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偏执病态阴狠占有欲强小说(做到喷水)全文章节目录

这里的厨房比齐小雨想象的要大。有十几个厨师和几十个女仆在敲门。齐小雨进来时,他们都鞠躬送礼。
只有齐晓玉知道他的“妻子”是假的。确切地说,是穆家的一个女人因为拿着一个黑锅而被他逼走了。
“不是每个人都关心我,我要做早餐,”她礼貌地说,如果她没有带着一个黑锅,这里的女佣会比她的家人富有得多。
“夫人,我是厨师长,我能为您做些什么?”厨师是一个年轻人,穿着厨师服,有点慌张地等着齐小雨的到来。
齐晓玉想说不,想了想,说:“韭菜、面条、鸡蛋、皮球有没有?”
“原来我妻子想吃一盒韭菜,我妻子肯定这里有现成的,我去给你拿一份,你怎么能自己做呢。”
主管说他会去拿的,但事实上,一个女仆端着一盘热韭菜来了。
香韭菜阵阵,这是齐晓玉最喜欢的美食,她忍不住拿起筷子咬了一口。
“不,不好,我自己去做。”齐晓雨把食物吞进嘴里,把剩下的半罐韭菜放进嘴里,鼓着脸颊。
厨师长用一个世界级的厨师做的,脸上一皱,但他弯下腰,巧妙地点了点头:“都在这儿,夫人。”
“有好的装饰吗?我赶时间。”
“搅拌好了吗?”主管问,搅拌好的馅料,做出来的韭菜罐子是否和手里的味道不一样?
但他不敢问,“是的,当然,夫人。”
齐小雨拿着韭菜盒,走到监理柜台。把它放进嘴里,一口气把它吃完。齐小雨拍手量了量材料:“有盐吗?有辣椒粉吗?»
“是的,”主管说,马上送来一包盐和一包辣椒粉,“夫人,馅饼里已经有盐和调味料了,你打算怎么办?”他轻轻地提醒她。
“你会很忙的,我会在穆先生面前表扬你的。”齐小雨笑着,和蔼地笑了。
“谢谢夫人,谢谢夫人”经理是只猴子,他就是这么说的,他不敢在乎穆少黄的妻子会怎么做。
齐晓玉开始往半个馅碗里装满,然后打开盐袋,倒入半个小盐袋,然后倒入半个辣椒袋,随意搅拌,开始包装。

男主偏执病态阴狠占有欲强小说
不管怎样,不管她做得多好,他都不会喜欢的,如果太好吃了,他以后每天都要让她做,她在哪里有时间找到出路。
虽然穆绍煌是他的救世主,但也把他关进监狱,把她当作另一个女人折磨的人,她会报答的恩典,不能总是让他折磨!
韭菜罐头炸得很快,金黄的皮炸了,大家都有胃口看,但齐小雨却没有味觉。
我找到了一个干净的饭盒,把所有东西都打包了。
穆绍煌仍然静静地躺在沙发上,不同的是他身边有不止一把伞,他闭上眼睛,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整个人在黎明时显得美丽而平静。
祁晓宇远远地看到自己的纱布身体,突然有点难以忍受,他的伤口那么重,这些香料真的能吃吗?
算了吧,他救她的时候受伤了。
但齐小雨却转过身来,穆绍煌突然睁开眼睛:“你要去哪里?”
“我给你做早餐。”齐晓玉吓了一跳,她走得很慢,他怎么发现的!
“你手上拿着什么?”穆少黄看不清。
“这盒韭菜,这盒韭菜,我突然想起你可能不想吃了,我就给你换一盒。”齐晓宇赶紧说着,冲回去。
“回来!”穆绍煌突然咆哮起来,声音非常响亮:“我什么时候说我不喜欢吃东西的?”
“你想吃这个吗?”齐晓宇惊讶地看着。
他会自己吃,但不会生她的气,他可能吃了一口味道,他不会吃。
齐晓宇走到他跟前,打开饭盒。金黄的韭菜盒里透着暖和的空气,闻起来很香。
下一秒,她深深的眼睛有点头晕,直的眼睛呆在饭盒里,一动不动,整个世界似乎。

齐小雨讨厌把半盒韭菜放回筷子上。穆绍煌嘴里叼了一口后,默默地吃了一口,穆绍煌没注意到,赶紧吐了出来。
精神病患者真的不像其他人。
她喂了她一口,穆绍煌一口气吃光了,说:“擦我的嘴!”
他躺在那里,嘴唇上几乎没有油渍。
祁晓宇慢慢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块手帕,却还没伸到嘴里,穆绍煌说:“傻女人,你用这个擦我的嘴吗?”
作为回应,一只大手突然抓住他的小腰,把它拉到他身上,他吻了吻两个红润的嘴唇。
出其不意的是,齐晓玉紧紧地抱住了全身,她忍不住大叫起来,双手紧握着她的脖子,她完全控制住了自己的身体,薄嘴唇疯狂地吸着。
齐小雨几乎喘不过气来,双手放在衣服里,终于失去了挣扎的力量。
“那里没有伤口,很好。”穆绍煌声音沙哑,双手的动作不停,吻了吻她的脸,然后沿着她长长的白脖子吻了吻。
齐小雨的心率开始加快,身上的每一层皮肤都微微发抖,沐少黄的体温很热,像一团火。
呼吸沉重,渐渐地,他的身体又脆又麻木,他的思想开始混乱起来。
“不能在这里”齐小雨恳求道,现在太阳已经升起,山庄任何地方都可以看到这里!
穆绍煌推开她说:“麻烦女人!”

男主偏执病态阴狠占有欲强小说
齐小雨冲下躺椅,脸上通红,不敢再见到他。
“阿武,带我回我的房间去。”穆绍煌拿起旁边的对讲机。
十多秒钟后,十几个黑衣保镖迅速出现,他们小心翼翼地用躺椅抬着沐少黄。
他对齐晓宇说:“快点,别让我等了。”
房间里的灯光被黑色的窗帘遮住了,两人坦诚相见。
穆绍煌躺在床上,深邃的眼睛一次又一次地扫着他的身体,嘴角轻轻地抬起。
齐晓玉不敢直视他的眼睛。他很惭愧,低下头过去,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穆先生,你不能,你的身体还不好,我还没有完全康复吗?»
穆绍煌把她拖到身上:“吻我,这是人的本能。”
他灼热的皮肤几乎让齐晓玉失去了知觉。她想,这个人虽然救了她,但也是罪魁祸首。她只是他的工具之一。
虽然齐晓玉接吻不是很熟练,但下面的男人反应很强烈。他呼吸粗糙得像野兽。他紧紧地搂着她,引导她前进。他沿着下颚亲吻性感的喉咙。
最终,齐小雨迷失了自我,黑暗的空间充满了颓废。
齐小雨倒在床上,浑身是汗,不肯动。
穆绍煌闭着眼睛望着那个女人,大汗淋漓的珠子滑过脸颊,黑色的眼睛闪烁着一丝痛苦,很快就躲起来了。
齐小雨用力张开眼皮,幸好还没张开,小脸红了起来,走到浴室开始洗脸。
她的身体很完美,用湿热的毛巾擦去身上的汗水,立刻露出她清澈的皮肤和清晰的肌肉线条,每一寸皮肤都显得兴奋。
祁晓没有一种破天的无聊感,觉得自己在擦一件艺术品。
整个过程中,穆绍煌闭上眼睛,满脸愉悦。
换了另一张白布后,齐小雨自己洗了个澡,穿上干净舒适的衣服,打开了门。
他不止一次被自己,齐小雨很担心自己会怀孕,打算去桂衣帮他买避孕药。
她不能怀上她的孩子,如果她被他抓住了,恐怕这一生无法摆脱他的控制。
最重要的是,他对他们的孩子做了什么?
她给他做饭,让他睡觉,她给他洗澡,齐小雨也屏住了呼吸。
“快跟我睡吧。”穆少黄指着旁边的枕头下了命令。
祁晓玉一动不动,等不及了,一定有药丸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男主偏执病态阴狠占有欲强小说(做到喷水)全文章节目录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