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又嫩又紧)全文章节目录列表

头束金冠男子笑道:“他不就一直活在黑暗里吗,怎么这点小事都受不了,何况我说的又不假,他只是不敢面对。”莫樊灵元不自主的激发,一股阴暗的气息笼罩在整个雅间里。莫樊站了起来,眼泪依旧不止,恶魔流泪,伤之心处。“不管如何我都要拿走,如果救不了我想救的人,那我就让整个天河宗陪葬,让所有伤害我的人陪葬。”莫樊的声音如九幽之下传来冷冰冰的,花白胡子老头摇头一叹。红发老头

文学

看着莫樊这副模样更加认为莫樊就是一个祸害,“你小子成长起来大陆还不得被你搅的腥风血雨,”说着朝着莫樊一掌极速击去。花白胡子老头想要阻止,被头束金冠男子给按了下来。莫樊看着奔袭来的一掌,右手握拳对击而去,一拳一掌,掌中带火,拳中暗属性凝聚。火炽热无比代表光明,暗属性阴暗代表着黑暗,碰,一个人影被击飞。红发老头得意的甩了甩自己一头火红色的头发。莫樊撞了几排货架才堪堪止住了脚步,那一掌红发老头并未用全力,莫樊只是受了一点的轻伤。莫樊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再次对着老者走去,红发老头不可置信的望着莫樊,他那一掌绝不是养神境界可以承受的住的。头束金冠的男子重新的打量着莫樊,红发老头的实力他很清楚,能受一掌还像个没事人一样说明莫樊的不简单。“好了,都坐下吧,我们聊聊。”莫樊来到花白胡子老头旁边的座位上一躺,成大字形状,再没有了刚才的拘谨和害怕。你…红发老者气的直瞪眼睛。莫樊懒得再搭理他,他也不怕了,大不了就一死,那样还解脱了呢,对那些大人物你越是卑躬屈膝他们就越瞧不上你。莫樊索性不在装了,大大咧咧的坐着,反正自己打也打不过,跑也跑不了。头束金冠的男子看着突然改变性格的莫樊忽然笑了起来,“真不知道你小子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叶老,你怎么看。”头束金冠的男子转头看向花白胡子老头。花白胡子老头笑笑吟吟的抚摸着自己的胡子道:“这三样东西就当我天工阁送给小友的礼物吧!”啊…这下轮到莫樊愕然了。三亿上品灵石说送人就送人,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莫樊这点道理莫樊还是知道的。“送…你说什么,”红发老头一脸的吃惊。“好,那就送,就当我天工阁与小友结个善缘。”头束金冠的男子大手一挥三样物品落在了莫樊的手中。莫樊心念一动,三样物品落入了储物戒中。“好了,你可以走了。”头束金冠的男子说完,莫樊下一刻出现在了城中一处。天还未亮,莫樊也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灵识深入储物戒中发现三样物品安静的在哪里,莫樊心安。莫樊的肉体已经很强,可是境界一直没有跟上来,莫樊决定修炼,境界才是王道。莫樊手中的灵石还有很多,不怕没有资源。莫樊重新带上了面具,脚步生风,朝着黑暗前行。对了,莫樊忽然想到一个地方。脚步一转朝着另外一个方向飞驰而去,城中的灯光渐行渐远,黑暗中只有一个微弱的光芒在闪动,与城中成了鲜明的对比。莫樊面露喜色,脚下的步伐更加的快了。莫樊到了目的地脚步减缓,他能够听到屋中微弱的呼吸声。莫樊走的静悄悄的生怕打扰到他们。莫樊来到最里面的一间房子,轻轻的推门进入,屋里的一切都没有变。“须姑娘,须姑娘,天老哥,天老哥。”莫樊小声的呼喊着。没有应答,莫樊摸了摸墙壁,发现没有什么开关之类的东西,莫樊神色一暗,想了想可能是睡着了吧!好在屋中物品齐全,最主要的是有床的存在,莫樊舒服的趴在床上,今夜他实在是太累了,累到都快虚脱了。莫樊转了转手中的戒指,满心欢喜。就当莫樊快要睡着时,一个石头对着莫樊而来,莫樊眼猛的睁开一把抓住,“谁,”莫樊神识尽散,他现在可是通缉犯,莫樊瞬间能够想到的就是自己暴露了。可是莫樊并没有发觉异常,其它屋子里的人都酣睡着,有人挂着甜甜的笑容,坐着美好的梦。莫樊不敢有丝毫松懈,自己没能发现对方只有一个理由,那就是对方无比的强大,以至于莫樊发现不了。莫樊的心此刻紧张到了极点,敌人不可怕,可怕的是藏在暗处的敌人。突然小石头从各个角落里一起向莫樊扑来,我靠,莫樊暗骂。莫樊匆忙间那里能够躲避的,只能用身体硬抗。好在来的快,去的也快。还没等莫樊缓一口气,一块巨石从天而降,莫樊一个翻身从床上滚了下来,砰,床被砸的粉碎。“是谁,有种出来,你这样算什么英雄好汉。”莫樊大吼道。“道爷我偏不出来,有种你进来打我啊。”一个贱贱的声音在空中响了起来。莫樊听出了声音怒道:“牛鼻子老道

双性恋的接受不是腿部攻击

,你出来老子和你过个三百招,谁输了叫谁爷爷。”“哎!乖孙子。”八字胡老道笑的声音更大了。“好了,别闹了,让他进来吧!”莫樊听出了须梦的声音。一个暗黑色的黑洞缓缓形成,莫樊钻了进去。景象没变,八字胡老道贱笑的看着莫樊,“乖孙子进来了。”我干…莫樊说着就要动手。八字胡老道气势陡然一转,一股磅礴的气势直冲云霄。莫樊将手放了下来看着须梦道:“须梦姑娘别来无恙啊!”“来啊,你不是要打架吗?老道我准备好了。”八字胡老道叫嚣道。“来来,须姑娘我们走,好久不见小不点我甚是想念啊!”莫樊装作听不见八字胡老道的叫嚣。须梦轻笑着,笑容比花儿还美,尤其是两个浅浅的两个酒窝,每次笑起来的时候就像盛满了馥郁的佳酿,令人感觉如沐春风。莫樊霎那间失了神,“我好看吗?”须梦对着莫樊轻语。“好看,好看,比那天仙还美丽。”八字胡老道迫不及待的道。好看,莫樊笑了,笑的很真诚。须梦听了非但没有喜色,反而冷着脸走着。莫樊挠了挠头,被人赞美了,怎么还不开心呢!是不是你太丑了,影响了人家的兴致,所以不开心。八字胡老道仔细的打量着莫樊。莫樊摸了摸自己的脸,难道自己真的太丑了,还是女人心海底针。莫樊摸不着头脑。算了,不管了修炼最重要。“真人,你可是真的是真人不露相啊!”莫樊感慨道。刚才的气势吓了莫樊一大跳。真人得意的道:“那是你也不看看道爷是谁,到时需要帮忙的时候叫上我,我在旁边为你加油助威。”莫

双手绑在床上,挺胸

樊刚感动呢!瞬间被最后一句话给憋了回去。“不是,那你怎么还干那中勾当,”莫樊不明白老道明明有这么厉害的实力,在城中的事莫樊现在想起来还觉的丢脸呢!八字胡老道搂住莫樊的脖子小声的道:“想不想学,我可以教你。”莫樊面露疑惑。“哈哈,那是假的只是用来装逼用的。”八字胡老道笑道。那只是一种功法,没多大用,最大的作用就是震慑人。莫樊无语,对八字胡老道的看法又降低了一个层次。“说,刚才是不是吓坏了。”八字胡老道嘲讽道。“谁…谁怕了,我只不过不想欺负老人而已。”莫樊嘴硬,虽然刚才确实吃惊,但涉及到面子的问题,莫樊还是选择了面子。莫樊不觉间已经成长了许多,再也不是那个看到伫立在空中以为是神人磕头朝拜的人。莫樊再次来到这里有了不同的感受,外面的孩童依旧愉快的玩耍着,莫樊笑看着。小不点一看到莫樊来,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伸手要糖。莫樊弹了弹小不点的脐下三寸,“就知道吃”小不点捂住眼眶中泪水打转,下一秒就要哭出来,莫樊慌忙拿出糖来,小不点开心的哈哈大笑的跑了出去。莫樊愕然,看了看八字胡老道,肯定就是他教坏的。“看什么看,老道的徒弟可还可以。”八字胡老道满意的看着跑远的小不点。莫樊更加的无语了,跟着八字胡老道莫樊可以想象道未来一个青年风度翩翩的男子,满嘴的油嘴滑舌,再加不要脸。“你那是什么眼神,能作为老道的徒弟是他八辈子修来的福气。”八字胡老道不满的道。须梦在和一群孩童玩耍着,痴笑连连。八字胡老道望着与孩子打成一片的须梦道:“你说须梦作为我的道侣怎么样。”莫樊翻了翻白眼,直接无视八字胡老道。小世界的大长老拄着拐在门口注视着莫樊,莫樊赶紧跑了过去,他有一肚子的话要问的。“参见大长老,”莫樊恭敬的一拜。大长老乐呵呵的扶起莫樊,走吧,我们进屋说,你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你想要的答案我会给你的。屋子里的摆设依旧,只不过没了青衣男子和紫袍男子,屋外小孩子玩闹的声音不觉于耳,屋里宁静祥和,莫樊很喜欢这种氛围。大长老坐在一把太师椅上,莫樊就近找个一把也坐了下来。大长老眼神微眯像是要睡着一样,莫樊正襟危坐,目视前方。“把东西拿出来吧!”大长老淡淡的开口道。莫樊心神一动,桌子上摆了三样物品,这些东西正是莫樊从天工阁白拿过来的。大长老抬了抬眼皮直接略过铠甲与悟道丹,眼睛盯着还魂草,眉头时而松弛时而微皱。莫樊屏住呼吸,胸膛的的起伏不定,证明着他的不安。“天工阁,天工阁,哈哈不愧是天工阁。”大长老笑着但是莫樊能够听的出笑声的怒意。难不成他们有仇,一个白送给自己这么大的礼物,一个尽心对待自己,万一这两家要是打起来自己该帮谁呢!莫樊胡思乱想起来。“好了,把东西收起来吧!”大长老抬了抬手,眼神之中有痛苦之色。莫樊照做,静等下文。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又嫩又紧)全文章节目录列表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