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韵诱人的岳(巨污全肉np)全文章节目录

在崎岖蜿蜒的山路上,女子赤脚向前奔跑,双脚原本并没有那么白柔软,被细碎的石砂割伤,脚下血溅凶猛,格外引人注目。
“臭钟,生孩子是不诚实的。这次我带你回家,不杀你!”
他身后的脚步越来越近,已经跑了一整夜的苏金染已经筋疲力尽了。她一摔倒在地,就摔倒起来一瘸一拐。
前面还有一座大山,上面是繁华的城市。
她在这里卖了15年了!
一直以来,他都被锁在山洞里,像动物一样被山上的野人折磨着,无论是在楼下累了,还是在家里和婆婆吵架,只要有人经过山洞,他们都会来这里发泄一下。
连苏瑾都没穿像样的衣服,她听那些瞧不起她的女人说她不是赤身裸体的。
十五岁和七个孩子。其中两个是女孩,而在这个父权制的山村里,苏金兰只能看着脐带还没被割断的婴儿,就活了下来!
“汪汪汪”,山前忽然传来狗吠声,苏金然的身体忍不住颤抖,一种无助感从心底涌出。
后面是凶猛的村民,前面是愤怒的狗。
既然她受伤了,整晚都在跑,她怎么能逃脱追捕呢?
心横卧,苏锦染咬牙,坚决冲在前面的碎坡上。
追赶他的人看到发生了什么事,惊慌失措。这只臭表是在他们村子里高价买的。她只有三十岁,还可以生几个男孩和女孩。如果她现在死了,那不是什么大损失!
听到这个名字,苏进脸上挂着笑容,脸上带着决心,冷冷的声音:“这次我出去了,我不想活着回来!”
其中一个咬了咬牙,威胁说:“你这个肮脏的手表,快回来,不然我就打断你的腿!”
苏金染不怕死。

风韵诱人的岳
下层人狂吠、狂饮、辱骂,苏金染却不能改变主意,她抬起头,茫然地看着村民。渐渐地,她发誓不让他们走。
后面是一座100米高的悬崖。苏金染闭上眼睛,转身跳下去,却听到楼下传来一声尖叫。
“妈妈,妈妈”男孩看上去三四岁,被自己所谓的奶奶抱着,哭着哭着说:“妈妈,别走!”
苏金染僵硬地转过头,看着那七八点的脸,压着心里的酸味,轻声说:“对不起,我的孩子。”
耳边是呼啸的风,寒冬的季节,却有一种奇特的温暖。
太阳从山上跳了下来,露出了整个身体。日出代表着希望,但现在它见证了死亡。
闭上你的眼睛,苏金染突然想起她并没有被带走。
那一年,她才十八岁,刚刚得到了帝国大学的建议,对未来的期望是无限的,那时她唯一关心的是家长是否允许她上学。
也许她被苏金染感动了,也许她终于看到了自己的努力,父母并不生气,而是回家买些酒和蔬菜来庆祝。
苏锦染料这一天吃了几口,喝了一杯。
正是她母亲亲手递给她的那杯果汁,开启了她15年的悲惨生活。
当大便罐把她吵醒的时候,当她听说她被高价卖给了全村的人时,她试图问她的父母,为什么?
十五岁啊,苏金染看到有多少少女活埋、溺水甚至活埋,一直活着的山洞里几乎都是白骨。
无数的问题萦绕在他的心中,苏金染知道他是不愿意的。
虽然松了一口气,但心中的仇恨却刻在心里!
“砰”的一声,苏金染上了瀑布,落在一块巨大的石头上,石头尖穿过庙宇,但她感觉不到疼痛。
在我们面前有一片灰色的云,在我们失去知觉之前,各种各样的生命都在苏金染的脑海里。
如果有来世,我一定要取得一些成绩,让那些轻视女孩的人重新振作起来。

“老苏,我儿子想买一双篮球鞋。”这是他母亲刘春华的声音。
苏金兰一听到这话,就知道她是在下学期初,也就是9月初出生的,当时苏家的父母不知道是谁听到的,不仅阻止了她上学,但也偷了他辛苦挣来的学费捡垃圾,并为哥哥苏振龙买了一台游戏机。
“买吧。”苏建国抽了根烟,大方地说,“虽然我们家很穷,但不能缺儿子,别人都有。
苏金然忍不住笑了,原来苏振龙的前世侮辱了一个女孩,家里没钱付钱,把她卖了?
门外的声音继续,好像他不知道女儿在里面休息,也不怕吵醒她。
“顺便问一下,那个死去的女孩还固执吗?”苏建国回忆起昨晚失落的钱,想找生活去上学的情景,心里不安。
“固执,怎么不固执。”刘春华说,“一个为了学习而赔钱的男人,还没结婚是什么?”旁边的人都是听话的小女孩,为了补贴家里的人,她不听话,早就知道她勒死了。”
“砰”的一声,刘春华还没说完抱怨,看到破旧的木门被打开了,苏金然站在门口,眼睛奇怪地盯着他们,额头上暴露在空气中的伤口有点猛,刘春华不禁发抖。
“肮脏的蹄子,你要死了!”刘春华以为自己吓到了他,心里暗暗不安,弯下腰把地上的垃圾捡起来,扔在他那染了色的脑袋上。
苏金染转身冷冷地抬起头说:“你也是个女人,我奶奶也叫你脏蹄子吗?”
“你!”刘春华转过脸来,举起手来要扇他一巴掌,却像恶魔一样固执地站在眼前,只能发出一声“呸”的声音,静静地退了下来,不由自主地补充道:“你哥哥很快就回来了,赶紧去做饭!“
此时正是下午,苏锦染了一天没吃东西,苏锦的父母越是受了伤,肚子也饿了。听到刘春华的话,她也没有反驳,抬起脚到炉边开始烧焦。
在他身后,刘春华得意洋洋地摇了摇头,“那个婊子,我看不到教训!“

风韵诱人的岳
不一会儿,苏金然拿着一碗粥出来,刘春华冲进厨房看,却什么也没发现,当下的冲力抓住苏金染的头发,“婊子,米饭在哪儿?”
苏金然握了握她的手,刘春华很难放手,她说:“你想自己动手吗?”
这时,苏振龙从学校回来,没打招呼,把书包扔在苏锦身上染了色,没有客人的气息:“给我写作业,而且,我饿了。”
苏进冷冷的脸色,或是这句话:“你想自己动手吗?”
“臭妈妈,你在说什么?”苏振龙不假思索地把苏金然推开。
这一次,刘春华和苏建国都笑了,自夸道:“好孩子,太棒了!“
说完,苏建国转过头说:“别装死,起来服侍贞龙。”看着苏锦染料的辛苦工作,他满足地转过身来,嘴里咕哝着,“臭气熏天,生来就是服侍人的,他学到了什么。”
这句话在苏金染耳边传开,让他想起了十五年的地狱,胸口的热血仿佛变成了一把锋利的剑,一寸一寸地割破了苏金染的心。
苏瑾恨自己的亲生父母,他们那可怜的教养之恩,在15年的折磨中磨砺了一点,变成了一种可怕的仇恨,她想用刀把他们都杀了。
苏金染知道现在是一个法制社会,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农村,但如果真的杀人,也许会被扔进河里淹死,而且,她太虚弱了,不能和他们战斗。
虽然她身体上打不好,但她有办法从一点兴趣开始。
回想起来,苏金然撅起嘴唇,眼睛里闪烁着一丝光芒,奇怪地看着刘春华等人,转身准备饭菜。
苏振龙看着自己的背影离去,皱着眉头说:“妈妈,这是怎么回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风韵诱人的岳(巨污全肉np)全文章节目录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