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开发1v3(乘再深一点)全文章节阅读

女孩轻轻地向他鞠躬,甚至不时抬起头来看着龚玉,一双琥珀色的眼睛像水一样,越来越亮。
突然,她抛弃了那个女孩,龚瑜拿起玉春,把她平放在桌子上,扯下了她的衬衫。
女孩的长发像瀑布一样散开,皮肤变得越来越白,没有一寸黑色的阳光照在庄严的桌子上显得格外迷人。
龚瑜冷冷地望着俞淳,薄薄的嘴唇轻轻张开:“我没想到你真的很便宜,一刻也离不开男人。”
余春仿佛没听见,又盯着龚玉,发出一种致命的诱惑。
并没有前戏,龚瑜一点也不在乎女孩的感情,动弹不得。
忍住眼中羞涩的泪水,轻轻地颤抖着嘴唇,发出低语。
虽然身体已经疲惫不堪,但俞淳仍然用他的全部能力来吸引龚宇。
从书桌到床,他不停地问。
那天晚上,她像妖精一样不断地向他求助。
尽管她累得筋疲力尽,但她仍然很强壮,那张苍白、没有血的樱桃小嘴说了一句话,挑战了她的尊严。
龚玉的眼睛深邃如夜,虽然他们不明白她为什么那个晚上如此热情。
但面对她,她的自控力崩溃了,眼睛变得更黑了。
他最后一次发出令人窒息的咕噜声。他获释后没有继续,睡着了。
听龚玉开始有规律地呼吸,苏玉春睁开眼睛,身体已经太累了,但对于肚子里的宝宝,她只能这样做。
她小心翼翼地从床上起来,走路的时候,腿发抖,站立不稳。
她穿上新来的衣服,溜到厨房里,拿起刀,闭上眼睛,毫不犹豫地往大腿里跑。
冷汗从额头冒出来,紧紧抓住下唇。那个女孩甚至没出声。春强忍住疼痛,小心翼翼地把刀擦干净,放回原来的刀上,然后静静地回到床上。
直到血渐渐流出来,浸泡在床单下,玉春才摇晃龚宇,“总统,我的孩子走了,我的孩子。”

深度开发1v3
脑子里忽然醒了过来,望着脸色苍白的姑娘,龚瑜皱着眉头,心里有点怪怪的,赶紧穿好衣服,把姑娘抱起来,赶紧去医院。
直到手术室门关上,你看不到龚瑜的身影,俞淳马上挣扎着从担架上下来,两膝紧紧地跪在地上。
她抓住医生的手,问他:“医生,帮帮我,没有孩子我活不下去。他是孩子的父亲,但他想杀了他。医生,这是我的孩子。我不想他死。我只有孩子。请帮帮我。”
看着女儿这个年纪的女孩在地板上哭着乞讨,医生有点困惑。
“医生,我哥哥刚刚去世,现在我离得太近了,我不能让他死,我不能让他离开我。”于春喊道。
也许她是最像自己女儿的女孩,或者母亲为了孩子的利益而放弃一切的爱也让她有同样的感觉。医生最后吹口哨,点点头,深吸一口气,“好的。”
小心地把伤口绑在女孩的大腿上,医生继续检查女孩,被女孩身上的蓝色和紫色惊呆了,更坚定了帮助女孩的想法。
她平静地对春说:“孩子身体健康,没有意外。”一边说,一边在手术室里同时做超声检查,报告怀孕的小宝宝,经过几次修改后,走出手术室。
“对不起,先生,孩子们都走了,”他说,医生把结果交给了龚瑜。
“这个年轻女子遭受了严重的创伤,导致孩子流产。”
医生看着龚瑜站在他面前,语气有点紧张。
只是龚瑜没注意到,因为他看了检查表。
很快,他就把一点感情放在心里,她只是一个可以卖钱的女人。
这样一个女人怎么会被她的高贵血统玷污呢?
带上后备箱,立即前往机场,尽快购票。
直到她在无尽的云海中,苏玉春才真正放松下来,她低下头,脸埋在手掌里高兴地哭了起来,心里默默地对肚子里的孩子说:“宝贝,妈妈终于救了你。”
苏玉春抚摸着肚子,脸上露出甜蜜的笑容,宝贝,我们的新生活即将开始。
一件黑色的露肩连衣裙,露出美丽的曲折的天鹅颈和精致的锁骨,一件简单的连衣裙没有太多的修饰,只是勾勒出女孩美丽的曲线。莲花的手臂洁白柔软如玉,纤细的腿洁白柔软,玉脚穿上一双黑色的尖头高跟鞋,越来越漂亮,越来越优雅,越来越性感。

深度开发1v3
身上露出一件礼仪服,玉春有点无奈,只是特工要让她穿成这样,她也不能。她进了酒店。
萨克斯顿不是一家酒店,而是一座优雅的豪宅,环境优雅,景色别致,酒店中心有一个巨大的喷泉,人们穿着华丽的衣服,谈笑风生,礼貌的服务员拿着托盘来回走动,看起来很兴奋。
女孩一进酒店就引起了贪婪的注意,女孩化妆轻盈,白皙光滑的肌肤似乎吹破了子弹,一双清澈深邃的眼睛像冰冷的水池,圆圆的鼻子像玉,嘴唇像花瓣一样娇嫩柔软,不能说迷人动人。
“玉春,过来。”李景伟高阳举起手示意春过去。
一年前,因为宝宝病得很重,美国的高额医疗费用让春利用了龚瑜的营养费用和他在工作中所节省的一切,给宝宝一个更好的生长条件,也让他在中国长大,玉春带着她的孩子从美国回来。
但回国后,事情远没有预想的那么简单,教育水平极低,单身母亲的身份给于春带来了很大的求职阻力。
余春没有朋友,担心生计,不慎出门,遇到一个陌生的人,这个人拦住了余春,给了她一张名片,说她是间谍,问她是否想当明星,这个人就是李景伟。
仿佛饥渴的沙漠旅行者突然遇到了一条蓝色的河水,在自然的春风中不禁应许。
虽然后来演的角色都是些无名小卒,虽然大部分时间都是辛苦劳累的替身工作,但仍然可以支撑自己和宝宝的生活,因此余春对李景伟总是充满感激之情,听从李景伟的安排,即使李景伟扣减了自己的工资。
钰淳走在李景伟旁边,看到一大群人站在他旁边,有的是以自己的名字命名的艺人,有的是二、三等导演,还有服装、肚皮大便的制片人,还有一些是富商。
“你可以数一数,我不知道你觉得你有多大的牌。”李景伟满脸责备春雨,讽刺地说,一件毛衣给春雨,一杯酒给她,“来吧,先三杯。”
李景伟把酒递给春,李景伟又递给春,他身边的人站起来说:“喝,喝,再喝一杯。”
夜色越来越浓,仿佛无限的墨水涂抹在天空中,但酒店依然明亮,客人们穿着芳香的衣服,谈笑风生。
“不行,我不能再喝了。”玉淳挥了挥手,可他还是忍不住给李景伟送了酒,一杯酒在她肚子底下,少女的脸出现了红色,水灵的眼睛像一层薄雾,一点水光,樱桃的嘴唇微微张开,整个人似乎都很困惑。
继续灌满一杯玉春,甚至静静地把香槟换成浓酒,李景伟静静地和旁边的一个中年男人用满脸的肉和一点油脂做眼睛。
这个人是一个网上小剧场的副导演,他已经和李景伟达成协议,只要李景伟给他寄一个最喜欢的小明星,他就会给李景伟艺人的名字好几个。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深度开发1v3(乘再深一点)全文章节阅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