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死欲仙圣洁蹂躏仙子 兄弟两个人一前一后

沈兴岳冷冷哼了一声,闭上嘴,一动不动。毕业真的是他的死。只剩下几个月了,离开沈家以后,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吴伟弯下腰,从脚边拿了一个包得很好的盒子放在茶几上。“把它带给顾公子,换上合适的衣服!”
吴伟拿出盒子的时候,沈兴岳的脸上露出一个很有意思的笑容,沈兴岳不禁想知道盒子里有什么脏东西。
沈兴岳挑着眉毛,急忙回来向顾公子道歉,没有表情,就拿着礼品盒回房去。
礼服准备好了,这是一件深黑色的V形吊带裙,腰部设计让她的身体尽显完美,V形领子设计让她的白色锁骨露出,增添了一点性感,整件裙都是为了遮盖地方含蓄的露出。
沈兴岳对着镜子苦笑,吴伟不愿意把他直接绑在顾的床上,这样顾对沈家的投资就可以更快了。
只要把头发扎好,紧紧地看着自己,只要订婚到毕业,她就可以自由了。
出门的时候,吴伟满意地点了点头,看到沈兴岳的衣服。“李叔叔很快就要派你来了,人在1806年,记得要亲自送他去!”
送到公寓,1806号门。门没关,沈兴岳轻轻敲门,没有回答。
“没人?”沈兴岳看了看手里的盒子,抬起眉头。吴伟不是说有人回来了吗?
她看了看她的手机,已经十点多了,她很困,明天早上有课!
沈兴岳敲门,没人回答,眉头微微皱了一下,慢慢地把门打开。
面对卫生间,一个男人转过身来,水慢慢地从男人的身体里流出来。“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在洗澡!”沈兴岳冲了过去。
顾罗成听到沈兴岳的声音很惊讶,回头看,原来是她。
“你跟着我吗?”声音很熟悉。
沈兴岳没回来,就把箱子送来了。“这是吴伟让我给你带来的,看看你是否满意。”
说完就走。顾罗成忽然看了看那女人,每次他去某个地方,都有人送他上床睡觉。但基本上,我要试着理解他的意思,这个是直接来还是第一次来,谁来送他?
或者她是因为别的原因来的?
顾罗成手里拿着盒子,打开里面的东西,皱着眉头。
但如果是她,我们不妨试试。

欲死欲仙圣洁蹂躏仙子
顾罗成拿出箱子里的东西,打开开关。
沈兴岳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小响声,疑惑地回过头来,看见他手里拿着杏鲍菇似的东西扭动着,伸出手来打了他一顿。
吴伟疯了,竟然让自己把这种东西送给一个男人!
“芳”的一声,什么东西掉了下来。沈兴岳碰到了那个人的眼睛,他深邃的眼睛,惊讶的大眼睛。怎么可能呢?这不是顾晨阳的房间吗?
这是错房间吗?想起吴伟让自己送的东西,脸顿时红了。
身体不知不觉地向后移动,双脚踩在那个东西上,双脚滑动,身体向后移动,背部直接靠在开关上。房间里立刻被一个黑色的笼子覆盖着。她惊慌失措的潜意识向前冲去,抓住了那个人的浴巾,他的大手靠在腰上。
在黑暗中,即使你看不到对方的脸,你也能通过他们的呼吸感受到他们之间的距离有多近,男人身上淋浴的气味已经渗入鼻腔,手的温暖也逐渐渗入他的身体。
在一个安静的环境中,两颗不安的心跳入“砰砰”的狂欢之中。
沈兴岳镇定下来,迅速松开浴巾,但浴巾滑到脚边,被她拉下来。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沈兴岳拿起浴巾,把它包起来,沈兴岳在心里怒吼,真不高兴!
他不知道自己在黑暗中的位置,只好继续摸索着,双手慢慢地碰到自己的腰,灼热的温度使沈兴岳往后退,脸色暖和起来。

这是他的“未婚夫”顾晨阳!现在出去,他肯定会撞车,他知道自己正从一个男人的房间里出来,这真是莫名其妙。
沈兴岳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上门,仔细听门的动作。
突然,她听到门开了,脑海里有一道亮光,她并没有走错路,整个18楼只有这个房间,似乎那个人和顾晨阳是相识的。
哦,见鬼!真是巧合!
沈兴岳打开门,躲在沙发后面。
“大哥,你还好吧?”
大哥,这个名字让沈大发雷霆,他们是亲戚!真是巧合!
顾晨阳走到沙发前,沈兴岳不怕动。
“哼!”顾罗成轻轻地回答,从沈兴岳身后的房间里走了出来,听到门开着的声音,沈兴岳突然僵住了,心里满是痛苦,他一定会被发现的!她匆匆转过身来。
顾罗成穿着浅蓝色的衬衫和休闲的黑色裤子,脱下西装,不再显得危险,而是更加舒适和亲切。
顾罗成的眉毛和顾成阳的眉毛虽然有些相似,但顾罗成的眉毛却比顾成阳的眉毛更为清幽典雅,让人更为舒适。
眼睛里闪烁着惊讶的光芒,四只眼睛相对。虽然心里很清楚误会后,他不应该再帮助自己了,但还是要努力,否则她真的无法解释。
如果我们找到她,她不必退休,但她必须坚持到毕业,存足够的钱,和孤儿院的孩子们一起去。
沈兴岳把手放在胸前,望着顾罗成,眼神清澈,摇头。
顾罗成深深地凝视着沈兴岳,她的思绪又回到了五年前,她站在一面单向的镜子前,自信地卖着自己的鸡蛋。
那时,她才十八岁,并不是最好的,而是最自信、最特别的,轮到她自我介绍时,她的介绍吸引了他。

欲死欲仙圣洁蹂躏仙子
“买我的鸡蛋是为了满足你的需要和我拯救生命的愿望。一石二鸟是没有乐趣的。»顾罗成看着她年轻的时候,被她的勇气、勇气和智慧吸引着去买鸡蛋。
五年后,在酒吧的邂逅更让他吃惊,那个满身青春气息的姑娘,如今却显得如此优雅。如今,她的无助充分体现了她少女般的性格。
顾罗成轻轻地抬起嘴角,慢慢地坐在沙发前。
“大哥,你回来取顾的名字了吗?”顾晨阳拿着叉子对着顾罗成,望着顾罗成,眼睛闪烁着一丝阴影。
顾晨阳一向尊敬这位大哥,但更妒忌。
顾罗成是长子,他自己是第三个孩子,虽然血流在同一个身体上,但在爷爷面前,他从来不像顾罗成,他自己对顾罗成总是在等待,他就像一个高于自己的国王,他是他的臣民。
但顾晨阳并没有觉得自己比前面那个三岁的男人差,甚至比他强。
“爷爷身体不好,现在我来接手,”他说,弯下腰去看前面的食物,一边看着女孩。
“陈阳,去厨房帮我拿那瓶水,”顾罗成自然地说。
沈兴岳见他故意疏远顾晨阳,微微感动。
顾晨阳刚起床,电话铃响了。“星星和月亮送礼物吗?我打电话问。”顾晨阳皱着眉头。
沈兴岳在心里向吴玮十八代祖先致敬。如果不是她,他今天怎么会被困在这里?
如果吴薇知道自己刚刚把礼物给了顾罗成,她差点就把礼物给了顾罗成,她一定是抓伤了自己的皮肤。
在电话里,这不仅仅是陈述他的立场吗?
沈兴岳从背包里拿着手机,顾晨阳刚准备打电话,顾罗成拿起手机,不慎把手机扔了出去:“先去拿点水来。”
顾晨阳站起身去厨房,转过身来,笑容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副无聊的表情。
沈兴岳没有时间思考,他走进厨房,冲出了房间。
顾罗成看他匆匆离去,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双眼变得深不可测。
“冰,可以吗?”顾晨阳向顾罗成扔了一瓶水。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欲死欲仙圣洁蹂躏仙子 兄弟两个人一前一后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