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车座后面打赌 输了的人要做不可描述的事

“我打赌老发今天会有桃花运的!”

“我打赌老大今天不会有桃花运!和他一样,他今年一定还是单身,如果有人和他在一起,准备好当寡妇吧!”陈三新发誓要把他的话写在这里

“输了怎么办?”白洁连忙让陈三说:“输了我就在东郊巡逻一个月,有什么事就去旅行,是我的!”

白洁立刻亮起了眼睛,连忙问:“你是认真的吗?”陈点了点头,接着说,“但是如果你输了,你就得和我在训练场上玩一个月!”

白洁听到他的话停了下来,警惕地看着他,“我觉得你在坑里,我会和你一起训练吗?”陈三神秘地笑了笑,然后用了一种挑衅的方式:“哟,白洁,你为什么不敢?今天老狐狸来了,我们让他做个证人怎么样?”

陈三说着拍了拍前面的副驾驶,副驾驶上戴眼镜的人睁开眼睛,“是的”,他透过后视镜看着后座上的两个人,温柔地笑了

当白洁离开军师作证时,她松了一口气,她相信,“好吧,我们从现在起到今晚12点之前达成协议,这将被算作我们打赌的时间。”

“没问题”两人打了一巴掌,算是下注的开始副驾驶白珍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没想到陈三和白洁在后座上下了老板的赌注。至于下注,他不在乎

他想看到的是,如果老板知道如果他们赌他会发生什么,这将是非常有趣的。当然,他没有告密的习惯。这取决于他们能否保守秘密

那辆悍马的主人正坐在前面的悍马上假装睡觉。他连续去了好几个城市,好几天没睡好觉了

汽车驶过学校路段后在街上平稳行驶,司机下意识地放慢了车速,他担心学生刚经过一条小胡同时会突然从旁边冲出来

突然,一根木棍飞出小巷,直接撞上了悍马的前车窗。司机害怕发生事故,踩下了刹车,因为他很匆忙。秦山忍不住被摇晃了一下。他皱起眉头,睁开了眼睛。他那双黑而锐利的眼睛看着小巷

突然,一个短发男孩突然从一些狭窄的小巷里走出来。他很脏,背着书包疯狂地跑。司机一打开车门,想下车,男孩就冲了过来,拉了后门,坐了进去

后面车里的几个人也惊讶地盯着,陈看着那个男孩冲进了老板的车,等了几秒钟,没有看到任何人下来

“这就是好运?“快一点”白洁和白珍像傻瓜一样看着他,如果他们是对的,他们是个男孩,但是

在悍马上,秦山挑了挑眉毛,看了看那个闯进来的男孩,他没有说:“叔叔!司机叔叔!开车!他们赶上了!开车!”男孩急忙拍了拍司机的座位

司机下意识地看着身后的秦山,直到秦山微微点了点头,他才发动车。后面的车也跟着他。罗跑打开车窗,看着那些从箱子里赶出来的恼怒的人。他得意地笑了笑,然后转身坐下

“舅舅,谢谢你,走吧,把我放在任何十字路口!”罗冉高兴地说,然后他看着附近的秦山,对他微笑

秦山看了他一眼,只说了一句:去老宅。又闭上眼睛睡觉了,罗然意识到错误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他以为司机叔叔想让他跑一点,但没想到直接带他去了完全不知道的地方。

喂!喂!你干什么!你放开我!你为什么抓住我!车刚停下来,罗然就被陈三从车后座带走了。好孩子,你胆子很大啊。竟然敢坐我们长子的车,陌生人的车可以随便坐吗?

罗然这才有点害怕地看着他们,这时秦山等人已经下车了,站在旁边,秦山笑着说:谁上我的车就能随便下车?

旁边一直观察的小白真突然右手握拳到嘴唇边笑,他拍了一张白洁的肩膀说:恭喜你,你赢了,下个月你可以去旅行了。

白洁和陈三都看着他,白真没说话,长指尖点了自己的喉咙,陈三下意识地摸了摸罗然的脖子,突然松了手。

我要去!你是女人吗?”他就像见了鬼一样往后退了两步,白洁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然后走过去拍了拍罗然的肩膀,“姐姐谢谢你啊!哈哈哈哈!”
秦山没说话,只是在他们之间看了看,白真耸耸肩,而罗然真的怕了,她这是遇见了一群什么人啊!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在车座后面打赌 输了的人要做不可描述的事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