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和尚给小姑娘种(强壮的公么)全文章节目录

齐小雨想像小时候那样再次走进九里香的花丛,想起妈妈还在的时候种的九里香。
她穿着拖鞋硬着身子走进花丛,回头望着穆绍煌,眼睛还是那么冰冷。
“穆先生,我为什么要跳舞呢!”齐晓玉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我要你跳,你跳,记得跳得更高。”
穆绍煌轻轻拍拍手掌。吴立刻带着女仆出去,把各种红酒带到沐少黄那里挑选。选好后,女仆为他倒了一杯酒,递给他。
齐小雨咬牙切齿,任性无奈。
她小时候一定在花园里散步。
穆绍煌优雅地摇了摇杯子里的红酒,却一口也不喝,眼睛漂浮在陌生人难以理解的地方。
她那条白色的长裙在明媚的阳光下依然如此优雅,脚踝显得纤细、圆润、可爱。
“我们订婚了,齐小雨永远是我的妻子,哈哈”
记忆中的一次渐渐淡忘,穆绍煌低头轻声叹息。
他抬头又看见齐小雨,原来齐小雨绊倒在地。他那张小脸上已经有一层汗了,他站起身来,浑身是汗。
白雪公主的衣服被泥土弄脏了一点,但她继续用脚在花丛里跺脚。
“砰!”他把酒倒在地上,喊道:“不要跳!”
齐小雨回到神面前,吓了一跳。那人疯了。她拼命地服从他,只希望减轻他的愤怒,让他听她说的话。
但她甚至不知道怎么惹他生气。
穆绍煌看着裙子上的泥泞,眼睛渐渐变黑,在齐晓雨的心里频频跳动,他推着轮椅迅速向她冲去。
“为什么弄脏它,为什么?”轮椅碾碎了花朵,白色的花朵被摧毁了无数次,他走到她跟前,一把拉着她的裙子。
穆绍煌吓得把她拖到身边,一点一点地擦着裙子上的泥巴。他那有关节的手指颤抖着。
“告诉我,齐小雨,你是故意的,现在你要剥夺我的资格给我回忆吗?”

老和尚给小姑娘种
齐小雨惊慌失措地往后退,紧绷的裙子露出了他挺直白皙的小腿,但他没有力气从手中挣脱出来。
她看着穆绍煌一点一点地擦拭着裙子上的泥土,全身紧张、害怕、受伤,眼睛渐渐露出泪水。
裙子上的最后一块泥土被穆绍煌的指甲划伤了,他突然抬起头看着她。
“不,我只是碰到了一根花枝,这双拖鞋很滑。”齐小雨的眼泪终于滑落在苍白的脸颊上,挂在孩子略带油腻的下巴上。
穆绍煌眼底的红肿渐渐消退,沉重的呼吸渐渐舒缓,轻轻举起手,慢慢擦去脸上的泪水。
风吹拂着她的头发,落在她伸出的白色手指上,纤细的手再次颤抖。
走到半路时,穆绍煌的眼睛离开了她,低头望着那些被毁坏的花朵,一股九朵紫丁香的清香消失了。
齐小雨跳了起来,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会听真话,如果你愿意,我会让你回到大学完成学业。”
穆绍煌抬头严肃地问。
“穆先生是我的合法丈夫,他是穆玲媛。”齐晓玉说,她突然发现自己不知道面前那个男人的身份是什么,她只知道他很坚强。
穆绍煌的眼底闪烁着一种孤独,沉默了半句:“你五年前出了车祸,不是失忆了吗?”
“我没有失去记忆,从来没有,我清楚地记得从童年到成年的一切,穆先生,你真的认出了错误的人。”
齐晓玉一句话也不说,她宁愿相信他不会食言。
“我想听的是实话,既然我给了你你不想要的自由,那我就接受你的怜悯!”穆绍煌的声音突然凉了下来,眼睛发出了明亮的光芒。
“穆先生为什么说我在撒谎?”齐晓玉大声问道,她真的没有撒谎。
“齐小玉,齐景年的大女儿,齐企业董事长,七岁的母亲。

她等了他这么久,但他真的说她几乎不敢相信。
“我什么时候说我放你走的?”穆绍煌微微把头转过去,看着地上枯萎的花朵和叶子。
齐晓玉非常生气,她知道他不信任他。
“我说,如果你不骗我,我就放你走。”穆少黄的低声听起来像是自白。
齐晓玉突然明白,“给她自由”和“放她走”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东西。
“让她走”就是断绝与她的一切联系,再也不与她联系。
“给她自由”只是暂时的,奶奶永远在齐的手中,她永远是他的合法妻子,只要他不高兴随时把她救回来。
“齐小雨,如果我发现你在撒谎,你打算怎么办?”
穆绍煌忽然抬起头来,满脸笑容,这就是他的目标。
“如果我说半个谎话,让我做你想做的事。”齐晓玉切断了铁路,她怎么能撒谎。
穆绍煌转动轮椅,把他推入花园。他的手滑到轮椅上,背部有点孤独。
只见远处的穆绍煌身影停了下来,头上的纱布在风中摇曳,偶尔露出一点深红色,顿时狠狠地打了他一顿。
突然间,我想起了他在暴风雨中挣扎自救的情景。
你觉得怎么样,齐小雨,他折磨你还不够吗?
齐晓玉苦笑着嘴角,梳理着干净的裙子,仰望着天空。
她只是一个被他误解的女人,真相迟早会被揭露的,她和他只是一个陌生人,为什么还要费心。

老和尚给小姑娘种
忽然,齐小玉得到了自由,却没想到幸福,她弯下腰进了山庄,穆绍煌不知往何处去。
“夫人,少爷让你收拾东西。
桂阿姨带着一个杠杆箱来了。
齐晓玉有点吃惊,她只是来换衣服的,哪里来了这么多礼物!
“这些衣服大多是女装。夹层里有两万美元现金和一张银行卡。银行卡上的密码是你的生日。少爷说沐夫人出门不该太凶。”
桂婶婶走到齐小玉跟前,眼睛有些不情愿:“夫人,你走了,少爷估计他又会关在暗室里了。”
她怎么看不到那个男人关心她,即使他关心她,也关心那个让她背黑锅的女人?
“桂婶婶,谢谢你这几天的照顾,我走了,我再也不回来了,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齐晓宇礼貌地和桂婶婶握手,在半个月的医院里是桂婶婶照顾她的。
桂婶婶笑了,意思是齐晓玉听不懂。
“夫人也很照顾你,你的身体是那么空虚,记得多拿点钱去买补充剂去拿,少爷就不会在乎那一点钱了。”
“桂婶婶,我不要他的东西,也不要他的钱,把衣服还给我。”
齐小雨不想再和这个男人有任何瓜葛,他花了20亿美元在她身上,他可以去齐家好几年,他的痛苦会被拯救生命的恩典所弥补。
“少爷说,如果女人不拿这些东西,就不要让女人走。”桂姨妈小心翼翼地说。
齐晓玉别无选择,只好自由了,出门前他问了那么多,她只好拿着手提箱,随身带着,反正什么都不打算用。
“桂阿姨知道我来的时候她在哪里吗?”她问。
这条裙子还是穆家的,她会换的。
“这件衣服是少爷扔的,夫人,如果你对盒子里的衣服不满意,衣柜里还有很多衣服,你可以自己买,两块钱的现金不足以随意取银行卡。”
少爷很聪明,他猜到了妻子要说的一切,就回答了。
齐晓玉没有再说实话,但她不想找这个人来理论,他反复无常的时候是好是坏,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去,还是早点离开是好。
“夫人,我给你带路。”桂婶婶似乎看到了齐晓玉的主意,拿着后备箱走出了门。
祁晓玉总是穿着那件白裙子,脚上穿着粉红色的拖鞋,她不想输。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老和尚给小姑娘种(强壮的公么)全文章节目录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