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之光老周赵青目录(床笫之欢)小说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待到虞蛛,一脸恍惚地,陡然出现于七彩湖……上方,站在彩云瘴海半空的虞渊,轰然一震。此时此刻,一直紧握着斩龙台的虞

文学

渊,感知被

齐在拉肉车的过程中喝醉了

无限放大,他密切地关注着方圆千万里地带的异常。生怕,有什么错漏的部分。他在默默地寻找,寻找着幽瑀心中的目标,脑海始终在思考。可是,即使斩龙台在手,他的感知和探察意识,依然不能穿透到地底,无法看到七彩湖的场景。——直到虞蛛的出现!他和虞蛛之间,本就存在着玄妙的灵魂联系,这种来自于灵魂的纽带,经过斩龙台的增幅,因虞蛛的到来,瞬间结合在了一起。于是,虞蛛在他的感知中,仿佛成了一个巨大的发光源!他本看不到七彩湖,本看不到那些涌动的地魔,看不见七厌化作的小小神台……是虞蛛的出现,令他仿佛在污浊世界的七彩湖,凭空多出了一只眼睛!虞蛛,就是他的眼睛,帮他照亮了七彩湖!他通过虞蛛看到了一切!“你……可是发现了什么?”离他很近的鬼王天藏,敏锐地感应到了,他内心情绪的翻涌,不由轻声询问了一句,然后又道:“煌胤的那条路断了,幽瑀心中的人选,应该也不是他。”“不是他,还能是谁?”柳莺奇道。蒋妙洁东张西望,她明亮的眼睛,最后似乎锁定了那棵桃树。她看着胡彩云心急如焚,又无能为力地,蹲在了煌胤燃烧的魔躯旁。煌胤的魔魂,炼化的躯体,都走七彩流焰中燃烧。胡彩云是韩邈远的徒弟,她深知她师傅参悟的大道,有多么的玄奥可怕,看着燃烧中的爱人,胡彩云一点办法都没有。魔魂是煌胤,但那具躯体,则是她以前所认定的挚爱,此刻全在燃烧。胡彩云从没如此懊悔失落过,她低着头,一边轻声抽泣,一边述说着什么。她也不知道,煌胤现在是否还能听见……“真是一段孽缘啊!”偷听了一会儿的蒋妙洁,竟然在这个时刻,还有心去八卦。“虞,虞渊?”柳莺凑上来,见虞渊久久不语,轻轻摇晃了一下他的胳膊。“容我再想一想。”虞渊的注意力,依然放在七彩湖。天藏和柳莺的话,两人的好奇心,对能分化万千魂念的他而言,自然能兼顾,是能够听见的。没回答,是因为他也处于巨大的震惊和费解之中。他此刻看到的事实,和幽瑀的选择对照起来,显得太过……不可思议。不论怎么去看,他都觉得虞蛛不该那么快,也不够资格,去承载那一席神位。虞蛛在外域星河,在深黯星域刚蜕变为九级的妖王,这才过了多久?她有没有完全稳住妖王的力量?幽瑀,如果真的选择了她,会不会是弄错了什么?不,幽瑀不会错!要是没错,要是幽瑀最初挑选的人,就是她虞蛛……虞渊顺着这条路重新整理思绪。混乱,无序,驳杂,本身就是矛盾体,这是阴脉源头浊流的真谛,也是最符合神路的形态。虞蛛,是妖殿的八足蜘蛛,和异魔七厌的结合。妖和魔的结合,世间独此一号!她从诞生起,就完全符合那条浊流大道,她就是混乱,驳杂和矛盾的集合!她是被自己发现后,想要做为未来的强力依仗,才去悉心栽培。可她的形成,自己找到她,将她弄到碧峰山脉的沼泽,背后……有没有鬼巫宗的指引和唆使?毕竟,那时的自己,已彻底坠落为邪魔,理智时刻处于崩溃状态。而袁青玺,其实一直在暗中默默地看着自己……袁青玺的背后,是幽冥图录,在里面还有幽瑀无法离开,无法成长,只有意志的一团智慧体。可那也是幽瑀啊!有没有可能,七厌和八足蜘蛛的结合,甚至是虞蛛的诞生,原本就是幽瑀和鬼巫宗的刻意而为?或者,更深一层地去看,本就是阴脉源头的选择?虞蛛,从她存在于天地的那一刻,她这个独一无二的,妖和魔的产物,就是为了继承这一席神位?她生来,就是为了那一席神位!所以,她才强大到不可思议,才能有无穷的潜力!因为,她从诞生起,几乎就内定了一席神位!她能契合芜没遗地,是因为八足蜘蛛,她若是来了彩云瘴海,或者去了污浊之地,她秉承“浊”的那部分,也能让她肆意妄为。从某种意义上来看,她是另外一个幽瑀,同样的特殊,同样的稀罕!煌胤和媗影显然感觉出了一二,才让那灰狐找上去,许她一席神位。或者,本就是袁青玺提醒了那两位地魔始祖,告知了虞蛛的特殊性。煌胤,竟然还想让自己说服她……虞渊在心中嗤笑一声,又突然想起,虞蛛妖族的那部分,能迅速突破到九级,能跻身为妖王,还是因为……她通过自己,斩获了大魔神格雷克,三块血色结晶中的其中一块!阴脉和阳脉是对立而生的,她获得的那块血色结晶,助她妖血蜕变,令她醒悟……她天生契合的浊之大道,让她能够更了解血魔,将来即便面对大魔神格雷克,亦或者那条阳脉,她都能知己知彼。妖和魔的结合,炼化一块血色结晶,在血魔族的圣地深黯星域成妖王……世间,怕是找不出第二个,比她更契合那条大道的封神人选了。难怪连玄漓都要靠边。“是虞蛛。”内心有了答案后,虞渊才深吸一口气,向鬼王天藏,柳莺还有蒋妙洁道出真相。“虞蛛?!”天藏呆若木鸡。“怎么,怎么会是她?”柳莺脑海中,顿时浮现出,那个又黑又瘦又小,看着像是乡下丫头的小女孩,“她够资格吗?还有,她有能力承载那一席神位吗?这种事,可不是硬上就行的啊!”“承载不了者,形神俱灭。”蒋妙洁轻声道。“我想,他应该是可以的。”虞渊也觉忐忑。虽然不论怎么看,虞蛛都契合那条大道,甚至虞蛛就是秉承那条大道而生,可他还是感到担心。担心虞蛛不够强……“刚刚,有七道奇异的力量,突然闪现一霎,又猛地消失。”天藏率先恢复镇静,肃然询问虞渊:“那是什么?”“他是七厌。他是虞蛛的另一部分灵魂源头,他好像和七彩湖,也颇有渊源。哦,差点忘了你还是天魔尤潜,你执掌着蓝魔之泪,你来帮我分析一下。”虞渊快速地,道出了他对七彩湖的猜测,还有七厌和七彩湖的神奇关联。最后,他连虞蛛现身,七厌这个所谓的父亲,凝为一座小小神台,供虞蛛坐下的画面,也给说了出来。听的天藏,还有蒋妙洁和柳莺都咂舌不已。而那条,始终朝着彩云瘴海而来的,清澈无色的河流,显得并不急切。就这么慢慢悠悠,似在等待着什么。仿佛在等待着,虞蛛去重新认识自己,等待虞蛛做好准备。“七彩湖,应该本就是一座,比蓝魔之泪更高级的血灵祭坛!”天藏听完沉默了片刻,就盖棺定论:“应该在我之前,更早的时代,或坠落于此,或被浩漭挟制夺取,给弄到了这里。究竟是怎么来的,我并不清楚,可那分明就是一座我们外域天魔的血灵祭坛!”“唯一不同的是,那座血灵祭坛,似乎产生了你们所谓的……器魂?”天藏表情怪异至极。“虞渊,蒋妙洁,你们应该知道,外域那些智慧生灵的器物,包括最顶尖的圣器,也是没器魂一说的吧?”蒋妙洁点头,“的确如此。”虞渊也惊讶了,细想之后,发现他所接触过的异族强者,包括修罗族的阿隆索,贝鲁,执掌的圣器和诸多器物内,都没器魂存在。器魂,似乎只在浩漭的顶级器物中。“你的意思是?”虞渊轻喝。“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不是很清楚,以我的认知也想象不出来。但,七彩湖这个血灵祭坛,在下面的污浊世界,似乎诞生了器魂。”“天魔的圣器,在浩漭产生了器魂,孕育出了七厌。”“七厌没回来,七彩湖就是不完整的。也是因为七厌的诞生,七彩湖才具备了,我蓝魔之泪所不具备的,孕育出全新天魔的神奇能力。”“显然,七彩湖的层次和等级,高出我

高质量粗汉公路语言

的蓝魔之泪一筹。”“煌胤在时,媗影在时,七厌不愿回,或是在彩云瘴海,或在外漂泊。他回去,就可能被煌胤和媗影奴役。”“现在,他这个奇异的器魂,为了虞蛛而重回七彩湖,衍变为神台,迎接虞蛛的到来。他,这是主动给虞蛛铺就神路!”“虞蛛,在顷刻间,得到了一样堪比幽冥殿的神器!”“她和七彩湖的结合,让魔魂疯狂攀升,她的那具妖体,也能通过其中的污浊精能,再次被洗涤数遍,所以迅速攀升到一个全新的力量层面。”“因为,她本就完美符合那条大道!”“她才是天选之女啊!”……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春天之光老周赵青目录(床笫之欢)小说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