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着镜子双腿张开 揉核h(乱女小芳)全文章节目录

整个上午,苏金染也觉得有点饿,问了陈琳厨房的方向后,他给自己弄了点吃的。
陈家归来后,影子照着陈琳平常的样子把苏金然介绍给大家,并有着隐秘的保存感。
陈琳是一个有男子气概的男人,家庭的核心,在家庭中的地位是一个,他说,除了老母亲,没有人敢违抗,但我不能在农村照顾他。
没人发现陈琳和陈朱在他们的身体里改变了灵魂。
晚上,苏进在陈琳的房间里,躺在大床上,这是她第一次睡在这么舒服的床上,但她的精神不是在床上,而是在学校。
现在陈家已经控制住了,学校的问题可以解决了。她已经离开学校一个星期了。今晚好好睡一觉,明天就回学校去。
苏金然想了想,就睡着了。
苏金染脸上一阵凉意,水顺着她的头发顺着衣领流了下来,一阵风吹来,使她不寒而栗。
苏金然睁开眼睛,没来得及看清眼前的情景,听到一个傲慢的男声在耳边,“你这个女人终于醒了。”
苏金然把头转向声音的方向,看到一张漂亮的脸,脸上不羁,手里拿着一片香蕉叶,苏金然立刻明白了脸上的水是从哪里来的。他试着去做,但发现他被绳子绑在树上,他太强壮了,根本动不了。
“你是谁?你为什么抓我?”苏金兰知道自己无法自拔,便不再挣扎,脸上静静地问苏金兰,同时心也呼唤着小溪。
心里,萧熙颤抖着说:“师父,这个人真是太厉害了,像我们那天晚上遇到的那个人,我不敢自我介绍,否则他会被杀的。”
苏金染还指望着小溪能帮上忙,一听到小溪的话,就不敢马上让小溪帮上忙,“那就不要先来了。”
苏金然凝视着战北腾,却好奇地一次又一次地看到苏金然。他一句话也没说。他几乎把苏金然的毛孔翻过来。
苏金然原本以为自己和陈琳一样,却没有看到战北腾眼中的欲望,只有厌恶和好奇,这使得苏金然更为困惑战北腾抓他的目的。

对着镜子双腿张开 揉核h
詹北腾看了一会儿,厌恶地说:“没什么特别的。我甚至不知道我是否抓住了他。他似乎没有能力。”
苏进冷冷地说:“你是谁?我生你的气吗?”
“我不配知道我是谁,我们也不是敌人。”詹北腾摇摇头,好奇地看着苏金染说,“不过我有个问题要问你。”
“这是你问问题的态度吗?”苏金然看着绑在身上的绳子问道。
“问问题是我的态度,不是吗?不同意我打架。”詹北腾擦着地板,不耐烦地看着苏金然。
詹北腾是苏锦染料的估计,想看看苏锦染料是否真的有特殊的能力,否则就逃不掉墨水的瘫痪之手。但苏锦然一点也不吃。
苏金染心里打不住,但屏住呼吸说:“我不会和你打架的,我只想知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萧熙说,这个男人和他前几天晚上遇到的男人很像,他那天晚上遇到的那个男人,她甚至连抵抗的能力都没有,这种天性也不能反抗。
詹北腾没什么大不了的:“你怎么了?你不能躲在莫赤祥瘫痪的脸下,你现在也可以跑了。”
只是想让她看看她是怎么从墨水里逃出来的。
苏金染被一根结实的绳子绑在身上。
“莫赤甫是谁?”苏金染问,谁不记得自己认识这样的人。
詹北腾看着苏金然,好像在看怪物。他证实苏金兰真的不知道莫赤福是谁。这就是为什么他无奈地解释说:“这就是你那天晚上从他手里逃脱的那个人。”
他默默地跟着墨水壶走到鸟不大便的地方,以免墨水壶发现,不敢跟得太近,只能跟得太远,还要小心。

苏金染用一双奇怪的眼睛望着战北腾说:“既然你知道这个人的名字,你也应该知道这个人,如果你不相信,你可以自己问他。”
“反正我说的都是真的,信不信由你。”苏进在脸上染了一双你想要的,靠在树干上再也看不见詹北腾了。
詹北腾看着苏金染,好像是在撒谎,但凭借他对墨水的了解,墨水不能主动让一个女人走。
詹北腾心烦意乱,无法想象会发生什么事。
詹北腾不耐烦地喝着,“不,先去拿点吃的。”然后去拿墨水。
就在那天晚上,他丢了墨水,很久没找到了,最后不得不抓住那个女人。
之后,詹北腾也不在乎苏进的肤色,转向一边。
“好吧,我,”苏金然喊道,但詹北腾却越来越远。
苏金然也不想让战北腾回来,他只是为战北腾的防守大喊,直到战北腾的身影不见了,苏金然心里呼唤着小溪,“小溪,可以出来了。”
苏金然不敢直呼,怕战北腾回来听,毕竟战北腾的实力比她高。
苏金然说:“把我从绳子上解下来,跑吧。”
这个男人似乎不想杀了她,但她看起来不正常,而且她很坚强,如果她被一个坏人惹恼了,她就活不下去了。
小溪骑了三次、五次、两次苏进染身去解开绳子,幸好绳子不是什么特别的东西,只是一根普通的绳子,很容易解开。
苏金然解下绳子,朝战北腾的相反方向跑去,这里有很多树。不远处有一条河。苏金然没来过这里。他只知道这是座山,但他不知道它在哪里。
苏金染想不出他现在在哪里,只要他能逃到任何地方。

对着镜子双腿张开 揉核h
苏金染走了一会儿,只见一棵大树,他找不到路,更不知道该走哪条路了。
“师父,你看,前面有个山洞。”小溪走着,忽然喊道。
苏金染朝小指的方向看去,看到一个黑暗的山洞,苏金染犹豫了一下,说:“来吧,我们去看看吧。”
现在她很确定她迷路了,因为她不能出去,所以最好进去看看,也许会有什么事发生。
苏金然走到洞口,只见一道台阶从洞口向下延伸,苏金然走下台阶,苏金然以为洞内会很黑,但楼梯间的每一步都有一盏油灯。
灯上满是灰尘,但里面有油,灯芯在燃烧,苏金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她知道这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洞穴。
苏金然觉得自己走了一段时间才走完台阶,走到了平底。这仍然是一条通道,但不再是楼梯,通道的另一边有一扇门。苏金然环顾四周,向前走去。
苏金然忽然听到萧熙的声音,转过头,立刻感觉到一阵大风吹过,苏金然转过头,看见对面门上的尖箭向她扑来。
苏金然飞奔而去,但锋利的箭太密集,她根本逃不掉,苏金然急忙转动体内的阴气,控制住了体内的阴气,抵挡了一些她无法避免的锋利箭。小溪也封锁了其中一些。
大约三分钟后,苏金染几乎无法忍受箭雨。
“哦,太危险了,我差点就死在这里了。”看到箭雨终于停了下来,小溪高兴地拍了拍胸口。
他和苏金兰签了一份主仆合同,如果苏金兰死了,他就活不下去了。
尽管如此,苏金染也没有放松警惕,面对一些突发事件,她手上的阴还在动,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不是为了提醒小溪和她的快速反应,我想她被箭击中了。
想到这种情况,苏金染觉得自己的背有点冷。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对着镜子双腿张开 揉核h(乱女小芳)全文章节目录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