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 小受被疯狂灌满精肉宴

“帮手是男孩子吗?”顾晨阳心里一片疑惑,自从顾罗成出国后,再也没有发生过丑闻,身边也没有什么暧昧的东西,所以很多人都在想顾家的定位是否有问题。
他似乎以为顾晨阳会问,顾罗成一点也不惊讶,“是个女孩。”
“那我就得去见一个可以让哥哥呆在我身边的女人。”顾晨阳的眼睛里有一个小小的惊喜,这个回答真是出乎意料。
“下次我有机会介绍你。”
“好吧,我不会打扰我哥哥休息的,”他说着,站起来走向门口,就站在门口,有一声“砰”的响声,两个人都停了下来。
“没什么,也许风吹了什么东西。”空气一点也不慌张,面对顾晨阳疑惑的眼神。顾晨阳还不知道沈兴岳住在这里,虽然他不在乎,但还是要关心沈兴岳的感情。
我看着楼上关着的门,什么也没说,转过身就走了。
站在门口,看着顾晨阳开车远去,眼睛更深了,他突然出现了看自己的位置,并打算在他身边安置一个人来监视自己,这个兄弟,精神很沉重。
转过身向上看,慢慢地微笑,轻轻地向上走,打开门,看到小人物裹在被子里躺在地上,皱着眉头,仿佛是一种坠落的痛苦。
小心地把她抱起来,放在床上,站起来走开,却发现角落里被拉着,“别走开,我怕。”声音虽然轻,却在耳边说。
皱着眉头,或者选择坐在床边,夜晚总是很长的,但是对于顾罗成来说,此刻,他希望夜晚会更长,更长。
太阳刚升起,沈兴岳就从床上起来,揉着睡着的眼睛,低声哼着歌。她今天正在为顾罗成准备早餐。
“今天早上好。”顾罗成汗流浃背地走进门,打开门,看到厨房里的人影。有一段时间,他有一种家的感觉。
“就在这时,早餐准备好了,洗手吃饭。”准备好的早餐,他从厨房里走出来,语气让人觉得两个人就像一个老丈夫和一个老妻子。
点了点头,微笑着走进浴室,这样一幕让他心里不知道有多少次,现在真的变成了现实。
“你今天在干什么?”沈兴岳喝了一口粥,不慎问道。昨天她忙着收拾东西,没仔细看房间。现在,仔细看,她总是觉得事情少了。

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
顾罗成惊呆了,然后摇摇头,“有什么事要办,怎么办?”
“我总是觉得这个房间有毛病,如果你没有时间的话,我想让你一起看看。”语气就像一个女主人的状态。
顾罗成见自己不是陌生人,笑着说:“好了,大家听好了。”
点了点头,没有注意到对方的异常,过了一会儿,感觉头上有一种灼热的凝视,慢慢抬起,四只眼睛相对。
“怎么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摸了摸脸颊,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吗?
微笑着摇摇头,“你现在看起来像个女主人。”还有我最喜欢的情妇。
沈兴岳目瞪口呆,脸红了,低下头,怒气冲冲地低声说:“快吃吧。”赶紧吃几口,然后跑上楼去洗。
梳妆完毕,下楼的时候,顾罗成已经穿好了休闲装,站在门口等着。他看了一眼,一言不发地走出了门。
两人来到市中心最大的家居装饰店,精心挑选沈兴岳和顾罗成的公寓风格搭配。
沈兴岳觉得自己既然住在这里,就得照顾好房子,于是主动提出和顾罗成一起挑选装饰品。
“就这样,你觉得少了什么吗?”选择了将近一个小时,沈兴岳满意地看着顾罗成手里的大包小包。
从头到尾,顾罗成都一点也不着急,一路都很耐心。

“忘了介绍吧,他是我的助手。”没什么大不了的,相互间显得很平静。
顾晨阳惊讶地看着两个人,“怎么可能?昨天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昨天忘了说,但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还需要做什么和准备,你什么时候把手放在我面前?”脸上仍然微笑着,但语气变得沉重,言语充满愤怒。
顾晨阳意识到自己的无礼,“大哥,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对这件事感到惊讶。”顾晨阳知道,目前自己的处境还不足以应付顾罗成。
“你什么时候和我哥哥上床的?你为什么不告诉我!”顾罗成见没什么好处,就向沈兴岳走去。
“顾少子真的会笑,我只是顾老师在学校的一个助手,我不像你那么受欢迎,我可以和任何人一起去,另外,我为什么要和你一起准备呢。”虽然我脸上的笑容没有减少,但言语却很犀利。
“因为我是你的未婚夫,当然,我有权质问你。”突然,他的脸上充满了愤怒,他没想到沈兴岳会这样对自己说话,在他看来,这个女人并不总是听从劝告。
“那样的话,我也应该有这个权利,我可以问问这个年轻女子,你是谁?”说着眉头一转,沈兴岳看了看站在一旁一言不发,穿着暴露的衣服的女人。
“只是个朋友。”顾晨阳毫不犹豫,跑开了,不理会身边女人的惊愕表情。
他的声音刚落下来,女人正忙着拉着顾晨阳的胳膊,她自己贴着,“晨阳,他们是谁?”她用一张难看的脸看着沈兴岳。
“我是我旁边那个人的未婚妻,你不必感到惊讶。这不是我们第一次做这样的事,但我建议你在考试时要小心,以免感染疾病,我不知道。”微笑着,就像一朵花看着一个震惊的女人。
“你说的是谁病了!”顾晨阳怒气冲冲地举起手向前迈了一步。
看着那个逃跑的人,沈兴岳一点也不害怕,一动不动,并没有躲开眼睛,而是正要扇耳光,却被一双大手抓住,一个大人物摆在他面前。
“顾家的男人,还没有当众打女人的传统。”冷冷地看着顾晨阳,语气里充满了警示。

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
摇了摇顾晨阳的胳膊,转过身来,“沈帮手,我有个会,我们走。”然后他走了,沈兴岳跟着。
愤怒的目光转向两人离开的方向,握紧拳头,露出他们的肌腱。
“我有事要办,回来后一起收拾。”带沈兴岳到公寓门口,小声说,然后走。
点了点头,看着顾罗成走了,转身走进房间,放下包裹,她开始装上所有的装饰品。
中途,电话突然响起:“第一天和顾老师在一起感觉怎么样?”
“什么是同居,我充其量只是个保姆!”坐在沙发上放松地看着他们的半成品。
“看来这是个好地方住。顺便问一下,明天会发生什么?”
“告诉我你想去哪里,我一直陪着你。”这段时间我没有课,所以时间很充裕,现在每天最长的时间就是时间。
“明天在同一个地方见。”
挂断电话后,沈兴岳又开始工作。花了两个多小时才把所有的装饰品摆好。
沈兴岳看着自己的工作成果,喝了一杯冰镇牛奶,倒在沙发上。
刚坐下,电话又响了,这次是个奇怪的号码,“今晚八点,在电影院门口。”接电话,那里有一个“命令”。
“你是谁?”不耐烦地皱着眉头,这类人中最讨厌的一个用命令的语气说话,他认为自己是谁!
“顾晨阳,如果你不准时,我会打电话给吴伟,后果是什么,我想你很清楚。”电话端的声音越来越恶心。
沈兴岳还没开口,电话就挂断了,莫名其妙地看着电话,无奈地摇摇头,这种人觉得自己真的很伤心。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 小受被疯狂灌满精肉宴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