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错一题就往下面插一支笔(疯狂互换)全文章节目录

“她不是不来上学吗?”一个女孩在桌子旁低声问道。
她弟弟和我弟弟是一个班,我弟弟说要听她哥哥说,她要结婚了,不来上学了。
“这么小就想结婚真的没什么好羞愧的。”
“我讨厌这学期见到她。”
我一周前开始上学,但是没看到苏锦酊,班上很多人都认为苏锦酊这个学期没来上学,没想到苏锦然会突然回来,这让很多人大吃一惊。
苏金染的听力很好,可以说她已经超过了普通人的听力,虽然下面的声音很安静,但听得很清楚。
当她在学校的时候,她更内向,家里很穷,她捡垃圾,收学费,她的校服从一年级到三年级都被洗干净了,所以班上那些漂亮的女孩从来都不喜欢她。
但她在班上的成绩都是学科第一,学科老师非常喜欢她,这使得班上其他学得好的人对她不满意。
而那些不是好同学的,她更容易被欺负,也经常被欺负。所以,她在课堂上并没有真正的期待,甚至连最好的朋友都没有。在她以前的生活中,她每天都在忙着学习,付下学期的学费,没有时间交朋友。
前世是她自己的怯懦,只是为了被吓倒,今生不会。就像他们对她做的那样,她毫不留情地回家了。
“好吧,安静点。”张瑜听了耳语,说了些不开心的话。
张瑜后来不敢开口,一个接一个地闭上了嘴,压着心里的好奇心和怨气,等着下课。
张瑜往教室里看了看,苏进染发太晚了,前面的座位都坐满了,右边最后一排只有一个空位。
“苏同学,前面没有地方,你坐在后面,没问题吧?”张瑜转头对苏金然说。
苏金染看了一眼,点了点头说:“没问题。”
“老师相信,用你的力量,即使在后面也能学到很多,加油。»张瑜笑着对苏金染欢呼。
不管是哪个班,好学生总是坐在第一位,而好学生通常坐在中间。最后两排座位,大多数人不喜欢学习,社会上也有流氓。

做错一题就往下面插一支笔
因此,普通人并没有坐在最后两排,班上的大多数老师也知道,但没有解决办法。这不是我没想到让这群人努力学习,而是他们根本不想努力学习。
张瑜对苏锦的肤色特别,所以班上其他好同学都提出不满,但不是对张瑜,而是对苏锦的肤色。
苏金然不说话,却笑了,转过身,走到教室后面,转过身,笑容消失在脸上,眼睛扫过最后两排邪恶的眼睛,一道寒光掠过眼睛。
苏金然从左边的过道走到最后一排,走到第二排时,一个男孩躺在桌子上,一只脚滑进过道,想把苏金然绊倒。
苏金然注意到小男孩的小动作,并没有跑开,直接向前走去,只靠在小男孩的小腿上,用了一点力气。
“啊”刹那间,苏进脸色旁边一声惨叫。
男孩子们没想到苏进染料会直接走,他想即使苏进染料看到了,也重要的是要经过。
当他意识到苏金染是站着走的时候,已经太晚了,不能退缩。
男孩们的声音不小,整个教室都能听到。
张瑜皱着眉头问道:“李兴林,你怎么了?”
最后两排学生不太喜欢学习,家里有点钱,她不能照顾他们,只要他们不扰乱课堂秩序,她就是他们的了。
李兴林弯下腰哭道:“师父,完了,我的腿断了,完了,我要跛了。”
“腿断了?”
张瑜听了李兴林的话,有点困惑,她第一次听到有人在教室里摔断了右腿。
李兴林开始担心自己将来会不会走路,如果真的瘸了怎么办?你给苏进染色了吗?即使他打了苏进,他的腿也不会回来了。
李兴林心里已经有点后悔了,他只是伸腿绊倒了苏金兰,如果一切都好的话。但现在后悔已经没有用了,只有苏金兰把他救回来。
苏金染脸上总是一副镇定的样子,一眼不担心李兴林的腿,说:“是不是摔坏了,去医务室看看?”
原来我看到李兴林受苦,其他同学也觉得李兴林的腿真的是个意外,但现在看着苏金兰,好像她是那么的平静,她突然怀疑李兴林是不是在假装。
李兴林和苏金染的问题从来没有减少过,但这个把戏似乎更深刻,很多学生都这么想。
张瑜当时从站台上下来,现在她不知道李兴林是穿的衣服,还是真的发生了腿伤,只说:“先别动,让老师看看。”
苏金染往前走了一点,给了张瑜一个姿势,张瑜小心翼翼地蹲下来张开了李兴林学校的校服腿。也许这是夏天阳光充足,李兴林小腿微微发黑,但并没有影响张瑜看清腿部的情况。
从外面看不见什么,张瑜手扶李兴林小腿,微微挪动,便问李兴林:“李同学,疼吗?”
李兴林只想喊一声,但突然惊呆了,摇摇头,“没疼。”

做错一题就往下面插一支笔
张瑜又增强了力气,抬起头问:“怎么了?”
“没什么疼的,”李兴林不理自己的脸继续说道。之后,李兴林看了看自己的腿,把腿从张瑜的手上拉了下来,把脚踩在地上,惊讶地说:“为什么不疼呢?”
李兴林抬头望着教室里的其他人,看到他们用“真的很好”和“很好的游戏”的眼光看着他,甚至他的同学也偷偷地给了他一个大拇指。
李兴林又看了看张瑜一眼,发现他已经站起来,脸色发黑。“李同学,如果你再扰乱课堂秩序,这样诽谤同学,我只会向学校报告。”
李兴林虽然调皮犯错,但还是有点怕张瑜,指着裤腿上的浅脚印解释道:“好吧,那不是老师,只是苏金染真的踩到了我的腿,你看脚印还在那里。”
张瑜看着苏金兰,苏金兰赶紧说:“我刚才没看见你的腿,不小心踢了,对不起。”
张瑜知道苏金兰是什么,相信苏金兰说的话,对李兴林说:“好吧,李同学,你的腿没什么。我刚才轻轻踢了你一顿,现在苏同学道歉了,你也不在乎。”
张瑜知道两个人的性格,应该合理地认为李兴林是故意的,对苏金染说:“苏同学先坐下,开始上课。”
苏进点了点头,用意味深长的目光望着李兴林。就在这时,她真的很用力,但控制住了力量,李兴林虽然很痛苦,但也很痛苦。
只是他想报复她,所以他没注意到自己的腿很久没疼了。
李兴林吃了一大盘菜,心里很不安,但也不敢在教室里直接去找苏金兰的麻烦,只看着苏金兰,一副吃掉自己的样子。
苏金然不同意,走到座位上,却发现同一张桌子还躺在桌子上睡觉,老师似乎不想管它的意思,教室里太吵了,他似乎没有醒过来,或者可能醒过来了。但我不在乎。
因为苏金兰躺在床上,看不见自己的脸,但身体的形状有点奇怪,虽然与人接触不多,但她可能对同年级的学生印象深刻。
苏金染想到这里,想起前世,忽然撞到了脑袋。
她记得那个男人在她前世的餐桌上,至于他的名字,时间过得太久了,她不记得了。
她只记得她在课堂上睡觉,很少听。然而,每次考试都很好,这是很重要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做错一题就往下面插一支笔(疯狂互换)全文章节目录

赞 (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