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发现老公和女儿有了关系(野外交换)全文章节目录

苏金然一句话也没说,只留下一扇破旧寒冷的门,刘春华看到房门关上了,桌上的三个人看着,眼里闪烁着胜利的笑容,说阴谋成功了。
在房间里,苏金染关上了房门后,原来呆滞的脸立刻变黑了,15年前,夜晚的记忆又回到了脑海。15年的折磨,都始于那晚。
他们虽然知道自己的不幸,但当他们再次经历时,苏金染感觉到了背后的寒意,心中的仇恨突然觉醒,就在那之后,她几乎要杀了他们。
苏锦的肤色不是苏锦的肤色,她可能没有经历过很多事情,但她下了地狱,一个从地狱出来的人注定会有铁石般坚硬的心。
小溪看着苏金染上了一张漆黑的脸,有些吓了一跳,硬着头皮安慰道:“师父,别生气,他们不值得,你和我。”
小溪真的不担心苏金兰,而是担心苏金兰把自己的脾气发泄在身上,这两天,他看到了,主人不再是唯一的女孩了。
苏金染又一次深陷仇恨之中,萧熙的话没有回音。
“还是我帮你杀了他们?”小喜见苏金兰没有回答,心里更害怕,颤抖的声音试探性地问。
这一次,苏金然不再沉默。“不,他们欠我的,我自己去拿。”
他们不应该这么容易就死了。那些给她注射的人,她已经偿还了10倍和100倍。
看到苏金然终于开口说话,心中的萧熹松了一口气。我只是听着苏金然,萧熹有点困惑,他有预感苏金然今晚不会谈论这件事。
小溪是苏金然的影子。通常,他会看着家人的嘴唇和脸。然而,原来的苏金染从未反抗过。他是个懦夫。这就是为什么小溪敢于放弃苏金染的尸体。然而,他并没有料到一个懦弱的人会突然变成一个人。
萧熙总觉得苏锦染这句话还有些他不知道的东西,但也觉得自己不明白,知道问苏锦然不一定有答案,只是闭上嘴,不说话。
门外已经吃完饭的三个人正在看电视,看着苏进把房间里的灯染成颜色,当灯熄灭的时候,他们就可以这样做了。
刚坐了一会儿,三人一个接一个打哈欠,睡着的眼睛都睁不开了。可是看到苏金染上卧室的灯还亮着,冷没有进卧室睡觉,打算躺在桌子上小睡一会儿。
第二天早上,苏进染好衣服跑出去,看见三个人躺在桌子上睡着了,苏进冷冷的眼睛看到三个人,就在屋外。

我发现老公和女儿有了关系
跑了一个多小时后,苏金染慢慢地回到家里,一到门口,我就听到一个陌生的男人在笑,伴随着建国的声音,非常响亮。
苏金然走进屋子,看见两个三十多岁的陌生男人坐在屋里。另一边是一个小男孩,和苏振龙差不多大。他急忙和苏振龙讨论电视动画的情节。
看着苏金兰进来,原来是在和一个男人说话,苏建国立刻停下来,用那个男人的声音说话,转头对苏金兰说:“小兰,过来,这是镇龙同学的爸爸,请叫陈叔叔。”
苏锦然不顾苏建国,拿起水壶,给自己倒了一杯水,跑了一个多小时,口干舌燥。
看到一个陌生人在苏金兰面前还不肯给自己一张脸,苏建国脸上的笑容立刻冰冷起来,看着苏金兰的眼睛就要迸发出火花。但看到对方的身体比他们好多了,苏建国咬牙,忍住了。
原来和苏建国说话的陈琳,没有注意到苏建国的尴尬。苏金染进门后,那双眼睛一直盯着苏金染。他的眼睛里装满了同样数量的货物,好像它们是经过估价的。
当我看到苏进染成这张脸时,陈琳有点吃惊。
苏金染与暗影签订合同后,清除了暗影中的所有毒素和杂质。

苏金染转过身来,听到刘春华的声音:“姑娘死了,家里的客人都不知道怎么招待,也不怎么客气,我怎么教你呢?”
“你爸爸要和你陈叔叔聊一会儿,我来做饭,你先带陈二叔到你房间去,玩得很开心。”
苏进带着讽刺的神情看着刘春华,她是教他们洗衣服做饭,还是教他脱衣服打扫儿子的烂摊子?
苏金染总觉得这两个人有点不正常,现在听刘春华说,更确定他们的恶意。
他们没有邀请她吗?
苏金染不理刘春华,对陈说:“跟我来。”
陈竺只是个傻子,不是傻子,能看懂人,听到苏金兰的话,她低声对儿媳喊道,跟着苏金兰进了自己的房间。
关上门,苏金然看着陈朱,除了傻傻。
陈竺看着苏金兰笑容满面,张开双臂,苏金兰朝她跑去,喊道:“美丽的儿媳,睡得好,胖宝宝。”
苏金染上了陈朱的厌恶之眼,伸手去推陈朱,却突然发现手上没有力气。
陈竺没那么傻,他也是个中年人,这么正常,那么坚强,苏金然还有一些确定可以推陈竺,但现在她发现自己的力量越来越小了。不要说动起来需要很多精力。
苏金然回来时,除了一杯水壶里的水,什么也没碰,毫无疑问,问题出在水壶里的水上。

我发现老公和女儿有了关系
苏进的眼睛冷冷的,他们真的没死啊。
这时,陈竺不慎抱住了苏金染,一边穿上自己的衣服,一边大喊:“天太热了。”
也许这是人类的本能。陈竺很快脱下衣服,只留下一条长袜和一条裤子。然而,他从来没有松开一只手来握着苏金然。让苏金然再奋斗是没有用的。
陈竺被粘在苏锦的身上。身上的干热顿时缓解了,但还是觉得不够,看着苏进的染衣,陈朱顿时神采奕奕。
“媳妇脱光衣服,凉爽。”陈珠说着,走上前去把苏锦染好的衣服脱掉。
看到陈竺开始脱衣服,苏进脸上越来越冷,“算了吧。”
陈竺本来是个傻子,他觉得很舒服,这时怎么听苏锦染色的话,把苏锦染色的衣服拉下来死气沉沉的。
看到苏金兰抵挡不住陈朱的力量,这时陈朱突然没有动作,一个巨大的身体朝着苏金兰倒转,苏金兰用尽全力推着陈朱。陈朱立即倒地。最后,他光着身子倒在地上。他身上只有一个鞋底和一条裤子。
苏金染不知道陈朱为什么突然倒下。他去见陈朱,松了一口气。
如果陈朱死在这里,她会有很大的问题,至少在她目前的情况下,没有解决办法。
这时,隔壁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师父,别担心,他没事,是我让他晕倒的。”小溪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到苏金兰那里,向苏金兰解释。
苏金染听了小溪的话,也放弃了自己的心,既然是小溪干的,小溪也应该量一量,反正这个人是个傻瓜,只要他没死,就没问题了。
苏锦现在的肤色还是柔软的,可能只是因为体质改善的原因,这种情况得到了一定的缓解,身体显然不像当初那么柔软了。
萧熙看着陈竺躺在地上,疑惑地问:“师父,这个傻瓜怎么了?他为什么脱衣服?我真的没有脸。”
萧熙是苏金染的影子,没见过这样的事,没见过赤身裸体的人,心是纯洁的。
现在,如果苏金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花了15年的时间才卖完的话,陈水扁在柱子的表面上一抹热气。很明显,有人给了一种特殊的药,这种药通常效果很快。从时间上看,应该是刘春华给陈的那碗水。
至于她身上的药,不必知道是谁动了手脚。
如果她今天运气不好,她可能是真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我发现老公和女儿有了关系(野外交换)全文章节目录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