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区电工老周刘芳第九章(公交车多肉)最新全文章节阅读

嘉靖朝的太监不能说没权力,位置在那里摆着,权力还是有的,但真不如文官有权力。相对于上一个皇帝正德朝的太监权势高峰期,嘉靖朝已经算太监权势衰落时期了。如果不是嘉靖皇帝性格太操蛋,自私刻薄多疑寡恩还养蛊,而且动辄北边东边敌寇入侵让人掉脑袋,嘉靖朝文官们应该是很幸福的,难得遇到个大臣的君恩超过太监的皇帝。所以历史评论常说,嘉万年间是文官政治的高峰期,也是大学士阁权的巅峰期,是强势首辅碾压外朝六部的时代。就是到了万历中后期,便一言难尽了……未

文学

来这种历史趋势目前没人清楚,在眼下的嘉靖十一年,徐指挥脑中还残留着十几年前正德朝太监气焰熏天、嚣张跋扈的印象。但秦德威脑子里琢磨的却不一样,下一个太监权力高峰也就是魏忠贤时期,这都是快一百年后的事情了!只要在文官系统里混得好,嘉靖朝怕个锤子太监。除非是那些自甘堕落去当了高级太监义子,然后混恩荫官的人!如果自己十多年后能够混出名堂,能当个翰林啊御史啊什么的,士林声望也够,同时也还有扎实大腿的话,即便遇到了那位唯一以总督东厂兼掌司礼监印的传奇太监秦福,也可以考虑碰个瓷的。想到这里,秦德威突然发现,这人姓名为何与亲爹和叔父这么像?叔父叫秦祥,失踪的父亲听说尊讳秦吉,这个传奇太监却叫秦福,看着简直像三兄弟……就在秦德威放飞思绪的时候,经过反复思量的徐指挥又问道:“用不用告诉我那妻弟,大家一起商议?”徐指挥的妻弟是南京锦衣卫官田大人,目前正在内守备厅当值听用,肯定熟悉潘太监的情况。但秦德威并不同意:“最好先不要告诉,他的立场与我们不完全一样,他很可能会倾向于潘太

学长,你太大了,我看不见。

监,这点必须要清醒。如果你告诉了他,他尽职尽责的禀报给潘太监,然后潘太监自行捉拿了贼寇,那还有我们什么事情?也不是不让徐老爷你讲亲情,我们只能在办事过程中,提醒他回避问题,再分润他一点功劳就是了。”秦德威最后又很交心的劝了几句:“徐老爷啊你要做的其实就只是守住城门,下次劫掠案发生后,有意识的在城门瓮中捉鳖,在此之前沉住气就行。只要贼寇真相被揭破,潘太监就绝对没可能继续当内守备了,你没什么危险的,以他的岁数你还担心什么?其实我比你更难,在事情被揭破之前,潘太监还是守备的时候,我就要去折腾动静弄名声,危险性比你大多了。”听到这里,徐指挥拍了下大腿:“干了!”然后他又说:“我家三儿说过,你这人性子不会轻易涉险,你都敢做的事情,肯定并不凶险,我又有什么不敢的!”秦德威撇撇嘴,只要你们敢一起做大事谋取富贵,随便你们怎么说。徐指挥下定了决心后,只要守住城门就好,在贼寇被捉住之前,秦德威只能靠自己了。不过他找徐指挥要了四个健壮军丁伴随左右,还是身边多几个壮汉保镖更安心点。就在秦德威和徐指挥一起筹谋如何打开潘太监这个大礼包的时候,严府尹也在琢磨潘太监。作为南京地面包括周边各县在内的最高行政官长,严府尹大多数时候都是帮别人平事,但这次却是要找别人帮自己平事救儿子。比府尹还大的,能帮府尹平事的,也只有南京三巨头了,南京守备太监、南京守备大臣、南京兵部尚书参赞机务这三位。出于名声和面子考虑,首先排除了同为文官体系的兵部尚书,不然自己父子的事情在文官里面传开了,有点丢面子。然后守备大臣徐鹏举又黄了,那么剩下的选择就只有守备太监了。严嵩的行动力还是非常强的,看准了方向会全力去做,要不然若干年后也不至于动辄把人弄死。大明南京城西部都是皇城区域,守备太监官署内守备厅位于皇城西安门外,再偏南一点的地方、当即严府尹就下帖子到内守备厅,得了回帖后次日就轻车简从出行,来到内守备厅,拜见守备太监潘真。公开拜见必然是有公事的,皇城城墙西段和北段年久失修,要会商修葺之事。另外还要商议下贡品问题,每年秋季南京都会按惯例向京师输送贡品,必须提前几个月开始谋划。公事说完,严嵩没着急走,与潘太监闲聊起来。严嵩还

休息一下,看28本小说

是能和太监们找到些共同语言的,十年前严嵩还在翰林院混的时候,当过一段时间内书堂教习,与太监打过交道甚至共事过。内书堂顾名思义就是设在宫中的学堂,专门教小内宦读书学文化的,那些大太监基本都出自内书堂,没文化怎么跟文官争权?一般内书堂都是从翰林院请人来教习,所以教学水平真不算低了,当过教习的严嵩文化素养也真不差的。潘真岁数大了,老人都喜欢这种怀旧式的闲聊,“当时正处于多事之秋,宫中大珰纷纷贬落凡尘,有识內监都盯着空出来的位子了,内书堂无人管理。”十来年前那时候,就是正德、嘉靖两朝交替的时候,太监势力出现了大洗牌,甚至是大清洗,从正德朝的高峰一下子跌落到了低谷。但也空出了很多高级位置,有文化的太监都忙着去争权夺利,内书堂这种教学机构暂时就没人想管了,只剩了一堆上课的小萝卜太监。但内书堂这种地方,一般人还管不了,必须要有一定文化素养。严嵩附和着说:“确实,我也还有些印象。当时本来只我一人难以维持,所幸又来了个秦福秦太监过来协助管教,如今那秦太监听说也发达了。”潘真“哈哈”一笑,“巧了,这不就是缘分吗?说起来秦福还是我接引入宫的。当时司礼监诸公让我找个人去内书堂协助教习,但没人想去,我也没办法了。后来我就想着,能不能在外面直接找个现成的书生,如果愿意入宫就让他去内书堂协同教习。这秦福就是当时自愿的,我也就成人之美了。眼瞅着这秦福现在越发当红了,只要维持君恩不坠,将来入司礼监毫无问题。”严嵩立刻就说:“潘公好眼光!想当年这秦太监相貌谈吐不凡,难怪深得圣上恩宠。”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小区电工老周刘芳第九章(公交车多肉)最新全文章节阅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