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奶糖1v2h四个人(激情人妻)全文章节阅读

“站住!”苏玉春哭着喊道,毕竟他们都是孩子,这些人都赶紧停下,怕苏玉春教训他们,一个一个跑了。
苏一苗坐在那里,好像没有知觉,然后慢慢转过头来,苏玉春看到自己的头被谁压碎了,血在流。
然而,给春带来的最为突如其来的痛苦,是她曾经明亮无比的双眼,此刻是一片空虚,没有怨愤,没有恐惧,只有无尽的寒冷和麻木。
苏玉春仿佛空气清新,忽然觉得自己喘不过气来,她的声音仿佛被棉絮堵住了,连一句安慰的话也说不出来。
双手颤抖着握着苏一苗,不知不觉中,苏玉春的脸上留下了泪痕。
后来,直到他回到中国,俞淳才把苏一苗送到幼儿园。他在家里学了几门学前教育课程,然后教苏一苗。
苏一苗一整天都说不出话来,一个人坐在凳子上,苏一春决定带她去看心理医生。
医生拿出一张奇怪的照片,问苏一苗他在想什么;他把画弄得乱七八糟,让她挑选自己的喜好和厌恶。
把卡片收起来,让助手把孩子带出去。医生对苏一苗温柔而迅速的表情突然消失了,一脸严肃地推着眼镜,医生对俞淳总裁判说:“苏小姐,你的孩子有自闭症,很严重。”
就好像俞淳太害怕压力了,医生转过身来,用轻松的语气说:“当然,如果治疗得当,他很可能会痊愈,甚至比普通孩子聪明。你知道,普通自闭症儿童在某些方面很有天赋。”
“但如果治疗不当,也会影响她的正常生活。目前,大多数自闭症儿童患有一种无法治愈的致命疾病。此外,鉴于苏女士目前的经济状况,很难为孩子提供良好的治疗。”
他的脸一寸一寸地变白了,苏玉春的心似乎被一把刀重重地割了下来。她的儿子,一个可爱可爱的小天使,像一个面粉球,患有自闭症,但她甚至不能给他更好的治疗。
后来,苏玉春努力阅读有关自闭症、精神疾病等方面的自学心理学书籍,探讨如何治疗自闭症,把你所有的空闲时间都花在苏一苗身上,苏一苗慢慢地以不知不觉的速度。
今天,俞淳和苏一苗之间的交流几乎没有什么障碍,但是没有足够的钱给他最好的治疗,这仍然是俞淳心中的一根刺。
她一直在想,她能不能给孩子一个好的治疗,孩子会不会和现在不同,会不会更快乐,不会,不会那么孤独?
但现在,她不仅不能攒钱为自己的孩子找一个自闭症患者,甚至连基本的生活都无法维持,一想到这一点,于春就有点喘不过气来。
“妈妈,你看起来不太高兴。”苗觉察到玉春的沮丧,问道。
嘴角故意竖起一个大弓,春强颜笑道:“不,妈妈看到宝宝很开心。”

薄荷奶糖1v2h四个人
“妈妈不是那样笑的,太难看了。”
她的表情停了下来,玉春看了看那个臭小子苗苗,说她很丑。她似乎已使他习惯于无政府状态。
“妈妈这么漂亮,因为她才是真正的妈妈,我怎么觉得这么漂亮。”说真的,五岁的苏一苗像个可爱的小大人。
“噗”一笑,但这一次却是一种真正的幸福,苗苗的话就像一杯热茶,浸透了玉淳冰冷疲惫的心,她浑身发热。
“你!”箍住苗苗的鼻子,玉春紧紧地抓住苗苗。
面对于春,苏一苗恢复了脸上的纯真,但表情有点沉重,妈妈裤子上有很多灰尘,好像走了很长一段路,妈妈看起来很累,妈妈回家了,妈妈为什么回家?妈妈没钱了!钱太少了!
意识到这个问题,苏一苗的目光变得复杂起来。
玉春什么也没注意到,总是抱着儿子。他觉得苗真的很有趣。玉淳忽然把他抱在面前,咬了他一口。
家里的小宝宝真可爱,怎么看不够啊。
等苏玉春,苏一苗低下头,把石头砸在地上,忽然头顶一片漆黑,一股浓烈的油脂粉味笼罩在他身上,反应过来,他被打到了地上。
抬头看,在你面前看见一个衣冠楚楚的妇人。
看着苏一苗看着她,女人突然张开嘴,“你是个死孩子,没有长长的眼睛吗?你不能到处跑,现在打我。还打碎了我的包。死孩子。”
我听见一个女人说话像个辣妹,苏一苗没有说不,也没有对她说不,但是这个女人更是不屈不挠,嘴巴越来越大。
看到刘玄英这样,龚瑜心里很烦,他是怎么和这样的女人约会的。
“你的母亲在哪里?你的父亲在哪里?你是一个死去的孩子,难道没有父母你就没有教养吗?”刘轩音继续咒骂。
眼睛的颜色变黑了,这句话是苏一苗无法原谅的。看着刘轩音站在外面,冷淡的表情龚瑜,他突然张开嘴:“爸爸,我恨这个女人。”
眼睛睁得大大的,刘轩音一脸惊愕,眼睛在龚玉和他之间来回打量,我不知道他是不是说了实话。龚玉无意解释,但她的眼睛却偷偷地盯着苏一苗,哦,这个孩子,特别有趣。
就在空气凝固,气氛有点不舒服的时候,苏玉春买了冰淇淋回来了,一到苏一庙,她就意识到有点不对劲。

薄荷奶糖1v2h四个人
苏一苗站在一个陌生的男人和女人面前,女人抱着男人的胳膊,大概是一对。两人的外貌极为突出,女人有一双凤眼,红唇,五官极为诱人。
最引人注目的是那个脸上雕刻着锋利棱角的人。墨染剑眉狂野,凌乱不堪。一双深邃深邃的眼睛发出明亮的光芒。在高高的鼻子下面,有细长的嘴唇轻轻地笑着。整个人都散发出一种傲慢和压力,但除此之外,这是一种莫名其妙和不舒服的熟悉。
“苗苗,怎么了?”苏一苗抱在怀里问春。
“哟,原来这个小骗子是你家的孩子,他还谎称自己是龚玉的儿子,真的没有家教。”苏一苗还没开口,看到玉春是苏一苗的母亲刘轩音忍不住开口挖苦。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心里有点愤世嫉俗的苏玉春,但她知道站在对面的两个人既不富有也不贵,也不在他们的掌握之中。
玉春笑着说:“小姐,对不起,我没仔细看他,如果他冒犯了你,我就替他道歉。”
“请问警察为什么这么有用?”刘玄英仍然咄咄逼人,“那个死去的孩子打了我,还把我的包弄坏了,你给我钱。”眼睛转了个圈,看着苏玉春穿的一件便宜衣服,刘玄英突然问,似乎找到了一种新的方法让苏玉春难受。
杏眼转向刘轩音,给了他一张苦脸。他无忧无虑地捏着衣角,不知道该怎么办。
“妈妈,不是我打了她,是她把我撞倒了,”苏一苗严肃地说。
刘玄英的声音响起,可怕的斥责声响起:“你是一个死去的孩子,你学会了推理。”
龚瑜冷冷地哼了一声,瞥了一眼刘轩音,冷冷的眼睛仿佛是真的。刘轩音似乎被勒死了。他张开嘴,闭上嘴,但一句话也吐不出来。
龚瑜没有等刘玄英的意思,而是转过身去,看着龚瑜冰冷的背影,刘玄英仔细地看了看俞淳的母亲和儿子,急忙转过身去追他。“龚瑜,对不起,人们错了。”
抚摸苏一苗的头,焦急地问春:“你不是被她伤了吗?”
摇摇头,苏一苗平静地笑了,小脸上有两个可爱的酒窝,“妈妈,别插手,我们去吃冰淇淋吧。”刚够让灼热的太阳烤冰淇淋的时间,苏一苗就不在乎了,嚼着玉春的手。
苏玉春看着儿子的脸,不高兴的笑了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无言文学网 » 薄荷奶糖1v2h四个人(激情人妻)全文章节阅读

赞 (0)