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快点 使劲 再深点 噢(乱女小芳)全文章节目录

直到苏金染明白,萧云凡突然走近,把棺材的盖子推到中间,苏金染张开嘴想阻止萧云凡,看到棺材里面的东西,他立刻收回了所有要说的话。
棺材是一层外面的棺材,里面的棺材是棺材,里面的棺材是尸体。
只是这个棺材没有棺材,是空的。
萧云凡似乎看到苏进面色迷茫,漫不经心地解释道:“这只是墓室的外围,这空棺材不过是一个小把戏,用来欺骗陌生人。”
“那你为什么把他推开?”
苏进脸色更加迷茫,既然没有空棺材,打开棺材是什么意思?
“你以后会知道的,”肖神秘地说。
萧云凡伸手摸了摸棺材,好像什么也没碰过似的,转过身来,不停地摸。
大厅周围的墨水似乎在观察什么,苏金染不熟悉墓室的布局,只能莫名其妙地看着这两个人,仔细观察周围的环境。
“找到了。”萧云凡突然大叫起来。
苏金然转过头,看见萧云凡惊讶地看着他们,便低下头去摸索了两次。
苏金然试图靠近,听到棺材里传来一声轻微的隆隆声,这时墨水瓶从另一边走过,望着棺材的内侧。
苏金然也很好奇的来了,但看到棺材下面一个黑暗的洞口,洞口很窄,只能容纳一个人进去,没有灯光。
“我走在前面,你们跟着走。”萧云凡突然说,然后转过身来。
莫赤仙一动不动地站着,苏金然犹豫了一会儿,走进萧云凡身后的洞里。
苏金兰下楼后不久,她听到身后有动静,苏金兰知道莫赤仙已经下楼了。
过道不长,但过道的另一边是一堵半高的石墙,被萧云凡推倒,石墙倒塌了,外面传来淡黄的光。
外面有一条路,和他们以前走过的路差不多,只是在不同的地方左右走。
萧云凡似乎对墓室了如指掌,几乎毫不犹豫地走到左边,后面跟着苏金然。
不久,苏金然看到了一个长长的梯子,
苏金染似乎看到了从他头顶不远处射出的光,不同于墓室里淡黄色的光,而是太阳的白光。
苏锦喜气洋洋,跟在萧云凡身后加快脚步。
走出通道,外面还有一片森林,抬头望去,你可以看到直树,阳光透过郁郁葱葱的树叶缝。

啊 快点 使劲 再深点 噢
“师父,好了,我们终于出去了。”萧熙在高兴的念头中对苏进的声音着色。
苏金染很高兴能从里面出来。
苏金兰虽然因为莫赤甫不能进陵,但由于莫赤甫的缘故,她只能安全地走出陵,陵内危险重重,凭借自己的力量和条件,她会饿死,或者在离开陵前死于这些器官之下。
苏金染的心,虽然对墨水还有些不满,但一开始就没有仇恨。不管怎样,莫奇第一次莫名其妙地打小溪是真的。
苏金染仍然沉浸在出来的喜悦中,忽然从墨水池里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我们有我们需要的东西,我们已经把你安全地救出来了。我们应该走了。你最好照顾好自己。”
说着,莫池仙突然伸出一只珍珠的手,递给苏金然吃。
苏金染本能地拿起那颗珍珠,她认出那颗珍珠是棺材上方盒子里的珍珠,是他们进陵墓的墨水。
但现在他给了她一个。
苏金兰抬起头来问,只见莫赤仙转过身来,苏金兰听到一个冷冷的声音,声音越来越远。
苏金染转头去找萧云凡。他不知道萧云凡什么时候走了。他靠在树上摸摸下巴,想看看情况。
“师父,你去吃吧。”小溪看着苏金然,这表情比他想吃的还要刺激。
苏进染眉毛。“你能晚点吃吗?”
毕竟,几千年前,我不知道是否有一个有效期,苏金染的心有点膈,怕吃腹泻。
“这颗明珠是从陵墓里出来的,多年来一直没有一个特殊的盒子来保护它。现在,我们手上没有一个特殊的盒子,即使我们把它放在手上,它也不会持续太久。
苏金染听小溪这么说,知道今天要吃饭,叹了口气,对小溪说:“我吃了。”
苏金染心里还有点膈膜,但想想他没吃什么?
苏进咬了咬牙,把珍珠扔进嘴里,如果珍珠有点大,就吞不下去了。
原来,苏金染以为里面会有苦涩。毕竟,它是用草药做的。然而,他并没有尝到咬的苦涩。清香中有一点草药的味道,清香充满嘴唇和牙齿。
“师父,他怎么样?”萧不耐烦地问。
苏金然一句话也没说,一股气息从喉咙里渗出,透过血液和静脉,苏金然感觉到体内的阴在翻转,身体充满了力量。
苏锦染料控制体外阴气的释放,但发现这种阴气的释放比以前更强烈,明显增强了力量。
苏金然没想到这颗明珠会有这样的效果,小溪也感觉到苏金然身体的变化,一脸惊讶的看着苏金然。
小溪忽然惊叫道:“师父,看,你受伤了。
苏锦染的话闻起来,举起手臂看,和自己的身体,原来刚刚还,一处血疤的地方现在连疤痕都没有,看来苏锦染的原来皮肤更光滑,只有破烂的衣服才能看到悲剧发生前的样子。
苏金然的实力不如莫其夫和萧云凡。虽然她得到了莫其甫的帮助,也受了不少伤,但苏金染却忍不住,并没有痛哭。

啊 快点 使劲 再深点 噢
这时,苏金染才真正领悟到了明珠的魔力,但对于墓主用这种东西埋葬,苏金染还是不同意。
苏金染也不知道她在陵墓里呆了多久。她已经饿了,喊道。然而,吃了明珠之后,苏金染已经觉得饱了。
苏金染仰望天空,现在似乎是中午了,她应该在陵墓里呆上一天多,失踪后,她不知道陈家的情况如何。
苏金然向北走,直到太阳落山,找到最近的家人问路。
苏家在三里村,这个地方就是三里村附近的村庄。现在进城去陈家显然太迟了,但是天黑前回苏家也没问题。
苏锦脸色一沉,还是决定先回苏家,反正苏家不敢这样对待她。
苏金然想到了这一点,就向三里村走去。
苏进给苏家染色时,天已经黑了,刘春华笑着拿着一盆水走出家门,正好看见苏进然站在门口。他的笑脸立刻垂下来,手上的一盆水被扔到了苏金然面前。
然而,苏锦比她染得快,看到刘春华的意图,并没有等刘春华把那个水池溅了出来,一只脚踩在了铁池上。
“啊”刘春华喊道。
刚才,苏锦染了脚,铁盆不受控制地朝刘春华转过身来,突然这盆洗菜的刘春华身上,头上还粘着几片绿叶,显得很尴尬。
刘春华怒气冲冲,想打苏金染,但突然想起自己打不中,却只能骂道:“小蹄,你叛逆吗?”
“你不再是苏家的人了,你在那里干什么?
“滚出去,”刘春华说,他要把苏金然推下去。
苏锦染光的眼睛渐渐凉了,她只走了两天,他们给他们警告之前就完全忘了?
苏金冉想教训刘春华,这时一个大人物从后面过来,把刘春华推到地上,又喊着:“别打我儿媳妇,别打我的小弟弟。”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啊 快点 使劲 再深点 噢(乱女小芳)全文章节目录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