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檀嫡长孙按在龙椅上弄 男主用药让女主离不开他

就在冯玉尊目瞪口呆的时候,苍霄豆神偷偷溜到他身后,把一整片枫叶粘在脸上,不看。
冯玉尊一听到仓小豆的笑声,先是大吃一惊,挂上嘴角,然后拿起枫叶。
令他吃惊的是,仓小豆的笑脸突然向他走来。
“成功吓到你了吗?”仓小豆把手放在腰上,显然是在享受恶作剧的乐趣。“但我还是觉得你戴着面具,因为表情真的太少了!哟,如果,让我看看你是否真的戴着人皮面具!”
她抱着冯玉尊的脸颊,站在脚尖上,这无疑更像是一个有力的吻。
冯玉尊低下头,让仓小豆摸他的脸。谁知道呢,仓小豆忽然说:“啊,帅哥,你的皮肤很好,用什么护肤品?还有这个鼻子,有没有整容?你有这个下巴,不是吗!”
一个小樱桃嘴,在他眼前,不停地动,所以他忍不住要吻她。
每次来到冯玉尊的手中,仓小豆都觉得根本没有反击,尤其是他的霸道攻势,他吃的正是她喜欢的!
那眼皮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每次他吻她的时候都会闭上眼睛?
一切都结束了,她还没有和他一起玩,但首先她和他失去了理智。
“嗯?”她的吻突然停了下来,她不小心差点把他倒过来。
她低下头,把猴子屁股上的红脸埋在胸前。
“只有我们两个,住在这里?”一男一女住在一个房间里,为什么她还记得一些不恰当的孩子形象?
冯玉尊点了点头,仓小豆转身冲到田园风情的木屋。
木屋的结构非常典雅,典型的单体公寓结构,一居室,一个房间,一个厨房,一个浴室,简单的黑白装饰。
“这里真的很酷!”她环顾四周说。
推着所有的窗户,她站在每一个地方,最后叹了一口气:“我一直想住在枫树下,做个好梦,当我写小说的时候,我一定要像泉水一样思考。”
冯玉尊看着她,心里充满了解脱,在这里,他已经准备好了,一切都按照她说的,一点一点地安排好了。否则,在这么大的枫林里就不会有这样的小屋了。
虽然她不再记得他了,但幸运的是,她所爱的一切都没有改变。

闻檀嫡长孙按在龙椅上弄
仓小豆转了几圈,终于得出结论:“帅哥,这里好像没有拖把,怎么办?”
打开后备箱,仓小豆似乎看到了一百个宝箱,但她能想到的只有几乎有,还有食物。
由于有一个非常熟练的清洁经验,清理一个过去几年没有住过的房子花了好几个小时。
另一边,厨房里有一股食物的味道,仓小豆靠在拖把上,推开了一点门缝。
他们说男人做家务时最漂亮。
没人叫冯玉尊,活生生的地狱之王。他围着围裙,手里拿着铲子。他在厨房里打架,那里的油星刺伤了他。这一幕非常珍贵,需要记录下来。
仓小豆拿出手机,偷偷地拍了张照片。谁知道怎么盯着眼睛看?照片中的那个人真漂亮!
更重要的是,她要拍的是她的个人资料,为什么她的脸会出现?
这就是我们找到的节奏!
仓小豆在心里大叫,拿着手机跑了。
这张照片应该一直保存到有一天她不想更新,并把它寄给公众购买心脏。
仓小豆钻进被子里,看着屏幕上的那个人。他忍不住问自己一个问题:“这个人,他对我这么好,他到底会是我的吗?”
她不确定,因为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这相当于一个不确定的未来。
她肩上扛着的不仅仅是她自己的命运,即使有一天她累了,她也不想为她所受的伤害报仇。
此时,秦青和秦金晨并排站在冯嘉的老房子里,冯玉尊的祖父冯晓东正坐在女修道院院长对面的椅子上。
虽然冯小东已经70多岁了,但他仍然年轻而愤怒。
“我老人死后,穆王的一群蜜蜂都疯了。他一次又一次地想杀我,都疯了!”
秦青看着秦金晨说:“爷爷,这次玉尊的飞机潜入了皇家黄蜂群,这是我和金晨的责任,请惩罚爷爷。”
萧东风挥手摇头,向秦青和秦金晨表示,他们不必自责。
“王蜂虽然没有气质,但人是坚韧的,你必须努力工作,彻底消灭王蜂的黑道组织。顺便问一下,被活捉的王蜂成员有没有提供有用的信息?”
说到这里,秦金晨忍不住笑道:“爷爷,这次真是太好了。”
“哦,说话,听!”
”据老夫口中所说,现在牧蜂已改头换面,老夫穆穆少伟病得很重,牧蜂内部发生骚乱,似乎有人没能将牧蜂的地位转移给儿子穆汉,企图篡夺政权。”
“那么,这是一个很好的时机来摧毁穆王的蜜蜂一下子,你一定要把握好!”冯晓东低头说了一会儿沉默。“这次暗杀失败了,穆王的蜜蜂肯定不会停下来的,你一定要提醒冯玉尊这个臭小子长点心,否则怎么死都不知道。”

闻檀嫡长孙按在龙椅上弄
“金晨和我一定要加强防范,再也不要让这种危险的事情发生了!”秦青走近萧东风倒了一杯茶,“爷爷,你放心了!”
“我相信你们两个都在做事情,但这是臭小子,别让人担心小时候!”萧冬风把茶端到嘴里,终于不喝了,低声说,“清儿,臭小子最近在干什么?”
秦秦禁不住笑了起来。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他们都不知道自己总是有点错。他们都非常强壮,不想放过任何人。
但是爷爷和孙子之间的血总是比水浓,虽然他从来没有主动暖和过,但也经常通过她和秦金晨两人,互相询问对方最近的情况。
“爷爷,我有话要告诉你!”
据秦晋晨介绍,冯玉尊刚从危险中走出来,他就去找了仓小斗。
随着事态的发展,秦清真的很担心冯玉尊会有危险,但他对此一无所知。
这时,秦金晨突然抓住秦青的胳膊,故意拦住了秦青。“清姐,玉尊有话可以对爷爷说,更别说你没有证据,也不能说傻话。”
“我只是想告诉爷爷这两个人还活着,我不想分享我的猜测。”
秦卿更担心冯玉尊的理智,她把秦锦晨的胳膊甩了。“不管怎样,你必须相信我的直觉,站在我身边。”
“在有证据之前,我相信我会无条件地信任你,在此之前,我希望你能保持客观的心态来看待这个问题。不管怎样,你也要考虑余尊的心情!”
“心情很重要,还是生活很重要?秦晋晨,她出事了,你能负担得起吗?”
两个年轻人几乎在他面前吵了一架,风吹起,一只手放在一个人的肩上。
秦晋晨把头撇在一边,无意说,作为一个男人,作为一个唯一的情人,他比秦清更能理解俞尊对仓小豆的感情。
那种深深地嵌入心底,厚厚得无法打开的爱,真是一种致命的痛苦。
今天,抱着玉尊的女人还活着,成为承载玉尊爱情的希望。作为一个朋友,他更愿意相信并祝愿他们中的两个有情人。
“爷爷,清姐姐,你说话,我有事先做!”他说,向前迈出了一大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闻檀嫡长孙按在龙椅上弄 男主用药让女主离不开他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