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拿驾照和教练雨天在车内(被学长抱)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海大富目中金光爆闪,提着剑,已然到了御书房之外。呛!海大富一个太监总管,带刀前来御书房?!且此刻的皇帝正在御书房中处理政务,大内高手们当即拔刀相向。“来者止步,你是何人,带刀前来所为何事?!”面对质问,海大富面色平静:“大内太监总管海大富,有要事求见陛下。”“你是海大富?!”先皇传位之后,海大富其实很少显露于人前了,所以这几位大内高手并不认得他,听他自我介绍后,也是颇为惊讶,而后立刻通报。······御书房内,年轻的康熙听闻禀告,也是一头雾水。“海大富?!”“这个老奴才来见朕做什么,还有要事,且提着剑?”“传他进来!”“皇上,可要除他兵器?”“不必。”康熙摇头。虽然跟海大富不算太过亲近,但是对于海大富对皇室的忠心,康熙却没有任何怀疑。就算提着剑,康熙也不信海大富要杀自己。很快,海大富入内,恭敬行礼:“参见皇上。”“起来吧。”康熙拿着一本书,一边翻,一边开口。“是,皇上,的确有要事禀告,且关乎我大清之未来。”“嗯?!”康熙面色微变,紧紧盯着海大富,后者却面不改色,见状,康熙顿时明白了,轻轻点头,挥手屏退左右,道:“你们都下去。”很快,诺大的御书房内,只剩下他们两人。康熙幽幽道:“海公公,现在可以说了吧?”“奴才···”“想杀鳌拜!”“你好大的胆!”康熙顿时吓了一跳,面色巨变,厉声呵斥。然而,海大富根本没有回应,依旧站在那里,表情平静,淡淡与康熙对视,好似在说你继续表演。康熙仔细观察着海大富的神色,见他如此镇定,不由缓缓皱眉,良久才道:“你入宫多久了?”“数十年了吧,时间太久,记不清了。”海大富看似慈眉善目,轻声回应。“朕,可以信你吗?”“皇上难道以为奴才是被鳌拜收买了,前来诈皇上的?”“看来你不是。”“自然不是,皇上,鳌拜此人的所作所为、以及他的野心,您应该比奴才更加清楚,此人必除。”“我知道皇上在担心什么,但鳌拜虽强,奴才也不是吃素的,只要皇上将他哐进宫来,我自然能斩了他。”“这···”康熙有些迟疑。鳌拜太强势、嚣张了。大家都不肯圈地,鳌拜非要执行,康熙想保苏克萨哈、鳌拜硬是给人杀了,还随意发布政令、各种藐视皇权···康熙能不想杀他?想,非常想!但人家嚣张也是有嚣张的本钱的,自身实力强、底蕴惊人,还有着不弱的军队,康熙早就想杀鳌拜,却只能一拖再拖,甚至格外忌惮。现在一个海大富不声不响的跳出来,说要杀鳌拜,康熙不迟疑才怪。“皇上。”见康熙迟疑,海大富又道:“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这是最好的机会,只要皇上随便找个理由将其哐进宫来,老奴自然能杀了他,也算是替皇上解决一个心腹大患,同时,替咱们大清解决一颗定时炸弹。”“什么弹?”康熙一愣。海大富:“没什么,是老奴的家乡话,就是随时会发难的恶人之意。”说到这里,他忍不住在直播中吐槽:“我是真无语了。”“这小皇帝实在是不怎么样,难怪见了鳌拜就几乎被吓到尿裤子,若非反清复明只会引发更大的动乱,导致无数百姓流离失所苦不堪言,我还真不想保他了。”闻听此言,林彬等群友也是纷纷点头。海大富其实很忠心的,尤其是对于康熙的老子,更是忠心耿耿。但人都是会变的。尤其是知道过去和将来,再回过头来看辫子皇朝,卧槽,什么玩意儿啊!有尼玛这么坑自己人的吗?可现在海大富也是没办法,骑虎难下。不帮清朝难道跑过去天地会高喊反清复明吗?说到底,天地会更是个逗比。就像是陈近南跟韦小宝说的那样,其实只是喊个口号,把人聚集在一起,好办事···就算他们真想反清复明,就那点人手、那点实力,自己去了也带不动啊!相对来说,还是把清朝引导到一个正确的道路上来说要好一些。嗯,之后还得立下密令,那个老妖婆一出生就给她弄死!要嘛就随便嫁给谁,反正不能当皇后,更不能当皇太后。海大富在群里吐槽的同时,康熙经过一阵深思熟虑,终于咬牙做出决定:“好,海公公,朕就信你一次!”“依你所言,朕会以随便一个什么理由,封赏鳌拜,让其进宫领赏,届时,便是你动手的时机。”“是,皇上。”“若是你能做到,加官进爵也无不可!”“可若是做不到···”“做不到,老奴就死了。”康熙一愣。本来还想放两句狠话来着,但一想,还真是这么回事儿。如果海大富失败,还有活路?鳌拜第一个撕了他,还用得着自己说什么?但问题是和,如果鳌拜不死,自己也麻烦!“···”“皇上还是想想该如何接收鳌拜死后的烂摊子吧,还有鳌拜的家产,和···,额···”他想说女人。因为韦小宝和多隆这两个货,在鳌拜家里找出来多少女人啊!不仅仅有国内的,还有金毛狮王、和‘默’呢~但想了想,还是没说出口。谁知道康熙好不好那一口?“和什么?”“和未来的发展。”面对追问,海大富面不改色,随口胡诌。“这倒也是,若是真能杀了鳌拜,未来可期。”康熙露出了然之色,随即拿起纸笔,写圣旨。······“皇上。”“嗯?”“鳌拜死后,这抄家一事,由老奴主导如何?”“你还对这个有兴趣?”康熙有些惊奇:“依你所言便是。”“谢皇上。”海大富心中自语:“一般的抄家,钱财也好、女人也把,我自然没兴趣,但金丝软甲、四十二章经以及有可能找到的十三太保横练金钟罩秘籍,我却是非常有兴趣。”······半个时辰后。砰!御书房大门被猛的一脚踹开,大胡子鳌拜哈哈大笑着入内:“哈哈哈,小皇帝,你太客气了。”接着,大摇大摆一屁股坐在一把椅子上,随口道:“我不过是替你砍了几个不知所谓的乱臣贼子而已,你竟然还要赏赐于我?”瞧见康熙,他咧嘴一笑,随手抱拳,哪里有半点敬重。“我来了,这次赏赐的,是何物啊?”“爱卿来的真快啊。”康熙脸上露出笑容,心里,却已经是杀意毕露、恨意滔天。有哪个皇帝,能容忍自己的臣子在自己面前如此放肆?!且他所谓的那几个,可都是自己的心腹啊!今日,必杀你!康熙深吸一口气,又道:“他们动作太慢,爱卿你都到了,赏赐却还未准备好,实在是该。”“爱卿稍作等待,等他们送来,朕必罚他们。”“哈哈哈!”鳌拜又是哈哈一笑,自在的很,放佛就在自己家一眼,根本不把康熙放在眼中:“皇上何必如此?”“下面之人,也是有各自的难处嘛。”康熙一愣。谁知,他话风猛的一转:“直接杀了便是,死了一了百了,自然也就没了难处。”康熙脸色微变,心道不好,难道这厮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计划?恰在此时,海大富的嗓音响起:“禀告皇上,给鳌中堂的赏赐到了。”“快快呈上来给爱卿!”康熙连忙开口,随即对鳌拜赔着笑,道:“爱卿,朕突然有些内急,你且先看着,若是有事,拿了赏赐先行回去也可。”“嗯?”鳌拜略有些狐疑的看向康熙,这也太巧了!但恰逢此时海大富推门而入,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便也没说什么。随即,康熙与海大富错身而过,接着,御书房大门紧闭。一股别样的感觉在蔓延,海大富双目微凝,这才发现,原来此刻诺大的御书房内竟然只剩下自己和海大富两人?!“难怪刚才便觉得有些不对劲,原来是皇帝身边竟然没人伺候着,仅他一人而已。”“如此想来,这是针对老夫的一个局?”“不过,凭什么?”“就凭你这条老狗?”鳌拜冷笑一声,随即爆喝:“小皇帝,回来见我!”轰!声音远远传出,如狂狮怒吼,震动四方。正在百米开外,躲在一群护卫身后,紧张看向御书房方向的康熙脸色微变:“快,护驾,护驾!”“护驾,护驾啊!”多隆大呼小叫,拿着刀挡在康熙前面,‘忠心耿耿’,仿佛随时愿意为皇上卖命。······直播间内。加钱居士发出弹幕:“我好像听到了多隆多大人的声音?”西厂厂花:“在叫护驾!”刘郁白:“好似@魔鬼筋肉人,你和你‘兄弟’的经历,都是这般的幽默,让人啼笑皆非。”魔鬼筋肉人:“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法反驳。”多隆这个货···无耻之余,也是笑点满满,令人啼笑皆非。······鳌拜怒喝一声,却不见康熙回来,却也丝毫不急,而是不屑一笑,看向海大富:“你还捧着那破盘子做什么?”“准备把自己的人头摘下来送给我不成?”海大富也是笑了,声音尖细:“我的项上人头就在这里,只不过摆上盘子的是谁的人头,也还说不一定呢。”“不男不女的狗奴才。”“找死!”咚!鳌拜单脚跺地,青石地面瞬间炸裂开来,而他自己则如同炮弹一般冲向海大富,双手成爪,要将其生撕!呛!盘子上的红布被掀开,海大富扔出托盘,随后拔出长剑,瞬间有剑吟声起。撕拉!在群友们的注视、以及鳌拜的鄙夷之下,海大富接连出剑。然而鳌拜不闪不避,直接运起十三太保横练金钟罩,以手对剑,竟是呛呛作响,宛若钢铁交击、对碰!“连伤我都做不到,你还想取我项上人头?”“狗奴才就是狗奴才,你怕不是被康熙当做了弃子。”一边打,一边开口,鳌拜十分凶狠:“早便听说宫里有一条老狗名为海大富,如今看来,却也不过如此。”“想咬人,却咬不动,老狗,你老了。”“是吗?”海大富呵呵一笑,退后数步,将长剑竖于身前,左手成剑指,划过剑身。随即,他竟是眯眼一笑。宛若一朵菊花般灿烂!甚至还仿佛对鳌拜抛了个媚眼!!!鳌拜顿时一个哆嗦。你大爷的!一个死太监,竟然对我抛媚眼?!!鳌拜大怒,再次冲上前来,要将海大富活活撕了,然而海大富的剑招却是瞬间变化。迅捷、诡异!全然不同的剑法,瞬间让鳌拜大为恼火。他按照自己对于各路武学的理解去接招、去对抗,竟然发现根本拦不住,自己不过片刻间而已,便中了一十八剑!不仅如此,自己引以为傲的横练金钟罩竟然也是有些挡不住,让自己浑身刺痛,好似被破了功。“滚!”轰!他怒吼一声,爆发自身内力,将海大富暂且震退,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全身各处的衣服都破了,裸露在外的皮肤更是有着一道道血红的剑痕,虽然未曾流血,但也的的确确透过金钟罩伤到了自己!“你?!”鳌拜大惊失色。“这是什么剑法?!”“为何如此诡异,且竟有这般惊人的力道?!”他被吓到了。何曾听过这种剑法?诡异的简直不像是人间所有,不但迅捷异常,出手还无比刁钻。自己此刻没有武器,竟然全然无法抵挡,最惊人的还是这破坏之力,哪怕是自己有金钟罩护体,估计也扛不住多久,便要被活生生破功!“你管我是什么剑法?”海大富又是一声轻笑,抛着媚眼道:“还给你~!”轰!他体内内力汹涌,如江河涛涛,游走于全身,又汇聚于手中之剑,随即猛然斩出。斯拉!剑气横空!“不好!”鳌拜大惊失色,根本来不及躲开,只能全力运转金钟罩硬抗。咚!剑气斜砍而来,鳌拜的官服瞬间四分五裂,露出他那隐隐泛着一抹金色的上身皮肤。但接着,鳌拜忍不住接连倒退七八步。每一步落下,地板都会爆裂,碎石横飞。当他猛的一脚踩下,竟是直接没至脚踝,才终于停歇。滴答···血液滴落,声音明显。一条狰狞伤口,从鳌拜左肩一直绵延到右下腹!深可见骨,但也仅此而已,剑气堪堪斩到骨头,便彻底散去了。“你···”鳌拜惊了,眉头直跳、冷汗狂冒:“你这老狗,为何会如此之强?!”这一刻,鳌拜心惊不已,同时非常恐惧,这种实力,就是在自己的师兄冯锡范身上,他都未曾见过!海大富这条老狗,竟然如此强横?“你这横练功夫的确是不错。”海大富未曾回应,却自顾自道:“交出来,让你死的轻松些。”“想杀我?”“做梦!”鳌拜转身就‘飞’,这一刻他是真的怕了,自然不敢再跟海大富打,他要逃!同时也庆幸自己有金钟罩护体,不然早他妈死了!“想走?”然而,海大富却起了杀心。如今的他,有赵心川与东方不败的六成内力在身,再加上自身功夫以及小成的辟邪剑法,还有各门各派武学···一个鳌拜,如何能走?!砰!鳌拜不走寻常路,撞破窗户飞了出去,狼狈逃窜。海大富直接跟出,速度更快,狂追不舍。听见御书房内噼里啪啦却不敢靠近的康熙等人正心头狂跳的看着呢,突然看见鳌拜冲出来,顿时吓了一大跳。“护驾!护驾!!!”多隆直接躲到康熙身后,狂叫不止。“护驾,护尼玛!!!”康熙怒骂,他瞧见了鳌拜身上的狰狞伤口,顿时也拼了,知道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杀!!!”“斩鳌拜!”多隆一愣,又跳出来大喊:“杀鳌拜!!!”诸多大内高手一拥而上。然而,他们的呼喊却是让鳌拜注意到了这里,竟然略微转向冲向他们,如虎入羊群,所过之处人仰马翻,诸多大内高手根本不是他一合之敌!鳌拜要擒康熙做人质,冲杀出去!“不好!”康熙吓到脸色大变,转身就跑,鳌拜在后面追···但他却高估了自己的实力与速度。海大富的速度明显更快,他还没来得及触及康熙,便感觉剑气临体,背后剧痛!“拼了!”鳌拜咬牙。准备硬抗一剑,也要将康熙抓住,如此才能安然离去!然而···噗!!!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定格。鳌拜的手,离被吓尿的康熙只有不到十公分,但却永远的停住了。利剑入体,无往而不利的横练金钟罩在这一刻仿佛没了半点作用。剑气在体内横冲直撞,身上各处经脉尽毁。鳌拜知道,自己凉了!低头看去,却见半截长剑,从自己小腹中穿出、寒光闪闪,甚至就连自己的勾勾都被切下半截。海大富这老狗!他妈的竟然让老夫在临死前变成了太监!暗骂之余,鳌拜更多的是不解。自己这横练金钟罩的罩门,何时暴露了?为何海大富会知道的如此清楚?“可恨!”鳌拜垂手,长叹一声:“唉,若非你知晓老夫罩门,今日,老夫必然能安然杀出去。”话毕,气绝而亡!而在惊恐的康熙、多隆等人眼中。此刻,海大富以一个极为猥琐的姿势半蹲着,‘捅’出一剑,这一剑还刚好鳌拜后门而入,接着又刚好从其胯下穿出···这一剑,直接干了两个要害!哪怕是康熙都已经被吓尿了,此刻也感觉胯下隐隐作痛···唰!海大富收剑,起身。“皇上,老奴幸不辱命。”康熙:“···”“摆驾,摆驾!”康熙连哆嗦着开口,哪怕到现在,腿都还在抖呢。海大富不解:“皇上,你这是要去哪儿?”“朕他妈尿裤子了!”康熙黑着脸呵斥:“剩下之事你全权负责,抄家之事,也由你一并办了!”海大富是个人才!之前自己从未想过,他竟然真的能斩了鳌拜,而且看起来如此轻松,得重用。康熙心里明白这一点,但现在当务之急,还是得换条裤子。他急匆匆哆嗦着走了。海大富这才反应过来,有些尴尬。咳咳。皇帝尿裤子了啊!不过接下来,便是···抄家~!多隆赶紧凑过来,倒头就拜:“海总管您真是高手高手高高手,抬抬手而已,鳌拜就灰灰湮灭!”“小弟多隆,对海总管您的敬仰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有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恨不得···”“恨不得立刻跟我烧黄纸拜兄弟?”海大富突然开口,一开口就给多隆整懵逼了。这位咋知道的?!难不成,也是我辈性情中人?!“你就别想了,本总管不是你的什么你辈中人。”海大富淡然一笑:“让人把鳌拜的尸体挂城门上示众。”“再带些人手,随我抄家。”······直播间内,大家都很惊讶于辟邪剑法的诡异!这时,厂花便跳出来了:“你们只看到了辟邪剑法的诡异,其实在攻击力方面,也有极大的加成。”“海大富天赋不错,已经到小成境界了,若是我出手···”众人一愣,随即都想直呼卧槽。差点忘了还有个更早开始练辟邪剑法的人!东方不败则道:“的确是不错,难怪我这方世界中不少人宁愿斩了子孙根也要学它。”“不过在现在的我看来,辟邪剑法虽然迅猛诡异、攻击力强横,但却也有诸多破绽,随手可破。”好嘛!众人再度无语。这就是传说中的凡尔赛吗?惹不起,惹不起啊!封于修:“就没人在意鳌拜的横练金钟罩吗?真的很强,尤其他还练到了大成境界,缩阳入腹。”“这就相当于把罩门藏起来了,只有破他后门,才能让他的阳出来···也就是海公公直接一剑穿了俩,不然还真难杀他!”海大富:“惭愧,惭愧,也就是我实力不足、攻击力不够强,否则直接斩了便是,又何必攻他后门···”国术传承者:“···”“果然又是凡尔赛~!”······接下来,便是海大富去抄家。原著是韦小宝与多隆的桥段,却变成了海大富与多隆。“海总管,卑职刚才轻点了一下,鳌拜这个死贪官,合共贪污三十八万两,真真是令人···”“嗯?”海大富呵呵一笑:“我生平最恨的就是贪官,如果被我查出来谁贪赃枉法,我一定···”多隆这个逼也是按照‘套路’,一步步退让,直到冷汗直冒说出三千八百万两这个数字,海大富才冷哼一声。随即,是宝物、美女···“嗯?你看她们的黑眼圈,一看就知道没睡好,把他们送到我府上去,让我跟她们睡两觉,治疗他们的创伤。”“啊?总管你也?!”“怎么?”海大富斜眼相视:“我看看不行吗?让她们给我捶背不舒服吗?”“是是是,我一定完好无损送到总管您府上。”“金毛狮王也有?!”海大富故作惊讶:“也送到我府上。”“什么?还有黑鬼?口味这么重?”“总管,不如这个黑鬼···”“送到你府上,你跟她睡两觉?”“啊?!”多隆直接懵逼:“这?!”“哎呀,关了灯都一样!”最后,是一个老太婆。“什么?鳌拜这个禽兽,这么老的都不放过?!”“总管你误会了,这是鳌拜的老母。”“喔~~~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嘛!”“总管的意思是?”“也送到你府上。”多隆直接吓尿。接着便是诸多宝物的验收,洋枪?如果是韦小宝当然是当宝贝藏着,但海大富根本看不上。金丝软甲倒是有些用处,他收了。四十二章经也是照单全收。最后便是在一众书籍中搜寻,却未曾发现十三太保横练金钟罩的秘籍,只能自己进入鳌拜府邸,仔细查找。好在最终在一间密室中寻到,这才满意归去。······“各位,我就先关直播了。”海大富回宫途中,呵呵笑道:“三天后,直播砍假太后~!”“希望大家都来捧场。”“对了,金丝软甲和十三太保横练金钟罩,若是想要的,都可找我来换,一切好说。”国术传承者:“你先看看,十三太保横练金钟罩入门是否需要童子之身?”海大富一愣。立刻去看,结果发现还真是!啊这?!海大富懵了!自己费心费力找出来的好东西,竟然要童子身才能练?!“鳌拜这老王八蛋,收了这么多女人当小妾,竟然还是

文学

个童子身?!!!”众人:“人家看看不行吗?捶背不舒服吗?”海大富:“···”他无语了。仔细看了看群员列表。尼玛,童子身有几个?!张

军婚不受控制地要求小说

天志、西装暴徒、封于修、加钱居士、刘郁白、李天然、陈识、陈真、江阿生···这些人必然都不是童子了,换言之,这秘籍对他们来说没有半点吸引力。自己和厂花是太监···陈玉娘是女性。算来算去,也就霍元甲和黄飞鸿有可能是童子身。但霍元甲其实也有个相好,其实大概率也已经破身了。黄飞鸿的十三姨也不知道现在到底发展到了什么程度,有没有在一起···算来算去,貌似也就东方不败可能是真正的童子身。这这这???本以为成为群内十分抢手的东西,结果却是鸡肋?!气抖冷!好在这时,林彬又道:“我用三阶强化液与你换吧。”“嗯?”海大富顿时兴奋,他目前最想要的就是三阶强化液,其次,便是葵花宝典!这可真是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那可太妙了。”林彬也笑了。他不是童子,练不成这十三太保横练金钟罩,但是收藏起来,之后教给合适的徒弟也是不错的。实在不行,也能用到‘大武侠’这款游戏中,不亏~!至于三阶强化液,反正自己占八成股份,只是跟群友交换而已,这点量,自己怎么也负担得起了。东方不败也道:“拓印一份给我吧,之后我用葵花宝典与你换。”海大富连道:“没问题,不过若是能拿到吸星大法,想要什么,教主你随便提~!”好家伙,他还看上了吸星大法!群员们惊讶之余,回头一想,嘿,吸星大法这BUG功法,谁不想要啊?不要绝对是纯傻X!······时间在流逝。很快,又是两天过去。林彬这段时间除了肝‘大武侠’的各种细节,就是教徒弟,忙且充实着。西方国度也是彻底哑火了。这次被长生生物集团直接打懵逼,短时间内都没了再次蹦跶的能力,何况还有吴念祖那边压着,基本是不可能对林彬造成什么影响了。至少在东方古国之内,他们不行。第三天。陈真这边终于遭受了狙击。其实这三天来,一直都有不少人跑来挑战,车轮战完全是小儿科,他们直接以十人一组车轮战!结果,全都被陈真打成狗,根本不是一合之敌。一直到今天第三天,是陈真所立下的最后期限,终于有人忍不住了,十个人围上来,其中九人拿着刀剑围攻,第十人,却是在后面放冷枪!什么脸面?什么武士道精神?!陈真不死,他们都是狗屎,不仅仅是自家帝国的武术界成了彻头彻尾的笑话,就连政治方面,也会出现极为不好的影响。与此相比,脸面算什么?杀!砰!子弹出膛,直逼陈真眉心而去。然而···叮!陈真几乎是挥手间便放倒劈砍而来的九人,随即抢过其中一人的刀,在千钧一发之际劈开子弹。“你们真的让我很失望。”陈真看着拿枪之人,脸色平静中带着失望:“身为一个武者,连最基本的操守都不要了。”“谁跟你讲什么操守?!”“该死的支那人!”“西内!”四周,突然闯入一大片拿枪的脚盆鸡人,随即立刻开始突突!但也就是在此刻,突然之间,一辆他们从未见过的装甲车突然出现在陈真所在之处,取代了他的位置···所有子弹全都打在了装甲车上,叮当作响,却最多只是在装甲上留下一丁点白印,完全破不开。“停火!”带头长官面色难看,想要上前查看。却就在此时,两挺火神炮枪口分别从两边的射击孔伸出···“这是什么?”众人不解,也就是在此时,两条火龙···疯狂喷射!不出十秒。围了一大圈的脚盆鸡之人,全部被打成碎片!“···”松开扳机,就是陈真的脸色也十分惊悚:“这就是未来枪械的威力吗?力量如此之大、射速更是快到惊人。”“或许我一人能劈十把步枪的子弹,但若是遇上这火神炮,必然是一把都劈不过来啊!”周围已无活口。陈真在直播间内谢过西装暴徒后,便将装甲车收起,而后走出道场。周围,有不少民众、武士在虎视眈眈,只是刚才里面的惨叫,以及不时射出的子弹,让他们同样倒了一大片。可陈真完好无损的出来了!这让他们惊恐不易,仓皇后退。“我陈真一人,挑战你们脚盆鸡所有武士,你们竟然还如此下作的用枪?”“果然是东亚病夫。”他哈哈一声:“可笑,可笑!”“还以为脚盆鸡有高手,却未曾想,都是些酒囊饭袋之辈。”“日后,所有脚盆鸡武士,不准踏足我神州一步,否则,来一个我陈真杀一个,来两个···”“我灭他们九族!”“哼!”狂笑一声,陈真拂袖而去,所过之处,众人脚盆鸡武士和民众却是如见鬼魅,根本不敢挡路,全都连滚带爬跑出很远···船越文夫这边,则是早就准备好了一切。在陈真过来之后,便立刻带着山田光子与陈真一同乘船离去。他也是不敢在脚盆鸡待了。作为一个父亲,船越文夫自然想让女儿追寻自己的幸福,原本他还觉得,陈真只要不死,便绝对是个可以托付的好对象。结果现在一看···托付个鬼!自己还是跟着一起跑吧,不然绝对会被脚盆鸡那些愤怒的高层给弄的生不如死!······也就是从这一日起,消息传遍世界。《精武英雄》世界,脚盆鸡的武士道精神彻底被摧毁,成了世界各国人民茶余饭后的笑话。险些让整个脚盆鸡从此一蹶不振。同时,他们也很死了陈真。然而,陈真的恐怖,尤其是当后来脚盆鸡人进入武馆,发现那些被打成筛子、碎片的将士尸体之后,却也让他们被吓的冷汗直冒。一度将陈真当成魔鬼、妖怪,闻之色变!······同日。海大富背剑入后宫,求见假太后龙儿。两人碰面,便是剑拔弩张,龙儿身旁的侍女,亦是隐隐动作,将海大富团团包围。“海总管如今可是皇上身边的红人,来哀家这里作甚?”“你我之间,便不用装了吧,神龙教圣女···龙儿。”“之前,你我数次蒙面交手,难道还认不出我么?”“果然是你这老狗。”假太后冷哼一声:“杀!”然而,如今海大富的实力,却是让假太后望尘莫及了,一番交战,侍女尽皆身死,假太后狼狈逃离。就这,还是海大富放水的结果。同时,海大富再立大功,揭穿假太后的阴谋,救出真太后,被康熙重赏,直接以太监之身,加官进爵!可惜的是,金蛇缠丝手暂未到手。······又是几日过去。东方不败凭借自己的惊人天赋,彻底学全独孤九剑,甚至与风清扬以木棍代剑交手时,已然可以不落下风!且所学,也并非只有独孤九剑,风清扬完全是将一身剑法尽皆倾囊相授!风清扬赞叹之余,每每午夜梦回,也是含笑而眠。也就是这一日,半月过去,东方不败下思过崖!随即,他一改常态,开始老老实实专心修炼内功,甚至连剑都不怎么练了,岳不群见状,无比兴奋。一天三次对宁中则道:“阿生这孩子,终于开窍了,以他的天赋与剑法,一旦内功层次上来,我华山,便多了一员一流高手!已是兴盛在望!”只是,每当深夜里,岳不群就会皱起眉头。“林家辟邪剑谱失窃···到底是确有其事,还是他们自导自演?”“罢了,为防意外,最好还是按计划进行!”他眼中,寒光闪烁。······第七天过去,聊天群功能升级倒计时终于结束!林彬眼巴巴将注意力集中在远程协助之上,发现已经不再是灰色,且提示信息也已经补充完毕。远程协助:群员可以对其他群员发起远程协助申请,对方同意后,可在申请群员处降临一道投影协助其行事,不过因时空影响,投影实力为本体八成,存在时间最多二十四个小时。卧槽!林彬心里咯瞪一声。“来了!果然来了!!!”“不过可惜只是投影,如果本尊跨世界降临就好了,就能把几个世界的东西互通有无···嗯?好像也没必要?反正有红包功能。”“不过记忆呢?”“如果投影消散之后,记忆能回归本体的话,那可就太好了。虽然能看直播,但本体记忆和‘看来’的记忆,却绝对是截然不同的~!”几乎同时,群员们也发现了变化,都惊讶于这个远程协助功能的

女人越喊疼,男人越暴力

能力,甚至加钱居士这货已经嗷嗷叫着要去跟陈玉娘小姐姐面基···但林彬这边,却又听到了久违的系统提示音。“叮~发现可用升级更新,请主人选择发展方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为拿驾照和教练雨天在车内(被学长抱)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赞 (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