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马的春天顾晓婷(超污多肉)全文章节大结局

南苑。叩哒哒~一阵如雷的马蹄声响起,只见得远处大队大队的骑兵狂奔而来,带动着漫天的烟尘,向南苑滚滚奔来。西风烈,马蹄疾,那一片骑影如同铁流

文学

一般,汹涌而来,越来越近,整个地面似乎都震动了起来。奔驰在最前的是一匹八尺高的西极马,马背上一人,长身玉立,猿臂豹腰,手执战刀,身后一袭大氅随着寒风,猎猎鼓荡而起,显得英气勃勃,威风凛凛,正是左将军司马珂。紧随他身后的则是羽林骑都尉周琦,再往后面则是随他训练归来的三百名羽林精骑。一连半个月来,司马珂把重心放在了羽林骑的训练之上。他让周琦在南苑的马场之内,设置了类似后世的马术障碍物,还设置了火堆,三米宽的深壕,让众骑兵每日训练马术,跨障碍物,窜火堆,越沟壕。除了马术,还让众羽林骑每天练习五十次投矛射击,确保投矛的命中率和射程,当然骑射也在训练之列。除此之外,司马珂还亲自带队到野外驰骋,跋山涉水,训练放风筝战术,如何在奔跑中骑射,如何保持最佳距离,如何做到收放自如,以及在奔驰中遇到接近自己的敌军如何投矛攻击。经过半个多月的训练,众羽林骑对司马珂的战法已基本了解,但是还须多多训练,才能做到得心应手。眼看即将奔到南苑之前,突然司马珂长刀一拦,身后的大旗立即挥动,众羽林骑立即缓缓的停了下来。南苑门口,谯王司马无忌,正率着十几名亲兵,似乎在等候着他。司马珂见他居然寻到南苑门口来等自己,很显然是有重要的事情,转身对周琦道:“你先率羽林骑回营,我与谯王殿下说会话。”周琦一声应诺,率众往一旁滚滚而去。司马珂则策马缓缓的往司马无忌的方向而去,对面的司马无忌见到司马珂,也赶紧打马奔来,迎向司马珂。两人相见,翻身下马,互相施礼之后,司马珂问道:“王叔何事如此紧要,居然寻到此地?”司马无忌一脸忧心忡忡的模样,望了望四周,见得四周无人,指着南苑前一棵大树道:“事情的确很紧急,还请左将军借一步说话。”两人各自牵马,来到树下,司马无忌这才低声说道:“今日一早中书监送来两份奏折,呈送给陛下批阅,陛下看完之后,登时脸色便不对了,愣了许久,便将奏折撕得粉碎,然后便起驾回式乾殿了……”司马珂一愣,他知道小皇帝十分勤勉,一般都要批阅奏折到晌午时分才会回式乾殿,看来此奏折所奏之事必然十分重大。随即,他便想到,此事必定与自己相关,否则司马无忌不会来找自己,应该是司马衍派谒者宣他前往太极西堂议事。果然,该来的还是要来。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句话,不是说说而已。司马珂神色一片淡然,笑了笑,问道:“莫非是弹劾我的,弹劾者何人?”司马无忌见司马珂一语中的,脸上露出无奈的神色,说道:“因陛下撕掉了奏折,我等自然不敢问,便私下找中书监内体己之人打听,果然如左将军所猜测,此奏折正是弹劾左将军的,而且是当朝最有权势者……而且中书监早已放风出来,宫内各署之官尽皆议论纷纷,尤其是那些北方士族,更是个个幸灾乐祸,洋洋得意,令人愤恨!”司马珂眉毛一挑,淡淡的问道:“莫非是郗鉴与庾亮两人交劾?”王导抱病在家,而且其也不太可能弹劾自己,那么余下的所谓最有权势者,便不言而喻了。他原以为郗鉴会比较公正,没想到郗鉴也会与庾亮沆瀣一气,倒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不过,仔细想想,这次王导的利益损害最大,庾亮又与自己誓不两立,郗鉴既与王导同盟,其女婿王羲之又在庾亮麾下做幕僚,郗鉴为了家族利益,弹劾自己,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在他的印象中,郗鉴一直是王导的铁杆联盟,而且总体来说还是对朝廷忠心耿耿的,看来这次还是蒙蔽了心眼。不过北方士族幸灾乐祸,他倒是可以预见,他近来一直跟南方士族亲近,北方士族自然不服。他见司马无忌一脸的忧心忡忡和焦急,哈哈一笑,宽慰道:“些许小事,我自会处理,王叔不必担心。”司马无忌望着他那云淡风轻的模样,欲言又止,终于还是说道:“中央兵权,左将军切切不可放之,最多可接受削官降爵……”司马珂依旧一脸的淡然,宽慰司马无忌道:“天下没有不过去的坎,昔日我手中只掌数百羽林骑,尚能率众以少击多,大破三万穷凶极恶的胡虏,此终究是小事,不足王叔如此挂怀。”司马无忌依旧是满脸的悲凉之色,缓声说道:“自衣冠南渡以来,宗室手无兵权,便任世家宰割,我等名为天潢贵胄,其实是仰人鼻息度日,幸得左将军少年神勇,战功赫赫,今又得掌中央之兵,我等宗室才可稍稍抬起头行路。若左将军丢了兵权,则宗室便又将成为世家刀俎下的鱼肉……”他叹了一口气,脸色更加悲愤起来:“我自幼丧父,不知父仇,直到一月之前,左将军都督中央军事,母亲才告诉我,先君乃被王廙所害。此一月来,我每每思之,便欲手执利刃,屠尽王廙之后人!”当年王敦叛乱,司马无忌之父司马承奉命起兵平叛,被困于湘州长沙县,城陷被擒,被荆州刺史王廙所害。《世说新语·仇隙篇》及《晋书》分别记载了一则司马无忌为报王廙杀害父亲之仇,而意图杀死王廙之子王胡之及王耆之的事,甚至因此被御史中丞弹劾。司马珂宽慰道:“往事已矣,王廙及王敦皆已死,王叔不必悲伤。今日之事,还请王叔宽心便是。”两人聊了一会,司马珂便纵马奔向南苑之内,找到周琦,吩咐道:“速选精骑二十人,一人双马,明日一早,便随我前往京口!”周琦见司马珂神情极其严肃,不敢多问,当即应诺。司马珂出了南苑,又纵马回到长干寺左将军署,令人去找荀蕤、纪睦、甘苗、桓温、谢尚、褚裒、卞诞、沈劲、周抚、郭逸、虞洪和周谟等各军统领前来议事。大概过了小半个时辰,诸将陆陆续续的到了长干寺的正殿之内,依次跪坐于两边,听候司马珂的吩咐。司马珂望了众将一眼,见得大部分将领似乎已得知消息,一个个满脸忧色,也有小部分尚不知情,满脸疑惑,唯有射声校尉郭逸,嘴角却挂着一丝诡笑,眼中掩饰不住的幸灾乐祸,心中不禁一阵冷笑。看来射声校尉郭逸这官职是做到头了,待得从京口回来,便要将其撤换。司马珂见众人已到齐,沉声说道:“本将明日将赴京口一趟,诸位皆各军之统领,务必约束好自己的部曲,但有生乱者,格杀勿论!”

东北大同康鸾3伦

众人神情一凛:“喏!”众将皆声音洪亮,唯有郭逸有气无力的应诺,声音几乎微不可闻,让司马珂眼中冷色又增加了一分。接下来司马珂又过问了一番各军的情况,正要让众人退下,却听桓温朗声道:“末将愿随明公一同前往京口。”话音未落,沈劲、谢尚两人也齐声道:“末将亦愿同往!”司马珂心中一暖,摇了摇头,淡淡的笑道:“本将自去便是,北府之地,就算是龙潭虎穴又何妨?诸位只需给本将守好京师,切莫让宵小借机生事即可,若有人想趁机作乱,以叛乱诛之!”三人见司马

在同一个房间换4p真好

珂神情坚决,只得应诺。就在此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喧哗声,司马珂神情微怒,正要发问,却见门口的侍卫急匆匆的跑进来,急声道:“门口诸位军司马求见!”司马珂一愣,当即大步而出,众将鱼贯而随。大殿门口,陆纳、朱能、张澄、顾会和虞啸父五人,全身披甲,腰悬长剑,正神情激动的站在门口,见到司马珂出来,齐齐弯腰下拜:“参见明公!”司马珂摆了摆手,疑惑的问道:“你等为何在此喧闹?”只听陆纳呛啷一声拔剑而出,激声道:“末将听闻那群北方伧子意欲弹劾明公,特此来求见。我等江东士族,皆愿誓死跟随明公左右,若是彼等伧子意欲以重兵威吓,但得明公一声令下,我等愿举族之力,兴义兵,共襄明公,与彼等伧子决一死战!”话音未落,其余四人,也纷纷拔剑而出,高声喊道:“我等愿举族之力,兴义兵,共襄明公,与彼等伧子决一死战!”司马珂心头不禁舒服的暗暗赞叹了一声,少年热血就是好啊……这番话恐怕都是这些少年郎君自己的想法,他们的家主一个个老狐狸似的,怎么可能会让他们做出如此鲁莽之举。不过,他们五个人,倒是没说瞎话,以他们五人所在家族之力,真要兴义兵,随随便便搞个五六万大军不再话下。司马珂沉声道:“诸位心意已领,切莫激动。但为大晋忠良,不分南北,北方亦有本将之心腹,朝廷之忠良。弹劾之事,本将自会处理,诸位勿忧,且先各自回营,整顿兵马,避免生乱,切勿激动,反而生乱。”这几个南方士族少年子弟,一口一个“伧子”,倒是把卞诞、桓温、褚裒、周抚、谢尚和周谟等人搞得尴尬了,也不好发怒,只能一脸的无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老马的春天顾晓婷(超污多肉)全文章节大结局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