媛媛和老赵在厨房做(丁昊宇)高H版完整阅读

其他人全都离开会议室之后,张思睿问道:“队长,什么事?”陈涉稍微犹豫了一下。他有点不知道应该如何问起。自己身上出现了很多比较匪夷所思的现象,他怀疑这些现象都跟原主有关,但他又不想把这些事情一下子全都和盘托出。考虑到最极端的情况,万一自己身上蕴藏着某种非常危险的可能性,赵震和张思睿审慎考虑之后决定,为了全人类大义灭亲怎么办呢?这也不是完全不可能……虽然大家都是反抗军,目前陈涉也很受信任,但这种信任并不是无条件的。大家归根结底还是为了完成反抗军推翻所有大财阀的终极目标,一旦目标错开了,这些人不会无条件地跟在陈涉的身后。但这些谜团确实让陈涉感到很困扰,所以他决定还是先旁敲侧击地问一下,看看能不能问出什么结果。“我最近总是陆陆续续地做同样的一个噩梦,梦见自己在荒原上行走,还梦见了时空生物。”张思睿和赵震闻言愣了一下,互相看了看。因为他们都知道,陈涉已经做过全面的身体检查,很健康,大脑部分也看不出有任何病变的情况。赵震考虑片刻之后说道:“一般而言,这种难以解释的诡异现象,可能都跟‘通感’能力有关。”“但是……我也不确定。”张思睿点了点头:“我们这些人,对通感能力可以说是一无所知。如果能抓一个时空骑士团的骑士来问一问,说不定能问出答案。”他顿了顿,突然有了猜想:“队长,是不是跟你最初的那个仪式有关?就是造成昏迷的那个仪式。”陈涉愣了一下:“仪式?那仪式的内容,你们还记得吗?”张思睿跟赵震对视了一下:“队长,那个仪式全程都是你自己安排的,我们压根不了解任何细节啊。”“难道说,队长你关于那个仪式的记忆也被抹去了?”赵震微微点头:“有这种可能,时空仪式充满了危险,不论是失忆还是性情大变都是正常现象,甚至已经可以说是比较好的结果……”“这么说来,也有可能是那个时空仪式留下了一定的后遗症。如果有具备通感能力的高手在,或许能够找到原因。”“但很可惜,反抗军内部没有这种人。”张思睿补充道:“兄弟们对通感能力、时空生物这些东西……比较反感。”显然,这两个人也非常关心陈涉的身体状况,你一言我一语,倒是不用陈涉去想办法解释了。陈涉认真品味着他们的这番话,越发觉得这里头似乎问题很大。按照赵震和张思睿的说法,原主自己筹划了这个危险的时空仪式,对反抗军士兵保密。即使对赵震和张思睿这种相对信任的人,也只是透露了这个仪式的存在而已。因为陈氏财团上上下下所有人都对这些东西不了解,反而非常反感。原主可能是担心,自己的这个仪式的事情被普通士兵知道以后,会引起反抗军内部的内乱。结果多半是失败了。目前可以确定的是,原主精神消亡,记忆严重受损,能够通过意志操控物体的那种强大的精神能力也没有了,而这个仪式似乎也没有给陈涉带来任何的好处。反而带来了一些副作用。比如,陈涉对时空粒子的莫名渴求,近期才刚刚出现的能够在一些人身上看到特殊光晕的能力,还有频繁做同样的噩梦。至于陈涉在绘画和雕塑方面的才能以及成瘾性,陈涉不太确定这些到底是来自于原主的才华,还是来自于这个仪式,又或者是这个仪式对原主的才华进行了放大和增强。但抛开这些不谈,陈涉还有一个最为费解的问题。原主这个仪式的原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显然,原主不可能是脑子一抽,决定搞这么个危险的仪式玩玩。他肯定是看到了这个仪式成功之后的巨大收益,所以不惜铤而走险也要去做。如果所谓的巨大收益,只是让自己的绘画才能和雕塑才能得到提升……那冒这种风险就完全没有必要了,原主脑子抽了才这么干。陈涉现在出现的这些怪现象,估计都跟通感能力有关。但反抗军里边没人掌握着通感能力,想要找到掌握这种诡异能力的高手,就得想办法去跟时空骑士团接触。这不就尬住了吗?我跟时空骑士团也完全不熟啊!陈涉有些惆怅,这个问题仍旧没有得到明确的解答。不过往好处想,至少他大致定位到了问题在哪,总算是有了思路。考虑片刻之后,陈涉说道:“这件事情先放一放吧,过两天再考虑。”“实在不行,就得试着跟时空骑士团接触一下了。”“《余烬将熄》的完整版马上就快发售了,还是先把这件事情忙完,再做打算。”…………3月29日,周六。陈涉在体验店里一边想着时空骑士团的事,一边继续雕刻。“你看我这点倒霉爱好,不是爱画画就是爱做木工活,这特么可都不是什么好兆头啊。”“全都是亡国之相。”“可是……真的好嗨,完全停不下来……”陈涉倒是也想彻底放弃雕刻的事情,但是他发现,这玩意有瘾!就像很多人抽烟一样,一遇到点什么烦心事,或者想要认真考虑问题的时候,就总想点根烟。陈涉也是差不多的情况,每次想问题,手上总得雕点什么才能踏实。经过他不懈的努力之后,体验店一层的各种架子上,已经摆上了各种各样的小雕塑。这些雕塑造型各异,有人物,有动物,有场景……总之,陈涉想到什么就雕点什么。店员跟顾客倒是也没说什么,虽然觉得老板的癖好有那么一点奇怪,但这些雕塑还挺好看的,很精致,作为装饰品倒是也不错。至于曾海龙他们这群白天在工厂上班领工资、晚上来体验店玩的混混们,则是对此见怪不怪。陈老板作为一个心理变态,有这种癖好很奇怪吗?并不奇怪。明明就非常符合陈老板这样一个优雅的心理变态的人设!周雷在一旁看着陈涉专心致志地雕刻,有点不好意思打扰,但是纠结了一会儿之后终于鼓起勇气,凑了过来。“陈总,林鹿溪又催我了,想要问一下您给《余烬将熄》安排的宣传活动什么时候能够定下来?再过两天,《余烬将熄》的正式版就要在网上发售了。”陈涉暂时停下了手头的雕刻:“哦,对。”他确实有点忙,差点就把这件事情给忘了。不过没关系,时间上还完全来得及。“把我的电子画板拿来。”陈涉将手中未完成的雕塑放在一边,又从周雷手上接过电子画板,开始酝酿情绪,准备创作。《余烬将熄》完整版一上,基本上可以对这款超梦盖棺定论了。它到底是亏还是赚,能不能帮陈涉维持隶山科技集团营收的均衡,就看最后这一忽悠了!从目前来看,显然还是亏的可能性更大一些。虽说之前《余烬将熄》的系统推测数据曲线发生了变化,但陈涉也反应很快,对原先的版本进行了拆分,有效遏制住了玩家们的嚣张气焰,让他们气急败坏地刷了不少的差评。还有很多老玩家气得直接退出游戏了。因为原版的《余烬将熄》变成了“受死版”,而降低了难度的“懦夫版”则是需要额外进行购买。对老玩家来说,简直就是终极抢钱!一方面,他们进入超梦之后,发现难度陡然提升,自己本来能稳吃的小怪都打不过了,在这个世界中变得寸步难行;另一方面,他们发现另一个版本明明只是调整了难度,却还要再收二茬钱。这能忍吗?这家公司,明显就是想钱想疯了!所以,有不少老玩家都被气坏了,好几天都没再登录。这样一搞,系统对《余烬将熄》数据曲线的评估又发生了一些变化,让陈涉看到了一个好兆头。目前这种状态就刚刚好。《闲庭信步》还在继续赚钱,后期并没有像陈涉想象中的那样快速下滑。虽然有很多家超梦研发公司都搞出来了山寨版,但《闲庭信步》原版超梦中后期下滑的趋势却神奇地止住了,并没有像系统预测的那样快速下滑。这就导致陈涉预估的收入又多出来了很多,急需《余烬将熄》来平衡一下。陈涉推测,这可能是因为《闲庭信步》相比于其他山寨类超梦,同样跟《余烬将熄》一样,有着较为明显的对身体的改善效果,所以才如此坚挺。而《余烬将熄》虽然被陈涉拦腰痛击了一下,但仍旧有死灰复燃的可能。所以,陈涉现在必须尽可能地将《余烬将熄》的完全版给打压下去。哪怕用力过猛导致资金紧张也没关系,还有那条新的生产线可以拿来赚钱,顶过去。更何况《余烬将熄》在反抗军的日常训练中发挥出了很好的效果,就算它不赚钱,应该也不会对陈涉的威望造成太大的损害。陈涉盘点一番之后觉得,虽然过程稍微有点曲折,但情况还是完全在自己的掌控之中嘛!不愧是稳妥的我。当然,还有一个不得不注意的变数,就是李云汉。只是自从上次被陈涉打脸之后,李云汉已经很长时间都没有在社交平台上发言了,不知道他在干什么。可能是同为反抗军,被陈涉背刺了一下生气了?也有这种可能。陈涉觉得这个李云汉倒是也不足为虑,毕竟他之前吹《余烬将熄》的难度恰到好处,直接被官方打脸了,作为一个网红大V,面子上应该很难挂得住。我这次发布《余烬将熄》的完整版,你应该不好意思再尬吹了吧?毕竟这个李云汉应该很难解释自己之前做出的论断。如果李云汉坚持自己的看法,那就是等于在说《余烬将熄》的制作者改难度是不懂超梦,等于是在黑;而如果李云汉改变自己的看法,自己打脸,不仅丢面子,还有尬吹的嫌疑。如果李云汉是个聪明人,就该知道他此时最应该做的就是闭嘴,就当无事发生过,千万别再重新提起。等过了一段时间,大家逐渐把这个事情给忘了,再在社交平台上复活。总之,陈涉觉得自己距离规划中的完美均衡状态,就只差最后一步:一个很差劲的超梦宣传图!其实原版的《余烬将熄》也是有宣传图的,就是体验店门口之前用过的那张。一名手持长剑、衣衫破损的侠客,正在迈步走向皇城的城墙。而在他的面前,是许多面目狰狞、凶恶可怖的敌人。围绕着这个宣传图,还有一些宣传语,比如“极具挑战性的扮演型超梦”、“一次拯救苍生的崇高之旅”等等。这些内容,都是林鹿溪根据《余烬将熄》这款游戏的美术素材和故事背景来定的。虽然整体上来说中规中矩,谈不上特别出彩,但至少比较完美地把整个超梦的核心内容给表现出来了。这些宣传资源不仅会被用在体验店的门口,还会被用在超梦游戏舱中各个渠道的入口。在超梦游戏舱中的玩家在网上找新游戏的时候,也可以看到这张宣传图。只不过那时候看到的宣传图就不再是一个平面的画,而是一个完整的场景。玩家可以直接预览这个场景,感受一下这个超梦的氛围,然后再决定要不要购买。所以,宣传图有点类似于电影的海报和游戏的封面,但它又不局限于一个平面,而是会直接营造一种场景、一种氛围,让玩家能够以最直观的方式感受这个超梦的特点,从而促使他下定决心购买。到目前为止,这张宣传图在某种意义上已经完全与《余烬将熄》绑定了。大多数人只要看到这种风格,就会联想到《余烬将熄》。这当然不是什么好现象。所以陈涉决定,换宣传图!把这张试玩版的宣传图直接舍弃不用,不论是宣传图还是宣传语全都重做。这样一来,老玩家肯定会很懵逼,而新玩家也会看得云里雾里的。尽可能在宣传的这个环节,就对这款超梦的潜在玩家群体进行限制。陈涉拿过手绘板,开始构思。他要手绘一张新的宣传图,而后再把这张图交给林鹿溪,去制作一个用在游戏舱的超梦商店中的立体场景。但是拿起电子画笔之后,陈涉又陷入了沉思。怎么才能尽可能劝退玩家呢?最好的办法应该是虚假宣传,就是宣传图的内容跟超梦内容并不直接相关。这样一来,喜欢这种硬核战斗的玩家不会进来,进来的都是不喜欢这种超梦的玩家。他们肯定会大呼上当,顺便留下一个差评。但陈涉肯定也不能搞得太明显,如果直接给出一个可爱画风的宣传图,那所有反抗军士兵们肯定要向他投来“小老弟你怎么回事”的目光。陈涉灵机一动,有了。这个宣传图最好搞得含糊一点,意义不明最好。因为这样一来,自己就有充分的解释权,可以把林鹿溪和赵震他们都给忽悠住,不会被怀疑。而对玩家来说,一个莫名其妙、无法理解的宣传图,让他们难以准确定位到这款超梦的游戏内容具体是什么,购买的欲望自然也不会太强烈。也就是说,要做一个完全没有具体意向、全都是抽象图景的宣传图!陈涉打定主意,立刻开始创作。不得不说,自己亲自上手画,确实不一样。如果陈涉没有这么逆天的绘画能力,即使他有这个想法,也没法准确地传达给画师,最后宣传图的结果肯定跟他想象中的相去甚远。因为他要的是一个极度抽象的宣传图,只能意会,不能言传。可现在,他完全可以把这张图按照自己的喜好给画出来,不必看画师的脸色。舒服!周雷在一旁看着,对陈总这精湛的画技感到叹为观止。其他的画师在画之前,都要稍微构思一下,简单地用几条线来勾勒一下大致结构,然后分好图层,一层一层地画。先搭一个大架子,然后再慢慢地完善细节。只有极少数的终极大佬,可以直接从细节画起,因为对自己极度自信,结构都在心里了。而陈涉更加过分,他此时的行为,完全就是人型打印机。从画面的左下角开始,到画面的右下角结束,完全不搞任何分层!甚至周雷怀疑,陈总似乎想要一笔画完,只是因为这张图的结构比较复杂,而且画面也比较抽象,所以才多用了几笔。就离谱!周雷觉得,光是看陈总画画,都是一种享受。只不过在这张图的细节逐渐明朗之后,周雷又陷入了懵逼状态。从陈总的画技上来说,确实是精湛至极、炉火纯青,但从这张图最后的成品来看……这是个啥?好特喵的抽象!当一幅画抽象到极点的时候,甚至无法用语言描述出来。对于周雷来说,这幅画已经超出了自己的认知范畴,完全无从欣赏。他有点纳闷,按理说,陈总应该是一个高超的画家这没错,毕竟《余烬将熄》和《闲庭信步》所有美术设计都是陈总完成的,而且陈总娴熟的绘画技法、栩栩如生的雕工,都证明了这一点。但这个画,真是完全看不出来画了个啥!陈涉的效率很高,甚至这次不只是起了线稿,还上了色。如果让他自己评价的话,他觉得这幅画稍微有点印象主义画派的感觉,又有点后现代主义的意思。当然,对于专业的画家来说,不同流派之间是泾渭分明的,有着非常严格的定义,风格也迥异。但对陈涉来说,他的绘画技能是天上掉下来的,所以压根无法区分这些美术风格之间的差别。他唯一的感觉就是,这玩意很抽象,一般人看不懂!而他绘画的过程,则是自然而然地将这些风格给融合起来,搞出了某种四不像的结果。陈涉画出的这张图,在感觉上有点像是印象主义画派的风格,简而言之就是力图展现出纯粹的光影关系。用瞬间的印象作画,抓住一个瞬间就疾飞画笔将大片大片的色彩涂抹在画布上,只考虑画的总体效果,不太顾及细节。而在具体的内容方面又比较抽象,不同的人看了,会有不同的联想。这张宣传图整体是灰蒙蒙的一片,有种像是抽烟之后喷薄到空气中的大股烟雾,这些烟雾被风吹动,种种线条形成一些抽象的图案。而在宣传图中,这种灰蒙蒙的感觉更加压抑、低沉,而且充斥在整个空间之中。在这些灰蒙蒙的阴影之后,还有光影的变化。在画面的右上方有一片淡红色,似乎有火光在燃烧,被灰蒙蒙的阴影映照、折射之后散开。但这里也不是唯一的光源,画面的其他位置也有零零散散的光源,只不过没有右上角这里明显。而在画面的其他地方,这种灰蒙蒙的色彩有深有浅,而且线条似乎勾勒出一些复杂的花纹,可以有很多种解读的方式。当然,可以说是“解读”,也可以说是“脑补”。陈涉画完之后,将整幅画又从头到尾看了一遍,然后满意地点了点头:“完成了!”周雷一脸懵逼:“陈总,这幅画……有什么深意吗?”陈涉微微一笑:“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其实陈涉压根没想那么多,他就只是完全顺从自己的本心,画出来这样一幅抽象画。灰色是主色调,主要是因为陈涉担心颜色用得太多,

撕下有乳房的中式胸衣

搞得过于花哨,提升这幅画整体的颜值。本来陈涉打算做一个纯粹的灰色场景,但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合适,这样不好圆,跟《余烬将熄》这款超梦似乎没有什么太紧密的联系。于是陈涉灵机一动,就在灰色背景之下又点缀了一些折射之后的火光,隐隐约约的,更符合印象画派的那种感觉。加了火光,就跟《余烬将熄》这个名字有点关联了吧?总之,抽象!绝大多数人看到这幅图之后,绝对无法联想到《余烬将熄》这款超梦中任何的具体内容。这样一个云山雾罩、意义不明的宣传画,应该足够劝退大多数不明真相的新手玩家了吧?而且,陈涉这也算是帮了林鹿溪一个小忙。因为林鹿溪还得对着这这幅画,做超梦游戏舱里边的宣传场景呢。如果搞成特别复杂的那种,林鹿溪做起来也累,那多不好。现在这种感觉做起来就容易多了,就是在空间中放上很多自然流动、变幻的灰色雾气,然后在雾气之后灵性点缀上一些若隐若现的火光,就齐活了。多简单!陈涉直接把这幅图发给林鹿溪。“以后的宣传图,就按这个来做!重要的是这种意境,明白吗?”“至于宣传语,我也简单想了一下。”“就四个字:前来受死!”全息影像中,林鹿溪似乎刚刚接收完了这幅图,两个大眼睛忽闪着,一脸的茫然。“就这?”林鹿溪有点懵逼,“陈总您想了一整天,就想出来了这么个宣传语?”陈涉被她噎住了,干咳两声之后说道:“怎么了?看不起这个宣传语?这可是我苦思冥想,毙了好几个方案的最终版本。”“你现在可能还无法理解它的深刻,没关系,你很快就会懂了。”其实陈涉没好意思说,他是压根把这个事情忘了,沉迷雕刻无法自拔。不过林鹿溪确实比较好忽悠,她显然被陈涉一脸正气的表情给迷惑住了,真的以为宣传图和宣传语是陈总深思熟虑之后的产物。“好的陈总,那我抓紧时间把宣传用的场景做出来,月底最后做一次宣传,然后下个月一号就正式发售《余烬将熄》的完全版了。”陈涉点了点头:“嗯,加油!”……中央联邦区,长夜娱乐集团总部。作为长夜娱乐集团的金牌超梦制作人之一,李云汉有一间很大的办公室。此时,他正站在落地窗边,看着外面的风景。而一个留着络腮胡、看起来很有艺术气息的西方人,正坐在沙发上劝说他。“李,作为一个朋友我想劝你两句。你的坚持是完全没有意义的,这无关你和我之间的胜负,这是潮流和大势所趋。”“超梦制作人应该明白,凭借一己之力,是无法对抗大势的。就算再怎么坚持,也终究要向现实低头。”“《刀锋之下》是击败了公司内好几个项目之后最终敲定的S级项目,按照系统的评判,它毫无疑问将会成为一个超级爆款。”“李,我知道你新超梦的资源被《刀锋之下》抢走是一件让你难以忍受的事情,但我还是希望你可以认真考虑一下,跟我联手。”“在《刀锋之下》这个项目之后,公司肯定会给我更多资源,到时候我们一起来打造一个全新的IP……”李云汉背对着这个西方人,微微摇头,然后笑了笑。“科雷,不要浪费口水了。”“我跟你不一样,你知道的。对你来说,钱永远是第一位的,为了让《刀锋之下》能够击败竞争对手、获得最多的公司资源,为了迎合评级系统,你对这款超梦做了多少违背自己本心的改动,你自己心里很清楚。”“我永远不可能像你一样放弃一个超梦制作人的尊严和职业素养。”虽然李云汉言语之中毫不客气,科雷却并不生气。他摊了摊手:“你的说法未免也太夸大其词了,更何况,我也只是为了生存。”“李,公司这次毙掉你的新超梦,已经是对你的一次警告。在所有制作人中,你是最大的刺头,对公司高层定下的未来规划,你反对的声音最大。”“甚至你还通过自己的社交账号煽动粉丝,制造了许多对公司不利的舆论。”“如果你再这样坚持下去,下次被毙掉的可能就不是你的超梦,而是你制作人的职位了。”“你我都应该清楚,我们在公司中只是普通的职员,跟一般的员工并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你和我,都并非不可替代的。”“离开公司,你还能去哪?”“天际网络集团?高科集团?藤堂?还是微木科技?”“你应该很清楚,他们虽然也都想要在超梦产业分一杯羹,但他们从未真的赢过,因为我们公司在超梦领域是有护城河的!一旦去了这些地方,那才真的代表你的超梦制作人身份终结了。”李云汉沉默片刻:“时候不早了,你该走了。”“如果没记错的话,下个月一号,《刀锋之下》就要正式发售了吧?”“希望发售第一天的口碑和销量,能达到你的心理预期。”科雷微微摇头,似乎是在为李云汉毫无意义的坚持而感到惋惜。他从沙发上站起来,准备离开。临走之前,科雷最后说道:“李,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总会有很多无奈的事情。很多时候站得越高,能做的事情反而越少。”李云汉来到办公桌旁边,倒了杯酒,一饮而尽。这几个月他在社交网络上比较活跃,是因为他确实比较闲。原本计划中的那款超梦,被长夜娱乐集团的高层给毙掉了。原因很简单,系统评级过低。对此,李云汉其实很不服气。因为已上架的超梦,系统会根据初期数据估算超梦平级,还相对客观。但长夜娱乐集团内部的这个新系统,单凭设计方案就对超梦项目进行评级,李云汉很想问一句:凭什么?他很不服,但有无能为力。长夜娱乐集团虽然研发经费无比充足,但也要考虑每个项目的投入产出比。各个金牌制作人之间也要有所竞争,赢下来的才能拿到最多的资源,做出大制作的超梦。不知从何时起,长夜娱乐集团的高层越来越迷信大投入、大制作、金牌制作人和大牌超梦明星。当然,长夜娱乐集团需要的只是金牌制作人的名声,而并不一定是他实际的才华。当公司手里的金牌超梦制作人太多的时候,赶走那么一两个也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因为会让留下来的人更加听话。所以,李云汉近期一直处于比较迷茫的状态,虽然每天都不用工作,但谈不上很快乐。突然,他想到一件事情。“《余烬将熄》的完整版,是不是也要在下个月的一号发售?”“这个档期……不明智啊!”虽然李云汉对《刀锋之下》这款超梦非常的不喜欢,但他内心再怎么抗拒,也不得不承认这款超梦确实很强。不仅是投入巨大,内容丰富,还有众多超梦明星加盟,阵容十分豪华。对同期发售的超梦,有着致命威胁。而《余烬将熄》有什么?试玩版在网上都被骂成狗了,临近完整版发售之前又搞出来了“受死版”和“懦夫版”恶心了一下老玩家。唯一的一小段体验型超梦,还是陈涉队长亲自录的。这有任何的可比性吗?更何况,伴随着《刀锋之下》的正式发售,长夜娱乐集团必然要砸出大量的宣传资源,几乎铺满目前市面上的所有超梦宣传渠道。这也就意味着,《余烬将熄》原本就不多的宣传资源将会被

文学

全面碾压,连曝光度都跟《刀锋之下》差了好几个数量级。李云汉压根没想过《余烬将熄》可能会对《刀锋之下》构成威胁,他担心的是,万一被《刀锋之下》这么挤压一下,《余烬将熄》连最初预期的收入都达不到,那怎么办?虽然之前李云汉给《余烬将熄》宣传的时候双方没有配合好,发生了一点小问题,但不论从反抗军的角度来说,还是从超梦设计理念的角度来说,他肯定还是站在《余烬将熄》这一边的。考虑再三之后,李云汉决定亲自给陈涉队长打个电话。他要向陈涉队长讲明这其中的利害关系。虽然超梦不一定要延期发售,但总得让隶山科技那边做好准备,否则猝不及防地直接撞上了,绝对会被撞得丢盔弃甲,输得很惨!……此时,陈涉还在雕刻。雕刻使人快乐。这次他雕刻的不再是一些非常具体的东西,而是相对比较抽象的场景。之前雕刻的东西五花八门,但主要以实物为主,精确得就像是3D打印出来的一样。而这次,他在画完了那副宣传图之后,突然想换个心情,雕刻一点抽象的东西。比如……他噩梦里的那个场景。他现在已经知道,自己在噩梦里看到的

一篇让可爱的男孩哭泣的文章

那种可怕的黑色潮水,其实就是时空生物。时空生物有大有小,最小的时空生物像老鼠那样大小,跟陈涉在噩梦中看到的一样,一般会汇聚成群;而大的时空生物可能有一两层楼那么高。当然了,时空生物越大,代表着能量波动越强,出现得自然也越稀少。而这些大型的时空生物,因为时空粒子更加富集,所以也不再是纯黑色,而是会逐渐向淡金色转变。总之,陈涉这次想要雕刻的是噩梦中看到的那一幕兽潮的场景。它的造型有点像是浪涛,但造型跟水流有着很大的差异,仔细看的话才会发现,那些浪涛中延伸出来的,是一个个可怕的时空生物。陈涉的手很稳,效率也很高。他发现自己的绘画和雕刻能力可能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厉害,因为哪怕是一些很抽象的东西,也能完全如自己预期一般地表达出来。雕刻完了之后,陈涉看了一下成品。嗯……有点掉san值。这玩意远看还行,就是一个波浪,放在一众雕塑中也不会很违和。但走近了细看一下,那就不得了了。虽然这玩意有点古怪,但陈涉毕竟是辛辛苦苦雕出来的,也舍不得扔,于是就暂时放在茶几上,想着回头找个柜子的角落藏起来。然而他还没想好具体放在哪,手环响了。“李云汉?!”陈涉瞬间如临大敌。他还清楚得记得李云汉之前连续两次想要在自己背后捅刀的事,此时《余烬将熄》的完全版很快就要发售了,他又打过来,意欲何为?难道是先礼后兵,在捅我之前,还要先通知我一声?陈涉不敢怠慢,赶忙站起身来,到会客室去接这个通讯请求。在陈涉离开后不久,曾海龙带着一群鲨鱼帮的小混混准时来到体验店。“咦,陈老板没在。”“店长,位子给我们留好了没?”周雷点了点头:“留好了,不过你们来得比预约的时间早了几分钟,要稍等一下。”曾海龙点了点头,来到休息区坐下。自从他进厂之后,突然感觉生活平静了许多。原本作为一个小混混,在江湖中打打杀杀的日子虽然很刺激,但却让他总是有一种朝不保夕的感觉。但是在代工厂里拧了几天螺丝之后,突然觉得自己似乎找到了内心的平静,觉得每天工作、下班之后来体验店玩一下超梦,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当然,并不是每个小混混都有他这种心态。留下来的是少数,大部分都跑了。不过跑了的那些小混混,也不敢再在这一带出现,都是投奔了其他片区的帮派。因为他们生怕自己再一露头,又要被这个变态的老板抓起来去拧螺丝!“其实,我觉得陈老板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变态。至少他本人还是很宽容的。”“一些人被扭送DCPD,另一些人在代工厂里改造一段时间就被放走了。我还以为陈老板会把他们全都扔到荒野上喂时空生物呢。”“奇怪,为什么我总会自然而然地把陈老板跟时空生物联系到一起,莫名其妙的。”“我不该把陈老板想象得这么可怕。”曾海龙随意地想着,突然,他看到了桌上的那个小雕塑。“嗯?陈老板又有新作品呢?这雕刻的难道是……海浪?”自从旧土上出现频繁的时空活动之后,大片大片的地方都变成了无人区,大海也不例外。所以,大多数在大城市中生活的人都没有见到大海的机会,只能在屏幕上、全息投影中以及超梦里感受一下虚拟的大海。但不论是蔚蓝的天空还是奔腾的海浪,对这些人而言都是非常值得向往的东西,那会让他们联想起时空活动出现之前那个如同田园般美好的旧土。然而在曾海龙将这个雕像拿起来、仔细看了一下细节之后,他瞬间被吓得面无血色。因为他仔细看才发现,这雕刻的哪是什么海浪,分明就是时空生物的兽潮!曾海龙猝不及防地近距离看了一眼,差点被搞出心理阴影。他赶忙把雕像放回原处,慌慌张张地奔向自己的超梦游戏舱。“陈老板绝对是超级可怕的心理变态!否则怎么能雕出这么可怕的东西!正经人谁会拿可怕的时空生物做题材啊!”“怪不得他每天都在雕刻,原来是在不停地压制自己内心的杀意和邪念……”“太可怕了,太可怕了!”“我就说为什么看到陈老板总是会不自觉得联想到时空生物,原来不是我的错觉……”曾海龙越想越害怕,赶忙钻进超梦游戏舱,进入《余烬将熄》的世界。在他看来,游戏里的那个劝退哥虽然有点可怕,但玩的时间长了反而觉得有点亲切。跟现实中陈老板的可怕程度比起来,还是差得太远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媛媛和老赵在厨房做(丁昊宇)高H版完整阅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