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练等不及在车里就来开始了(出轨系列)全文章节目录

“死了的姑娘,反正你是我喜欢的类型。别以为你有陈老板,我什么都不敢对你做。”刘春华看着苏金染说。
苏金然不同意,缓缓走向刘春华,笑着说:“那就试试吧。”
如果刘春华真的想带走她,她早就这么做了,她现在会在哪里等呢?
现在苏锦的肤色不再是他们可以随意处理的软柿子了。
但是苏金兰,刘春华只是想好好享受一下嘴巴,现在看到苏金兰一双手的样子,立刻心开始打鼓,往后退了几步,“你不来了。”
苏金染冷笑,转身回房,不再关心刘春华。
苏金染刚换衣服,走出房间,听到院子门口有节奏的拍打声。
苏建国起来,刘春华还在厨房里忙。
没有人回答,但仍然有节奏敲门。刘春华从厨房里走出来,咒骂着,好像想起了什么,立刻闭上了嘴。
“苏进在家给父母染色吗?”
刚开门,就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很有礼貌,很有礼貌。
听到这声音,苏金染冲到门口,看到外面的人,惊讶地大叫:“张老师?”
看到苏金然,张瑜也高兴地叫道:“苏同学也在家吗?”
直到刘春华出来,苏金染默默地把门打开,问道:“张先生进来坐下了吗?”
由于苏金兰的家庭关系,张瑜以前经常来苏金兰家。然而,苏建国和刘春华决定不让苏金染上学,张瑜被关了好几次门。
这一次,刘春华也不肯,但她也不敢把张瑜关在门外。
不管怎样,苏进给那个死去的女孩染上了学费,却不付学费,上学对她来说并不重要。

教练等不及在车里就来开始了
苏建国坐在法庭上,不打算站起来。
在苏金染的带领下,张瑜坐在法庭上。显然,她也知道苏家的性格,并没有和他们一起转弯。
张瑜张开嘴说:“苏同学爸爸,我今天来了,还是想说服父母双方。苏同学还年轻,成绩这么好,作为班长,我还想让她回到学校。”
“我也知道你的家庭有点困难,学校也有一些助学金给贫困生,我可以给你一些补助金。很快,高考就开始了,现在已经一个多星期了,如果再晚一点,学习进度就跟不上了,最后第一学期是最重要的,如果课程不能跟上,那么高考是个问题。”
张玉芈平静下来,但内心却没有多少希望,自从开学以来,她已经三次来到苏金兰家,但苏金兰的父母却不肯放手。
然而,她从未想过放弃。苏金染学得很好,有抱负,有服从心,这样的孩子不应该在农村为这些父权观念埋没。
就在张瑜认为自己可能会失败的时候,苏建国突然笑了笑说:“张先生,我们把学习萧然的责任交给了她,如果她愿意,我们也不会阻止她。”
“苏爸爸,如果苏能进一所好大学”
张瑜本能地认为苏建国拒绝了,想继续说服苏建国,但他说了半句话,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看着苏建国说:“苏爸爸,你说什么?”
“小冉现在已经长大了,可以自己做决定了。”
听到苏建国的话,张瑜顿时感到兴奋。然而,苏家却深深扎根于他的心中。所以,尽管苏建国说了,张瑜还是对苏金染有一种不确定的目光,“苏同学?”
苏进点了点头,笑着说:“老师,别担心,我明天来学校。”
面对张瑜,苏金染显然比刘春华更甜美,这笑容也更真实。
如果说在她生命的最后30年里有什么值得她记住的,那就是这位班主任。

苏建国本来不想在意,在苏进冷冷的目光下,还是不咸的说:“张老师慢慢来。”
张瑜知道苏家的性格,但他也不在乎。他也沉浸在苏金染上学的喜悦中。
苏金染站起身,陪着张瑜来到村里。
“苏同学,你是怎么说服你父母的?考完大学后,他们不让你上学吗?”张瑜高兴地一路走着,终于开始平静下来,有点担心地问。
苏家太固执了,知道自己有多同意?如果苏金然能指望上天上大学,但当时不能上学,那就更麻烦了。
滴度大学不是他们的高中,错过了入学时间,学校再也不会接受,如果苏家又阻止苏金兰不入学,那么以前的努力就白费了。
苏金染知道张瑜很担心,眼睛里充满了自信,给了张瑜一个安慰的眼神,笑着说:“老师,放心吧,以后我就靠自己了。”
张瑜听了苏金染的应许,就不那么担心了,心平气和地说:“没关系,你成绩这么好,只要你愿意努力学习,迟早会离开这里,有新的生活,老师相信你能行的。”
张瑜离开了大城市的大学生,但最终婚后回到家里教书,在他心中没有父权观念,男女平等。
但张也知道,在农村,关注年轻女性的想法根深蒂固,苏金染真的很想离开这里,只有依靠好学校,接受好教育,找到好工作。
苏进点了点头。
张瑜的这些话,苏金染明白了,她也知道只有坚强起来,才能真正过上更好的生活,不受别人摆布。

教练等不及在车里就来开始了
张瑜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看着苏金兰,她觉得自己能做到,拍拍苏金兰的肩膀,说:“那么老师先走了,记得明天去学校报到,不要迟到。”
苏金染看着张瑜的背影消失在村口,转身回家。
陈琳赶紧把苏金兰上学的钱准备好,第二天就去学校接苏金兰。
在镇上的中学门口,是早上上学的时间。门口的学生不多。只有少数几个迟到的孩子大声叫喊着,匆匆赶去学校吃饭。
在学校门口,“陈琳”听从苏金然的命令,把车停得更远。
“陈琳”转头问苏金然:“师父,我送你一程好吗?”
“不,你先去吧,”苏金染说着,打开车门,仿佛想起了什么似的,把头转向司机座位上的陈琳,说道:“是的,帮我在城里找个房子。”
“陈琳”吓了一跳,我只是想说该怎么找房子,然后他突然反应过来,对苏金然说:“还是直接住在我家里。”
上学的城市学生通常回家或住在学校,很少有人租出去,苏金然家离城市中学很远,三年级学生学习很晚。许多不在城里的三年级学生住在学校里。
苏金兰不想住在学校,应该还有别的事情要做,住在学校不方便。对于苏金兰来说,“陈琳”很少问,怕打破苏金兰的禁忌。
苏金然摇了摇头。“这不方便。”
“陈琳”毕竟不是真正的“陈琳”,如果走得离“陈琳”太近,引起别人的怀疑是不好的,即使不引起别人的怀疑,城里的人很多,总有流言蜚语和好事,当有不好的话对她来说也不好。
苏金然不同意,“陈琳”没办法,点了点头说:“好吧,我只知道镇上有一户人家有房子,但家里人都出去住了,说要租房子。我晚点打电话问,如果没问题,下课后你可以搬进来。”
陈琳是一个商人,和很多人打交道,城里的大多数事情对他来说都很清楚。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教练等不及在车里就来开始了(出轨系列)全文章节目录

赞 (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