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门压力很大肉完整版(色翁浪妇)全文章节目录

在雕刻的地面上,淡黄色的液体沿着花纹的凹槽缓缓流动,变成了绘画,只是画面在黑暗中,苏金染看不见。
在黑暗中,一点光会发光,然后发光,发光。
苏金然转过头,看见火势向她蔓延,在火光下,苏金然可以清楚地看到周围的环境,一个空荡荡的大房间,苏金然迅速扫描了几遍,都没有看到像门这样的东西。
地面上雕刻着精美图案的凹槽里装满了柴油,苏金染回忆说,她在一本书中看到过柴油,就像地狱之花,也被称为另一边的花,只在地狱的另一边绽放。
在苏金染关注周围环境的短暂时间内,火势蔓延到她身上,地面上的美丽图案被描绘成一幅美丽的壁画,仿佛是一种仪式,见证了苏金染的死亡。
苏锦也有点慌张,火势越来越猛,也越来越近,如果不能避开这个词,就会被火烧得活活的。
苏瑾环顾四周,没有地方可躲。她现在以为自己是一只被宰杀的羔羊。火下没有反抗的空间,苏金染抬头望着头顶上那扇一直关着的洞口。
火光使整个房间充满了红灯。火来了苏金然。苏金染为了不被活活烧死,把阴风带到室内形成一层保护层。不过,苏金然刚进来。即使保护层被掀起,苏金染也能感觉到外面的火焰在燃烧。
有了苏进的力量,她撑不了多久。
看到苏金兰额头已经开始出汗,赶紧说:“师父,你拿着啊,我看有没有办法。”
小溪是影子,不怕水和火,但如果苏金染上了死亡,他就不能自然生存。
苏锦脸色坚硬,抵挡住了火的袭击,很快就听到萧熙的声音:“师父,你抬头看看。”
苏金然本能地抬起头来,只见洞口紧闭,苏金然问小溪:“你在看什么?”
“看看天花板上的图案吧。”小溪不耐烦地说,惊喜不已。
苏金染又抬起头来,在火光下,苏金染看到一朵刻在石砖上的花,把洞关上了,图案不明显,如果苏金的旧染料是绝对看不见的,但苏金染了两个影子的契约,无论是听觉还是视觉,都比以前有了很大的进步,这些模式都很容易落入他的眼睛。

掌门压力很大肉完整版
在花纹旁边,有一条线延伸到另一块砖上的花纹,前后两种花纹相同,但与地面上的花纹不同。模型的另一边是另一个用另一块砖雕刻的模型。
这样,一朵花就和一朵花相连了。苏金染仔细地看了看那些相连的花,觉得有点像她在书房树上看到的那只大熊。然而,过了太久,苏金然不确定这是否是大熊的布局。
这时,小溪忽然在心里说:“师父,我刚才看到,这些砖头下面的点没有火。”
苏金染记得,挂在上面的花朵,首先是头顶上的开口,苏金染低头看了看脚下的大理石砖,当然上面的花纹和地面上的其他花纹不一样,而是和头顶的花纹一样。
苏金然低声说:“这是过道的钥匙吗?”
苏金兰没时间想太多,此刻她只能像一匹活马一样死了,苏金兰不知道脚下的砖头该怎么办。他使劲地走下去,只见大厅里有一根石柱从地上伸出来,却离苏金染很远。
“小溪,帮我按花样顺序找到下一个花样。”
最后看了一眼生命线,苏金染心中立刻有了希望,虽然她不情愿地看到了,但她也害怕误读,如果有一点希望就可以确定位置,危险就可以减少一点。
“老板没问题,”小溪拍拍胸口答应。
主人,第二个图案是你脚下第二排的第七块砖。
苏金然计算距离,极致运用阴风,向目标砖块进发。

经过短暂的停顿和国家的调整,苏金染和萧熙开始前进。
这是一条很长的路,我不知道在哪里。经历了之前的冒险之后,即使是脚下的路,苏金染在离开之前必须先探险,比以前更加小心。
走着,苏金兰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但反应太晚了,苏金兰感到头晕,还没来得及叫小溪,就睡着了。
臭气熏天的女人不起来吃饭,还得睡觉,整天都知道吃不起作用的脏皮肤。
熟悉的隆隆声传入苏金染的耳中,苏金染立刻感到腹痛,腹部有东西撞击。
苏金染慢慢睁开眼睛,看到一张熟悉而酸涩的脸。苏金兰低头看了看那个碗,不知道用了多少年。里面全是烤红薯。里面没有米粒。苏金染仍然能闻到熟悉的气味。
农村的红薯大多是供猪吃的,苏金染知道,这碗怕是猪粪捡起来的,而眼前的这张脸,就是那头多年来给她喂猪的母牛,它被卖掉了,被锁在山洞里。
村民们给了牛太太一点钱,牛太太每天都给她吃,以确保她不会在山洞里饿死。
牛看见苏金兰醒了,但她看起来死了,没兴趣,她走了。
苏金染看着自己的身体,春日里她什么也没穿,从洞口吹来的风带来阵阵寒意,她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头更清醒了。
苏金染环顾四周,在一个她再也不认识的山洞里住了十五年,移动着尸体,脚下的铁链相互碰撞,闪烁着光芒。
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那么的熟悉以至于苏锦染上了无尽的恐惧之心,噩梦似乎又来了。
她不是死了吗?

掌门压力很大肉完整版
这是一个梦,还是所谓的重生是她为自己做的梦?苏金染触摸着身下的影子,没有任何反应,影子或影子,没有一丝希望,只是普通的影子。
她所经历的一切,阴影的控制,气的修炼,就好像她从未存在过一样。
苏金染抱着膝盖坐在角落里,脑袋乱七八糟,不知道自己的梦想是什么。
就在苏金染心里迷茫的时候,一声脚步声传来。一个黑皮肤的男人出现在洞口。他咆哮着说:“邪恶的母亲,如果你父亲不是村长,我早就杀了你邪恶的妻子。”
这时,苏金然看见一个大眼睛的男人走进山洞,苏金然认出他是村长的女婿朱大理,村长的女儿在村子里很有名,朱大理和大男子主义,夫妻经常吵架。
然而,朱大理却阻挠村长,不敢对妻子做任何事,经常在婆婆家里对自己的身体感到愤怒。
朱大理走近一点,看着角落里苏进的死染料。他拿着苏进的染发,大声咆哮道:“我不会为自己站起来的。我得把我臭妈妈清理干净。”
苏进脸上染着顽固的神色,那个神色仿佛要杀死朱大理,咬牙切齿地冷冷地说:“让我走吧。”
朱大理被苏锦染了这一眼,心里更不舒服,抓住苏锦染了的头,猛地砸在洞壁上,“臭表,我看你一定要擦干净,有一天不要擦你痒的皮肤。”
无论是头皮还是头上,苏金染几乎感觉到麻木的疼痛,这种现实,都不是梦,越是被证明,苏金染的心就越是绝望。
明明从黑暗中走出来,却醒了过来,希望破碎的光芒不在那里,苏金染回到地狱,才真正明白了什么是绝望。
如果没有希望,就不会有那么大的绝望。但很明显,她已经走出了黑暗,但现实给了她一个沉重的打击,粉碎了她所有的幻想。苏进把眼泪染在眼里,她不是自愿的,不是自愿的啊。
上帝为什么要这样对他?
这时,苏瑾脸色苍白,仿佛忘记了身体的痛苦,笑着,泪水顺着黄颊流下,在这笑声中,有绝望、不情愿和放弃一切的决心。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掌门压力很大肉完整版(色翁浪妇)全文章节目录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