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是给女主喂药控制的古言(边走边做h)完整版小说免费阅读

“新宾王一门没有出现在这袁氏族谱上,那这族谱还配称袁氏族谱吗,除留一套给兴国公外,其余的族谱全部烧掉!不得留一部于世,赐一千元银币给兴国公,资助其重编袁氏族谱!”朱由校对袁氏宗族的族谱做了处置。既然袁氏宗族的族中长辈无视了他的皇权。那他这个皇帝自然也无视了族权,直接下旨要求烧毁原有的袁氏族谱。这还没完,朱由校现在为彰显自己皇权,用一种任性的方式做着一些看似不怎么关系帝国大政的事。譬如,朱由校现在就又吩咐道:“着钦天监和礼部对新宾王重新以郡王之爵厚葬,就在袁氏宗族祖坟地选择地穴。”朱由校说着就看向袁氏宗族各房的长辈,问:“你们当中可有愿做兴国公一族同宗同族者?”袁氏宗族的族人此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们内心自然是不愿意的,因为他们无法容忍因为皇帝陛下的干预,袁可立这一房的人竟然可以独自编纂袁氏族谱。但他们也不敢冒犯天威,所以都沉默了起来。“嗯?”朱由校很严肃地看向了这些人。袁汀之孙袁林这时候忍不住喊得:“皇上这是欺负我们袁氏一族,于礼不合,这是我们袁家的家事,您这样干预,是在乱礼!”“朕让你说话了吗,还敢训朕,是对朕大不敬!锦衣卫,直接拖下去,给朕砍了!”朱由校说道。袁林听后大惊,看向了袁氏其他族人。没人出来救他。倒是袁枢这时候站了出来:“陛下,袁林无礼,但可否饶其无知,宽恕其死罪!”朱由校则直接问道:“怎么,朕要替你袁家

两个人怎么开车

清理门户,还得经过你兴国公的允许?”袁枢被朱由校这么一问,直接吓得腿软,忙道:“臣不敢!”“那还干什么,朕就是欺负你们袁家,朕就是偏袒新宾王一房,你袁家其他各房有何不满!”“有本事,你们也给朕给大明建下赫赫功业!半点功勋没有,还好意思夺走朕赐

文学

予功臣之产,是觉得朕山高皇帝远管不到你们,还是觉得自己袁家就是独立王国,皇帝没权管?!”朱由校语气森严地说道。袁枢听皇帝这么说后,退了下来,不禁眼含热泪。而袁林则被锦衣卫拖了下去。袁林见此大骂:“暴君!暴君!你究竟要乱来到什么时候,天下庶民已经足衣足食,我们士族就一点管管自己族人的权力了,你也不愿意我们有,你难道真要君王之下,众生平等吗?!”“改为磔刑!传首各尚书以上门第,令这些门第族人观之!”朱由校语气森冷地说道,因为袁林的大骂,直接加了刑,且道:“如果还想你一房的人全部跟着你一起去九泉之下,你就继续骂朕,别以为朕推崇汉人至上论,就不敢杀你,大不了,朕先剥夺你的汉人资格!没错,传旨法司,宣读判决令时,内容中须先提到朕已剥夺其汉人资格!”袁林只得闭了嘴。“剥夺汉人资格?”“因为已剥夺汉人资格,所以可以处以酷刑,还能这么做?”文震孟因此想了想,他正想着以汉人能不杀就不杀的圣训,也就是皇帝自己下的旨,来劝谏一下皇帝宽大处理的,但他没想到皇帝陛下直接来了个剥夺汉人资格。这让文震孟不禁暗自承认,果然任何理论都是不能限制皇帝陛下的权力的,就算毕淄川搞了个汉人至上之说又如何,陛下想严办谁的时候,可以直接来个剥夺你汉人资格。谁敢质疑?岂不也要被剥夺汉人资格?“看来大家以后还是得老实点,不能因为自己是汉人,陛下贵中华而轻夷狄,就觉得自己可以无法无天!”左都御史唐世济也因此跟着腹诽道。朱由校这里则继续问着其他袁氏族人:“回话!可

来吧。拔出来。它很快就会回来

有愿做兴国公同宗同族者,若不愿意就是黑户,全都去北山布政司!那里缺民户,去那里定居去!”朱由校这么一说,袁可庆先站了出来:“皇上,我们这一房,愿意,愿意做兴国公的族人,只是不知道兴国公还愿不愿意承认我们。”袁可庆说着就强笑起来。若不是皇权相压,不愿意就要去塞外苦寒之地定居,他才不会向袁可立这一房服软。要知道他可从没这么服软过。袁可立心里是极为委屈的。“你问的好。”朱由校这时候说了一句,就看向袁枢:“兴国公,你可愿认他这一房为族人?”袁枢心里自然不愿意,他最看不惯的就是袁可立这几房掌握族权的,但他想到自己与这些到底是同宗,也就不好拒绝。但就在袁枢要答应时,他却注意到毕自严在向他摇头。袁枢颇为惊讶。但元辅的意见他不得不考虑。想了想后,袁枢明白了,他知道元辅这是要自己配合陛下,把自己族人尽可能多的往塞外赶呢。袁枢知道元辅的意思就是陛下的意思。再加上,他本心就想恨不得报复这些族人,也就道:“回陛下,臣不愿意,我早已决定与他这一房断绝来往!”袁可庆颇为惊讶,他没想到袁枢会拒绝,会这么绝情。“袁枢,我可是你五叔!”袁可庆因此忍不住喊了一句。袁枢没理。朱由校见此就道:“既如此,你这一房全部迁居北山定居,由运部负责此事!”袁可庆这一房的袁氏族人因此着急起来,有骂袁枢的,也有求袁枢的。而接下来,除了袁札等于袁枢没有过节和利益牵连的少数弱势族人被袁枢承认为族人外,其余各房皆不被袁枢承认,而需要被迁去北山布政司,这些人的产业自然也大部分落入兴国公一门手中,少部分由被兴国公袁枢收留的弱势族人瓜分。袁可立也被重新安葬,且在钦天监和礼部官员的主持下,正式葬于袁氏祖地。有支持袁枢反抗宗族压迫的年轻士子皆赶来了此地,且在袁可立葬于袁氏祖地一刻尽皆欢呼起来。但此事对于大明的官绅之族而言是一个很大的打击,他们开始担心自己族中不听话的族人也会利用官府甚至是皇上来对抗整个宗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男主是给女主喂药控制的古言(边走边做h)完整版小说免费阅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