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系列H全文阅读(农村乱肉)全文章节目录

“穆先生,我不能接受。”齐晓宇觉得手里的钥匙有点烫。他花在她身上的钱越多,当他知道她不是那个女人时,她就越危险。
穆绍煌高兴地看着她,弯下腰,把她逼到一个角落:“你不想,你得跟我回东阳城,你选哪一个。”
“我住的学校宿舍很好,比较方便,离学校这么远,我怎么去上学!”齐晓宇把手放在胸前,不让他进来。
穆绍煌举起手,捏着她那张温柔的脸,用一种体贴的语气问道:“你还疼吗?»
起初,她脸上不再疼了,他捏了捏她,开始疼起来。
“呆在这里,有人会24小时保护你,再也不会有人虐待你了。请放心,我会派人送你去上学。”
没人会欺负她,但他会欺负她!
齐小雨咬牙切齿:“穆先生,我可以坐公车去上学,不需要别人送我去。”
和这个人说话,他说得越多,他就越陷下去,把他送到学校,这是在监视他,绝对不是。
“只要你照我说的做,我就不会惹麻烦。”穆少黄突然耸了耸肩,把她放进车里,嘴唇薄得通红。
他贪婪地吸吮着,齐小雨嘴里塞住了,双手挣扎着,突然摸到了他那柔软的腰部,不知不觉地捏了捏。
穆少煌僵住了,慢慢地放开了齐晓玉,冷冷地瞪着惊慌失措的眼睛:“你恨我吗?”
她在他面前没有反抗的空间,好像她今天的态度没那么坏,她一直致力于拯救她,几乎让他忘记了他是个喜怒无常的恶魔。
穆绍煌的声音又冷了一点,推开车门:“滚。”
齐小雨很困惑,赶紧把裙子拉下来,从车里走了下来。
半岛湾的空气在每个别墅前的夜晚都是清新明亮的。天已经黑了,到处都是寂静。
夜风掀起齐晓玉的白袍,她禁不住抱住她的手臂,小身躯显得虚弱脆弱。
“还不开门吗?”穆绍煌冷冷地说。
齐小雨只好走到山庄,打开手里的小盒子。里面有张地图。她认出那是电子门的钥匙。

乱系列H全文阅读
“金陵钟”一响,齐晓玉打开房门,感应吊灯瞬间照亮了整个客厅,眼前一亮。
穆绍煌东阳大厦虽然没有宽敞的客厅,但装修精美豪华。
走在柔软的羊毛地毯上,齐小雨就像走在薄冰上,这样一块地毯一次的清洁费用足以让她一个月的生活费。
他给了她吃的和穿的,但她的性格是如此的喜怒无常,这一秒,齐晓玉有了一个意想不到的想法,希望让她背黑锅的女人永远不会出现。
当那个女人出现的时候,她的死应该来了!
穆绍煌看着站在客厅中央的那个女人。
她的白色裙子在明亮的光线下显得有些透明,纤细而对称,腿又细又直,胳膊又弱又无骨。
他卷起脖子,对推着轮椅的吴说:“把门关上,出去。”
齐晓玉听到这声音,转过身来,露出一张惊慌失措的脸,两张脸的手掌都被光照在了身上。
看到穆绍煌走了过来,她一双小手和十个手指纠缠在一起,仿佛心中此刻惊慌失措,急忙低下头来。
穆绍煌的眼睛长时间地落在脸上,寒气消散,张开了嘴。
穆绍煌没问,把轮椅滑到电梯里:“过来。”
齐小雨心里有点舒服,幸好没有再发作,声音也显得柔和多了。
穆绍煌沉默寡言,不锈钢电梯的墙壁反射着两个人的影子,两只眼睛同时相遇,齐晓雨冲下头。
齐晓宇走进房间,小心翼翼地扶着穆绍煌上床睡觉。“你需要擦身体吗?”她低声问道。
她知道他很干净,她不能命令他。
忽然,穆绍煌抓住她的手,把她拉到床上紧紧地抱着。
她的体温还是那么高,透过齐晓玉心中的薄衣,她立刻紧张起来。
“穆先生,我看看你的伤口恢复得怎么样。”
齐小雨回到神身边,很快就放弃了这个念头,开始为他洗头。
“你是猪吗,我眼中的洗发水。”穆绍煌说。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齐晓宇吓了一跳,立刻往水里倒了一杯。
祁晓宇越忙,越乱,心越乱。这个人对她很凶,但对她也很好。
她要对他做什么?
祁晓玉仔细地洗头。穆绍煌突然举起手来,抓住了自己的脸。祁晓玉瞬间痛苦,想哭。
是的,她是他的合法妻子,但她知道他要娶的女人根本不是她。
“我说过我不会洗的,但你要我给你洗。”齐晓玉低声说。
齐小雨给他吹干头发,帮他洗头。
他的手很软。她拿着一条热毛巾,轻轻地摸了摸她的皮肤。沐少黄皮下肌肉微微颤抖。他的黑眼睛上覆盖着光环。她的眼睛从裙子下面穿过她的身体,慢慢地呼吸。
齐小雨知道自己又有反应,想和他说话,分散他的注意力。
穆绍煌抬起头来,浴室里的粉红色灯光照在他完美美丽的脸上,有一种邪恶的美。
“既然你不想要,我就不强迫你做妻子。”
齐小雨踩着尾巴跳了起来,然后被人逼得往后退:“你不要,我在你身上。”
齐晓玉的脸颊像火一样燃烧。他的手剧烈地颤抖着,但他更激起了穆绍煌的本能。他抬起嘴角,看了看脖子下面,开始迷路了。
回到床上,齐小雨自己开始洗澡,用沐浴露搓手。双臂疲惫无力。手指上的难闻气味慢慢地被洗掉了。
祁晓玉穿上睡衣走出浴室,穆绍煌没睡,黑眼睛看着她。
沐少黄嘴角吸引人的愉悦,冷冷的嗓音怎么听是一种厌恶。

乱系列H全文阅读
“我不会失去你的,”齐晓宇争辩道。
他可以尽可能地恐吓她,但不能拖延学业,这是他将来安顿下来的钱,也是他将来唯一的希望。
“你是我的妻子,为什么不失去我,我不能去,你不能去。”穆少皇突然躺下,一个人占据了大部分的床。“你不来了!”
齐小雨咬牙,把怒气压在心里,躺在身边,轻轻地推在肩上。
“穆先生,我们再谈这个,”她低声说。
他把她抱在怀里闭上眼睛。不管齐晓玉怎么称呼她,他都不听,只是双臂紧紧地搂着她。
齐晓玉别无选择,只能睡在胸前。
黎明时分,齐晓雨惊醒,睁开了一双深邃的眼睛。
穆绍煌坐在轮椅上,头发梳理整齐,穿着黑色西装,皮鞋闪闪发亮。
“穆太太,早上好。”她那张漂亮的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
“穆先生,你在这里干什么?”齐晓玉睡着了,头发乱了。
这是他的地盘,他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不,这不是我的意思。”齐小雨原来是说,他怎么突然穿好衣服坐在那里。
“你最好别有那种感觉,拿着这个。”穆少黄不看了,把手里的东西扔在她面前。
齐晓玉手上挨了一眼,是消炎祛瘀的药膏,她疑惑地抬头看了看穆绍煌。
“洗脸,擦干净。”穆绍煌拒绝了,转过轮椅,走出了门。
他静静地等着她醒来给她吃药?
床边总有一套天蓝色的休闲服。齐小雨一点也不恶心。不管怎样,她必须穿上他给她的一切,穿上衣服和鞋子,走进浴室开始梳洗。
打开沐少黄给他的药膏,齐小雨皱着眉头,立刻站起来,黑乎乎的,像一个水下泥巴面具。
“齐小雨,你还拖着什么,来和我一起吃午饭吧。”
穆绍煌的声音传来,有点暴躁。
齐小雨把药膏放进口袋里,急忙下楼去。
穆绍煌坐在餐桌旁,身后站着一个吴,冷冷地看着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乱系列H全文阅读(农村乱肉)全文章节目录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