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系列H全文阅读 一女五男羊上树玩法是啥

“看来三姐还没来得及收拾你,现在就敢这样说话。”弯下腰,双手放在胸前,轻轻地闪着孟超。
这个男孩一直是个愤世嫉俗的人,但当他正式见面时,他比任何人都安静,第三个是一个非常随和、严肃的人,脾气暴躁,固执,但经常是两个人在一起。
“先别告诉他,我现在有两个问题,第一,你为什么回来?第二,你把二哥藏在哪儿了?”低头,向前倾,严肃地看着顾罗成的眼睛。
“我回来找小宝的妈妈,至于你的二哥,他去哪儿了,你问自己也不知道。”轻轻的笑着回答,说着,眼睛一点也逃不掉。
他抓起头发说:“那么,这个女孩是小宝的妈妈吗?”说完,他突然抓住了关键点,他觉得这个女孩看到了哪里,如果她是小宝的妈妈,一切都开始了。
他微笑着用杯子喝咖啡,但没有回答。事实上,他并没有隐藏孟超的意图,但他认为现在不是宣布的时候,但知道这一点并没有错。
“我只是说,这么多年来,我从来没有见过哥哥,除了那个么爱谁,这是真的。”孟超想去发现新世界,喜欢聊天。
在回医院买米饭的路上,顾罗成接到沈兴岳的电话,自己办理出院手续,现在回到公寓。
“你回来的时候,我做了些菜,不知道是否符合你的口味。”沈兴岳的声音还是有点低沉。
“我会回去的,你会休息的。”
挂断电话,迅速开车回公寓。车刚到校门,突然你看到一个熟悉的玛莎拉蒂慢慢地跑向学校。
看车牌,眼睛突然变黑了,他在这里干什么?顾罗成没料到,小跑停了下来,顾晨阳下了车,朝他走去。
“真是巧合,我去找你。”顾晨阳打开门坐下。
“怎么了?”故意疏远的语气,心里想,带着什么样的理由,沈兴岳现在最意想不到的人一定是他,他自己也回不来了。
“没什么,只是想问问你能否联系沈兴岳。”顾晨阳不慎问道。

乱系列H全文阅读
“这不是你的未婚妻吗?我怎么联系她?”空气中没有什么异常。
顾晨阳犹豫了一会儿,显得有点尴尬,“我们有点矛盾,我想她是你的助手,也许可以联系她。”
“我们教室里什么都没有连接,没有保存对方的手机号码,对不起,帮不了你。”对不起,笑了。“你还有别的事吗?那边的学校会等我的。”
“好吧,你先忙了。”无奈地看着顾罗成一只眼,然后下车。
下车一段距离后,他停在路边,阻止顾晨阳跟在后面走向公寓。
打开卧室的门,一股蔬菜的香味传来,“回来。”沈兴岳刚从蔬菜锅里出来,从厨房里,脸又回到了血的颜色。
“别让自己休息,等我回来做饭的时候。”脱下外套,赶紧走进厨房,拿着沈兴岳手里的一碗汤。
“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已经很久没有问题了,顺便说一句,从明天起我就不能和你一起吃饭了。”微笑着,脱下围裙,走进餐厅。
“你在干什么?”
“秘密,”神秘地笑了笑。她和方昨天有个约会,要做兼职,多存点钱,把孤儿院的孩子从沈家带走,她一定有足够的钱。
顾罗成很好奇,但他没有再问了。晚饭后,沈兴在沙发上看了一部电影,他主动洗碗。
刚洗完盘子坐下,电话铃就响了,“小兔子,你回来多久了,不要来看我,不要等老人亲自来看我!”电话铃响了,电话的一端传来一个古老而有力的声音。
“爷爷,这段时间我不忙,我打算明天再去看你。”我无奈地搔着头。

沈兴岳感觉到身后的热气,顿时僵住了。“你说什么?”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吴薇不想让你在我们家里结婚赚钱,所以嫁给我,会给她带来更多的利润。”顾罗成慢慢地走近鼻子,那黑发带着淡淡的香味,真的很享受。
他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说,仅仅是因为她是小宝的母亲,或者因为她五年前吸引了他。
看到对方没有反应,顾罗成移动了僵硬的身体,四只眼睛相对,沈兴岳显得迷茫,焦急地避开对方温暖的眼睛。
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对方,也不知道顾罗成为什么说这样的话,如果只是帮他走出篱笆,那就不是了。
“你不想吗?”等了很长时间还没有得到答复,剑眉皱着,仔细地问,他怕沈兴岳拒绝了。
“给我一个理由,你帮我。”转过头,仔细地看着他的眼睛,好像他能看穿他的心。
“因为,因为我不想让你难过。”舜片刻,还没有说出心中的想法,他还得留着一个小财宝,给沈兴岳一个惊喜。
一个苦涩的笑容,从她的束缚中解脱出来,“让我再想想。”转身的那一刻,眼睛湿润了,正是这个理由才足以让她流淌,毕竟,从孩提时代到现在,大多数人都不在乎她的感受,有时甚至连她自己都忽略了。
心的柔软的一角被感动了,走进了房间,然后微弱的月光,坐在窗台上,静静地凝视着窗外,凝视着宁静的校园。
顾罗成一动不动,伤心地看着沈兴岳,直到看不见自己的身影,慢慢地坐在沙发上,不停地想自己是不是太着急了。
电话铃响了,打断了他的思绪,皱着眉头看着屏幕上一个奇怪的号码,“喂,谁?”礼貌地问。
“好吧,大哥,”对面那个粗男中音说,声音已经不熟悉了。

乱系列H全文阅读
“回来了?”靠在沙发上,亲切的问候,打电话给他,他是四兄弟中的第二个,半年多没见了,突然听到他的声音很亲切。
“老地方在等你。”挂断电话,顾罗成迟疑地看着楼上关着的门,叹了口气,拿起外套走了出去。
当他听到门关上时,他转过身来,看着门,他去了哪里?那是因为你生自己的气吗?
几把木制吉他轻轻地卷曲和转动,低沉的声音,完美地搭配在一起,让人放松和快乐。二楼慢速站台上的沙发上,坐着一个懒汉,头发散乱,到处都是艺术气息。
“他从哪里回来的?”顾罗成走了进来,毫不犹豫地爬起来,坐在一个空荡荡的空间里看着眼前的那个人,半年来,这个人从一个心胸开阔的年轻人变成了一个沧桑的叔叔。
“我问,他不是故意的,大概是去百慕达打头。”孟超拿着一瓶酒,不高兴地站在沙发上看着贺阳。
“孟超,你三哥不在,没人在乎吧!”何阳拿起桌上的纸盒打了他一顿,自他出现后,这个男孩一直在抱怨。
“大哥,这次我不走了。”何阳拿了一瓶酒递给顾洛城,自己拿了瓶酒倒了。
“他该怎么办?”顾罗成也毫不犹豫地喝了一瓶酒,冰冷的液体从喉咙里流出来,有点舒服。
何阳擦去胡须里的液体,挥手。“我要和这个男孩混在一起。我走的时候把所有东西都卖了。现在只有这个贝壳了。”
六个月前,他突然一声不吭地走了,没给任何人做报告,只剩下一句话给父母,“孝子,不要读书。”然后就没有消息了。
“你问过我的意见了,我不会带你这么不可靠去玩,万一有一天又有一个意想不到的突发奇想,卖掉我的公司,我承受不了这个风险,你最好另谋职业。”孟超一直拒绝和阳。
顾罗成坐下来,静静地看着两个人,一言不发地喝着酒。何阳看着他。“大哥,你怎么了?”
“哥哥最关心的是你!”孟超也加入了陆的行列。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乱系列H全文阅读 一女五男羊上树玩法是啥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