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子你的真大(单亲乱)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安丘光复后的当天。鼎香楼就把一面藏了8年之久的国旗给重新挂了上去。喜气洋洋的孙有福,一个人站在鼎香楼门口,看着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们,忽的发现人们脸上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些笑意,随即提起十二分精神的打量着鼎香楼。“刀子,不对,不对,再往东面偏点。”张世豪将国旗往东面歪了歪。“不对,不对,又朝东了,再往西弄弄。”张世豪依言把国旗朝着西面倾斜了倾斜。“算了,就这样吧。”孙有福认同了国旗安插的位置,但是不认同鼎香楼的那块招牌。看似清洁无杂物的招牌上面,却包裹了一层不该有的东西。“刀子,别下来,还有点活没有弄完,你把鼎香楼这块招牌给我取下来。”“掌柜子,这招牌没坏。”“你这个傻孩子,我让你把招牌取下来,又不是说这块招牌坏了,我是说这块招牌上面脏了,要清洗清洗。”“掌柜的,挺干净的呀,我昨天才用抹布将它擦过一遍,不脏。”张世豪将自己的右手在招牌上面使劲一摸,随即把摸过招牌的手心面向了孙有福,证明招牌的干净。“你这个孩子,是没有听明白我话语中的那个意思,这块招牌可不是上面盖了一层灰尘这么简单,而是它包裹了一层亡国的晦气,现在小鬼子被打跑了,安丘重新回到了咱们中国人的手中,招牌上面的那层晦气也得给它洗掉。”“掌柜的,您是这个意思啊,我还以为什么意思那,您等一下,我这就将招牌给您取下来。”张世豪小心翼翼的将鼎香楼的招牌取下,在递给孙有福的时候,他发现大街上很多铺子都在做着自己类似的事情,都在用一种喜悦的心情清洗着过往。不长时间。清洗过的鼎香楼招牌被重新挂上。源于心情的缘故,这块看似普普通通的招牌,却有了不一样的含义在其中,反正孙有福看着挺高兴的。“刀子,响炮,咱们鼎香楼今天重新开张。”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在驱赶着过去,也在迎接着新生。“孙掌柜,恭喜恭喜。”“顾掌柜,同喜同喜。”“一套驴肉火烧,一碗驴杂汤,再来半瓶二锅头。”“顾掌柜,你不是不喝酒嘛。”“孙掌柜,我顾友成是不喝酒,但是我今天必须要喝,小鬼子打跑了,咱们可以挺着腰杆的当人,这是好事情,是我顾友成的新生,所以我要喝酒。”“我在送你一套驴肉火烧。”孙有福道:“安丘光复了,小鬼子打跑了,高兴,真是高兴。”“那我谢谢孙掌柜了。”顾友成迈步进了鼎香楼,他不是第一个在今天进入鼎香楼的客人,也不是最后一个进入鼎香楼消费的客商。鼎香楼里面,那间用来专门供小鬼子吃饭的雅间,已经被拆除,它又恢复成了之前的那种原样。想必就连这间普普通通的屋子,也会为今天的事情感到高兴吧。“我说老几位,咱们一起喝一个怎么样?”“来来来,一起干杯,庆祝小鬼子被打跑。”“我有个疑问,这小鬼子都被打跑了,咱们安丘那几位狗汉奸该怎么办?”“这个你们不知道,我知道,我刚从城南回来,好像黄金标、贾贵他们都被抓了起来,说要按汉奸罪名公开枪毙。”“你们说说,说说咱们安丘,什么时候坏了风水,生出这么两个混蛋,个顶个的不是人,仗着小鬼子撑腰,在小鬼子占领安丘期间,那真是耀武扬威,尤其那个贾贵,仗着自己手里有枪,还是侦缉队队长,愣是从大街上抢了一个姑娘当媳妇。”“哎。可惜了。”“有什么可惜的,狗汉奸恶事情做绝,就得被枪毙。”“我是可惜那个姑娘,挺好的一个姑娘,就因为被贾贵强娶当了媳妇,现在听说被弄了一个汉奸婆的帽子,你说这不是可惜是什么?”“不能吧,怎么能把汉奸婆的帽子扣在人家葛大妮头上呀。”孙有福插嘴道:“不是我替葛大妮说话,葛大妮真是一个好姑娘,前面那段日子,但凡贾贵的欠账,都是人家葛大妮来付的。”“这叫好人不长命。”“我不明白,黄金标的媳妇被定为汉奸婆,这个咱们安丘的老百姓都认,可是把贾贵的媳妇定为汉奸婆,我不认。”“咱们要不一起帮着说说情?”“我觉得应该说情,都有了身孕了。”“贾贵的?”“可不。”“贾贵还真是缺德。”“贾队长。”“什么贾队长,小鬼子在安丘,贾贵是贾队长,现在小鬼子不在了安丘,被打回他们老家了,贾贵还是贾队长嘛,要是不怕死的话,还真是贾队长。”“顾掌柜,别瞎说。”“谁瞎说了,贾贵就算在我当面,我也敢这么说他,什么玩意,纯粹一个混蛋加狗屎,看着他都恶心。”孙有福都用手捂住了顾友成,顾友成的话还从捂住他嘴巴的孙有福的手指缝隙里面往出蹦跶,全都是骂贾贵的各种词汇。后来实在没招了。孙有福把顾友成的脸扭向了左侧。吧嗒。看着门口的身影,顾友成嘴巴里面的驴肉火烧径直掉在了地上。贾贵。站在鼎香楼门口的人赫然是贾贵,安丘老百姓熟悉的贾贵。贾贵出现在鼎香楼,没有被抓,这是大家惊讶的一点。真正使得人们感到恐慌的事情,是贾贵身上的衣服,可不是小鬼子占领安丘时期的那种绸布大褂的黑狗子服饰,而是一身不怎么合体的国字头军官服饰,看军衔,还是中校军衔。从侦缉队队长一步跨到国字头安丘行动队队长,贾贵这是上演了人生绝地大反击呀。“干嘛,都愣着干嘛,今天是什么日子?我知道,你们也都清楚,今天是咱们国家喜庆的日子,都看

在同一个房间换4p真好

我干嘛,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别看我就行。”人家愈发的惊讶。是惊讶贾贵说话的那种口气。这还是安丘有名的超级文盲贾贵嘛。妥妥的一副先生模样,无非相貌有点丑。“你是贾队长?”“孙掌柜,我换了一身衣服,你这个鼎香楼的大掌柜就不认识了?我就是贾贵,贾贵就是我。”孙有福上上下下、前前后后、左左右右好一番打量贾贵。绸布大褂换成了军装,平头布鞋换成了高筒军靴,尤其贾贵的头发,汉奸中分发型变成了精干的短发。“贾队长,我,我真是想不到。”莫说孙有福想不到,就是安丘的那些老百姓也都想不到,现场中,唯一想到这点的估计只有张世豪了。“别叫我贾队长了,贾队长是我在安丘从事敌后潜伏工作的身份,现在小鬼子被打跑了,安丘被收服了,是清算小鬼子和狗汉奸的时期,你孙掌柜要是在喊我贾队长,我就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叫我名字吧,贾贵。”有理有据且极具逻辑的话语声音,使得鼎香楼里面的那些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是一个没有文化之人说出的话语嘛。不是。之前的贾贵,他们也接触过,那真是话里不离脏口,左一句他M的,有一句你姥姥,再看看现在的贾贵,分明就是两个人,要不是长了一张同样的丑脸,没有人相信眼前人就是那个恶事情做绝的狗汉奸贾贵。“贾队长。”“算了,肯定你叫顺了口,不过依着我现在的身份来说,你叫我贾队长也没错,我现在是安丘特别行动队队长,叫我贾队长也是可以的。”“那我还是叫你贾队长吧。”“行行行,随你吧。”贾贵忽的朝着鼎香

文学

楼里面的那些人一一抱拳,“诸位安丘的父老乡亲,我贾贵在这里向你们道歉,为了工作,为了打跑小鬼子

我被下面很多人利用过

,我做了一些你们不能原谅的恶事情,在这里,我贾贵向你们道歉。”“贾队长,这。”“要是没有什么事情,我先走了,再次向你们说声对不起。”话罢。贾贵扭身而去。在他与张世豪擦身而过的时候,贾贵手中的东西到了张世豪的手中,张世豪手中的东西也到了贾贵的手中。看着蓝天和白云,贾贵的心情莫名的愉悦了很多。首先是贾贵成功的活到了现在,他坐实了自己老马户的身份,在小鬼子被打跑后,通过自己的努力和组织的帮衬,从侦缉队队长变成了安丘特别行动队队长。别看还是队长,但是这个身份内涵不一样,前面是狗汉奸的身份,后面是抗日英雄的身份。从狗汉奸到抗日英雄,这是一个质的飞跃。其次。贾贵的媳妇。也就是葛大妮,她怀有了身孕。换言之。贾贵有后了。一丝笑意在贾贵嘴角浮现,他将看过的小纸条吞在了自己的肚子里面,迈步朝着前面走去。。。。。。。一处被严防死守的院落中。昔日安丘警备队队长黄金标,已经没有了当时的风光,整个人看上去落魄了很多。“黄队长。”一个大嘴巴子扇在了喊话的夏学礼的脸上。“你怎么打人?”“老子打的就是你,夏学礼啊夏学礼,你当初仗着自己是野尻太君,呸呸呸,是野尻正川老鬼子的翻译官,那真是没少坑我黄金标,现在小鬼子被打跑了,你也没有了用处,怎么,还想跟老子摆这个翻译官的架子?也就是白守业那个混蛋跑得快,否则老子连他一块烩。”“黄金标,我惹不起你,我不搭理你。”“那可不行,我还的指望你跟野尻老鬼子说话那。”黄金标又抽了夏学礼一个大巴掌,“你现在就告示野尻正川老鬼子,你告诉他,让他管我黄金标叫爷爷,不然我黄金标大巴掌抽死他。”“黄金标,你干嘛?”“还能干嘛?当然是报仇呀,他当一把手那会,见天的抽我黄金标大嘴巴子,把我抽的眼冒金星,现在小鬼子玩完了,我黄金标也要倒霉,可我就是倒霉,也得先把这个大嘴巴子找补回来,你告诉野尻正川老鬼子,我一会儿抽他的时候,他最好给我老老实实的挺着,就像我当初挨他大嘴巴子那样,大巴掌落在脸上,我他M的还的喊好。”黄金标可不是说说。是真抽。两个大巴掌,扇在了野尻正川那胖乎乎的脸颊上面。“我还想抽黑腾归三大巴掌,可是黑腾归三被贾贵那个王八蛋给气的回到了他们国家,我没法抽,我只能抽你夏学礼,我抽。”“贾贵也是混蛋,我也想抽他。”“贾队长,救救我,我夏学礼。”夏学礼疯了一般的朝着一个人影狂吼,仿佛那个人就是他的救命稻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傻子你的真大(单亲乱)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