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系列H全文阅读(交换系列)全文章节大结局

秋香做事稳重,在府中人缘又好。阮绵绵才会将这件事交给她,说完只听芳草道:“叫我说,娘娘不该把乡下那几个人放了,说不定他们当中就有知情的。”“知情的根本不会亲自涉及这件事。既然坚儿说都是真正的村民,那他们肯定是被煽动的,个中情由一概不知。既如此,扣留又有何用?反而加重了和茂青村的矛盾。不过这件事……是一定要查的,背后绝对有幕后主使的人,水渠风波,就是故意被人恶意挑起,为的便是为此事铺垫。”迎春皱眉道:“就是几亩红薯罢了,怎么值得人这样费心思?可惜王爷不在,不然这种事哪里需要娘娘操心?咱们女人,到底不好出头。”“王爷不在,王爷的人不是都在吗?”阮绵绵想了想:“去把韩护院叫过来,王爷向来赞他能力卓绝,这件事就交给他调查。”说完靠着软枕半躺下去,喃喃道:“迎春你说得不错,不就是几亩红薯?会是什么人如此牵肠挂肚?我只怕这幕后主使不容小觑,甚至……说不定还是一头大老虎,若果真如此,王爷不在府里,还真有些难办。”说到这里,忍不住又噘起嘴,气恼道:“也不知忙成什么样子,难道就连写一封家书的工夫都不得?从出差后,到现在连个只言片语都没有,真真是个狠心的,难怪人家都说痴心女子负心汉。”芳草咳了一声,提醒道:“娘娘这个痴心女子不是也没给王爷写信吗?”“那怎么能一样?”阮绵绵气不愤:“他出差,居无定所的,我倒是想写信,寄哪儿去?难道抓只大雁下来,来个鸿雁传书?也得鸿雁认识他。”丫头们都笑了,便在此时,只听外面一个媳妇叫道:“娘娘,王爷的家书。”话音未落,人已经兴冲冲进屋,手里高高举着一封信。夏荷过去接过信,对阮绵绵笑道:“向来只听人讲说曹操曹操到,没听说信信到的,娘娘这张嘴啊,莫不是开过光?”“我要是开过光,还能遭受这样无妄之灾?”阮绵绵翻个白眼,一把夺过夏荷手中的信:“拿来吧你。”几个丫头看见她的急切模样,都偷笑不止,芳草拿出一串钱赏了那媳妇,走回来就见阮绵绵已经将信笺的封口打开。“绵绵吾妻,展信安。鸿雁长飞,余光难度,展眼离家已过十日,不知府中一切可好……”信显然是在急促间写成,只有一页,多是嘱咐叮咛之语。虽无一字倾诉衷肠,当中的绵绵情意和思念,却是只可意会不能言传。“王爷也是,好容易来一封家书,也不说多写点。”芳草见阮绵绵将信笺看了三遍,忍不住小声嘟囔一句,只见主子摇头道:“这已是难得了。信中说那边还在下雨,又有几万流民,可知王爷必定是日夜忧劳,还要惦记家中诸事,也真是难为了他。”说完就让芳草研磨,迎春忙劝道:“娘娘虽然伤得是左肩,可有数的,牵一发而动全身,您还是歇歇,过两日写回信也来得及。”阮绵绵道:“正是为你说得,牵一发而动全身。如今京城各方势力都在博弈,红薯这件事,必得要请王爷拿个主意。”一边说着,夏荷早支好了炕桌,芳草将笔墨纸砚放上去,阮绵绵便有些吃力地开始写信。虽然是左肩,但动辄仍是扯动伤口,疼的她龇牙咧嘴,待把信写完封好,整个人竟仿佛从水里捞出来似的,于是一头躺下去,嘟囔道:“好家伙,我这竟也有些勇晴雯病补雀金裘内味儿了。”“娘娘说什么?”“没什么。”阮绵绵强打精神:“安排快马将信送去给王爷,再晚了,我怕他就要带着流民去关外。”“关外?

文学

”几个丫头都惊叫起来:“那么个穷乡僻壤的荒凉地方,王爷还要亲自去?哪有这样道理?”

女人越喊疼,男人越暴力

“穷乡僻壤?”阮绵绵一笑,轻声自语:“那里可是东北平原,北大荒的黑土地,掌握着这个时代最重要的粮食密码和命脉。王爷若不亲自去考察一下,他如何能甘心。”“娘娘……”丫头们听不清楚,好奇询问,只见阮绵绵挥挥手:“好了,都不要只顾着八卦,快去厨房看看午饭准备得如何?有冰镇过的酸梅汤,先给我拿几碗来,这会儿只想着凉凉的东西吃。”说完深深呼出一口气,将头歪在一边闭目养神。*******************“如何?王妃院子里有没有动静?”“没有。就是刚刚舅少爷来了,大概是来要钱的。我就说嘛,一个乡下出身的村姑,娘亲和弟弟如今又在庄子上,怎可能不来打秋风。”玉雪一边答应着,就亲自倒了杯茶递给白楚楚,只见她松了口气,喃喃道:“我只怕那件事,别得倒也和咱们无关。”玉雪笑道:“娘娘说得是红薯?叫奴婢看,大可不必担忧,那时我就在您身边,看得仔细,说这事的时候,你可没有半点异态,仿佛就是随口一提。即便王妃听见了,最多也就认为您是要夺权,打压她在府中势力,不会想多的。”“但她特意问了我一句,这就叫我不安。”白楚楚摩挲着杯子出神,玉雪忙又安慰一番,见主子仍是失魂落魄模样,她到底忍不住,跪在白楚楚身边给她轻轻捶着腿,一边低声问道:“奴婢不明白,既然娘娘担心,为何又要这样做呢?原本太太也没逼您。说到底,娘娘是相王府的侧妃,相王和齐王……总是有争持的。”白楚楚默然不语,好半晌才叹了口气,轻声道:“你说得我何尝不知?可是你看看如今形势,皇上如今全靠丹药撑着,随时……偏偏王爷出京了,而且一时半会儿不能回来。一旦变天,齐王最有可能坐上那个位子。这时候如果能给自己和家里留条后路,总是好得。”说到这里,凄然一笑,将手中茶慢慢喝下,眼眶也湿润了,喃喃道:“我也知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可我在这府里是什么样子?王爷对我不屑一顾,我凭什么要对他忠心不二?更何况,这红薯全是王妃的功劳,如果真种成了,她岂不要更加得意?那时还有我的活路吗?只可恨天都不帮我,让那女人这么快就回来,不然若再给我一天时间,这些红薯我也除了,到时她回来我也不怕,不信她敢为两亩地要我的命。”“是呢。所以娘娘就别担心了。”玉雪勉强一笑,心想:如果只是为了争权,王妃的确不敢为两亩地要你的命,可若是这背后和齐王府的勾连被知道,那时就算王妃仁慈,只怕王爷也不会饶了咱们。万幸

疯狂的胖岳交易所

这事做得隐秘,任谁也不会把此事和齐王府那边联系起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乱系列H全文阅读(交换系列)全文章节大结局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