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污的文案句子(压在洗手台)全文章节目录列表

雷霆闪烁之间,陶行知身前的身影若隐若现。被雷电刺的生疼的双眼,渐渐适应了眼前的光。七百年来,他被淹没在黑色血管里,所见到的,都是另一股意识想要让其看到的。或许是科学家们的崩溃,或许是恶堕们的逐渐强大。一切都在背离他的初衷,脑海里却充斥着来自井四之心的意识——这些无能的废物,这些欺骗我的混蛋,他们要为他们的无能与欺骗付出代价。在灯林市科技大楼里,科学家们都以为不死,以及死亡会让怪物强化这两个特性,都是陶行知的诅咒。但事实上,不死是陶行知的执念与馈赠。他的执念在井四之心的影响下,创造了一个人类不死的领域。他希望自己能够让这些曾经的伙伴,有着无限的可能性。而让恶堕在人类死亡时得到进化,是井四之心的诅咒。单纯的诅咒也许根本不会早就七百年来无法斩断的绝望。可人类不死,就让这诅咒有了无限的生命力。看着这些人类最终死在灯林市,这不是让陶教授最痛苦的。他真正痛苦的是,看着他们一点一点燃起希望,又看着他们一点一点的自暴自弃。尽管他看不见大楼内的情形,但他知道,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科学家尝试着走出那栋大楼了。“白雾么……我不记得你……我不认识你……”陶教授的气息很虚弱。随着白雾的扭曲领域还有业火,嫉妒大剑等等手段对井四之心的破坏,现在的陶教授,已经变得异常虚弱。“我只是一个小人物,您不记得我很正常。”终于见到了这位陶教授,白雾内心有些激动。或许是印象里的先入为主,他始终相信陶教授不是一个恶人。灯林市的诅咒,实非陶教授本意。普雷尔之眼也很快给了白雾回复,但也让白雾感受到了现实的残酷。【瓦解这颗心脏,解除诅咒与执念的方法只有一种——杀了眼前这个可怜的家伙。这会让你很不好受,因为他的确是一个英雄。也因为你已经答应了要拯救他。可现实有时候容不下我们的承诺。】这段话有些没头没尾,可白雾全明白了。握在手里的大剑,忽然间变得沉重。勇者一路斩杀怪物,来到了恶龙城堡的最深处,他看到了上一任的勇者身上,长出了鳞片,长出了利爪。屠龙者变成恶龙不稀奇,这几乎就是历史的规律。可这一次,眼前的恶龙,却还有着英雄的灵魂。他不是昔日的勇者变成了恶龙,他是一个因恶龙之躯,承受着误解的勇者。白雾的脑子转的很快,看着陶教授的眼神,以及备注的最后一句话——他就知道,七百年来,这个人没有变过。只是身后那颗跳动的巨大的心脏,让陶教授成为了一个罪人。他被邪念化的井四之心吊在了绞刑架上,就像是白雾前世里圣经中里的那位。但他可比那位更惨,因为等待着他的不是复活,七百年来的囚禁,他被井四之心诅咒,也被灯林市的科学家们憎恶。白雾观察着陶行知,陶行知也观察着白雾。这两个人都

我丈夫的上司回家找我

有着相似的特点。白雾当然还记得,那封在善念的井四之心里,出现过的档案里写到过——陶行知从小就是一个性情寡淡的人,人世间的悲欢离合,酸甜苦辣,他很难代入。白雾在某一年之后,也是这样的。仅仅几眼的观察,白雾就能感受到这位教授七百年里经受的绝望与痛楚,折磨与煎熬,更甚于灯林市的科学家们。而陶行知也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听到了白雾的回答“你……答应了谁?是接受了谁的嘱托?”一年以前,在善念的井四之心因为执念消除而瓦解的时候,在那个所有人像素化的游戏场景里,白雾接到了一个任务——前往灯林市,拯救科学家。某种意义来说,他接受的是井四的委托。可话到嘴边,白雾笑了笑,忽然改了口:“是傅磊,侯海言,毕云霞,也是谢英杰,是所有曾

文学

经和您共事过的人。”虚弱的眼神里忽然有了光,陶行知猛然抬起了头。像是将死之人的回光返照。“他们从来没有放弃,也许在您看来,傅磊他们很久很久没有走出那栋大楼,但他们从来没有停止过抗争”“他们没有一刻不在研究着攻克恶堕的办法,也一直在试图与外界取得联系。”“我与我的伙伴经历了一千多次的死亡与失败……我们也险些放弃过,但都是靠着他们的鼓励,我终于……终于能够来到您的面前。”“陶教授,他们没有放弃,人类从来没有放弃过,他们都和您一样,忍受着苦难,等待着有一天能够回到故土。”他们从来没有放弃过。真是一个理想化的谎言,白雾这一辈子说过了无数谎言。但从来没有一刻,有现在这般渴望这个谎言是真的。也从来没有一刻,希望被欺骗的人,能够相信这个谎言。陶行知眼里的光越来越盛,他知道自己将要死去。他能够感受到自己的死亡,是破除诅咒的关键。所以他也很清楚,这个年轻人,在竭尽全力的,想要让自己没有遗憾,或许这就是救赎。白雾还在不断的讲述着很多事情。“谢英杰有一个后辈,叫谢行知。谢英杰从来没有忘记过当年的事情,也不敢忘记。”“躲在了高塔里的人类,在几个统治者的领导下,敢于开拓,七百年来不曾放弃过对扭曲本源的探索。”“他们始终对高塔保持着戒备,始终向往着有一天,能够回到故土。”“高塔里的每一个人,都有着不屈的灵魂,他们从不来不曾向恶堕妥协。”“他们生活在高塔里,自由,平等,每个人都在了人类整体的幸福而努力。”白雾讲述这些的时候,神情前所未有的专注,仿佛是要将自己都骗过去。陶教授看着他,露出了笑容,笑容里带着遗憾,却也带着欣慰:“真的很美好……可这一切……都是假的,对么?”还在滔滔不绝讲述着谎言的白雾,忽然间一滞。对话戛然而止。仿佛就连陶教授身后的心跳声,也在这一刻变得安静。白雾其实早就想到了,在绝望之中被这颗心脏寄生了七百年——他该是很清楚现实有多残酷,人类的生存环境有多艰难的。他一切都明白。“谢谢你,白雾,谢谢你告诉我这些,尽管这些事情还没有实现,但我很感激会有一个人,来对我说这些。”陶行知的身影看着是如此的孤独。白雾忽然有些茫然,他怎么能够这么孤独呢?七百年前,他有着一帮志同道合的部下。有着一个和自己学术水平在各自领域里难分伯仲的知己。如果这个世界除了初代,还有谁最像是救世主,那在白雾看来,一定是这么一个人。可现在这个人就要死了。临死之前,他昔日的挚友,在高塔里当着统治者,或许曾经也缅怀过他,但灯林市最终没有等来这位统治者的救赎。他戒备高塔,害怕高塔抹杀了人类对故土的渴望。事实上也的确如此,统治者们一次次试图通过清洗,阻碍人类对塔外的探索。他曾经志同道合的部下们,没有一个理解他,七百年间不知道咒骂了他多少次。他是人类最后的坚守者,却站在了所有人的对立面。这才是现实。白雾不想要这样的现实,他的眼里写满了不甘。“您还真是一个……不可爱的人,生命的最后了,就不能假装被我欺骗过去吗?”“为什么一定要带着这样巨大的遗憾死去呢?”黑色的血管试图靠近白雾,如同蚯蚓一样挪动着,但爬到了

疯狂的胖岳交易所

白雾身边的时候,瞬间被业火化为灰烬。面对白雾的质问,陶行知也只是平淡的说道:“你不明白……白雾,人类的盛世啊……的确是我渴望看到的,但那不是我最想看到的。”“我的痛苦,不是承受着误解,不是被邪念所折磨,也不是看着人类故土被怪物占据。”当白雾口中美好的幻象被戳破的时候,陶行知眼里的光,并没有黯淡,反而越发的明亮:“我只是痛苦他们选择了退缩。”“灯林市的科技大楼,恶堕无法进入,研究的物资取之不竭,本质上,其实是另一个高塔。”“这栋大楼里有很多扭曲的规则,高塔里或许没有这些规则,可我知道人心……是没有那么美好的。”“高塔的出现,让人类以为还有退路。无尽的高塔,或许真在一时之间拯救了人流,却也替换了我们人类的脊梁。”“太平盛世固然好,但谁又能知道,会否有一天,世界再次变得凶险起来?如果有一天……高塔塌了呢?”白雾沉默着没有应答,内心却是肃然起敬。陶行知看着白雾,就像是看到了年轻时的自己.他想要伸出手触碰白雾,却被那些黑色血管牢牢的束缚着。最终他只能以眼神,传达着信念:“所谓勇气,在我看来,不是险境里的视死如归;也不是面对千军万马或妖魔鬼怪时的面不改色;亦不是敢为天下先的特立独行。”“真正的勇气,是灾厄与浩劫来临时,能够努力的活着,不动摇,不更改,不回头。”每说完一句话,血肉仿佛都会枯竭一分,但陶行知话语里的每一个字,都有千钧之势。白雾终于明白,陶教授的执念,根本不是要让科学家们将这里的恶堕驱逐出去。而是希望他们能够永远保持着抗争的心态。纵然他们失败了,在不断地重生里,也能始终带着希望。不动摇,不更改,不回头。白雾这才真正的了解了这个人——知行合一。勇气于他,不是视死如归,因为死亡在这个地方,反而只是一种逃避。也不是面对扭曲的时的镇定,面对扭曲与未知,胆怯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在胆怯中丢失了自我,甚至是否定自我。也不是想要做出某种壮举的特立独行。陶行知所言,便是他所做的——努力的活着。不动摇意志,不更改信念,在恐惧之前,永不回头。“我记住了。您还有什么话,是希望我……带给他们的吗?”白雾很清楚,最后的时刻到了。陶行知艰难的摇头:“我对他们,或许有怜悯,却并无愧疚,他们当初选若要走,我不会挽留,但若要留下来,就该知道要背负什么样的命运。若他们对我有怨念,那便来世再算。”白雾点点头,神情看不出悲喜,他就像是一个专业的刽子手,在聆听着某个囚犯死前的遗言。尽管他的内心,对这个不动摇不更改不回头的教授,只有敬意。“井四呢,您有什么话要带给他吗?”“井四……”陶教授眼神复杂,无数的思绪涌现,但并没有犹豫太久:“他终究是善良的,但他不是救世主,如果有一天,你与他不得不兵戎相见,做出正确的选择吧,就像你即将对我做的。”白雾听出了这句话的话外之音,惊讶的看着陶教授。陶教授的眼神依旧带着光:“你叫白雾,我已经在这个世界等待了七百年,七百年来,你是唯一一个能够见到我的人……”“如果这个世界真的还有救世主,那么这个救世主,一定是你。我希望你能够不妥协,不动摇,不回头的活着。”陶行知不再说话,在黑色血管形成的绞刑架上,雷光照亮他脸上的坦然。就像是即将迎来复活的神明。白雾举起了大剑,看到了陶教授在生命最后一刻的坦然时,原本竭力想要保持的镇静与淡然,最终还是被内心悲怆的情绪给冲破。雷霆闪耀。这一瞬间,这颗邪恶的心脏,像是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一样,所有黑色血管,乃至遍布在整座灯林市的触手们开始狂躁起来。无数黑色血管仿佛要在这一刻,完成新的寄生,开始疯狂的涌向白雾,试图将白雾作为新的宿主。在被黑色血管触碰的瞬间,扭曲的记忆袭来,那两把七宗罪的线索,在记忆中浮现。强大的负面情绪似乎想要吞噬白雾——但一切已经没有了意义。负面情绪并没有让白雾失去理智,相反,赤红的业火和冷蓝色的寒潮变得更加强烈,沿着大剑斩落的轨迹,在巨大的心室里,斩出一道沟壑。随着陶行知的死去,黑色血管全部开始萎缩,遍布在这座城市的触手们……躯体上的眼睛缓缓闭合,猩红的花朵慢慢枯萎。数十道雷霆从雷云里炸落人间之后,雷云竟然开始慢慢消散。炙热的阳光穿透雷云,照耀着这座城市。密密麻麻的黑色血管,在阳光下化作了黑烟,缓缓消散。陶教授的尸体已然化为了灰烬,白雾站在废墟之中,金色霞光落在他身上。许久之后,白雾仍然没有离开,直到五九赶来后,他才从失神中清醒过来。“你怎么了?”五九看着白雾有些失魂落魄的样子,极为陌生。白雾有些疲倦:“杀死了一个努力活着,从未迷失自我的人,有些难受。”五九没有说话,拍了拍白雾的肩膀。白雾虽然找回了一些情绪,但并不是一个善感之人,他很快收拾好情绪,脸上的疲倦感也消失了:“对了,两把七宗罪的线索有了,就在南方的一片墓地里。”(这是补昨天零点的,然后今天晚上十二点还会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污污的文案句子(压在洗手台)全文章节目录列表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