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家庭同乐(使劲别停h)全文章节目录

也许这是自然生存的法则,人的一般能力和气文化是不能共存的,当然,除了墨水,这个强大的基因。而且,作为影子的控制,这个黑暗系统的傀儡,如果力量和气文化共存,就会被火附身。
回想起来,被称为“白晓通”的萧云凡摇了摇头,转身问:“老板,你在干什么?”萧云凡看到水墨池里闪烁的眼睛,呼吸着一股清新的空气,“这个女孩?”
想到刚才看到的那双倔强的眼睛,萧云凡看到了一丝不容忍的神情:“老板,我们要吗?”
“没必要。”墨水摇了摇头,声音冷淡而平淡,带有一种非个人的意味,“天生一死。”
另外,他认为这个倔强的女孩并不是那么容易屈服的,形象的控制和空气的培养是一致的,也许这对她来说是一种体验。
出于某种原因,莫驰总觉得这不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但他不知道的是,他未来的一生都会被这个女孩迷住,即使是故意的。
这时,苏金兰带着一个受伤的影子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现在已经是凌晨两点了,她还没有睡着,精力充沛。
“你好吗?”苏金然把影子放在床上,焦急地问。
“师父,我很好,但我太害怕了,”影子有点惭愧地回答说,“昨天他变成了一个实体,非常骄傲,谁知道第一天的合同占领失败了,然后遇到了紫色的皇帝。
回想起来,影子很担心,“主人,今天的人,看起来像皇帝。”
然后,影子向苏金染解释说,气文化和特殊能力是特殊能力,但气文化和特殊能力通常不能共存。
文颜,苏锦染了一身神气,“幽冥控制?那我为什么还要修气?”
影子弯下腰,有些不确定地回答:“也许我知道的不够,世界并不陌生,也许有人可以修炼气来共存。”
苏金然点了点头,好像是在想什么,影子又恢复了,上下跳跃,揉着苏金然的胳膊说:“师父,给我一个名字。”
“打电话给小溪。”小溪,希望小溪。
“小溪,小溪,真是太好了!”显然,小溪对这个名字也很满意,他高兴地叫了自己的名字,焦急地说:“师父,你快去医治伤口。”

两个家庭同乐
半路,小溪的目光移到了苏进那染了色的胳膊上,声音越来越小,最后难以置信地说:“师父,你的伤口怎么消失了?”
苏金染了染,动了动身体,发现疼痛已经消失了,她眨了眨眼,想起了今天发生的一切,先是合同结束后,脏油从身体里冒出来,然后就可以把小溪从男神的手中救回来了。现在伤口会自动愈合。
回想起来,苏进用一道明亮的闪光染了脑袋,赶紧站起来拿着镜子。在镜子里,如果少女的皮肤是油腻的,那双深邃的眼睛似乎蕴含着世界上最纯净的黑色,捕捉到了天地的美丽光芒,让人无法睁开眼睛。
远处有只夜莺在唱歌,小女孩转过耳朵看了看。透过黑暗的一层,她看到鸟儿站在树顶上环顾四周。树叶飘落,沙子飞扬,眼底清晰可见。
去污后,她的耳视力明显改善,不仅对夜视,而且对眼睛。
这显然是来自天堂的补偿,来自天堂的礼物!
苏金染想了想,打算去上学,高兴地睡着了。
白昼突然破晓,在中国最北端的白雪皑皑的山顶上,两位老人慢慢睁开眼睛,向西南望去,眼睛微微发亮,带着一丝兴趣。
“老城,过几天恐怕不太平了。”
老程转过头说:“你也看到了。”他们互相看了看,笑了。老程指着西南,低声说:“这地方。”他拉着手想,“很快,躲在普通人中间的人就忍不住了。”
第二天五点钟,苏金染醒了,虽然只睡了三个小时,却没有睡。

苏金染扬起眉毛不说话。苏建国从来没有用这么好的语气跟他说话。如果有什么异常,一定有个恶魔。
看到苏金然一点也不回答,苏建国这火辣辣的脾气又回来了一会儿,但想到自己的目标,火就扑灭了。
“你看你这么大了,我们也在找你一个好家,生下一个男孩吃香喝香料,不必和我们一起受苦。”苏建文华重心长,像一个慈爱的父亲,看到苏金染的眼睛却只觉得虚伪。
苏金然冷冷地说:“我不担心我的事,你有空的时候最好照顾好你心爱的儿子,不要随心所欲地伤害他,收拾尸体已经太迟了。”
晚年,苏振龙是一个多姿多彩的女孩,她的心玷污了别人的纯真。他们把她卖到深山里赔偿,让她在这个地狱里受苦十多年。
根据他们的喜好,苏振龙迟早会大祸临头,但这次不会得到她的报答。想想这里,苏金透过寒光染了眼睛。
刘春华没看见苏金染的冷眼,听到苏金染的拒绝,指着苏金染的尖鼻子说:“小脚蹄,我告诉你,这是为了看你是我的同类,不要给你无脸的脸。”
“你们这一类人?”苏进脸上夹杂着一丝讥讽,忽然靠近刘春华说:“哦,你们不说,我以为我是一个死去的野生亲戚?”
苏金染的语气很柔和,但刺骨的力度让刘春华颤抖,第二秒,她感觉到脖子上有点冷,没有力气,但把她掐死了。
这是一只冰冷的手,这只手被苏进染成了颜色。
“你最好不要打扰我,否则我就不想把你下地狱。”苏进把手放在刘春华的脖子上,靠近他的耳朵说。
声音不小,也传给了苏建国。他们两人似乎都被苏锦这样的染料吓了一跳,一时冷淡。

两个家庭同乐
“砰”的一声,刘春华才咽下唾液,又想起刚才苏金然威胁的恐惧,脸色苍白。看到门关上了,他好像气疯了似的踢开了门。“你这个肮脏的小家伙,连我和我父母都被诅咒了。我妈妈养了你这么多年,亏了钱。”
刘春华在门口骂了一会儿,苏金染也被认为是一只吠叫的狗,他们可以死,但她不能。
她必须活着,为了改变前世的命运而活着,为了让那些有儿子的人看到女人并不比男人差。
直到门外的咆哮声停了下来,苏金然问小熙:“你知道有办法赚钱吗?”
目前,最重要的事情是赚钱,学习,获得高考资格,考上神学院。
萧熙一冷,不明白苏金然的意思,迟钝的回答:“我不知道。”
虽然萧熙是影子,也是苏锦的影子,气文化方面也许比苏锦更懂得,但萧熙的日常方面却不比苏锦更懂得。
接着,苏金染和萧熙讨论了齐文化,她出去的时候,家里一片寂静。
苏振龙上学了,苏建国和刘春华似乎都在田里干活,怎么赚钱还没想到,苏金然还没想到下一步该怎么办。
苏金然想了想,关上门走了出去。
青翠苍穆,一座无边的山峰,这些在别人眼里像是绝望的场景,在苏金染眼中是希望和新生命。
夜幕降临,苏金兰回家,刘春华三个人已经回家了,比平时早,苏金兰没怎么想。
苏振龙坐在凳子上看电视。他看见苏金兰回来,看着苏金兰,却没有异常的飞蛾,苏建国抽了很多烟,眼睛却仿佛没有扫过苏金色。
刘春华刚从厨房出来,像往常一样没有给苏进染好脸,也没有像往常一样骂苏进染,看着苏进染不生气说:“我还知道回来,怎么不死在外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两个家庭同乐(使劲别停h)全文章节目录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