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两个人一前一后 小受被疯狂灌满精肉宴

顾罗成打开门,整个房间冰冷清澈,他无奈地叹了口气,上楼去,现在门关上了,犹豫了一下。
他在门口徘徊了一段时间,或是没能敲门,转过身去,“怎么了?”沈兴岳憔悴地叫着他,静静地问。
“没什么,你感觉怎么样,不是更好吗?”空气中弥漫着一丝恐慌,看着他那憔悴的脸,心里有点懊悔。
“没什么。”勉强一笑,紧紧地握着门,两眼茫然,他并没有一夜之间回来,一股酒的味道。
他点了点头说:“好吧,我要睡一会儿了,你要好好休息一下。”顾罗成说着,慢慢向前走去。
“等等,”他走出门喊道,“我们什么时候去爷爷家?”
那天晚上,她做了一个决定,不知道是对是错,但她想试试,她不想以后后悔,即使她给了自己一个机会。
“你想过怎么告诉爷爷吗?”身体转过身来,兴奋地看着眼睛,但没有波浪。
低着头,低着嘴,双手放在背后,嘴角露出笑容,抬起头来,“沈教授,想想看,那你就可以过上苦日子了。”
顾罗成笑着向前冲去,“放心,我已经准备好了。”他紧紧抓住那柔软的身躯,两天两夜不眠,原本有点疲惫的身躯,似乎是在这里一刻的领悟。
“好的,先休息一下,我给你做早餐。”沈兴岳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却听到耳朵里有轻微的打鼾声,无奈地摇着头。
把他的手分开,尽你所能把他拖进房间,“看看一个很瘦的人,他有多重!”坐在床边喘着气,不停地把手放凉。她没有注意到她身后床上男人的微笑。
沈兴岳安顿好顾罗成后,下楼准备早餐。自从她下定决心以来,这就像是一块大石头。她感到特别放松。
吃完早饭,可顾罗成还没起床,把所有东西都放在暖柜里,转身上楼,晚上没睡,现在有点累了。
刚上床,手机突然响了一声,“星月,起来啊,走吧!”方浅松的心情打招呼,她早起了,担心沈兴岳没起来,隔了一个小时打电话来。

兄弟两个人一前一后
“我忘了告诉你,昨天顾爷爷打电话来要我们去他家,明天他能去吗?”沈兴岳从床上坐下来,脸上露出歉意。昨天我选择了一个晚上,把方和她留在后面做兼职。
“你不是要看到那个臭流氓吗?”是啊,不是那个叫顾的老人决定和你订婚的吗?那你今天就告诉他:还没结束!方鸿燊焦急地问,沈兴岳什么都知道,所以她对顾晨阳很厌烦。
“另外,等我打电话,也许今天会有好消息。”沈兴岳在角落里打球,心情轻松。
挂断电话,泡在被子里,休息一会儿,今天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她是怎么休息的?”就在楼下,我看见顾罗成坐在沙发上等着自己,嘴角挂着笑容,不放松,休息了一会儿,她觉得舒服多了。
“不错,把它收起来,该走了。”放下报纸,微笑着站起来。
两个人笑了,气氛很好,突然,一个铃声响起,把这一切都打碎了,看着屏幕上的名字,顾罗成眉头紧绷。
“大哥,爷爷叫你今晚回家吗?”顾晨阳坐在车里,看着顾罗成公寓的方向,眼里充满了讽刺和仇恨。
有一天,他去找沈兴岳,却找不到她,只意味着她只能躲在一个地方,那就是顾罗成的公寓。
“好吧,我正要去,怎么了?”他毫无例外地用平淡的声音说,但紧绷的眉毛反映了他内心的想法。
用手指轻轻按下方向盘。“好的,一会儿见。”挂上电话,把手放在脑后,静静地看着房间里发生了什么。
皱着眉头看黑屏。云在你的眼睛里闪烁。沉默了一会儿,站起来。

“哥们,这是什么?”下车,孟超敲着顾晨阳的车门,歹徒笑着看着他。
看到孟超出现在他的车旁,一脸惊愕,“你,你怎么在这里?”摇了摇车窗后,顾晨阳显然有点困惑。
“我来这里找不到我哥哥,他不在,只是看到你来这里问,换句话说,我们哥哥没时间看啊!”打开大副的门,自然地坐了下来。
顾晨阳皱着眉头,眼睛里充满了厌恶。他不喜欢顾罗成的兄弟。“大哥不在家吗?所以我不会在这里等他。爷爷今晚打电话给我们。赵大哥,还有别的事吗?»
“哦,你有事,所以你很忙。”微笑着打招呼,然后下车,转过身来,脸上的笑容立刻消失,而不是一张轻蔑的脸。
看着顾晨阳的车开走,我拿出手机给顾罗成打了个电话。
换上休闲服,站在楼下等沈兴岳,静静地看着电话。
“来吧。”穿上一件朴素的浅蓝色连衣裙,懒散的头发披在肩上,脸上涂着淡淡的化妆品,像个仙女,风格来了。
沈兴岳的出现使顾罗成的深邃眼睛里闪烁着一道惊人的光芒。它的美是从里到外刻在骨头上的,总是能使人的眼睛闪闪发光。
“你有没有想过该怎么说?”思念的头扫了扫紧张的沈兴岳的眼睛,发现她是紧张的带着背包。
我看着顾罗成,笑着点了点头。“别担心,我已经准备好了。”自从他被带回家后,他已经变得非常娇生惯养了。
虽然他说自己已经投奔沈家,但这些年来对自己的关心还不够,长大后,忙于与顾晨阳结婚。
渐渐地,汽车离开了城市,路边的建筑物越来越稀少。最后,路边出现了一座城堡形的建筑,车速减慢了。
“爷爷。”车刚进院子,顾老头笑着走了出来,沈兴岳下车,冲了过去,亲切地给他打了个电话。

兄弟两个人一前一后
“你为什么回来这么久才来看我?如果你不回来,你就看不到这个老人了。”顾老人握着沈兴岳的手,谎称是在斥责他。
“别胡说八道,我还没回来。”沈兴岳羞涩地笑了笑,握着顾老头的胳膊,慢慢地朝家走去。
就在门口,顾晨阳突然走出家门,沈兴岳甚至没看见他,抱着老顾继续往里走。
“你们在一起干什么?”站在他身后的顾罗成看着他,一脸阴沉地直截了当地拦住了他。
顾罗成看着他,脸上一点波浪也没有。他相遇后又被捕了。
“她和你住在一起吗?”顾晨阳继续问道,因为他去窥探时发现有人,于是直接问。
“那是什么,不是吗?更重要的是什么?”脸上总是挂着笑容,但语气越来越差,眼睛互相凶狠,全身都在发泄愤怒。
忘了顾晨阳,走进房间。
站着,看着他的背影,双手紧握,眼睛里充满了凶猛的目光,虽然他不喜欢沈兴岳,但他自己的东西,还是不让别人偷。
顾先生一进门,就发现有几个年轻人异常,老人却不讲道,不动,继续观察。
四个人坐在真皮沙发上,老顾不停地担心沈兴岳,完全无视坐在旁边的两兄弟。
“爷爷,你的脾气有点太明显了,你看我们这么久了,一句话也没跟我们说。”顾罗成装出妒忌的样子。
老顾环顾四周,望着顾罗成。“顾总知道有我爷爷,我还以为我老爸成了装饰品呢。”
“我错了,爷爷,你看我刚回来,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忙着来找你。”顾罗成抓起尴尬的头发,赶紧解释。
“我不会给你打电话的,你一辈子都不会忙的。”我看着顾罗成,老顾慢慢站起来,拍拍沈兴岳的手,走上前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兄弟两个人一前一后 小受被疯狂灌满精肉宴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