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只想1v1江迟修(好紧太爽了)全文章节目录

苏金然不如墨迟祥强大,也不如萧云凡娴熟,有点不知不觉会被木偶袭击。
原来是三角形的三人攻击,分散在不同的角落,被几十个木偶包围。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莫池仙和苏金染的距离不远,苏金然几次差点被这把剑刺伤,莫池仙放出紫气轻轻一击,这把剑只伤了苏金,却没有危及生命。
萧云凡与两人相距甚远,虽然身边有那么多木偶,却已经在大厅的另一边,一点也不惊慌,萧云凡用灵活的身体方法躲在十几个木偶中间。他身上也有颜色,但苏金染看起来好多了。
幸运的是,大厅足够大,他们可以避开木偶。
“这不是继续前进的方式。”萧说着,躲开了一个木偶砍下的剑。
他们禁不住要这些木偶,但是这些木偶可以骚扰他们,迟早他们会耗尽体力,所以他们真的会把鱼肉放在砧板上,让这些木偶来切。
萧云凡的话传到了另外两个人的耳朵里,他们知道萧云凡是对的,但对这些木偶却毫不留情。
三人中,只有莫其夫没有上吊,另外两人受伤。苏锦染身伤最重,苏锦染连眉毛都没皱,萧云凡又是一副侧视的样子。
“师父,试着控制这些木偶的影子。”苏金染忽然听到了萧熙的声音。
苏金染只知道人有影子,却忘了什么都有影子,那些木偶也有影子。
既然她能控制影子,那就意味着她能控制这些木偶的影子吗?
这里大约有三十个木偶,只有三个,迟早会把它们吃掉的,如果她能控制这些木偶的影子来帮忙,他们的压力就会小得多。
苏金染想到这一点,立刻开始行动起来,在躲避木偶的攻击的同时,也试图与地面上的木偶影子进行交流。
一个奇怪的声音在大厅里响起,但现在大厅里很热闹,声音不大,远远的小云范没听见,却被引入了墨池的耳朵里。
莫其先的本能转向苏金然,看了看。他高兴地看着苏金然。他没有注意到她身后的一个木偶举起了剑,把它砍在了她的右肩上。
墨池里的眼睛微微眯起,刚一声功夫的眨眼就来到苏金染的身边,一声将苏金染推开,但这一次剑倒了,剑擦着墨水的手臂掉了下来,墨水的手臂上留下一道深深的伤口,立刻吸了一口鲜红的血。
这时,苏金染反应过来,望着墨池臂上的伤口,对自己的无忧无虑感到愤慨,再次望着墨池里充满感激之情的眼睛。
“帮我抱住他们,我可以控制他们的影子。”苏金染知道,现在不是感恩的时候,现在最重要的是要解决这些木偶的安全问题。

宝宝只想1v1江迟修
墨水并没有说话,眼睛里闪烁着一道惊喜的光,并释放出紫色的空气在每一个木偶的身体周围强烈地打上了一个记号,所有木偶的注意力都转移到了他的身体上。
苏金染稍稍往后退了一点,和影子的其他人交流,很快她感觉到几次呼吸慢慢恢复。
“大人”十几个木偶影从地上爬起来,看着苏金染。
苏金然命令暗影:“拦住他们。”
这些影子不像小石有自己的意识,他们就像这些木偶,木偶只执行原来设定的命令,这些影子只服从苏金染的命令。
接到苏金染的命令后,原来的空影突然变成了实体,一个接一个地缠着原来攻击墨池的木偶。
墨水感到压力减轻了,转过头,看到了一些影子,它们看起来就像是被木偶缠住的木偶。
苏金染也属于阴影控制,但与他所看到的不同,苏金染的阴影控制技术明显比其他人更不正常。
我知道有光的地方有影子,哪怕是一点点光,苏金染甚至可以控制木偶的影子,显然其他的影子也可以被操纵。
萧云凡想了想,忽然觉得有点吓人,看着苏锦的眼睛变了。
以前,他认为苏金染只是刚刚开始练气的初学者。在实力方面,萧云凡并没有把苏金兰放得太高,只是觉得苏金兰有很好的潜力。
而现在,他不得不用另一种心态来对待苏锦。
一边的墨水并没有说话,但她原本平静的眼睛却从另一盏灯里闪烁着,露出内心的惊讶。
苏金染不在乎萧云凡心里在想什么。从萧云凡身上可以看出,他对影子的控制力比别人强。
她不知道为什么。
“小溪,你知道为什么吗?”苏金染心里问。
小溪没有回答,好像在想什么,然后说:“是不是因为主人的阴险原因?”
想一想,原来是因为害怕苏金然身上的阴气,才和苏金然签了合同。而陈朱和陈琳的影子也害怕苏金染上阴气。
“主人的影子真的太重了,连别人的影子都无法控制,”肖继续说。
苏金染认为前世没有找到这样的本领,文艺复兴后,她发出了自己的影子控制,而两者之间的区别,除了灵魂,只是萧诗所说的阴性。
苏金染问:“我是修炼阴气的,你说我是重阴气,为什么我的气力没有提高?”
“师中确实有很多阴,但凭借当下师父的力量,这个阴还没有被师父完全使用。”
所谓补气,就是补气。许多气功修炼者的气功修炼方式不同。苏锦染气阴养气阴,要让体内的气阴像植物一样生长。

宝宝只想1v1江迟修
但是苏金染的灵魂储存了大量的阴气,所以她只需要唤醒所有的阴气,也许是为了自己的使用。
当然,还有另一种情况,你在特定的环境中吸收你需要的气体。
例如,莫池香身上的紫金帝王气可能在龙脉上有这种气,但龙脉很难找到。
看着苏金染站在耀眼的灯光下,萧云凡和莫赤仙只想着自己想控制的东西的影子,什么也没说。
“我们最好想办法离开这里,”肖说。
既然木偶被卡住了,他们最好离开这里。
处于险境中,苏金然没怎么想,点了点头。
所有的东西都被关上了,显然殡仪馆的设计师想陷害他们,活剥他们,或者让一群木偶把他们烧死。
但是殡仪馆到处都是。
这一次,苏金然没有做太多的工作,莫其夫很快就找到了开门的机制。
只是门的另一边是黑暗的,没有光明,只有无尽的黑暗,人们总是本能地害怕黑暗。
但是没有眨眼,莫驰向内走去,身后跟着萧云凡。苏进原本染了一点鼓在心里,看着两个人已经在里面,咬牙切齿就跟不上了。
当三个人进来时,打开的石门砰地一声关上了。通道完全被黑暗笼罩着。他看不见那五个手指,只能感觉到墙,带着感觉向前走。
我不知道前面的墨水池和萧云凡是不是故意的,我又站了起来。苏金然在后面听到了前面的脚步声,还是轻的还是重的,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
这条路似乎不长,但苏金兰却觉得自己走了很久,苏金兰抬起头,远远望去,仿佛在发光,虽然不是很强,但在无尽的黑暗中,却显得格外明亮。
莫志祥和萧云凡明显地注意到了光线,加快了脚步。
光线越来越亮,很快三个人就从黑暗的通道里走了出来。在苏金染的前面有一个房间。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宝宝只想1v1江迟修(好紧太爽了)全文章节目录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