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写床笫之欢的句子(做到腿软)小说全文阅读

“卧槽!”一大早,整个大周营地内,都被这种声音给充斥了,无数脸上、手上长着血泡的人,飞也似的向着姬发的营帐处冲去!没多久,同样眼睛红红、脸上长着血泡的军医,也涌入了姬发的军帐!最为可怕的,就是之前被抽的那名军医学生,他的脸竟然开始腐烂,还流出了很多黄水水!这时,鼻子尖上长着血泡的姬发,瞪着血红的眼睛看着老军医,恶狠狠的说道:“怎么回事?”“不不……不知道啊!”老军医看着手上的血泡,苍白的脸上布满了惊慌和不安,颤声道:“这东西应该不是瘟疫,应该不传染啊!”砰!暴怒的姬发狠狠的一拍桌椅,双目倒竖间,杀气腾腾道:“应该?不传染?不传染你告诉本王,本王身上这是什么?”“画上去的?”随着暴怒的姬发说出最后一句,不少人脸上的表情,都发生了微微的变化。他们想笑——可是一想到崇黑虎后面的惨样,他们又想哭!谁也不想遭那种罪啊!这时,同样一脸苍白,但却没有丝毫症状的太白,忽然开口问道:“对了,那崇黑虎现在如何了?”“崇黑虎?”听到太白的话,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的落在了老军医的身上,但老军医却一脸的懵比!他怎么样了?老子怎么知道?就在这时,脸色极度难看的天蓬大元帅大步走来,当他看到众人脸上、手上的血包时,阴沉的脸色没有丝毫变化。而是闷闷的说道:“本帅刚刚得到消息,截教瘟仙吕岳日前来到穿云关,算算日子,正是黑虎他们逃出穿云关的那天!”“什么?吕岳?你是说这东西是吕岳的瘟毒?”闻言,须菩提、燃灯、太白等人全都大惊失色,本来他们对这次的病没上心,可是一听吕岳的名字,当场就破防了!瘟仙的瘟毒,难怪会有如此大的威力?这时,天蓬眼中精光闪烁,看了看燃灯和须菩提,又看了看太白、龙须虎等人,之后面露黯然,失落无比道——“昨夜老师传讯,告诉我说中此瘟疫者,先是面色泛白,眼中会有红光,之后身上出现血泡,七日后血泡破裂、伤口处开始化脓;再七日血肉奇痒无比、血肉生机渐消;再七日全身会僵化,如同木偶,但身上的痒痛会增加十倍,再七日……”“停停停……”须菩提赶紧伸手打断天蓬的话,略带恐惧的说道:“你就说,最后会变成什么样?”“最后?”天蓬深吸一口气,闭着眼说,颤声说道:“七七四十九日后,血肉溃烂、魂飞魄散,甚至老师推测出,这次瘟疫之中有

文学

一股神秘的力量……甚至可以让一个人真灵湮灭,连上封神榜的机会都没有!”嘶!众人闻言猛的倒吸一口凉气,谁都没想到,这个瘟毒竟然恐怖如斯!与此同时,发现自己眼眸深处,也出现一点红光的须菩提,心头一惊。想不到自己准圣的实力,竟然也会中招?!这尼玛什么瘟疫?有毒吧!于是,还不等姬发开口,须菩提便赶紧询问道:“那太上圣人可有解瘟的办法?”“没有!”天蓬一脸颓废的说道:“要是老师有办法,也不会让我亲手杀了黑虎师弟了,因为亲手杀了他,他的

伪装成人渣,大小便失禁的肉车。

真灵起码还能上封神榜!”“啥?”众人闻言齐齐站起身,大惊失色道:“你亲手杀了崇

臀部肥胖的老妇人得分两次

黑虎?”“是!”天蓬元帅说到,噗通一声瘫坐在地上,抓着自己的头发,一脸懊恼道:“黑虎师弟是瘟疫之源,而且他也撑不了多久了!”说完,天蓬元帅忽然面露凶相,五官狰狞且杀气腾腾道:“这吕岳着实恶毒,竟然弄出这种瘟疫,你们不知,在我杀了黑虎师弟后,师弟的尸体直接燃烧了起来!”嘶!众人闻言再度倒吸一口凉气,心道这是要让人魂飞魄散、尸骨无存啊!艹,这丫跟西岐有这么大的仇吗?就在这时,久久不语的燃灯,看到一脸死相、瘫坐在那里的姬发,不由的摇了摇头,随后问道:“道友,既然太上圣人显灵,那必有办法解除此瘟疫,我等修仙者,或许能凭借修为抵挡一段时间,可是几十万西岐普通人大军,估计撑不了多久啊!”“这……”天蓬元帅听后垂下头,深思许久后才说到:“老师说除了吕岳亲自解毒之外,的确还说了另一个办法,说只有地皇神农的神农鼎内的升麻,可以解这瘟疫!”“那升麻乃是神农书写《神农百草经》时,神农鼎内生出的圣物,可解百毒、化百瘟!”燃灯:…(⊙_⊙;)…我去尼玛了个腿,大家一起死,一起上榜吧!先不说现在的三皇,被天道流放到过去未来中,就算他们还在,谁去求?毫不夸张的说,就算三皇没被流放,就西岐这群人?火云洞内去一个没一个,你信不?对此,燃灯敢拿整个阐教发誓!此时此刻,正当诸多势力的人,心神无力时,瘫坐在那里的姬发,忽然间来了精神——“三皇?本王就是人族啊,本王还是未来的人间之主,若是本王求救,三皇必然不会视而不见!”众人:(⊙o⊙)…沉默一炷香后,一道带着不肯定的声音,忽然在某个角落处响起——“试试吧,万一有奇效呢!”想到就得立马去干!他姬发可不是光说不干,靠嘴上工夫坐上这个位置的!半日后,在诸多修炼者的帮助下,三皇神像已然立起,而这时,天蓬不知道在哪取来了太上的太乙拂尘,并兴奋的说道:“武王,我家老师拂尘上的九根丝,就在火云洞中,若是武王说动三皇,就让他们用拂尘丝卷住升麻,丢出火云洞即可!”“好,很好!”姬发听后摸了摸鼻子上血包,脸色虽然苍白,但精神还算挺好,他掐着腰,傲然的看着蔚蓝的天空,最后,目光落在了三皇的雕像上,忽然询问道——“据说三皇曾数次帮助过那无道昏君,还给予他不少宝物!他们连那无道昏君都帮,本王乃人族明主,他们没理由不帮!”说完,姬发接过燃灯手中的香,刚要跪拜行礼时,眉头再度一皱,看向燃灯问道:“对了,那昏君之前祭拜三皇,跪不跪?”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描写床笫之欢的句子(做到腿软)小说全文阅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