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我它是怎么进去的镜子(交换系列)全文章节目录

晚饭时,她拿起盘子,故意在角落里找个地方。谁知道,一群卑鄙的女人不想让她走。
与此同时,有人坐在两边,把她夹在中间,抬头看了看。她旁边的人只看了晚饭,不敢看这里,也没人敢做更多的事。
她低下头,把一勺食物硬塞进嘴里,两个人越来越近了,一个接一个地停下来,用一双非常邪恶的眼睛看着她。
“你想要什么?”程晓晓咬牙切齿地问。
“我们吃吧,我们不能坐在这里吗?”昨晚在床上小便的女人说,看着她的小身体笑了。“昨晚厕所洗得好吗?”
程晓晓把勺子扔在桌子上,冷冷地问:“你想惹麻烦吗?”
“事实上,我们不想和你在一起,但有人说这是不同的,不是吗,姐妹们报复了,这真是一场大狗血战。”
程晓晓把食物吞进嘴里,决定不理那两个疯子。如果他没有足够的食物,他就没有力量和他们战斗。程小玉不敢在这里杀了她。
姐姐见自己不在乎,就忍不住气得大发雷霆,一只大手,一整盘食物都洒在她身上,汤倒在地上。
程晓晓一脸冰冷,站起来环顾四周。
狱警冷冷的脸走近,旁边的两个囚犯先张开嘴说:“你为什么这么鲁莽?赤金小姐不习惯这里的粗鲁。”
看守突然看了一眼,两人都冷静下来,程晓晓满腔怒火,但只有默默地收拾好自己的位置,重新拿起盘子。
如果他们认为自己会轻易放弃,那就错了,程晓晓这次换了另一个座位,姐姐立刻向其他人点头。
那人站起来,走到程晓晓对面。当她在吃东西的时候,他朝她的食物吐口水,警告她:“好吃吗?”
她无法忍受,她怒气冲冲地站了起来,虽然她迫不及待地想把饭从她头上扔下来,但卫兵帮不了她,所以她不能。
“33957号,又是你,你还不喜欢我们的食物吗?
她指着对面的女人说:“她在我的饭菜里吐口水。”

看着我它是怎么进去的镜子
看门人讽刺地看着她:“又是你,为什么这么麻烦?他们为什么不朝别人吐口水呢?昨天他们说是你在床上撒尿。”
笑声的声音从耳边传来,这些人环顾四周,目不转睛地看着熙熙攘攘,程晓晓怒气冲冲地站起来,紧紧握住拳头,忍受着巨大的羞辱。
看着吐出来的饭菜,她把头往后仰,一言不发地咬了咬牙齿。
她怒气冲冲的眼神激怒了看守,冷冷地看着程晓晓,半讽刺地说:“看来你恨我们这里的食物不好。坐下来吃干净。”
男人们骄傲地笑着,她低下头不看盘子,坚持说:“我不吃东西。”
“他们在我的饭菜里吐口水,怎么吃?”她愤怒地喊道,空气停了下来。
狱警的脸很难看,程晓晓这样的态度,真的让她心烦意乱,她也得到了好处,为了不致于折磨人的生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却不能做得太明显。
她看到大家都站起来看热闹,往下看,棍子敲打桌子,责骂道:“大家都不吃吗?“给我出去,打扫操场。”她指着外面,有些人生气地看着程晓晓。
她忍耐忍耐,怒气冲冲地瞪着眼睛,感到委屈和痛苦,紧握拳头,紧跟着人们的脚步,至少她受到了集体惩罚。
“这里还是一个安静的地方,钱小姐,还不需要做和我们一样的事,听话,努力早点出去就好了,你带着金匙未出生,不怕余生找不到。”她弯下腰清理,旁边有个声音说。
“还是那么年轻,两年了,但我15岁了,白发出来了,孩子们不想我,你不应该这么消极。”
“当然不是,你妈妈也是个婊子,既然我知道男人改变主意了,就应该离婚啊,如果她没死,我妈妈和我现在不能进门,这是一个早逝的机会。”
程晓晓的脸色越来越白,手里拿着听筒几乎要把它砸碎了,她从来不知道,旁边是可爱的姐姐和婆婆,是两条很毒的毒蛇。
“良心可以当饭吃吗?在监狱里太天真了,我不知道该嘲笑你愚蠢还是愚蠢。”她冷冷地笑了笑。“但不幸的是,我们前天结婚了,我妹妹不能来参加婚礼真是太可惜了。”
她又摸了摸胸前的钻石项链,闪烁的光芒几乎刺穿了程晓晓的眼睛。然后她补充道:“你不知道,这是我结婚那天从安戈那里得到的。”
指甲穿透血肉,程晓晓咬牙切齿,一个接一个地说:“程晓宇,你提醒我,我不会轻易放过你的,你最好在这里杀了我,否则我会让你后悔的。”
“你后悔什么?”她笑着说。“你觉得你还能离开这里吗?”
“你什么意思?”她只被判两年徒刑。
她摇摇头,笑了。“想到两年后你就要结束你的刑期,这是不是很愚蠢?”
两年这么久,足以让她准备好伪造一堆证据,这样她就永远不会走出那扇门,
“程小雨,你还想干什么?”他的脸上没有血。
程小玉看到她开始浑身发抖,更说不出骄傲,伸出纤细的手指,露出上面的钻石戒指,左右变换角度。

看着我它是怎么进去的镜子
“看,这是我的戒指,这颗钻石,普里戈从拍卖会上拿走的,价值2000万。”
她咬了咬嘴唇,血溢出来,眼睛直视着她手上的戒指,当她嫁给周倩时,他拿起最便宜的金戒指,跪下来向她求婚。
“我会努力让你快乐,让你幸福一生。”
“姐姐,我知道你恨我,但你在干什么?你看起来没有机会出去。”她骄傲地抬起下巴,高兴地瞪着眼睛。
“这也是我最后一次来看你,也许不久就会有新的证据。”
“程小雨,你打算怎么办?”她站起来,疯狂地拍打着面前的玻璃。他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她不能让她的阴谋得逞。她不可能一辈子都被关在这里。
她要出去报仇,好叫那些把她下地狱的人尝一尝。
程小玉喜欢看着她发疯,动作依然优美,慢慢挂上电话,看着狱警把她抱起来。
透过玻璃杯,她说了最后一句话:“再见,我的好妹妹。”
“董事长,这是陈小姐在监狱里的资料,直到今天早上,一切都在这里。几乎可以肯定的是,是陈小姐操纵了她,让人们教训了她。”
沈青身着一套结实的西装,手里拿着案卷,一个接一个地报告了调查情况。最后,他抬起头看了看。他面前那个人的眼皮从来没有抬过。
他推开眼镜补充道:“似乎还有其他人在继续捏造证据,为伸张正义做准备,这应该是为了支持他的指控,延长他的刑期。”
“多久?”陆景燕用简单的话问。
闭上的眼睛慢慢地睁开,深邃而黑暗的眼底闪烁着明亮的光芒。沈青忍不住又看了一眼眼前冷冰冰的老板。
从那以后,他清楚地感觉到办公室里的气压突然下降了,“但目前还没有足够的证据。”
“给他添麻烦,然后伪造一些证据送他去。”
“如果她足够聪明,她应该调查信息的真实性,或者,如果她直接向法官报告,她应该被怀疑故意捏造事实。
陆景燕轻轻地握住帕克笔的手,打开面前的文件,刷了几支钢笔,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推开过去:“这个计划已经通过,让人来执行吧。”
沈青把它捡起来翻过来,透过镜头,他又一次看到了自己的惊喜:“我们现在正在收拾烂摊子,盛天国际会放手吗?”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看着我它是怎么进去的镜子(交换系列)全文章节目录

赞 (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