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受被疯狂灌满精肉宴 欲死欲仙圣洁蹂躏仙子

沈兴岳看着顾晨阳坐在车里,冷笑着走到车旁,轻拍车窗。“那样的话,顾绍应该去找别的女人,我喜欢玩这种考验人耐性的把戏。”
淡淡的笑容,站起来直接走在校园里,只走了几步,顾晨阳叫她:“你再往前走,我就把这个电话广播出去!”
一眨眼,脸上带着礼貌的笑容,转过身来,“怎么,顾绍有耐心陪我玩?”
“上车。”别胡说八道,把电话拿出来上车。
刚关上车门,汽车就迅速开动了。沈兴岳还没系好安全带,没等她反应过来,突然刹车。
“小心这辆车的技术还需要修炼啊。”揉着受伤的头,语气略带讽刺。他一定是在报复自己。
顾晨阳自始至终面色阴沉。他没有吵闹。汽车开得很快。他出城了。沈兴岳系好安全带,看着越来越稀疏的路灯和陌生的环境。他惊慌失措。
最后,在一个荒芜的地方,车子停了下来,没等沈兴岳的回答,顾晨阳突然冲了过去,粗鲁的动作撕破了薄衣服。
“你在干什么!”沈兴岳抓起身子,歇斯底里地叫道,没想到顾晨阳突然爆发了。
“我没说我病了,我就让你自己来试一试。”他像一只饥饿的狼,迅速地把沈星从上半身的栏杆上拉了下来。
“你别碰我,脏兮兮的!如果你想生气,去找别的女人,让我走。”我试着阻止顾晨阳下一步行动,哭得很厉害,眼泪已经湿润了整个脸。
“你觉得我很脏吗?我看看你今天有多干净。”脱下短裤,试着把最后一行打穿。
沈兴岳惊慌失措地摸了摸一根棍子,捏了捏,猛地向上挥动,“砰”的一声,顾晨阳咆哮着躲了起来。
身子的重量瞬间消失,沈兴岳用力推开身子,匆匆下了车,裹着破烂的衣服,拼命向前跑。
沈兴岳不知道该去哪里,但在恐惧的控制下,她跑了。
她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跑了多远,直到她筋疲力尽地倒在地上,害怕地环顾四周。
沈兴岳望着眼前散落的路灯,感到安全多了,蜷缩在一个角落里,浑身发抖。
他在路边停了一会儿,慢慢地站起来,头晕,面前漆黑一片,身体像落叶一样落在地上。

小受被疯狂灌满精肉宴
孟超做完后,从郊区出来,看见路上有个黑影。他好奇地走出来,看见一张苍白的脸。
“大哥,我刚在路边找到他,我们在酒吧里遇到了那个女孩……”在昏暗的灯光下,他发现那个女孩自己也看见了她,于是忙着给顾罗成打电话。
“她怎么了?把地址寄给我。”顾罗成放下文件,拿起钥匙走到门口。
“不知不觉中,我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她看起来很糟糕。”
“带她去最近的医院照顾她,直到我来!”
孟朝刚把沈兴岳送到急诊室。顾洛出现得很快。经过十多年的相识,他第一次见到了他的哥哥。在他的印象中,无论发生什么事,古洛成都都很平静,很放松。
“人呢?怎么样?”顾罗成走进医院,开始找沈兴岳。
“没什么,只是输液,医生说太害怕了,营养不良。”孟超来了,说了实话。
“好吧,我知道了,你可以回家了,我在这里,我不会讲礼貌的话。”我听到沈兴岳的声音,和心的紧张无关。
“那个女孩身体不太好,所以别让我查一下发生了什么事?”
“不,我可以自己处理。
“好吧,那我就回来,改天见。”漫不经心地挥手,转过身去。
“啊,把票给我。”顾洛指着进来的交警,笑着对孟超说。
孟超看着来的交警,惊讶地张开了嘴,这个女人真的让她哥哥有了什么魔力。

睁开眼睛,眼前一片白色,双臂麻木,她轻轻地动了一下,却感觉到手臂的重量像一公斤,“醒了吗?”男人沙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你在这里干什么?”你转过身来,看到顾罗成刚刚长出了细长的茅草,心变得温暖了,他还在那里自卫吗?
“你感觉怎么样,有点好了?”焦虑的语调,整夜坐在床边,刚刚闭上眼睛,她醒了,忧虑的心终于落了下来。
她很享受被照顾的时刻,自从进入沈家后就没有这种感觉。
看着沈兴岳的脸渐渐恢复,顾罗成嘴角也不知不觉地抬起,两人默默地看着对方,享受着这一刻。
“我要买我想吃的东西。”久而久之,顾罗成突然想起自己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
她摇摇头,看看自己的裙子。“我的衣服是给你的吗?”在她昏迷之前,她清楚地记得自己的衣服被撕破了,想到这一点,她仍然感到心悸。
“我叫护士替你换,好吧,别想了,你休息一会儿,我给你买点吃的。”我注意到沈兴岳神色古怪,忙着转移他的注意力。
他已经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没想到顾晨阳还有勇气在狗肚子里看书十多年了。
“嘿,你,别走。”看到顾罗成站起来要走,沈兴岳叫他忙,虽然他的胆量不小,但这件事让他很害怕。
他停了下来,毫不犹豫地转过身来,坐在床边,微笑着揉着头发。
电话突然响起,打破了房间里愉快的气氛,“你什么时候开始?”方浅弹着电脑问道。

小受被疯狂灌满精肉宴
“浅子,我现在在医院,不能跟你出去。”你满腔愧疚,听到方浅的声音,沈兴岳突然想起,他和她约好了。
“你怎么了?在哪家医院?”立刻停了下来,站起来走了出去。
“我什么都没有,我很快就会好起来的,当我出院和你玩的时候。”她不想惹麻烦去见对方,她不知道怎么告诉别人她为什么在医院。
几句话后,方挂上电话,放下电话,沈兴岳看见顾罗成问眼睛,“是方浅。”
“你在附近吗?”拿起床边的苹果,小心地切下苹果皮。
她点了点头,想起她的熟人,觉得很有趣。考试时,他的座位号和方的座位号一样,但班级不同。方错了教室,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她坐在方的座位上。
只有当考试即将开始,主管核实了自己的身份后,他们才意识到他们坐错了地方,因为这让他们笑了很长时间。
“你觉得怎么样?太高兴了。”抬头一看,才发现沈兴岳看着自己傻笑,这很无聊,很可爱。
摇了摇上帝,牵着顾罗成的手,讲述了两人相遇的故事,“方倩看起来很难联系,她还有这样的一面吗?”顾罗成笑着问。
“她不喜欢和人打交道。她总是认为这是浪费时间。事实上,她很好。她在学校照顾我这么久了。”
“沈兴岳。”声音刚落下,伴随着一声吼叫的房门被打开,方舟浅抱着头盔,风和火直立在床边。
“不要说话,先回答我的问题,你怎么了?你为什么突然病了?”沈兴岳还没说完,就被他的问题打断了。
“至于前几天我入院的原因,现在我心里有一句话要说。”沈兴岳看起来像个热心的姐姐。
“你今天真帅。”看着方舟穿的这套机车套装,头发很短,看上去很漂亮,很有技巧。
方小烽听了这话,笑了笑,两人开始谈论机车的衣服。顾罗成默默地看着两个人在一个小组里,微微一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小受被疯狂灌满精肉宴 欲死欲仙圣洁蹂躏仙子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