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自闭的小傻子(1V1 小受被疯狂灌满精肉宴

晚上,街上人烟稀少,几对零星的情侣手牵手,姑娘们羞怯地洒着娇,男孩子们看着被宠坏的姑娘们,这也许是小情侣之间的浪漫。苏晓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
她突然想到自己可以用一段小小的浪漫来寄出一些东西,毕竟徐一晨的生活中没有什么缺失,手工制作的礼物也许会更令人难忘。
是时候开一家工艺品店了,苏晓很快就决定做情人杯。
在老板的带领下,苏晓用湿小手轻轻地握住泥浆,双手转动,然后用手掌将泥浆变形。
简单地说,苏晓晓在成型之前没有找到任何技巧,但他失败了几次,两个杯子都喝完后,他感到很有成就感。
着色过程复杂吗?苏晓很累,但觉得徐一晨会喜欢这个礼物,觉得一切都值得。
苏晓闭上眼睛,伸手去关掉闹钟,今天是徐一晨的生日。苏晓想早起打扮一下。她不喜欢今天的妆容很精致,让她原本清澈的眼睛更有魅力,梳理着高高的马尾辫。
今天,苏晓穿着一件白色的T恤,一条浅蓝色的裤子,一对穿着考究的学生,青春活力四射。
山庄院子里的花开得很灿烂,五彩缤纷,人们的眼睛都动不动了,苏晓拿着一个大袋子,想把房间摆好。
吹气球心形,墙上贴着生日快乐的信,苏晓晓把相机放在合适的地方,为徐一晨录下了自己的一岁生日。她相信每次她都会和她在一起。我本来打算做一堵照片墙,但几乎没有一起拍的照片。
“徐一晨,晚上到别墅来,我会在这里等你的。她并不是说过生日,没什么惊喜,但徐一晨也猜到了一点心思,对于这个充满期待的夜晚。
苏晓小心翼翼地把厨房里的蔬菜切开,时不时地擦去脸上的汗珠,这种战争的姿态,苏晓当时已经很紧张了,嘴里时不时地咕哝着,关键时刻不要掉链子。
星星点缀着整个天空,寂静的夜晚,苏晓坐在院子的秋千上,仰望着夜空,今夜的天空依然那么迷人,如果徐一晨在她身边更加完美。
天气越来越冷,苏晓回到家里,看着他准备好的饭菜和桌上精心准备的情侣杯。

那个自闭的小傻子(1V1
挂在墙上的钟滴答地走着,已经很晚了,苏晓看着门,仍然没有徐一晨的身影,内心的焦虑不可避免地消失了。
苏晓怕徐一晨在路上发生的事,打电话给徐一晨,把他联系起来,苏晓问徐一晨为什么不来,自己的话不是很认真吗?
徐一晨在电话里的语气似乎有点焦急:“现在我有一个很难解决的问题,我需要稍后再解释。”然后他匆忙挂断了电话。
这时,苏晓鑫不辞辛劳,终于解释了草丛的尽头。
“在一起这么久后,我觉得我在他心中变得很重要,似乎我不知道那是什么。”
苏晓觉得很讽刺,也许这只是一厢情愿,眼泪从脸上滴下来,只剩下心痛和寂静的夜晚。
一杯红酒放在桌子上,他试图用酒精使自己瘫痪,这样他就不会感到疼痛。回首前一幕,她觉得自己很可笑,很容易被徐一晨的陷阱困住。徐一晨可能不喜欢自己,沉浸在太深的地方。
苏晓几乎哭着睡着了,睡得很不舒服。
伴随着胃痛苏晓挣扎着站起来,但有些站不稳。太阳刺伤了她的眼睛。苏晓心里还有点希望,想看看徐一晨讲解如何,打开手机没有留言,到目前为止连讲解都不费吹灰之力。她再也不会相信徐一晨的话了。
谁也没有谁能活下去,苏晓决定一点一点地忘掉他,回到原来自己没有问题,她把自己亲手做的情侣杯倒在地上,碎片弹了起来。

苏晓躺在医院的床上,脸色苍白。医生给了他一滴,发烧慢慢退去,薛琦坐在病床前看着苏晓。她不知道自己有这么伤心的事要处理。
徐一晨得知苏晓在医院,连大衣都没能穿好就到了医院,心里不仅担心,也不知道如何向肖解释才能得到他的原谅。
苏晓醒过来,惊讶地看到薛琦出现在这张脸上。薛琦解释了原因,说是他帮他上山的。然后他说:“小妹妹,我可以叫你小妹妹,我比你小。既然你醒了,医院也通知了你的家人,我就继续。下次你请我吃饭的时候!”
苏晓觉得薛琦真的很可爱,他也算是帮了他一半,下次见到他一定要感谢他。
病房门突然打开,苏晓吓了一跳,徐一晨在苏晓旁边喘气。
“听我说,别忽视我。”
徐一晨一只手抓住苏的纤细的小手腕,抱在病床上看着自己。
两人四目相对,苏晓看着徐一晨汗流浃背的头,这眼神坚定,有点摇晃。
季启明进来只是为了看这一幕,把徐一晨推开,徐一晨撞上了小柜子。
“在她和我之间,什么时候轮到你照顾她?”徐一晨睁开眼睛看着季启明。
季启明打了他一拳,这拳继续打下去,徐一晨立刻感觉到嘴角灼热,带着一丝血。医生来告诉他,病人需要休息才能停止他们孩子气的行为。

那个自闭的小傻子(1V1
“我只想告诉你,那天晚上,韩云儿说她受伤了,对我撒谎,然后从我喝的水里吃药,在我来参加约会之前,我在酒店睡了一整晚。”
听徐一晨的解释也与韩云儿有关,苏晓感到很难过。
事实上,徐一晨对韩云儿有着特殊的感情,因为他的亲生兄弟。
当年刚进公司的徐一晨,还没有失去孩子气,想做点什么,工作能力超群,在招投标过程中取得了辉煌的成功。
竞争对手公司丢了一个大项目,心里很不高兴,自己赢了还是个小男孩,更是对一个地方生气了。找几个小流氓,让他们教训徐一晨,让他喘口气。
徐一晨在餐厅吃饭,被几个小流氓拦住,韩云儿的哥哥看见一群人欺负一个人,拿着袖子去帮他。他没想到会有人拿刀。他惊慌失措地捅了他一刀,失血过多而死。
临终前,他告诉徐一晨,他有一个妹妹叫韩云儿,希望她能照顾好她。
徐一晨让手下检查韩云儿的住处,虽然她从来都不是火辣辣的,但她花了很多钱把他包起来,鼓励他成为一个大明星,即使平时犯了一些小错误,徐一晨会尽可能地容忍她,只是为了感谢哥哥的帮助。
因此,韩云儿近年来变得越来越狂野,打大牌,口头攻击工作人员,她知道有点灰尘支撑着自己,上帝不害怕。
苏晓的身体恢复了,恢复了正常的工作生活。她告诉徐一晨需要时间冷静下来,不应该被打扰,徐一晨也知道现在没有什么可以解释的了,所以她不得不冷静下来。
工作室今天让苏晓采访薛琦,他们在咖啡馆约好了。经过一次例行的采访,苏晓向他道谢,站起来要走了。
“你答应要请我吃饭,晚饭没吃,你陪我去打拳击!”薛倩抬起头,看着爸爸站起来。
很抱歉拒绝了,小男孩只好答应了,被强行带到拳击馆,薛琦帮苏晓戴上手套,给苏晓看了看自己的动作,苏晓用沉重的拳头猛击沙袋。他觉得自己把所有的气都洒在沙袋上了。他汗流浃背,心情很好。也许我爱上了这项活动。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那个自闭的小傻子(1V1 小受被疯狂灌满精肉宴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