前这些人大多说的是苗语,听得三人一阵头大,完全听不明白。“这里简直就是一座世外桃源。”金瓶儿感叹道。张小凡和野狗道人也感同身受。道路两旁售卖着皮毛、矿石、生肉等南疆特产,竟还有零星几个摊位上摆有珠宝玉石等中土玩物。“先找到住的地方,其他的等安定下来再说!”张小凡见身侧二人左顾右盼地打量着两边的摊位,一副很感兴趣的模样,便提醒道。三人中有两人身上带伤,着实不适合停下游逛。金瓶儿和野狗道人听到后,强迫自己收回视线,跟在张小凡身后,看能否找到一家客栈。“小师兄一夜未归,他去哪了?”洛云机坐在桌子旁,一边吃着早餐一边疑惑地问道桌子对面的小白。小白忍住想要翻白眼的冲动,她哪知道张小凡此时在哪?还真当她什么都知道吗?她又不是算命的。等吃完饭一行人带着两只灵兽,在天水寨中边逛边询问。却无一人注意过张小凡的行踪,一上午都没问到什么有用的信息。就在洛云机在天水客栈中给张小凡留下一封书信,准备去其他地方寻找时,他看到了法相和陆雪琪这对奇怪的组合先后走进天水客栈中。“陆师姐!”洛云机很是困惑,远在青云的陆雪琪为何会出现在此处。“洛师弟!”没待陆雪琪开口,便看到法相一副他乡遇故知的神情向洛云机走来。“你怎么会在这?”洛云机和陆雪琪同时开口问道对方。“你不会又离家出走了吧?”陆雪琪一副我就知道的神情,看着洛云机很是无奈地说道。“我留了字条的!”洛云机觉的自己被小看了。“小凡在吗?”陆雪琪没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结,她现在比较担心张小凡的伤势。毕竟,上官策是老一辈的成名修士,被他所伤可不是小事,那九天凝冰刺绝对不可小觑。“小师兄昨夜出去后就一直未归!师姐……你看到小师兄了?”洛云机对此更是困惑。陆雪琪点了点头,“昨夜,我和法相师兄遇到了小凡。因为他如今的身份,被焚香谷的上官策所伤。”“小师兄受伤了?”洛云机听后,一脸愤怒地问道,“那个叫上官策的是谁?他为什么要伤小师兄?”“因为张施主如今是鬼王宗的副宗主!而作为正道三首之一的焚香谷门人,上官策才出手伤了他!”法相为洛云机解释道。“就因为正邪之分?小师兄伤的重不重?”陆雪琪和法相齐齐摇着头,“不过以上官策成名已久的威望来看,张施主所受之伤应该不会轻!”“那个混蛋家伙竟然敢打我小师兄!他是焚香谷的?你们现在带我去,我要烧了他焚香谷!”洛云机气的连面前的美味都没心思吃了。“师父和师兄

我和两个女领导玩三人行

们说了,只有我们欺负别人的份,绝不能叫别人给欺负了!”听到洛云机的话,包括小白在内的几人全都在惊讶于大竹峰的教育。有这般误人子弟的师父吗?“洛师弟你不要冲动!”法相一听洛云机

岳湿肥大李

的‘豪言壮语’便着实被吓了一跳。可不能叫洛云机这般胡来,毕竟焚香作为正道三首之一,和天音及青云的关系非浅,若一个处理不当,不仅洛云机讨不得好,甚至可能会影响到青云门和焚香谷千百年来的良好关系。“我管他?欺负我大竹峰的人就是不行!师姐,你快带我去!”洛云机不依不饶地看着陆雪琪催促道。法相和陆雪琪对此都没办法,劝又劝不住,又不好真带着洛云机跑去焚香谷报仇,于是两人便将昨夜之事详细地讲了一遍。“昨夜张施主救走了金瓶儿和野狗道人,现在已不知所踪。”法相最后总结道。“小师兄真怂!他不去我去!那帮玩火的,惹恼了我,我就让整个焚香谷百年内从修界消失除名!”听了洛云机的话,陆雪琪相信以洛云机如今的实力,完全能够做得到。法相也是听的一头冷汗。“洛师弟!你先消消气,你这样处理事情只会将事情越弄越糟,这样可不好!别逞一时之快,最后将自己也陷入了麻烦中!”“我不管!欺负我小师兄就是不行!”说完,洛云机就起身跑了出去。法相见状吓的跟着起身就欲追过去,却被一旁的陆雪琪所阻。法相不明所以地扭头看向陆雪琪,他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云机他容易迷路,没人带领他是走不远的!”话音刚落,便见洛云机又走了回来,“你们

文学

俩有谁愿意带我去焚香谷的吗?”陆雪琪一副果然如此的神情,瞄了一眼法相。法相看着面前的洛云机,对于陆雪琪的话很是怀疑。‘这是容易迷路吗?这就是个路痴啊!’好说歹说,好不容易才将洛云机安抚下来。众人都劝他,当务之急就是先找到张小凡。“他们往哪个方向走的?”洛云机看向陆雪琪问道。陆雪琪抬手指了一个方向。小白看着那个方向,回忆了下便讲道,“那个方向应该是‘七里峒’所在!那是离他们逃跑的地方最近的一处寨子。他们又有人受伤,应该是会去七里峒养伤才是。”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开车越往下越疼的那种(王建军)最新全文章节阅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