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乱小说目录阅读(压在洗手台)全文章节目录

穆绍煌说得很安静,很威严,好像她的话是天意,她应该服从。
齐晓玉无奈地问,她不记得从哪里看到一篇文章,有些方面男人应该是15分钟到半小时,但这个男人不需要一两个小时!
这真是个混蛋的天赋。
“到这里来,我不想再说第二次了。”他像大师一样下了命令,但没有动,这意味着他还没生气。
齐小雨脚有点软,无奈地躺在大床的一角。他瘦小的身体像羔羊一样蜷缩在狼的窝里。
可怜的爸爸因爱和恐惧而颤抖。
男人把她拖到后臂,一只细长的胳膊搂住她的腰,从后面抱着她,阻止她反抗,把脸埋在她柔软的头发之间,深吸一口气,然后慢慢地吐了出来。
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掠夺,从内心深处。五年前,他把它当作宝藏对待,除了手,他甚至不想碰它。既然她变坏了,他也会陪她,而坏人自己也不认识自己。
幸好没有别的动静,齐小雨感到自己的呼吸很轻很长,松了一口气。
穆少黄的身体很热。两个人的皮肤粘在一起。齐晓玉紧绷的身体终于放松了。全身的寒冷逐渐变热。她沉睡在过去。
当我醒来时,屋里的灯亮着,穆绍黄已经走了,床上还有一股清香。
但在齐晓玉眼里,他所做的一切都让她恶心。
齐晓玉知道男人愿意给她吃东西穿衣服,这样才能更好地折磨她。
但他为什么看着她?她不记得是什么时候遇见穆绍煌的。显然,这个人是为他哥哥穆绍黄找到的。
昨天,齐晓玉发现自己逃不掉了。她必须把一切都弄清楚,告诉穆灵远她不是他要找的人。这是她离开这里离开那个可怕的人的唯一途径。
她穿着衣服、鞋子和袜子,只是洗了个澡,走到一楼的大厅。

大杂乱小说目录阅读
“夫人,晚餐准备好了,请您先坐下,我来为您服务。”桂婶婶总是面带微笑,做着一个方向的手势。
齐小雨礼貌地点了点头,坐在红木大桌子旁,想着怎么跟桂婶婶说话。
没有桂婶婶的召唤,十几个侍女拿着整齐的盘子走到餐厅。动作轻柔而迅速。一瞬间,他们把十几道菜放在齐小雨面前,掀开盘子的保温盖,所有精美的菜肴都是齐小雨最喜欢的。所有西式中餐都散发着贪婪的味道。
祁晓玉真的饿了,肚子咕咕咕咕的,她不好意思看姨妈眼桂。
“夫人,你饿得太久了,少爷叫你先喝半碗汤,再给你吃。”桂姨妈在她面前放了半碗乳鸽汤。
看来他比她想象的还要疯狂。齐小雨吃得好,摇摇头,把那个可恶的人从心里赶走。
“桂婶婶,你也在吃,我吃不完这些菜。”她不习惯这样吃。
“夫人,我吃了,这是给你的。”桂婶婶脸上的笑容更深了,真是个通情达理的孩子。
“桂婶婶,我有事要问你。”齐晓玉喝了半碗汤,严肃地站起来为桂婶婶效劳。
“如果夫人问我怎么离开这里,我无能为力。”桂姨妈想了想,微微一笑。
“我想知道五年前穆少黄发生了什么事。”
“我不知道少爷怎么了,但你应该更清楚地知道。”
“桂婶婶,我真的不知道穆少黄怎么了,五年前我在齐家,从来没见过他,请告诉我穆少黄怎么了,他真的找错人了。”齐晓宇今天一定要明白,努力向桂婶婶解释。
“夫人,少爷找错人了。”
桂婶婶叹了口气,垂下眼皮,看着桌上的热菜,一言不发。
少爷永远不会做坏事。
突然,车门外面传来汽车引擎的声音。强光穿过玻璃墙,进来了。

两个人很亲近,齐晓雨的眼睛闪烁着一点惊讶。
这是她第一次仔细地看这张脸,她那黑眼睛和心像一个深渊,深不可测,嘴唇薄而紧,味道无情,眉毛紧而粗,像是不满。
无论他的外表多么完美,齐小雨都无法弥补他的认知。
“穆先生,你找错人了,我真的不是你要找的女人,我从来没见过你,也从来没见过穆少煌,你花了20亿元在我身上,真的不值得,现在你要齐拿回你的钱放我走,我就没有你了。但你看到了,不是吗?”
齐晓玉真的没有办法,他是个魔鬼,他不能让他生气,让他听,她只能试着说服他。
穆绍煌笑了笑他的嘴唇和角。
“继续,”他继续说道,双腿优雅地弯曲着,双臂微微抬起,紧贴着下颚,“还有多少女人会编造这样的谎言?”
齐小雨突然发现,跟他多解释是没有用的,就像桂婶说的,他是一个喜欢生活在黑暗中的恶魔,他不听别人的话。
“你怎么能饶了我,我宁愿这样死?”她还能做什么!
谁知道那人听见了,那美丽的脸立刻变了,像钳子夹在他的下巴上:“你宁愿死也不愿和我在一起?”
“是的,我宁愿死。”她固执的眼泪,已经绝望了?
穆绍煌开始扭动俊的脸,黑色的眼睛蒙上了一层红色的雾气,突然松开手站起来,转身向齐小玉一个大直身影。
“告诉我,你还在想那个人吗?”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错觉,齐小雨觉得男人性感的声音有点嘶哑,他的西装有点颤抖。

大杂乱小说目录阅读
他想知道今晚为什么那个让她拿着黑锅的女人伤害了他?
齐晓宇有一个阴险的猜想,他一定是在背后爱着哥哥的妻子穆绍煌。后来,妻子离开了穆绍煌,他以报复哥哥的名义带走了妻子。结果,他花了2亿美元找出了错误的人。
他的性格很好,他真的很喜欢他哥哥的妻子!
姜凤不停地说些好话,她以为自己找到了一只胳膊,没想到自己是个骗子,怎么会想到他呢?
或者,让这个人误解,也许他可以给她一个快乐,或者让她走,或者让她死。
穆绍煌忽然转过身来,红红的眼睛看着她,好像想吃东西似的,但没有别的动作。
祁晓玉怒气冲冲,心率让她浑身发抖。
那人眼中的红雾慢慢消退,渐渐变黑了。突然,他抬起嘴唇笑了。微笑是非常美丽的,完全不同于以前的愤怒。
“你想惹我生气,哦,我不想从你心里来,我只想让你的身体足够,所以,齐小雨,你不想耍花招。”
他对自己说,他不再是穆少黄,而是穆玲媛,他不再做她所拥有的一切,不再把自己的所有品味都变成自己的品味,更不用说每天给她安定入睡了。
当他厌倦了复仇,厌倦了,她就死了,其他人也不会得到她。
穆绍煌和齐晓宇曾经有过这样的故事,他曾试图忘记,但这段时间铭刻在脑海里,他无法忘记,但折磨他每晚都睡不着。
齐晓宇听到自己说的话,感到很绝望。
“你是个恶魔,”她麻木地说。
“是的,我是你的恶魔,我从太阳变成了黑暗,从一个人变成了鬼。”
穆绍煌说得很随便,他冷笑着,从酒吧里倒了两杯红酒,一杯给齐小雨喝。
齐晓玉没有伸手去接她,因为她快要绝望了,再也不需要服从她了。
“我要你和我一起喝酒,从现在起,你再也不用违抗我的命令了,别忘了你奶奶。”最后一句话特别沉重。
穆绍煌把高高的杯子放在手里,坐在旁边的椅子上,从西服口袋里掏出一本红书,扔在面前的桌子上。
“你看,这是你的,除非你死得正常,否则你不会再逃跑了。”他优雅地摇着红酒。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大杂乱小说目录阅读(压在洗手台)全文章节目录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