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深浅po1v2笔趣阁(新婚人妻)全文章节阅读

不知道为什么,悄悄地把面具拿回来,龚瑜没有停下来,而是默默地站在身后看着她。
“苏小姐,我很遗憾地告诉你,你哥哥苏玉溪因病突发,抢救无效,请及时到医院救治和慰问。”
世界似乎突然一动不动,耳朵像风一样刺痛,空气像是挂着泡沫,无法分辨现实和幻觉,没有意识到,苏玉春已经满脸泪水。
看着苏玉春突然倒下哭了起来,龚玉心中一片泪水,心中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赶紧向前抱着摇摇欲坠的姑娘。
没有反抗,女孩的眼睛里充满了泪水,红肿的眼睛低声说:“我哥哥死了,是我的错,我不应该离开他,我不应该……”
苏玉春倒在公玉怀里哭了。突然,她坐直了身子,把龚玉推开。她冷冷地说:“我们取消合同吧。我不要你的钱。我要去医院。我现在就去医院。”
“好吧,”她的喉咙哽咽着,看着那个伤心绝望的女孩。龚瑜发现自己什么也说不出来。他的心又湿又冷,像一场冬雨。忽然有一种冲动要抱着苏玉春。
“刷子—”站起身来,抑制住自己的欲望,龚瑜开始换衣服,“穿好衣服走吧,我带你去。”
路上总有电话铃声响起,龚瑜不知道是谁打来的,挂断了电话,更重要的是送小女孩去见她哥哥。
苏玉春一到医院,就拼命跑到弟弟的房间,但她知道一切都太迟了。
苏玉溪的身体似乎并没有凉下来,仿佛睡着了,但他僵硬的姿势和痛苦的表情说明了一切。
这个曾经活着的生命,她唯一的家人,带着从未表达过的遗憾和不满离开了她,永远离开了她。
回想起来,苏玉春不禁泪如泉涌。
玉溪被火化后一个月,葬在他们通常居住的郊区附近的墓地里。
失去亲人的痛苦就像一把刀日夜割伤春的心,她好几天没吃好东西,去医院做手术,突然一个黑人,失去了知觉。
苏玉春醒来时,她看到医生轻蔑地把检查表扔给她。

不知深浅po1v2笔趣阁
剩下的话苏玉春没听见,大家都很害怕。
我双手拿着检查表,真不敢相信我怀了那个人的孩子。
恐惧刺痛了他的心,他突然从心到脚都变冷了,这个男人,他的家人,永远不会让她留下孩子。
她触摸着她的肚子,这是新生活的开始,即使她是一个他不喜欢的人的孩子。
但她还是想生孩子。
回想起来,苏玉春不停地跳着,身体像一根绷紧的钢丝,下楼梯时,害怕再次失去她,仿佛一个看不见的恶魔。
苏玉春匆匆忙忙地撞上了一个人。
用刀斧雕刻的脸,五官清澈深邃,棱角清凉;剑眉斜入太阳穴,黑玉眼闪烁着冷酷叛逆的光芒。
“对不起,对不起。”苏玉春道了歉,站起身跑了。
看着匆匆离去的苏玉春,龚玉神情复杂,退缩了。突然,他看见一张纸掉在地上。
检验报告,姓名:苏玉春
当我看到检察官说的“怀孕了,被诊断出来”时,龚玉的心不可抗拒地颤抖起来,抬起头来,但我没有看到那个女孩。
这时,龚瑜集团一楼大厅里已经挤满了记者,他们举起相机拍照。
龚瑜的父亲龚红宣布了一个消息,引起了主流媒体的轰动:“龚佳主动取消了龚瑜和姜怡的订婚。”
沉默片刻后,记者们像开水一样举起麦克风。
龚瑜凝视着那张美丽的白皙温柔的脸上那深邃活泼的海水之眼,继续说道:“你又一次想要出生和得到本绍的家,你想和他一起当本绍家的主人。”
语气里充满了讽刺,冷冷的笑容从那个人的喉咙里流淌出来。他拍了拍玉淳的小脸,讽刺地说:“你知道我一生中最讨厌这种卑微的女人,但我不知道上帝是不是想爬上树枝变成凤凰。
“温柔点,用亲密的语气打他,但要吐出冷酷的、不可抗拒的话,”“不要偏执。”
“好的,我会的。”眼睛闪烁着,避开龚玉的目光,俞春转过头,小心翼翼地摸索着。
最后,她找到了门把手,转过身来,发出一声巨响,但门没动,又转过身来,门还是关着的。
苏玉春的心似乎掉进冰冷的水中,不停地掉下来,然后又掉下来。
薄薄的嘴唇微微抬起,嘴角竖起一道笑弧,龚瑜转过身来,看着俞淳,“你想跑吗?”
恭玉在苏玉春身边温柔亲切,像一个中世纪的吸血鬼,对待不听话的血奴,嘴唇紧贴玉春的耳朵,温暖的鼻子喷在玉春柔软的皮肤上,玉春的身体瞬间冷却下来。
五个手指紧握着苏玉春的脖子,娇嫩的皮肤立刻出现了红色的手指印。

不知深浅po1v2笔趣阁
“如果你逃不掉,杀了他,我就放你走。否则,即使你把它给了我,我也可以让你一夜之间消失。今天做完了,明天我会叫医生给你做引产手术。我希望你不要让我这么做。”
直到俞淳呼吸困难,窒息的边缘出现蓝色,龚玉才张开了手。
脚踩在地上,剧烈地咳嗽着,张大嘴巴呼吸着新鲜空气,苏玉春的眼睛里涌出了泪水,忙碌的点点头,怕再发生。
你在干什么,你逃不掉的,玉春心烦意乱,但不管怎样,她还是想留下孩子。
但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假装服从,被他迷住!
玉春的心顿时亮了起来,偷偷地握紧拳头,抬起头,小心地张开嘴,“我想洗个澡。”
龚瑜刚刚看到白雪公主像一团粘糊糊的米球在脸上打了一个黑色的记号,她很可爱很有趣,觉得自己被绑的时候擦得脏兮兮的。毫无疑问,抬起下巴指向浴室的方向。
卫生间倒锁着,苏玉春只是觉得有点安全,眼泪仿佛从堤坝里流出来。
浴室里的水声停了下来,龚瑜想起了他以前尝过的那个女孩的甜味,她的眼睛不禁昏暗起来。
突然,那个女孩柔和而粘乎乎乎的声音走进浴室,“我没有带任何多余的衣服,你能给我找一件吗?”
找到一件衬衫,走到卫生间门口,龚玉春看见苏玉春站在卫生间门口,裹着一条浴巾,窄窄的浴巾已经裹好了,下面只有盖子。龚玉吞了水,视线变得危险。
看到龚玉手里的衬衫,俞淳伸出手来,但浴巾似乎在悄悄地滑动,因为没有手的压力。
少女惊呆了,虽然细小柔软的小手试图遮住自己,但又一次,美丽的景色没有落在龚玉面前。
龚瑜假装一动不动,只是选择了眉毛,阴沉的神气凝视着俞淳。
苏玉春小心翼翼地走近,直到身体紧紧抓住龚玉,吞了一口水,微微抬起头看着龚玉,刚洗完澡的眼睛一片迷茫,仿佛有一片潮湿、清澈、诱人的雾气,美丽的细白鹅脖子,吸引着人们的食欲。
看着那个男人冷冷地站着,他似乎不想继续下去,苏玉春有点焦急,她伸出小手似的油腻在龚玉身上摸索。
收敛的女孩的行为没有规则和规定,但能使男人振作起来。
与其继续忍耐,双手放在春的纤细腰上,龚玉错了,灼热的嘴唇吻着女孩柔软的嘴唇。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不知深浅po1v2笔趣阁(新婚人妻)全文章节阅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