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霸被学霸玩到崩溃 车文肉长图图片

在安静的咖啡馆里,两个人笨拙地坐着一言不发,沈兴岳拿着杯子,笨拙地不知道该说什么。
何阳舒舒服服服地靠在椅背上,微笑着欣赏沈兴岳。他觉得这样静静地坐着是件好事,给他时间去见路旁的天使。
“你想吃什么?”另一个人的眼睛热得不舒服。
温柔地微笑,紧贴着身体,“你喜欢什么,我想吃什么。”声音迷人而迷茫,眼睛从未离开沈兴岳,双手缓缓向前伸展,握着小白手。
快离开何阳,身体往后退,“既然这样,我们就要吃冰淇淋了,我请你吃三次冰淇淋也不错。”她从小就不太喜欢吃辣的食物,所以冰淇淋一直是她的第一选择,而且,很多时候,吴薇不给她吃东西,小女孩不得不偷偷地在冰箱里找到冰块来养活自己。
揉着肚子,或者毫不犹豫地点头,“好吧,那就吃吧,吃新鲜的。”拉着沈兴岳的手,出去。
两个人坐在哈根达斯,他们回头看了看,但这次不是因为两个人的美貌,而是因为桌子上满是冰。
“你疯了,点那么多。”沈兴岳笨拙地掩面,低声问何阳,没想到两个人刚进来,这家伙点了橱窗上所有的冰淇淋一次,给他钱是不允许的。
在你面前随便喝一杯。“若杂乱无章,你们一定要品尝,及时,不喜欢,那个就让它吃吧。”把勺子放进嘴里,轻轻地不敢吞咽。
无奈的摇了摇头,点不下那么多,才吃了,沈兴岳搓着双手,开始向冰激凌军进军。
“你怎么了?”放下第三只空杯子,抬起头来,却发现他仰着眉头,捂住肚子,脸上满是冷汗。
几乎没有一个微笑,挥动着手,“没问题,老问题,很快就好了。”声音刚落下,一只白眼,就直接昏倒在沙发上。
“你好,何阳,你怎么了?”沈兴岳急忙来找何阳,大声问道,打了几次电话,看他还没接,赶紧拿出手机,拨打了紧急电话。
焦急地走到急诊室门口,医生终于出来了,“病人胃病严重,不能吃冷食,你不知道是朋友。”沈兴岳还没说话,医生就皱着不耐烦的眉头斥责她。
奇怪的是,他抬起头来,看着在输血室的何阳,“你做了什么吓到我了?”向前走去,不满地抱怨着,如果他知道自己不能吃冷食,他无论如何也不会带她去吃冰淇淋。

校霸被学霸玩到崩溃
“没关系,好久没做了,我觉得还可以。”挤出笑容,抓住机会握着沈兴岳的手。“另外,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
“你就是你自己,这么粗鲁,休息一下,今晚我陪你到这里来。”沈兴岳看着他脸色苍白,没有心思说什么,毕竟,他现在也和自己联系在一起了。
羌靠在床头,靠在身上说:“回家吧,一会儿有人来陪我,你已经累了一整天了,但明天你会来照顾我的。”
沈兴岳还有别的话要说,却被何阳拦住了,“好吧,我明天来找你。”没坚持,背着背包,焦急地看了一眼,问了几句话就走了。
看着沈兴岳走了,何阳腾坐在床上,拔掉手中的针头,拿起衣服,从病房里走了出来,手很干净,如果只是面部没有恢复,他根本看不出自己是个病人。
“怎么这么晚了?”刚进门,我就看见顾罗成从楼上下来,手里拿着一个杯子,穿着一件家居服。
换鞋,擦肩膀,在沙发上行走。“别提朋友病了。我要去医院看他。现在不是回来的时候。”
“怎么了,真的?”
“没什么,顺便说一句,我的第一个设计草图通过了。”突然想到今天,忙得不可开交。

一大早,沈兴岳去了医院,却发现何阳不在,感谢护士后,他站在医院门口,拿出手机,打电话给何阳。
“你怎么了?医生说你还没痊愈就跑了,为什么不让人担心呢。”电话接通了,沈兴岳开始责怪何阳。
不知所措地接了电话,听到沈兴岳的声音,她睁开眼睛看着屏幕,揉了揉眼睛。
“对不起,我让你失望了。你还在医院吗,我来接你。”躺在沙发上,看着散落的酒瓶,搔着头发。
叹一口气,我和顾罗成约好了,既然他没事,我就不用多管了,“算了吧,我还有东西。”然后挂上电话,出租车到公寓。
刚进门,我就听到厨房里有人在窃窃私语。我出于好奇,仔细地听了。“宝贝,乖点,你必须服从。当我很忙的时候,我会回来接你的,好吗?”
顾罗成的声音很柔和,沈兴岳站在门口,脑子里一片空白,他不是单身吗?但是和谁在一起呢?
几句安慰之后,看到顾罗成挂了电话,沈兴岳赶紧上楼,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坐在床上,耳朵里回荡着顾罗成亲切安慰的声音,想着自己为自己做了什么,心想:“我误会了,他不是真的爱我,他所做的只是出于礼貌吗?”
挂断电话后,顾罗成听到楼上传来一声急促的响声,转过身想阻止他,但影子已经进入了房间。
她微微一笑,转身走进厨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母亲和儿子都不放心。小宝刚打电话来见你。
“星月,晚饭准备好了。”准备早餐的沈星月没有下楼,他自己去打电话,敲了几扇门,却没听见里面有人回答。
“你又睡着了吗?现在几点了?起来,我们一会儿就出去。”他叫着门,但房间里仍然没有声音。“我进去了。”

校霸被学霸玩到崩溃
当我打开卧室的门时,我听到浴室里有水的声音,难怪这么久没人注意到,“星月,早餐。”
“是的,马上出去,”他听到自己的声音,大声回答说。“站在池塘边,照镜子,讽刺地笑着,他只是个助手,别人没有女朋友和他的关系。”
“沈兴岳,别想了,现在你的首要任务是在吴薇知道你要结婚之前赚钱。”
整理心情,空闲的空气下来了,刚坐下,顾洛就设法涂了一层吐司,犹豫了一会儿,没有回答,“顾老师你吃了,我可以自己做。”
冷冷的语调,疏远的态度,顾罗成无法理解月亮的脸上没有表情,不说话,默默地咬着手中的祝酒词。
吃完饭,顾罗成带沈兴岳到一家定制女装店门口,“顾老师,是你吗?”站在门口,看着高档店的装潢,冷冷地问。
“作为一个伴侣,她总是要配我的西装。”知道沈兴岳是个什么样的脾气,如果你说她想给她买西装,她就得转身离开。
看顾罗成,然后看服装店,的确,顾集团的代理董事长不能穿得特别谦虚。
看到沈兴岳没有反驳,便用手走进了服装店,但只走了一步,手就被她甩了,收回被甩的手,心里又添了一点失落。
“顾先生,您来了,您定制的衣服都准备好了,跟我来。”一进来,服务人员立即热情欢迎。
纵观整个店铺,装修系统的色彩深沉,却不让人感到沮丧,反而有了一些高贵典雅的感觉,如泥泞和未染的莲花。
服务人员把他们带到一间装饰精致的真皮沙发和水果托盘的房间,然后转身离开。
“沈小姐,请跟我来。”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和店员去试衣间,我拿了一个。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校霸被学霸玩到崩溃 车文肉长图图片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