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肥岳交换(沙发要了我)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庭时雨……庭时雨要踢你了哦!”女孩儿气到不行,手忙脚乱,语无伦次地柔声娇呼道。“……”半晌后,见北堂秀毫依旧是毫无反应地愣在原地,源庭时雨一懵,而后只能咬了咬牙,继续逞强道:“不、不说话的话,庭时雨就,就……”“踩、踩你!”她抬着脚,毫无底气的喊了声。而后,在北堂秀眉毛微皱的瞬间,猛然惊醒于自己羞耻发言的源庭时雨,一瞬间脸颊通红一片。天、天啊!庭时雨你刚刚都说了些什么啊!完蛋了!!!这下,源庭时雨在满满羞意的折腾下,紧紧捂着脸,连抬起的脚都忘了放下去……呜呜呜……她发出小小的哀鸣,开始幻想该要怎样,才能让自己的羞人行为被他忘掉。而此刻,默默站在一旁,望着那白皙雪腻之间,交融着酥粉肉色的足掌,北堂秀的心情很奇妙。不知为何,源庭时雨的威胁,他有些……怎么说呢……——倒不是听若无闻,就是有种很

文学

奇妙的感觉。这种感觉无法形容也不能去形容。因为北堂秀心里有个预感,自己一旦形容出来,以后就会自己给自己打赏不得了的标签,翻不了身了。所以他得将这种情绪扼杀掉。得出结论之后,北堂秀果断继续了自己先前的动作,指尖朝着女孩儿粉润的足心掠去,快如闪电。而后,在源庭时雨源庭时雨掩嘴惊呼声中,看着那朝自己蹬过来的脚丫,一个退步,逃之夭夭。“噔。”快到门前,步子一顿。身后是捂着被子坐在床上,可怜弱小又可爱的源庭时雨,正气急败坏地瞪着他——桃花眸子睁得圆圆的,亮闪闪,很好看。“对了,阿庭啊。”北堂秀随口招呼着。而后,他的话好像带着奇妙的魔力,源庭时雨一听见,火气与羞意一下子消失不见,闷着头轻哼道:“嗯,庭时雨在听的,北堂君请讲~”“额,我就是想说……按完后别急着睡觉,床头的抽屉里,放着几片安神的贴剂,等会你拿两片贴在太阳穴处,稳稳地睡一会儿。”“今天晚饭晚些吃,回头我叫你。”说完这些后,北堂秀不等她回答,就出了卧室。留下源庭时雨在身后招着小手,委屈地喊着:“嗯嗯嗯!庭时雨知道啦……”哼!坏家伙,都不帮人家来贴!她不满的努了努小嘴,闷头闷脑地爬到床头柜跟前,缓缓打开……找一找,北堂君说的贴……欸?!哇!金色……啊不是,红色传说!明明北堂秀口中的小贴剂就放在柜子正中,可她的目光,却不由自主地被吸引到最最隐秘的角落——是那一晚,杨太后装到北堂秀包里的盒装小伞!“这个,这个!呜……”源庭时雨眼睛快速地眨了眨,想起了那晚杨太后闯进她和北堂秀的屋子里说的话,脸颊一瞬间变红。而后,她忍不住又仔细端详了这小盒子两眼,心里出现了一些怪念头……“咔嚓~”拍了一张照片,之后,源庭时雨左右张望了片刻,才鬼鬼祟祟地将小盒子塞到胸口,稍微有些硌,但她忍住了。就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然后,看着手机里的照片,她一咬牙,点开齐雨妃的微讯,发了过去,想让她支个招。反正她已经赖上北堂秀了,想要快快把自己交给他。而齐雨妃,就是她最棒的“狗头军师”。嗡嗡~不多时,手机震动,『妃妃』发来了一张图片。“呜哇——!这样,这样也太……呜……”看着这张图片,源庭时雨的脸颊一下子烧起来了,浑身都有些发烫,眼神不自觉从照片上移开,躲闪起来。“妃妃!这样,这样会不会太不知羞了!北堂君会说生气的!”她赶紧回了条消息过去,心里砰砰砰的小鹿乱跳。“哎呀,信我,男人这种生物,受得了这招就有鬼了!”齐雨妃十分自信地回道,甚至还拍了张比“耶~”的照片。“可是,可是……”源庭时雨还是有些担心,翻回去那张画风很精致的漫画图片,脸颊又变得火辣辣的。“哎呀好啦,我家大猪蹄子找我有事,最后扯一句啊——信妃姐,得秀秀!拜拜~”齐雨妃光速下线。留下源庭时雨抱着膝盖,蜷缩着身子坐在床上,裙下露出精致小巧的脚趾微微敛着,心里紧张地不行。真的,要那样吗?“呜……”……?*?……晚饭,餐桌上。源庭时雨看着黑姐姐和沐沐,她们正闷头吃着,可她总感觉自己被人盯着。转头一看——哦,北堂君也在吃饭。于是她又把鼓囊囊放在桌上歇一歇,忽然感觉到小纸盒搁到她了,脸颊一红。齐雨妃的话在脑海里盘旋。源庭时雨轻哼了声,捂着脸低下脑袋。“嗯?阿庭,今晚的饭不合胃口?”北堂秀有些诧异,不太懂自己这个笨笨的女朋友又在想什么。“不可以,那样太……啊——!”“呜……”“不是的不是的,北堂君的饭很好吃,很好吃的!”庭时雨匆忙塞了一嘴巴的土豆丝,瞧他的眼神闪闪躲躲。“嗯,好吃就多吃些。”说完这一句,北堂秀若无其事地继续扒饭,开始不着痕迹地观察起她来。然而晚饭后一直到睡前洗漱,都没有发生什么值得关注的事——不如说这个庭时雨每天都会干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总是莫名其妙地害羞和撒娇,让他根本捉摸不透。“北堂君,庭时雨先去卧室了~你也快快洗吧~”包着头发,出浴后的源庭时雨,肌肤水润而有光泽,在北堂秀帮她吹完头发之后,杏眼含羞地瞥了他一眼,匆匆钻进了卧室。“嗯?这怎么了?”北堂秀隐隐有种今晚要发生大事的感觉,可惜也就是个感觉,叮嘱还在看电视的黑姐姐和沐沐不许熬太晚之后,他默默进了浴室。等到闻着庭时雨的温热馨香洗完澡,带着躁动的小火苗在窗台吹了会儿夜风,足够冷静之后,北堂秀进了卧室。而后……“阿庭,你这是……”他站在门口,呆掉了。就见平日里温婉而秀气的漂亮姑娘,此刻穿着他的T恤——看着胸口处的鼓囊囊,他非常怀疑这蠢姑娘里边什么都没穿——此刻,正杏眼含春地跪趴在床上,嘴里噙着四方小块儿的一角,眼波流转。“那东西不是,我不是放在……”他忽地哑住了,惊诧地看向那早已合得牢牢的小柜子。“北……呜!”床上的姑娘看起来等了好久,见他进屋有些激动,可一张嘴,小四方块儿差点掉下去,她又赶紧抿着唇,噙噙好。“你这是……胡闹!”北堂秀眉头皱了皱,忽然来了些火气。我每天都在忍,白天夜晚都……你怎么还!唉——这些话,他问不出口,只站着轻叹了口气。他知道,他心里想的不结婚……至少不订婚之前不和庭时雨进行最后一步,其实并没有询问过她的意见——他潜意识里觉得,这是对自己心爱的女孩儿的负责。可她现在这样,自己怎么又忍受的了呢?想着,他转身就打算再出去吹吹冷风,顺便大肆批判一下自己的保守思想。啪嗒~忽听见小小的声响。北堂秀没忍住回了头,就看到源庭时雨嘴里噙着的小四方块儿掉到床上,她伸出粉润的舌头舔了舔嘴角的口水,而后,朝他张开双臂,嘴角带着温婉的笑,轻唤道:“北堂君,庭时雨……”“真的好~喜欢你啊。”“可以,让庭时雨任性一次吗?”“……”北堂秀一愣,自诩过人的理智,全盘崩毁于女孩儿的微红面颊与软糯娇呼之中。“我……”他张了张嘴,但嘴里很干,便没再说些什么。迟疑了片刻,他径直朝源庭时雨走了过去。砰砰砰~每一步像是踩在自己心窝上,跳动的厉害,脸颊生起了火。等他好不容易走到庭时雨跟前,伸手触碰到她柔软的手臂时,惊觉于她肌肤的温热,下意识撒了手。“我……我去关下门……”北堂秀微微有些尴尬,找了个理由。“为、为什么要……”“我怕阿庭你,怕……”“不、庭时雨会努力不叫出来的,会……”他的话,她心领神会。“但我……”“那……”“庭时雨会努力的!”女孩儿瞧着他,媚眼如丝。“我……关灯了……”“嗯……等等!”“……怎么了?”“拉,拉下窗帘……”……在浅浅的哀鸣声里,敲响了夜的篇章。卧室门外,是两对竖起的耳朵。黑姐姐脸颊绯红的倚靠在门上,怀里的沐沐拱个不停,小身子热乎乎。一黑一白两条大尾巴,应和着轻鸣,时而软软落下,时而高高翘起。今夜,究竟要多晚才能睡去……谁知道呢?……?*?……翌日清晨,听到了鸟雀的轻啼。睁开眼睛,北堂秀感觉浑身酥软,前半夜的刻意抑制与后半夜的彻底放纵耗干了全身的力气。身子似乎有些沉重,他微微侧头,闻到一股熟悉的味道。是淡淡的樱花香气,伴着牛奶的甜腻。黑发的高挑姑娘此刻正枕在他身边,两只手叠在一起,仿佛一只小猫,又显的那样娇小。“呼咻~”她的呼吸声轻轻巧巧,吐气如兰。也不知这样盯着她的睡颜沉溺了多久,某一瞬,北堂秀看到她的眼皮轻轻颤了颤。而后,看到了盛着星星的眸子,如桃花盛开一般灿烂,氤氲着朦胧的水汽。庭时雨醒了,可她早已没了力气,浑身瘫软间,就只有那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一眨一眨地看着北堂秀,让他有些不好意思。“阿庭……”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呆呆地喊了声。女孩儿好像很累很累,没有理他。但下一瞬,像是用尽了全部力气,她身子往前拱了拱,亲他。“庭时雨……”她轻唤着,软语媚人。“是北堂君的了~”……怠惰、慵懒、幸福的一天。北堂秀和源庭时雨一直腻到中午,在沐沐气鼓鼓地跑到卧室门前来扒拉门时,才红着脸一起起了床。简单,平淡,却又十足温馨地沉溺在两个人的世界里。临近傍晚的时候,北堂秀收到短信,收到了门外的包裹。他拆开层层精致包装,发现里边只有一个红色的小盒子。而后,就在他准备打开的时候,接到了一通来电,看一眼……是杨太后。“妈?怎么了,有什么事儿吗?”“小兔崽子,没事儿就不能打给你了?!”“能能能!”“那到底是有还是……”“当然是有啦你个臭小子!”“妈可是有个超级大的惊喜要跟你说!”杨太后的语气异常兴奋,吓了北堂秀一跳。“惊、惊喜?”北堂秀眉毛一挑——说实话,自己这个亲妈,上一次给他的惊喜,是一条漂亮的公主裙,美其名曰想看看自家帅儿子的更多可能性。北堂秀怕了,语气里带着迟疑。“当然咯~大惊喜!”杨贵婉心里激动的不行,想了想是在憋不住,还是透露道:“明天呐!咱家有客人要来!”“呼——不是女装就……等等,客人?!”“嗯?难道秀秀想要女……”“别别别,妈,咱们说正事啊!”“好好好~你这臭小子,没以前好玩了都。”杨贵婉顿了顿,不过一想到正事儿,还是激动的紧,忍不住详细道:“听我说啊,明天,咱家可是要有喜庆的事儿来喽,那个客人啊,是隔着海,匆匆赶来的!”“隔着……海?”“嗯,就是之前你没见着的,源家的……”“等等!”北堂秀一下子有些木了,“你是说?”“对!阿庭的爸爸和妈妈,隔着海要来看看你俩了!”“……”爸爸妈妈?北堂秀心里一怪,心说阿庭的爸爸妈妈要是在世的话,得有七八十了吧,身子骨挺棒。这么想着,他还是没忍住开口问道:“你说的那个源先生,年龄多少啊?”“嘿你这臭小子,我跟你爸的亲家公你说多少?也就比你爸年纪大那么一点儿!”“哦这样啊……等等,亲家公?!!”“嗯?难道你还没收到我寄去的邮件?”“收到了啊,一个小红盒子……等等!”北堂秀忽地一惊,摸着红盒子的手,微微颤抖。“他们不会是来……”“当然咯,你个傻小子不会以为人家真就是来看看你吧?”“可是,我这才……算了,那……”“那要不要跟阿庭说一声,要她戴着……回去?”“不用不用,我这个当妈的,打算给我家儿媳妇儿一个惊喜~”“但这是不是有点……”“嗯——?!”“没什么没什么——阿庭确实需要惊喜!”一万句话憋在心里,北堂秀选择了妥协——当然,主要不是畏惧了,而是真的想让阿庭开心开心(确信)。“妈,我明天带阿庭回去,需不需要准……”“哎呀好啦好啦,婆婆妈妈的,挂了挂了,姐妹喊我去打牌呢~”“欸不是,我还有……”“嘟嘟嘟嘟……”手机从耳朵边离开,北堂秀呆了片刻,脑袋里还有些懵。惊了片刻,看到源庭时雨还窝在沙发里,粉嫩纤细的小腿荡啊荡……这傻姑娘,甚至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还有就是……坏了,我小舅子来催婚了!……?*?……北堂秀望了眼窗外,华灯初上,瑰丽的夜景让他心绪偶有的杂乱起来。月阳的夜,斑斓霓虹里浮声万千。呵……他不知道从哪里翻找除了低度数的果酒,轻轻抿上一口。“阿庭。”他喊,带着悠扬的尾音。“在的在的,庭时雨在听,北堂君请说~”沙发上翘起来的一对可爱脚丫悄悄缩了起来,露出略显疲惫却又遮掩不住喜悦的俏丽脸颊。似乎是昨夜的欢喜,让她身上多了些变化,明明还是那样的温婉清丽,却又平添一股风韵。此刻,看着她匆匆钻出来的模样,就像是一只漂亮的小土拨鼠。“哈哈……”北堂秀没忍住笑了笑,而后,看了眼刚拆出来的精致红盒子,华灯下,其间熠熠着璀璨的光亮。“明天,我们一起回家。”“回家?”源庭时雨歪了歪头,“这儿不就是……等等!”她忽然听懂了,眼睛睁得大大的,轻轻掩住嘴巴。“是,是北堂妈妈和……”源庭时雨带着疑惑,小声询问。“对,还有客人。”他点头,“还有就是……下次见面,前缀就可以去掉了。”“欸欸?!”“到底,到底是回去做什么啊!”看着一脸无所谓的北堂秀,源庭时雨忽然紧张起来了,胸口砰砰砰的,脸上很热。“做什么……当然是……”“——秘密。”北堂秀打着哑谜,将盒子小心收好。缓缓踱步到沙发前,将慵懒而安恬的可爱姑娘揽入怀里。“北、北堂君……?”没有回应她的轻唤。想了想,北堂秀随手撩开她的额发,将温热的唇印在她光洁的额头。闻到了发间的馨香。源庭时雨再没问什么了,只是懒洋洋窝在他怀里,像只居家的小猫。“真好啊……”“嗯?”“我是说,真好。”北堂秀抬起头,落地窗外,万家灯火,诉说着各自的故事。而属于自己和庭时雨的故事,或许,才刚刚开始。想着,看到怀里的可爱姑娘,呼吸声轻轻浅浅,快要睡着的样子。估计是昨晚把她折腾坏了,一整天无精打采的。他忽然一个没忍住,背叛了杨太后的阵营,随口道:“我想问阿庭一个问题。”“嗯?”哪怕很困了,她还是努力睁开眼。“想嫁给……不……”北堂秀换了晃脑袋,在源庭时雨痴痴的目光里,换了句说辞:“我可以……娶你吗?”“欸?!”明明猜到了很多很多,但听到他这样的话,源庭时雨还是有些痴了。而后是如海一般的羞意,自心底涌现。“呜……”女孩儿捂着嘴巴,媚人的桃花眸子里迷蒙着一层水汽,用独属于她的,软软糯糯的声音,轻声应答道

妻子却被迫忍辱负重1-9

:“还问……你还问!”她很小力地,锤了锤他的胸口,而后一头撞进他怀里,拱啊拱。“嗯?回答呢?”北堂秀随手抚摸过一缕柔顺发丝,不依不饶地追问。“坏死了,北堂君又……又欺负庭时雨……”她小声嗫嚅着,声音闷闷的。“这怎么就坏……哎呀,忘了点东西。”北堂秀眸子一亮,忽地打开那本来已经收拾好的小盒子,从里边小心翼翼拿出一枚熠熠着虹光的戒指。而后,动作十分轻缓地,捉住她的软乎乎的左手,寻找着那根修长柔

500篇短篇小说推荐超脏超肉

嫩的手指。源庭时雨忽觉指间一凉。“可别跟我妈讲,她还想当惊喜呢……”“……”可听罢他的话,源庭时雨就只是怔怔地看着他,无意识地抚摸着无名指上的戒指。好多话,一瞬间有好多话,全部哽在喉咙里。“怎么不……唔唔……”在北堂秀追问之前,源庭时雨不管不顾地搂着他的脖子,恶狠狠地吻上了他的嘴巴。而后,不待北堂秀反应过来,伸着舌头侵占,她便早早抿紧了嘴唇,将精致的小下巴轻轻磕在他的肩头,啄了啄他的耳垂。“愿意哦~”··(全书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疯狂的肥岳交换(沙发要了我)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